全小说 > 纯阳武神无弹窗全文阅读 > 纯阳武神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八百一十七章 抱元守缺,命星双鱼!(求订阅,求月票)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勉强舒坦了。”
  孤崖前,大元天鹰长呼一口气,这一路行来,所见的每一幕,都挑动众人的杀念,现在借由这掘墓人一脉的圣人之身宣泄出来,心神顿时平复了许多。
  引路的神圣守将也露出了然之色,忍不住瞥一眼苏乞年,以无上强者的不朽意志,是可以镇压这股杀念的,这位却任由座下的巡天使以这样一种方式宣泄,足见这位心中的方正与刚直,根本不受规则秩序所约束。
  不像他们这些守将,即便早就看这只地老鼠不顺眼了,但因为恪守规矩,始终未曾出过手。
  我#¥%……
  掘墓人一脉的黑袍圣人此刻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成了这些人情绪宣泄的出口,这是被当成出气包了,他好歹也是一位绝巅的圣人,行走在五荒大地,也会受到各大部族、传承的礼遇,现在却被人连续掌掴,他找谁说理去?
  找执法者吗?他眼前站着的,就是一群执法者的首领,巡天殿主,执掌监察天下的权责,不用想也知道,这顿巴掌是白挨了。
  他气坏了,五脏六腑都要炸开了,只能死死盯着大元天鹰,那位巡天殿主他是不想了,这辈子也追不上,但这个巡天使,只要他还活着,一定死死缠着他。
  啪!
  又一道清脆的皮肉交击声响起,黑袍圣人呆住了,我没开口啊!不是说了差不多了吗!你不是已经勉强舒坦了!
  “再盯着我看,一眼一巴掌。”大元天鹰淡淡道。
  黑袍圣人牙齿瞬间咬得咯嘣响,这太侮辱人了,开口被掌掴,看一眼也被掌掴,你是天女吗?我特么又没调戏你!但瞥一眼苏乞年静默不语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一巴掌又白挨了。
  “天鹰。”此刻,一身明黄长袍的汉天子开口道。
  “就不耽误刘兄出手了。”大元天鹰颔首,退至一边。
  还要出手!
  黑袍圣人心神一颤,一个人宣泄还不够,这是要轮着来吗?一群至少都是绝巅圣境的强者,这样对待一个阶下囚,就不怕天下人族耻笑吗!
  偏偏他又不敢开口,不是怕死,而是真的不想被掌掴,脸面于强者而言,比生命更重要。
  看眼前这一幕,接引的神圣守将就要告退,苏乞年轻轻摇头:“规矩不能坏。”
  有前来提审的各大刑天进入地牢,都要有地牢守将在场进行见证,并以灵石留影,以便日后查证,这是地牢铁律,也是这无尽岁月以来,禁地地牢从未生出祸乱的根源之一。
  这是一个秉承心中公义的人!
  神圣守将留下了,但对于苏乞年,却生出了不一样的观感,与过往传闻中,似乎并不完全相同,这位既不守规矩,却又恪守规则,只能说,这位心中自有衡量,是非道理存乎一心,真正的从心所欲,不逾矩。
  此刻,掘墓人一脉的黑袍圣人目光有些躲闪,看眼前这一身明黄长袍,绣淡银龙纹,眉目清朗的中年人,这同样是一位圣人,但不知为何,他总有一种心悸感,那看上去平静的目光,像是贯穿了他整个圣体,洞悉了一切隐秘。
  倏尔,这黑袍圣人闭上了双眼,顿时看得一旁的神圣守将有些无言,你不要一副舍生取义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挖的是异族的祖坟。
  汉天子不以为意,他抬起右手,并指成剑,就朝着前方的黑袍圣人眉心点落。
  嗡!
  有淡淡的剑吟声响起,悠远而绵长,没有那种穿金裂石感,却直透心灵,那剑指缓缓点落,可以清晰看到那指尖划过空气的每一丝轨迹,而后,那剑指上腾起了赤金火光,没有灼烫感,更像是人间烟火,红尘万丈,那是燃烧的气运之火。
  天子望气术!
  苏乞年眼中浮现一抹异色,早年,他也曾多次见过汉天子出手,但数十载过去,到了浩瀚星空中,再见到这大汉传承的天命宝典,又有了不同的气象。
  气运如火,天子望气,苏乞年观汉天子,背后脊椎涌动,此刻像是化成了一条遨游星海的巨龙,盘踞于宇宙中央,与那剑指上的气运火光共振。
  嗤啦!
  即刻,在那黑袍圣人霍然睁开的双眼中,那剑指落到他眉心前,竟剖开了虚无的壁垒,照见了一方混沌虚空,更重要的是,这片混沌虚空中,有一颗灰白色的大星在沉浮,缓缓转动。
  “不可能!”
  黑袍圣人失声道,露出难以抑制的震惊之色,属于他的命星,竟被此人一指划破混沌虚空,锁住了方位。
  要知道,命星寄托混沌虚空,除了圣人本人可以感知,并知晓具体的方位,哪怕是再亲近的人,也不会告知,这是修行之根,是身家性命所在。
  而想要锁定一位圣人的命星,要么对于气运禁忌的参悟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境地,诸王都未必能够做到,要么在击毙圣人的一瞬间,湮灭其神魂的一刹那,混沌虚空中的命星,也同时动荡并瓦解,此刻气息有外泄的可能,可以借此追溯,锁定混沌虚空之地。
  当然,也有一些圣人惜命,以各种灵物或秘法淬炼,哪怕真身陨落,命星尚存,但仅凭一点真灵,想要重生或是夺舍,实在太过艰难,古往今来都没有几个复苏者,大都随着岁月的流逝而烟消云散。
  所以,黑袍圣人根本想不到,眼前这个中年圣人,竟一指就锁住了他的命星所在,即便他感受到了不朽的意志气息,还有如火的气运之力,但连无上领域都未迈入,气运道果都未凝结,如何能够瞬间定住他的命星。
  “你想干什么!”
  他盯住了汉天子,神色紧张,命星中寄托了他的真灵,一旦命星被毁,那么他就真的尘归尘,土归土,彻底神灭了。
  但紧接着,他就目光一滞,因为看到大元天鹰一只手有扬起的迹象,他出离的愤怒了,连他的命星都被剖出来了,还不肯他开口,他只是忤逆者,又不是罪囚,堂堂巡天殿主,几个人围着他,还有没有一点人道。
  但终究是没有再开口,因为脸现在还在疼,那个巡天使出手竟然用了战气,将他的颧骨都抽裂了。
  至于曝露出他掘墓人一脉的隐秘与诸位大人所在,一来他根本没有曝露之力,二来他也承受不住后果,出身掘墓人的他,深知他们这一脉的底蕴,一旦真的对他出手,就算他眼下身在这战皇殿禁地地牢中,也一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陨落,反而会成为一种奢望,哪怕他身为圣人,也心生惧意。
  此刻,汉天子也露出了沉凝之色,他剑指再动,在那片属于黑袍圣人命星所在的混沌虚空两侧,虚无裂开,两颗如火的巍峨大星浮现,在滂沱的轰鸣声中,生生挤入了这片混沌之地。
  这是……命星!
  不远处,那位神圣守将也不禁瞳孔剧烈收缩,眼前所见,超出了他所有的认知,那分明就是两颗命星,且气息同源,分明属于同一个人,也就是那位一身明黄长袍的巡天使。
  这太令人错愕了,这消息若是传出去,这位神圣守将相信,整个人间,或许整个浩瀚星空修行界,都会生出大地震。
  这是颠覆当世修行路的变化。
  苏乞年眸光湛亮,有晶莹的战辉氤氲,这同样是他未曾见过的,是玄黄大地诸天命的尝试,两颗命星,深谙玄黄大地修行路的苏乞年可以清晰感受到,属于汉天子的一颗命星道息残缺,但纯阳气息弥漫,生机蓬勃,而另一颗命星则道息宏大,巍峨如天,似乎在与整个星空契合,有一种浑圆如意的气韵。
  而随着这两颗命星的浮现,黑袍圣人整个人都战栗起来,他感到了命星的动荡,感受到了来自另外两颗命星如火的压迫感,他神情更有骇然与失措,这世间神圣,怎么可能有人凝聚出两颗命星,这太匪夷所思了。
  难道……
  他心中骤然间浮现一个念头,既然涉及了气运,又牵动了命星,更劳动了堂堂巡天殿主亲至,这么多人围着他……这是要以他为根源,追溯诸位大人的所在。
  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以怎样的方式来追溯,但只是两颗命星,就是一种变数,乃至异数,而无论是专注于气运禁忌的他掘墓人一脉,还是那群疯疯癫癫的断命师,最为忌讳的,就是异数。
  因为一旦生出了异数,那么气运变幻,命运无定,很难再准确掌控。
  抱元守缺!
  即刻,在苏乞年略显惊诧的目光下,汉天子竟双手划动,如太极圆转,而混沌虚空,属于他的两颗命星,竟随着他双手划圆,如一对阴阳鱼,环绕着那黑袍圣人的命星转动起来。
  霎那间,两颗命星,一颗纯净蓬勃若天阳,一颗幽邃冰冷若星空,竟有阴阳二气滋生,与气运之火交织,而那黑袍圣人的命星,则在阴阳交界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