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无弹窗全文阅读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完结感言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现在面前摆着两个选择,一,继续前进,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二,上去,然后又让燕北寻一脚踹下来继续前进。
  这个问题基本上就不用考虑了。
  那只妖怪被封印了,应该没这么容易出来吧,想到这,我也鼓起勇气,往这洞穴里面走了进去。
  这里面全是井水,很干净,奇怪的是,这么干净的水里,不说有鱼,但好歹也会有一些生活在水里的生物才对,但这里面却什么也没有。
  我在里面游了三十几秒,就到了尽头。
  山洞的尽头是一条往上的石梯,这些铁链也顺着这些石梯往上。
  我顺着铁链走了一分钟。
  这上面竟然没有水了。
  石梯走到最上面,是一个挺大的空间。
  这里高大概有三米,原型,直径估计有十米,这地方地面刻着符印,而中间则放着一个庞大的铁笼子。
  这铁笼子锈迹斑斑,一看年代就很久远了,而铁笼子里面盘腿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
  这人穿着一身古代人的衣服,破破烂烂,双手,双腿,胳膊,胸口,腰等地方,全部被上面而来的铁链给锁着。
  他头发很长,乱遭糟的。
  这就是那只蜈蚣精?
  我心里微微一惊,没想到他看起来跟普通人一样。
  “多少年了,没想到竟然有外面的人进来了。”这人缓缓开口。
  我则是下意识后退一步问:“你就是那只蜈蚣精?”
  “不用害怕。”他撇了我一眼,然后动了动右手:“你看我现在这个模样,有能力伤害你吗?”
  “这个倒是。”我皱眉起来,既然这只蜈蚣精的确没办法伤害我,我就开始寻找起那根断裂的铁链起来。
  “小兄弟,你能不能和我聊聊天。”那只蜈蚣精开口说。
  “没空。”
  “你是在找这个吧。”忽然,蜈蚣精手里拿着一根断裂的铁链。
  我列个大擦,断裂的铁链竟然在这家伙手中,这可难办了。
  我苦恼起来。
  “陪我聊聊天,我就把这跟铁链给你。”蜈蚣精开口说。
  “你有这么好心?”我白了它一眼。
  “我难道指望破掉一根铁链就能跑出来?”蜈蚣精脸上苦笑一下:“我太寂寞了,和我聊聊吧,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何被封印在这里?”
  “十分钟,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聊天,然后把铁链给我。”我开口说。
  “嗯。”蜈蚣精点点头说。
  既然要陪和蜈蚣精聊天,我也开口问:“你被封印在这多久了?”
  “这里没有日月,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有几十年吧。”蜈蚣精叹了口气:“其实我很冤。”
  接着这个蜈蚣精就开口说了起来。
  原来和蜈蚣精叫吴用,是建国初期成的妖怪。
  “我成精之后,就看到日本和中华开战,虽然我是妖怪,但也是中华土地成的妖,然后就开始猎杀一些落单的日本军队。”吴用说:“后来日本方面得知我存在后,便派了两个阴阳师来对付我。”
  “继续说。”我一听,干脆坐到地上。
  “后来我落败,无奈逃走,也受了伤,等我养好伤,再出山的时候,日本已经败退。”吴用道:“接着我便在山里修理,可后来,改革开放,兴起了一股打击牛鬼蛇神的活动。”
  “我被红卫兵逼出了山,我不想杀人,只能逃,结果逃到和川渝一带,被崂山的道士镇压于此。”吴用摇摇头:“或许以后我一辈子都会待在这里了。”
  “我就是有些搞不明白你们人类,为何我帮你们击退外敌,在日本阴阳师手上都没能死掉的我,结果反被你们给镇压了。”吴用看着我的眼睛问。
  “这。”我愣了下,抓了抓后脑勺:“我也不太明白。”
  “这或许就是命吧。”吴用摇摇头。
  我想了想说:“你也确实挺可怜的。”
  “你能给我说说外面的世界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吗?”吴用看着我的眼睛问。
  “有没有什么办法放你出去?”我开口问。
  这家伙帮助我们抗过敌,结果反倒是被关在这个鸟地方对他不公平。
  “算了。”吴用眼神闪烁了一下:“我出去应该也已经不适应这个世界,给,这是铁链,你上去把封印加固,让我一直待在这里就好了。”
  “这。”我走到铁链面前,拿过这根铁链,看着已经坐到地上的吴用,咬咬牙说:“走吧,和我一起出去,你出去后另外找一个深山修炼不也很好吗?”
  “真的能出去吗?”吴用看着我,眼神也有了一些炙热的光芒。
  说真的,没有谁会愿意永远待在这么一个破地方。
  “怎么放你出来?”我开口问。
  吴用指着铁笼上的一张红色的符:“撕开它就可以了。”
  我慢慢的走到这张符面前。
  这张符已经很旧了,我伸手,用力的就撕了下来。
  刚撕下来,这个铁笼子竟然轰隆一声,全部氧化,变成一堆黑色的粉末。
  吴用手上的铁链依然存在。
  “这个怎么弄?”我指着他身上的铁链问。
  “需要你回去把水井上的铁链砍断,我才算是完全自由了。”吴用一脸感激的看着我:“多谢你小兄弟,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爸说做好事不留名的。”我笑道。
  “请务必留下名字,以后必有后报。”吴用拱手看着我说。
  一听要报答我,我连忙说:“我叫张秀,报答什么的就免了,随便给我鼓捣个几百万就可以了。”
  “几百万?”吴用脸上露出疑惑。
  “我先上去帮你把铁链扯断,然后再商量报答我的事情。”我说和转身就往外面走。
  此时这条路已经熟悉了,很快,我就顺着铁链爬上了水井。
  我刚上去,燕北寻就急忙向我说:“那根铁链找到了吗?”
  “没有,我们搞错了,这只妖怪是好的,被人冤枉封印在水井里面罢了。”我说。
  燕北寻一听我的话,脸瞬间黑了下来,不敢相信的看着我问:“你在里面做什么了?”
  “我帮他把贴封印他的铁笼子上的符给撕了。”我问:“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