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693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1627崛起南海
  海汉在海外殖民地和贸易港组织武装民团的历史由来已久,可以一直追述到安南黑土港初建时期。后来钱天敦在当地组建专攻山地战的特战部队,其中有一部分士兵便是来自黑土港管委会下辖的民团。后来在各大贸易港闻名遐迩的金盾护运,其前身也是海汉协助广州福瑞丰商号组建的民团。
  之后海汉控制下的海外殖民地逐渐增多,而海汉军的海外驻军规模明显跟不上扩张速度,所以民团也就成为了各个殖民地的标准配置。除了维持地方治安之外,一些地区的民团也承担着预备役部队的职责,指挥官大多是从海汉军退伍下来的人员,保证了这些民团组织能在战时与海汉军迅速完成对接。
  不过随着形势的发展,海外民团的编制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逐渐分化成了两个不同职能的部门。一是具备一定作战能力,专注于地方防务的民兵,二是职能倾向于处理民间事务,专司治安工作的警察部门。
  而类似釜山这样,在他国城镇范围内划出专属经济区的状况,为此所专门组建的安保队伍一般都是更倾向于后一种职能,不会去强调其作战能力。
  更何况组建这支队伍的初衷之一,本就是要尽可能地为海汉商会压缩安保方面的费用。如果按照民兵部队的标准来训练和装备这支队伍,那他们恐怕还不如直接去请金盾护卫承包专区的安保工作比较划算。
  石成武深知这支队伍的性质,所以也不会向入选者强调这支队伍在专业领域的职能,而是要求他们今后要时刻铭记自己的效忠对象是谁。虽然其中有不少人是朝鲜人,之后的公开招募肯定还会有更多的非海汉籍人员加入进来,但石成武知道这并不算什么问题,只要他们不是傻子,自然会很快明白对海汉效忠的好处。
  “张会长,符先生,后边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如果能顺利运转一年左右,就可以成立专区警局,让他们转职做警员了。”石成武告辞时,特地又叮嘱几句。虽说后续会有专人过来培训这些人员,但今后的运作还是要靠张符二人来指挥协调。
  张符二人连忙躬身应下。这两人都很清楚,专区的划分和安保队伍的组建,会让他们手中权力大增,若是能把握住机会,做出一些成绩,这便会成为他们今后往上走的资本。
  与此同时,陶弘方正在主持与本地商会相关的审计工作。使团中的几乎所有文职人员,都被临时抽调出来,审阅商会提交的各种贸易资料。
  这次的审计工作并非只是走过场的例行公事,而是与此次的专区成立之后的运转息息相关。
  海汉专区成立之后,海汉商人和商业机构在本地从事贸易活动的税赋征缴工作将由专区管委会接手,那么对现阶段的贸易状况就必须先有一个摸底了解。陶弘方作为商务部的代表官员,自然是当仁不让地承担了这项工作。
  陶弘方在商务部工作也有几年时间了,见过种种稀奇古怪的事,当然不会百分百相信各家自行提交的资料。他通过向文志鸿施压,已经拿到了最近五年海汉商家在釜山缴纳贸易税的登记信息,然后以此再与商家自行提交的资料做比对,便可大致了解这边的征税水平。
  其实在此之前,商务部对海汉商家在釜山的贸易状况已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否则使团也不会贸然提出以税款来运作包括安保队伍在内的各种专区公共机构。不过在看过第一手的资料后,陶弘方还是惊讶于海汉在釜山的贸易量之大。
  早在五年前,海汉商家向釜山官府缴纳的各种税款以白银计,全年下来已多达二十余万两。虽然不同商品的纳税比例有所差异,但如果简单按照十一税的比例估算,与海汉相关的贸易成交额至少是在二百万两以上。
  而之后的几年中,海汉商家的纳税总额继续以每年一成左右的速度稳步增加,到去年结算时已经达到三十万两,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也难怪地方官府对于成立海汉专区一事表现得十分抵抗,突然间少了这么大一笔收入,那肯定是十分肉疼了。
  当然了,对于类似文志鸿这种手中握有实权的地方大员,海汉自有办法帮他们从别的地方把个人损失找补回来。文志鸿现在愿意合作,一多半原因也是指望着海汉能够信守承诺,在之后向他提供别的资源。
  而陶弘方并不担心文志鸿今后的态度,他怕的就是对方不贪,但既然对方愿意收受好处,那很多事情操作起来就会简单多了。当下最要紧的事情,是赶紧完成审计任务,在离开釜山之前安排好贸易活动登记和税务征收的相关工作。
  审计工作的一部分内容已经算是触及到了海汉商家的商业机密,但因为时间紧任务重,人手又不够多,所以就连朱子安这种临时编制也被拉进来参与审计工作。
  在此之前,朱子安对于海汉在海外从事跨国贸易活动的规模并没有一个确切的认知,看过了分配给他的一大摞账本之后,他心中所受到的震撼简直无以复加。
  仅在釜山港一地,海汉商家每年的贸易量竟多达上百万两白银,一年下来交给朝鲜人的税赋都有二三十万两,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据他所知,当年祖上修建德王府,持续近四年的工程,上上下下连材料带人工,再算上家具陈设,总共也才花了不到二十万两银子。
  而在朱子安离开德王府之前,朝廷已经发不起宗室俸禄了,连年灾害之下,德王府的封地也没人耕种,连贱价出售都不见得能有买主,王府上下一年的吃穿用度已经被压缩到一万两银子上下。如果不是海汉负担了他南下的所有开支,那他在杭州备考期间恐怕就会面临口袋断粮的局面。
  与海汉人的富庶程度相比,朱子安觉得自家哪像是皇室宗亲,分明是一文不名的穷鬼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