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441章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陈一鑫的想法当然也是和绝大多数穿越者一样,希望子女今后能够完整地继承自己打拼下来的事业。不过要做到这一点,首先便得保证下一代具备相应的能力,否则再多的家产也抵不住后代出几个败家的庸才,而从小接受全面且先进的教育,便是保证后代成才的基本条件之一。
  关于是否要将孩子送回三亚念书的问题,陈一鑫也跟家人讨论过多次,但一直没有作出明确的决定。他倒不是认为没有必要送孩子回三亚,只是他要常年在北方镇守,无法与妻儿一同返回三亚定居,除非他能舍弃这几年在北方经营出来的局面,辞去目前的职务,选择回国做个文职武官。
  是与家人长期分居两地,还是辞职舍弃当下的事业,对陈一鑫来说的确是一个两难的决定。哪怕他在军中杀伐果断,但在面临这样的选择时也还是不免出现了犹豫不决的情况。而且他已经离开三亚十年,在国内并无太多可依靠的人脉,不管是送家人回去还是自己调职,都很难提前做好周全的安排,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不能轻易放弃手中的军权。
  陶东来的这个表态无疑是让他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如果执委会能对此提供比较妥善的安排,那倒真可以考虑先将家人送去三亚安顿,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
  陈一鑫应道:“那我先谢谢陶总了!不过以后能不能多给些假期,这样我就能每年回两趟南方,免得孩子长大了不认识我这个爹!”
  陶东来点点头道:“为国戍边,的确辛苦,你的难处,执委会肯定都放在心上,会尽力为你解决。关于休假的问题……可能还得看这次的任务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如果一切顺利,那你今后就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行安排了。”
  陶东来这话倒也不是给陈一鑫画大饼,如果真能在这次的多国会晤中达成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停战协议,那接下来一段时期内,海汉在东北亚地区就无需再保持随时备战的状态,不管是将领还是部队都能得到休整的机会。只要能迎来和平的局面,别说一年两次休假了,就算陈一鑫想回三亚住上个三五个月也不在话下。
  当然了,这只是一种理想情况,东北亚的形势也未必会朝着海汉所期望的方向发展。陶东来不敢把话说得太死,毕竟熟悉东北亚情况的高级将领就这么几个人,要是国际形势接下来没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那海汉仍需在这个地区保持军备水平,陈一鑫肯定也没法回国享受长假。
  当下有陈一鑫的家人在场,陶东来也没把话说得太直白,但陈一鑫当然能听懂他的意思,点头应道:“陶总放心,我一向都是以国事为重。山东辽东要是不太平,我肯定也没心思休假。我的事情也不急,等这次你办完差事,局势明朗一点再说。”
  陈一鑫虽然常年在外,没有多少官僚气息,但该给执委会表忠心的时候也毫不含糊,漂亮话张口就来,全然是舍家卫国的作派。
  目前东北亚的局势其实正趋于缓和,清军从大明境内退走之后,照理说也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来慢慢消化这次劫掠到手的大量财富和人口,所以短期内再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大,这也是海汉选择这个时候组织多国会晤的主要原因之一。不过关于这次会晤的内容目前还是绝对机密,也不好当着陈一鑫家人的面讨论,当下便很有默契地一起跳过了这个话题。
  既然到了马家庄,作为主人的马东强自然是要设宴款待,少不得又是一顿胡吃海喝。不过陶东来地位高贵,马东强倒也不敢像平日招呼生意伙伴那样随意,连端起酒杯都要特地比陶东来矮上半分以示恭敬。
  席间陶东来也主动向马东强问起目前的经营情况,说到这个话题,马东强就不免有些自得了。虽说陈一鑫的特殊身份的确给马家的经营带来了很多便利,但商贸方面的具体操作,陈一鑫其实很少直接插手,基本都是马东强自己在打理,如今能将这福山县经营成山东半岛首屈一指的跨国贸易区,的确是有他的一份功劳在内。
  而陈一鑫最近招揽在福山县避难的富商权贵成立的“山海会”,期间与各方的接触协商也都是马东强在出面运作,所以海汉目前在山东的商业人脉,其实有相当一部分是掌握在马东强手中。
  陶东来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心道假以时日,应该也能让马东强像广州的李继峰一样,在地方上成为海汉的代言人。不过要将马家彻底招揽过来,只是让他们在山东经营产业还远远不够,还是得再多用一些拉拢措施才行。
  陶东来问道:“我听说马员外不止在山东这边经营出色,在台湾岛也置办了产业?”
  马东强连忙应道:“这都是听了一鑫的指点,他说那边才纳入贵国治下不久,百业待兴,这个时候去投钱开办种植园,今后会有极好的收益回报。在下寻思他说得在理,便依他所说,在台湾岛购置产业,办了几个种植园,然后每年视情况再将种植园面积扩大一些。如今在那边经营的种植园约莫有将近两千亩地,另外还雇佣了数百当地民众打理田地。今年若是手头还有闲钱,便打算在那边再建两个榨油榨糖的作坊,种植园的出产便可由自家来加工了。”
  在台湾投资兴办种植园,对身在大明又想在海外做点稳赚不赔买卖的商家来说最合适不过,他们投资的种植园项目需要在当地雇佣大量劳动力,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刚刚迁入当地这些移民的就业问题,稳固社会秩序。而这些种植园大多是以海汉官方指定的经济作物为主,官方除了提供农业技术和种苗,还会对这些农产品进行收购,所以基本上不用担心亏本问题。
  马家在台湾岛南部的高雄附近和台北的淡水河河谷各有一处投资的种植园,分别种植甘蔗和油棕,如今都已经有了产出。而这两种经济作物经过深加工之后所得到的蔗糖和棕榈油都是价值颇高的商品,马东强自然也想把加工这个环节包揽下来,这样出售到市场上的商品就能获得更为丰厚的利润。
  陶东来道:“我国近期在台湾岛中部的苗栗又开发了一处新的殖民区,目前从山东迁出的难民,有相当一部分人都会送到苗栗进行安置,马员外有没有兴趣再在苗栗也置办一个种植园?”
  马东强知情识趣,既然陶东来都亲口点将了,他又岂能拒绝,连忙应道:“竟有如此好事,在下这便先谢过陶大人的提点了!”
  陶东来道:“马员外不用这么客气,如果资金周转方面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海汉银行解决。另外你看山海会里如果有适合的对象,也可以带上一起到台湾岛当地主。”
  马东强道:“其实陶大人的这个建议,在下也曾与认识的人提过,不过他们与贵国接触不深,还缺乏足够的信任,所以有些担心在海外经营种植园的可靠性。”
  “这个无妨,会有这样的忧虑也很正常,我们可以安排行程,前往当地作实地考察,来回一应费用都由我国承担。”陶东来很爽快地作出了承诺:“马员外如果有时间,也可以亲自去当地看看你的产业。”
  对于大明商人来说,在海外投资产业自然是有着不小的风险,成千上万两白花花的银子拿出去,却没法看到自己购置的产业,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那种焦虑可不是几句场面话就能化解的。想当初马东强在陈一鑫的劝说下投资台湾岛,也同样是惴惴不安,唯恐自己的银子在不知不觉中就打了水漂,直到后来派了家里人过去监工,回报说那边进展顺利,才慢慢放下心来。
  而其他商人并没有陈一鑫这样的海汉女婿,一切消息来源都只是由海汉提供,虽然马东强将投资台湾岛的好处吹得天花乱坠,但人家根本见不到实物,自然也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这些宣传。
  其实陈一鑫也早就跟马东强提过,让他可以南下去海汉各处领地转转,看看海汉的各种宣传是否有言过其实之处。特别是马家砸下重金的台湾岛,更应该去当地亲眼见证一下自己的投资成果。不过马东强这辈子就没离开过登州,要让他去千里之外的地方走一圈,而且还没有陈一鑫陪同,他还是不愿出这样的远门。
  马东强听完陶东来的话,眼神便望向陈一鑫,想知道女婿的意见。陈一鑫神色如常道:“那就等我休假的时候,一家人一起南下,去台湾岛看看自家产业经营得如何了。”
  “好!就如一鑫所说,等他休假了一起去!一起去!”只要能有女婿一同前往,马东强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陶东来道:“如果马员外觉得族中有天资聪颖的子弟,也可以送到我国去学习各种知识技能,今后回来山东,应该也可以为振兴马家出一份力。”
  陈一鑫笑道:“陶总,这个事倒是已经在实施了。家里有个小后辈名叫马浩,现在就在三亚的军校里受训。学成之后,应该是要分配回山东的。”
  “那准备回来带民团,还是到我海汉军中服役啊?”陶东来一边问,一边暗暗记下名字,等回到三亚之后了解一下这个马浩的情况。
  陈一鑫道:“我打算先安排他到金州去待个一两年,就让他在前线积累一点经验,然后再看他自己的意愿,到那时候带个县级民团肯定绰绰有余了。”
  马东强道:“若是他愿意回福山县带团练,届时族中就出些银子,替他捐个千户、参将之类的官职,也好配合海汉军行事。”
  陶东来听了这话,便知马东强还是希望这后辈能够回福山县为马家效力,而不是待在海汉军中替别人卖命。以马家现在的实力,养个千把人编制的团练民兵应该不在话下,只要给这后辈买个官职,那团练立刻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了有编制的正规军。到时候马家在登州的影响力更将水涨船高,哪怕登州城里那些一直觊觎福山县的官员们,想再耍什么花样,也得忌惮一下马家手中掌握的武装力量了。
  陶东来也不太介意马东强有这样的小算盘,明军里有自己人,很多事情都会好办得多,这一点在南方早就得到了充分的证明。要是这马浩有相应的能力,那说不得海汉还会设法推着他往高处爬。
  这天宴席结束,陶东来便也没有再安排别的行程,就在马家庄直接住下来。晚上陈一鑫将刘尚等本地官员召集起来,让陶东来接见了他们。这些官员近日都在外面忙碌,直到此时才得知原来陶东来已经不声不响地到了山东。
  陶东来也知道这些人近期忙于安置难民,个个都忙得脚不沾地十分辛苦,当下也是温言勉励,表示他们所做的工作,执委会都一直保持着关注,今后也会有相应的奖励措施。
  当然见面结束之后,陈一鑫将这些人从会客厅带出来,还是告诫他们务必对陶东来的行程保密,不可让这消息外泄。如刘尚这样的聪明人自然已经想到,陶东来这样的大人物悄悄来了北方,想必最近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翌日,按照预定的安排,陶东来将前往福山铜矿视察。作为海汉治下产能最大的铜矿,这处矿藏对于海汉的意义非同寻常,执委会一直在努力推动的工业化进程,就必须要消耗大量的铜。每隔两月从福山县运出的铜矿都会以战略物资的待遇,由军方的运输船送到南方,直接运去田独工业区,在那里被加工成海汉所需的各种工业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