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362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客观来说,对马藩面对一支目的不明的武装舰队,作出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很正常,要是热情地迎接王汤姆的舰队,那反倒会有问题了。不过申学义显然很担心对马藩的态度会激怒王汤姆,导致海汉人动用武力,赶紧劝慰王汤姆,希望他不要介意对马藩表现出的这种强硬态度。
  “你主动替对马藩说情,看样子你们申家在这边的买卖其实也不少吧?”王汤姆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申学义正色道:“将军,我国与日本保持贸易往来,全靠对马藩在居中操作,若是这地方出了事,两国贸易势必中断,对我国也将会造成不小的损失,还请将军谅解我国的难处。”
  申学义只字不提私利,王汤姆也不好再拿这个取笑于他,缓缓点头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把对马藩怎么样,你不用担心了。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设法安排一下,让我跟对马藩的藩主见一见面。”
  申学义不明白王汤姆要见对马藩藩主的目的何在,但也只能先答应下来再说。有了王汤姆这话,起码当下海汉军肯定就不会动粗了。
  其实王汤姆考虑的问题很简单,对马藩代理了朝日两国间的大部分贸易,那么如果要把海汉商品大量输入日本市场,直接跟对马藩商谈合作条件,或许要比联系江户的幕府将军更为有效。如果能搞定对马藩,那么或许海汉就将会拥有一个新的市场。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客观来说,对马藩面对一支目的不明的武装舰队,作出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很正常,要是热情地迎接王汤姆的舰队,那反倒会有问题了。不过申学义显然很担心对马藩的态度会激怒王汤姆,导致海汉人动用武力,赶紧劝慰王汤姆,希望他不要介意对马藩表现出的这种强硬态度。
  “你主动替对马藩说情,看样子你们申家在这边的买卖其实也不少吧?”王汤姆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申学义正色道:“将军,我国与日本保持贸易往来,全靠对马藩在居中操作,若是这地方出了事,两国贸易势必中断,对我国也将会造成不小的损失,还请将军谅解我国的难处。”
  申学义只字不提私利,王汤姆也不好再拿这个取笑于他,缓缓点头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把对马藩怎么样,你不用担心了。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设法安排一下,让我跟对马藩的藩主见一见面。”
  申学义不明白王汤姆要见对马藩藩主的目的何在,但也只能先答应下来再说。有了王汤姆这话,起码当下海汉军肯定就不会动粗了。
  其实王汤姆考虑的问题很简单,对马藩代理了朝日两国间的大部分贸易,那么如果要把海汉商品大量输入日本市场,直接跟对马藩商谈合作条件,或许要比联系江户的幕府将军更为有效。如果能搞定对马藩,那么或许海汉就将会拥有一个新的市场。
  客观来说,对马藩面对一支目的不明的武装舰队,作出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很正常,要是热情地迎接王汤姆的舰队,那反倒会有问题了。不过申学义显然很担心对马藩的态度会激怒王汤姆,导致海汉人动用武力,赶紧劝慰王汤姆,希望他不要介意对马藩表现出的这种强硬态度。
  “你主动替对马藩说情,看样子你们申家在这边的买卖其实也不少吧?”王汤姆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申学义正色道:“将军,我国与日本保持贸易往来,全靠对马藩在居中操作,若是这地方出了事,两国贸易势必中断,对我国也将会造成不小的损失,还请将军谅解我国的难处。”
  申学义只字不提私利,王汤姆也不好再拿这个取笑于他,缓缓点头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把对马藩怎么样,你不用担心了。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设法安排一下,让我跟对马藩的藩主见一见面。”
  申学义不明白王汤姆要见对马藩藩主的目的何在,但也只能先答应下来再说。有了王汤姆这话,起码当下海汉军肯定就不会动粗了。
  其实王汤姆考虑的问题很简单,对马藩代理了朝日两国间的大部分贸易,那么如果要把海汉商品大量输入日本市场,直接跟对马藩商谈合作条件,或许要比联系江户的幕府将军更为有效。如果能搞定对马藩,那么或许海汉就将会拥有一个新的市场。
  客观来说,对马藩面对一支目的不明的武装舰队,作出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很正常,要是热情地迎接王汤姆的舰队,那反倒会有问题了。不过申学义显然很担心对马藩的态度会激怒王汤姆,导致海汉人动用武力,赶紧劝慰王汤姆,希望他不要介意对马藩表现出的这种强硬态度。
  “你主动替对马藩说情,看样子你们申家在这边的买卖其实也不少吧?”王汤姆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申学义正色道:“将军,我国与日本保持贸易往来,全靠对马藩在居中操作,若是这地方出了事,两国贸易势必中断,对我国也将会造成不小的损失,还请将军谅解我国的难处。”
  申学义只字不提私利,王汤姆也不好再拿这个取笑于他,缓缓点头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把对马藩怎么样,你不用担心了。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设法安排一下,让我跟对马藩的藩主见一见面。”
  申学义不明白王汤姆要见对马藩藩主的目的何在,但也只能先答应下来再说。有了王汤姆这话,起码当下海汉军肯定就不会动粗了。
  其实王汤姆考虑的问题很简单,对马藩代理了朝日两国间的大部分贸易,那么如果要把海汉商品大量输入日本市场,直接跟对马藩商谈合作条件,或许要比联系江户的幕府将军更为有效。如果能搞定对马藩,那么或许海汉就将会拥有一个新的市场。
  客观来说,对马藩面对一支目的不明的武装舰队,作出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很正常,要是热情地迎接王汤姆的舰队,那反倒会有问题了。不过申学义显然很担心对马藩的态度会激怒王汤姆,导致海汉人动用武力,赶紧劝慰王汤姆,希望他不要介意对马藩表现出的这种强硬态度。
  “你主动替对马藩说情,看样子你们申家在这边的买卖其实也不少吧?”王汤姆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申学义正色道:“将军,我国与日本保持贸易往来,全靠对马藩在居中操作,若是这地方出了事,两国贸易势必中断,对我国也将会造成不小的损失,还请将军谅解我国的难处。”
  申学义只字不提私利,王汤姆也不好再拿这个取笑于他,缓缓点头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把对马藩怎么样,你不用担心了。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设法安排一下,让我跟对马藩的藩主见一见面。”
  申学义不明白王汤姆要见对马藩藩主的目的何在,但也只能先答应下来再说。有了王汤姆这话,起码当下海汉军肯定就不会动粗了。
  其实王汤姆考虑的问题很简单,对马藩代理了朝日两国间的大部分贸易,那么如果要把海汉商品大量输入日本市场,直接跟对马藩商谈合作条件,或许要比联系江户的幕府将军更为有效。如果能搞定对马藩,那么或许海汉就将会拥有一个新的市场。
  客观来说,对马藩面对一支目的不明的武装舰队,作出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很正常,要是热情地迎接王汤姆的舰队,那反倒会有问题了。不过申学义显然很担心对马藩的态度会激怒王汤姆,导致海汉人动用武力,赶紧劝慰王汤姆,希望他不要介意对马藩表现出的这种强硬态度。
  “你主动替对马藩说情,看样子你们申家在这边的买卖其实也不少吧?”王汤姆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申学义正色道:“将军,我国与日本保持贸易往来,全靠对马藩在居中操作,若是这地方出了事,两国贸易势必中断,对我国也将会造成不小的损失,还请将军谅解我国的难处。”
  申学义只字不提私利,王汤姆也不好再拿这个取笑于他,缓缓点头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把对马藩怎么样,你不用担心了。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设法安排一下,让我跟对马藩的藩主见一见面。”
  申学义不明白王汤姆要见对马藩藩主的目的何在,但也只能先答应下来再说。有了王汤姆这话,起码当下海汉军肯定就不会动粗了。
  其实王汤姆考虑的问题很简单,对马藩代理了朝日两国间的大部分贸易,那么如果要把海汉商品大量输入日本市场,直接跟对马藩商谈合作条件,或许要比联系江户的幕府将军更为有效。如果能搞定对马藩,那么或许海汉就将会拥有一个新的市场。
  客观来说,对马藩面对一支目的不明的武装舰队,作出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很正常,要是热情地迎接王汤姆的舰队,那反倒会有问题了。不过申学义显然很担心对马藩的态度会激怒王汤姆,导致海汉人动用武力,赶紧劝慰王汤姆,希望他不要介意对马藩表现出的这种强硬态度。
  “你主动替对马藩说情,看样子你们申家在这边的买卖其实也不少吧?”王汤姆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申学义正色道:“将军,我国与日本保持贸易往来,全靠对马藩在居中操作,若是这地方出了事,两国贸易势必中断,对我国也将会造成不小的损失,还请将军谅解我国的难处。”
  申学义只字不提私利,王汤姆也不好再拿这个取笑于他,缓缓点头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把对马藩怎么样,你不用担心了。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设法安排一下,让我跟对马藩的藩主见一见面。”
  申学义不明白王汤姆要见对马藩藩主的目的何在,但也只能先答应下来再说。有了王汤姆这话,起码当下海汉军肯定就不会动粗了。
  其实王汤姆考虑的问题很简单,对马藩代理了朝日两国间的大部分贸易,那么如果要把海汉商品大量输入日本市场,直接跟对马藩商谈合作条件,或许要比联系江户的幕府将军更为有效。如果能搞定对马藩,那么或许海汉就将会拥有一个新的市场。
  客观来说,对马藩面对一支目的不明的武装舰队,作出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很正常,要是热情地迎接王汤姆的舰队,那反倒会有问题了。不过申学义显然很担心对马藩的态度会激怒王汤姆,导致海汉人动用武力,赶紧劝慰王汤姆,希望他不要介意对马藩表现出的这种强硬态度。
  “你主动替对马藩说情,看样子你们申家在这边的买卖其实也不少吧?”王汤姆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申学义正色道:“将军,我国与日本保持贸易往来,全靠对马藩在居中操作,若是这地方出了事,两国贸易势必中断,对我国也将会造成不小的损失,还请将军谅解我国的难处。”
  申学义只字不提私利,王汤姆也不好再拿这个取笑于他,缓缓点头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把对马藩怎么样,你不用担心了。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设法安排一下,让我跟对马藩的藩主见一见面。”
  申学义不明白王汤姆要见对马藩藩主的目的何在,但也只能先答应下来再说。有了王汤姆这话,起码当下海汉军肯定就不会动粗了。
  其实王汤姆考虑的问题很简单,对马藩代理了朝日两国间的大部分贸易,那么如果要把海汉商品大量输入日本市场,直接跟对马藩商谈合作条件,或许要比联系江户的幕府将军更为有效。如果能搞定对马藩,那么或许海汉就将会拥有一个新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