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353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申学义昨日听王汤姆解释了鸟取沙丘的成因,也对这事上了心,从千代川河口出发后便花了更多的时间在甲板上观察海岸,想看看是否真如王汤姆所说那样,这种独特的景象只在鸟取这个地方才能看到。
  但王汤姆所讲述的地理知识早就超出了这个时代的水平,在日本这种降水丰富的地理环境下,能在海边形成大面积的沙丘是极其罕见的状况。整个日本除了这里之外,还有另一处位于本州岛北端的猿之森沙丘,面积比这鸟取沙丘还要大七八倍。不过那处沙丘并不在王汤姆规划的航线上,所以申学义肯定是不可能在这趟行程中见到其他地方出现这样的特殊地貌了。
  从鸟取沙丘东行二百里,舰队驶入了名为若狭湾的海湾,这个宽逾百里的巨大海湾内又包含着若干小型海湾,其间散布着许多临海渔村和小镇。
  王汤姆制定的航线没有直接跨过若狭湾,而是向南转进了海湾,显然是要去探寻海湾内的某处地方。
  吸引王汤姆的当然不会是那些临海渔村,而是又一处风貌独特的景点。在若狭湾西侧海岸,座落着与松岛、宫岛并称为日本三景的天桥立。由于另外两处景点都不在这次行动的航线上,既然有机会路过此处,王汤姆当然也想见识一下这里的独特风景。
  在名为宫津湾的小海湾内,自北向南延伸在海面上的一条狭窄沙洲,形状如同向天上斜伸而去的一道桥梁,故被命名为天桥立。这道沙洲长有七八里,最宽处却仅有三十来丈,沙洲上生有数千棵黑松,风景十分秀美。
  天草四郎以前也没来过此处,不过他倒是听说过有关这里的神话传说,便也说与了下船登岸游览的众人。据说此地是男神伊邪那歧架在空中的浮桥,后来浮桥垮塌掉落人间,变成了天桥立的独特景观。
  这样的传说当然听听就好,就算王汤姆没有解释这种景象的成因,其他人也能看出这地方分明是由海潮、风力等因素作用下在海中堆积出来的细长沙滩,跟神只的法力应该没什么关系。
  “这个地方……已经是在日本京都府境内了。”王汤姆缓缓说道:“往西南方向一百五十里,就是日本京都所在。”
  “一百五十里?那很近啊!”申学义听到这个消息,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王汤姆笑了笑到:“这里与京都之间全部是山区,直线距离一百五十里,真正路程要翻倍都不止。”
  王汤姆当然很明白申学义这种“搞事情”的心态,他肯定认为如果能在京都这样的地方展示一下海汉的武力,或许会对日本今后对待海汉的态度起到一定的影响。但要深入到内陆这么远的地方,王汤姆可不打算去冒这样的风险。况且如今日本已经进入了幕府统治时期,权力中心也由京都东迁至江户,对京都动手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申学义昨日听王汤姆解释了鸟取沙丘的成因,也对这事上了心,从千代川河口出发后便花了更多的时间在甲板上观察海岸,想看看是否真如王汤姆所说那样,这种独特的景象只在鸟取这个地方才能看到。
  但王汤姆所讲述的地理知识早就超出了这个时代的水平,在日本这种降水丰富的地理环境下,能在海边形成大面积的沙丘是极其罕见的状况。整个日本除了这里之外,还有另一处位于本州岛北端的猿之森沙丘,面积比这鸟取沙丘还要大七八倍。不过那处沙丘并不在王汤姆规划的航线上,所以申学义肯定是不可能在这趟行程中见到其他地方出现这样的特殊地貌了。
  从鸟取沙丘东行二百里,舰队驶入了名为若狭湾的海湾,这个宽逾百里的巨大海湾内又包含着若干小型海湾,其间散布着许多临海渔村和小镇。
  王汤姆制定的航线没有直接跨过若狭湾,而是向南转进了海湾,显然是要去探寻海湾内的某处地方。
  吸引王汤姆的当然不会是那些临海渔村,而是又一处风貌独特的景点。在若狭湾西侧海岸,座落着与松岛、宫岛并称为日本三景的天桥立。由于另外两处景点都不在这次行动的航线上,既然有机会路过此处,王汤姆当然也想见识一下这里的独特风景。
  在名为宫津湾的小海湾内,自北向南延伸在海面上的一条狭窄沙洲,形状如同向天上斜伸而去的一道桥梁,故被命名为天桥立。这道沙洲长有七八里,最宽处却仅有三十来丈,沙洲上生有数千棵黑松,风景十分秀美。
  天草四郎以前也没来过此处,不过他倒是听说过有关这里的神话传说,便也说与了下船登岸游览的众人。据说此地是男神伊邪那歧架在空中的浮桥,后来浮桥垮塌掉落人间,变成了天桥立的独特景观。
  这样的传说当然听听就好,就算王汤姆没有解释这种景象的成因,其他人也能看出这地方分明是由海潮、风力等因素作用下在海中堆积出来的细长沙滩,跟神只的法力应该没什么关系。
  “这个地方……已经是在日本京都府境内了。”王汤姆缓缓说道:“往西南方向一百五十里,就是日本京都所在。”
  “一百五十里?那很近啊!”申学义听到这个消息,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王汤姆笑了笑到:“这里与京都之间全部是山区,直线距离一百五十里,真正路程要翻倍都不止。”
  王汤姆当然很明白申学义这种“搞事情”的心态,他肯定认为如果能在京都这样的地方展示一下海汉的武力,或许会对日本今后对待海汉的态度起到一定的影响。但要深入到内陆这么远的地方,王汤姆可不打算去冒这样的风险。况且如今日本已经进入了幕府统治时期,权力中心也由京都东迁至江户,对京都动手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
  申学义昨日听王汤姆解释了鸟取沙丘的成因,也对这事上了心,从千代川河口出发后便花了更多的时间在甲板上观察海岸,想看看是否真如王汤姆所说那样,这种独特的景象只在鸟取这个地方才能看到。
  但王汤姆所讲述的地理知识早就超出了这个时代的水平,在日本这种降水丰富的地理环境下,能在海边形成大面积的沙丘是极其罕见的状况。整个日本除了这里之外,还有另一处位于本州岛北端的猿之森沙丘,面积比这鸟取沙丘还要大七八倍。不过那处沙丘并不在王汤姆规划的航线上,所以申学义肯定是不可能在这趟行程中见到其他地方出现这样的特殊地貌了。
  从鸟取沙丘东行二百里,舰队驶入了名为若狭湾的海湾,这个宽逾百里的巨大海湾内又包含着若干小型海湾,其间散布着许多临海渔村和小镇。
  王汤姆制定的航线没有直接跨过若狭湾,而是向南转进了海湾,显然是要去探寻海湾内的某处地方。
  吸引王汤姆的当然不会是那些临海渔村,而是又一处风貌独特的景点。在若狭湾西侧海岸,座落着与松岛、宫岛并称为日本三景的天桥立。由于另外两处景点都不在这次行动的航线上,既然有机会路过此处,王汤姆当然也想见识一下这里的独特风景。
  在名为宫津湾的小海湾内,自北向南延伸在海面上的一条狭窄沙洲,形状如同向天上斜伸而去的一道桥梁,故被命名为天桥立。这道沙洲长有七八里,最宽处却仅有三十来丈,沙洲上生有数千棵黑松,风景十分秀美。
  天草四郎以前也没来过此处,不过他倒是听说过有关这里的神话传说,便也说与了下船登岸游览的众人。据说此地是男神伊邪那歧架在空中的浮桥,后来浮桥垮塌掉落人间,变成了天桥立的独特景观。
  这样的传说当然听听就好,就算王汤姆没有解释这种景象的成因,其他人也能看出这地方分明是由海潮、风力等因素作用下在海中堆积出来的细长沙滩,跟神只的法力应该没什么关系。
  “这个地方……已经是在日本京都府境内了。”王汤姆缓缓说道:“往西南方向一百五十里,就是日本京都所在。”
  “一百五十里?那很近啊!”申学义听到这个消息,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王汤姆笑了笑到:“这里与京都之间全部是山区,直线距离一百五十里,真正路程要翻倍都不止。”
  王汤姆当然很明白申学义这种“搞事情”的心态,他肯定认为如果能在京都这样的地方展示一下海汉的武力,或许会对日本今后对待海汉的态度起到一定的影响。但要深入到内陆这么远的地方,王汤姆可不打算去冒这样的风险。况且如今日本已经进入了幕府统治时期,权力中心也由京都东迁至江户,对京都动手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
  申学义昨日听王汤姆解释了鸟取沙丘的成因,也对这事上了心,从千代川河口出发后便花了更多的时间在甲板上观察海岸,想看看是否真如王汤姆所说那样,这种独特的景象只在鸟取这个地方才能看到。
  但王汤姆所讲述的地理知识早就超出了这个时代的水平,在日本这种降水丰富的地理环境下,能在海边形成大面积的沙丘是极其罕见的状况。整个日本除了这里之外,还有另一处位于本州岛北端的猿之森沙丘,面积比这鸟取沙丘还要大七八倍。不过那处沙丘并不在王汤姆规划的航线上,所以申学义肯定是不可能在这趟行程中见到其他地方出现这样的特殊地貌了。
  从鸟取沙丘东行二百里,舰队驶入了名为若狭湾的海湾,这个宽逾百里的巨大海湾内又包含着若干小型海湾,其间散布着许多临海渔村和小镇。
  王汤姆制定的航线没有直接跨过若狭湾,而是向南转进了海湾,显然是要去探寻海湾内的某处地方。
  吸引王汤姆的当然不会是那些临海渔村,而是又一处风貌独特的景点。在若狭湾西侧海岸,座落着与松岛、宫岛并称为日本三景的天桥立。由于另外两处景点都不在这次行动的航线上,既然有机会路过此处,王汤姆当然也想见识一下这里的独特风景。
  在名为宫津湾的小海湾内,自北向南延伸在海面上的一条狭窄沙洲,形状如同向天上斜伸而去的一道桥梁,故被命名为天桥立。这道沙洲长有七八里,最宽处却仅有三十来丈,沙洲上生有数千棵黑松,风景十分秀美。
  天草四郎以前也没来过此处,不过他倒是听说过有关这里的神话传说,便也说与了下船登岸游览的众人。据说此地是男神伊邪那歧架在空中的浮桥,后来浮桥垮塌掉落人间,变成了天桥立的独特景观。
  这样的传说当然听听就好,就算王汤姆没有解释这种景象的成因,其他人也能看出这地方分明是由海潮、风力等因素作用下在海中堆积出来的细长沙滩,跟神只的法力应该没什么关系。
  “这个地方……已经是在日本京都府境内了。”王汤姆缓缓说道:“往西南方向一百五十里,就是日本京都所在。”
  “一百五十里?那很近啊!”申学义听到这个消息,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王汤姆笑了笑到:“这里与京都之间全部是山区,直线距离一百五十里,真正路程要翻倍都不止。”
  王汤姆当然很明白申学义这种“搞事情”的心态,他肯定认为如果能在京都这样的地方展示一下海汉的武力,或许会对日本今后对待海汉的态度起到一定的影响。但要深入到内陆这么远的地方,王汤姆可不打算去冒这样的风险。况且如今日本已经进入了幕府统治时期,权力中心也由京都东迁至江户,对京都动手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