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311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距离江华岛百里外的汉江江畔,便是朝鲜国的京都汉城。不过此时的汉城已经不复往日的繁华景象,自大乱之日开始的封城已经进入到三十三天,如今每日通过四大城门穿梭进出的就只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城外几乎无人知道此时的城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但即便没有直接的消息来源,也还是会有一些蛛丝马迹显露出来,这些痕迹落在有心人眼中,便会据此推算出更多的信息。
  距离汉城南侧崇礼门外不远的官道旁,有一大片非常显眼的宅院,占地百亩,红墙碧瓦,大门十分宽大,可容车马直接出入,院落中还建有一处四层高的塔楼,据说在顶层上甚至能越过城墙看到城里的一部分宫殿,向南也能看到几里外的汉江江岸。
  这座木结构的塔楼并非古建筑,而是去年秋末开始修建,直到今年年中才完工。在建筑技术并不发达的朝鲜,这样的工期已经算是非常快了。这种高度的建筑显然是有违规制,但官府却从没为此来找过麻烦,原因也很简单,这处大院的主人,官府实在得罪不起。
  塔楼建成之日,楼顶上便飘扬着一面红蓝双色旗,寓意此地的真正归属。这里不仅是海汉驻汉城外交官署,同时也是海汉银行、金盾护运这两大官方背景商业机构的汉城分号所在地。时至今日,塔楼上的双色旗依然没有降下,只是整个机构已经迫于形势暂停了对外运营。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距离江华岛百里外的汉江江畔,便是朝鲜国的京都汉城。不过此时的汉城已经不复往日的繁华景象,自大乱之日开始的封城已经进入到三十三天,如今每日通过四大城门穿梭进出的就只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城外几乎无人知道此时的城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但即便没有直接的消息来源,也还是会有一些蛛丝马迹显露出来,这些痕迹落在有心人眼中,便会据此推算出更多的信息。
  距离汉城南侧崇礼门外不远的官道旁,有一大片非常显眼的宅院,占地百亩,红墙碧瓦,大门十分宽大,可容车马直接出入,院落中还建有一处四层高的塔楼,据说在顶层上甚至能越过城墙看到城里的一部分宫殿,向南也能看到几里外的汉江江岸。
  这座木结构的塔楼并非古建筑,而是去年秋末开始修建,直到今年年中才完工。在建筑技术并不发达的朝鲜,这样的工期已经算是非常快了。这种高度的建筑显然是有违规制,但官府却从没为此来找过麻烦,原因也很简单,这处大院的主人,官府实在得罪不起。
  塔楼建成之日,楼顶上便飘扬着一面红蓝双色旗,寓意此地的真正归属。这里不仅是海汉驻汉城外交官署,同时也是海汉银行、金盾护运这两大官方背景商业机构的汉城分号所在地。时至今日,塔楼上的双色旗依然没有降下,只是整个机构已经迫于形势暂停了对外运营。
  距离江华岛百里外的汉江江畔,便是朝鲜国的京都汉城。不过此时的汉城已经不复往日的繁华景象,自大乱之日开始的封城已经进入到三十三天,如今每日通过四大城门穿梭进出的就只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城外几乎无人知道此时的城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但即便没有直接的消息来源,也还是会有一些蛛丝马迹显露出来,这些痕迹落在有心人眼中,便会据此推算出更多的信息。
  距离汉城南侧崇礼门外不远的官道旁,有一大片非常显眼的宅院,占地百亩,红墙碧瓦,大门十分宽大,可容车马直接出入,院落中还建有一处四层高的塔楼,据说在顶层上甚至能越过城墙看到城里的一部分宫殿,向南也能看到几里外的汉江江岸。
  这座木结构的塔楼并非古建筑,而是去年秋末开始修建,直到今年年中才完工。在建筑技术并不发达的朝鲜,这样的工期已经算是非常快了。这种高度的建筑显然是有违规制,但官府却从没为此来找过麻烦,原因也很简单,这处大院的主人,官府实在得罪不起。
  塔楼建成之日,楼顶上便飘扬着一面红蓝双色旗,寓意此地的真正归属。这里不仅是海汉驻汉城外交官署,同时也是海汉银行、金盾护运这两大官方背景商业机构的汉城分号所在地。时至今日,塔楼上的双色旗依然没有降下,只是整个机构已经迫于形势暂停了对外运营。
  距离江华岛百里外的汉江江畔,便是朝鲜国的京都汉城。不过此时的汉城已经不复往日的繁华景象,自大乱之日开始的封城已经进入到三十三天,如今每日通过四大城门穿梭进出的就只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城外几乎无人知道此时的城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但即便没有直接的消息来源,也还是会有一些蛛丝马迹显露出来,这些痕迹落在有心人眼中,便会据此推算出更多的信息。
  距离汉城南侧崇礼门外不远的官道旁,有一大片非常显眼的宅院,占地百亩,红墙碧瓦,大门十分宽大,可容车马直接出入,院落中还建有一处四层高的塔楼,据说在顶层上甚至能越过城墙看到城里的一部分宫殿,向南也能看到几里外的汉江江岸。
  这座木结构的塔楼并非古建筑,而是去年秋末开始修建,直到今年年中才完工。在建筑技术并不发达的朝鲜,这样的工期已经算是非常快了。这种高度的建筑显然是有违规制,但官府却从没为此来找过麻烦,原因也很简单,这处大院的主人,官府实在得罪不起。
  塔楼建成之日,楼顶上便飘扬着一面红蓝双色旗,寓意此地的真正归属。这里不仅是海汉驻汉城外交官署,同时也是海汉银行、金盾护运这两大官方背景商业机构的汉城分号所在地。时至今日,塔楼上的双色旗依然没有降下,只是整个机构已经迫于形势暂停了对外运营。
  距离江华岛百里外的汉江江畔,便是朝鲜国的京都汉城。不过此时的汉城已经不复往日的繁华景象,自大乱之日开始的封城已经进入到三十三天,如今每日通过四大城门穿梭进出的就只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城外几乎无人知道此时的城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但即便没有直接的消息来源,也还是会有一些蛛丝马迹显露出来,这些痕迹落在有心人眼中,便会据此推算出更多的信息。
  距离汉城南侧崇礼门外不远的官道旁,有一大片非常显眼的宅院,占地百亩,红墙碧瓦,大门十分宽大,可容车马直接出入,院落中还建有一处四层高的塔楼,据说在顶层上甚至能越过城墙看到城里的一部分宫殿,向南也能看到几里外的汉江江岸。
  这座木结构的塔楼并非古建筑,而是去年秋末开始修建,直到今年年中才完工。在建筑技术并不发达的朝鲜,这样的工期已经算是非常快了。这种高度的建筑显然是有违规制,但官府却从没为此来找过麻烦,原因也很简单,这处大院的主人,官府实在得罪不起。
  塔楼建成之日,楼顶上便飘扬着一面红蓝双色旗,寓意此地的真正归属。这里不仅是海汉驻汉城外交官署,同时也是海汉银行、金盾护运这两大官方背景商业机构的汉城分号所在地。时至今日,塔楼上的双色旗依然没有降下,只是整个机构已经迫于形势暂停了对外运营。
  距离江华岛百里外的汉江江畔,便是朝鲜国的京都汉城。不过此时的汉城已经不复往日的繁华景象,自大乱之日开始的封城已经进入到三十三天,如今每日通过四大城门穿梭进出的就只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城外几乎无人知道此时的城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但即便没有直接的消息来源,也还是会有一些蛛丝马迹显露出来,这些痕迹落在有心人眼中,便会据此推算出更多的信息。
  距离汉城南侧崇礼门外不远的官道旁,有一大片非常显眼的宅院,占地百亩,红墙碧瓦,大门十分宽大,可容车马直接出入,院落中还建有一处四层高的塔楼,据说在顶层上甚至能越过城墙看到城里的一部分宫殿,向南也能看到几里外的汉江江岸。
  这座木结构的塔楼并非古建筑,而是去年秋末开始修建,直到今年年中才完工。在建筑技术并不发达的朝鲜,这样的工期已经算是非常快了。这种高度的建筑显然是有违规制,但官府却从没为此来找过麻烦,原因也很简单,这处大院的主人,官府实在得罪不起。
  塔楼建成之日,楼顶上便飘扬着一面红蓝双色旗,寓意此地的真正归属。这里不仅是海汉驻汉城外交官署,同时也是海汉银行、金盾护运这两大官方背景商业机构的汉城分号所在地。时至今日,塔楼上的双色旗依然没有降下,只是整个机构已经迫于形势暂停了对外运营。
  距离江华岛百里外的汉江江畔,便是朝鲜国的京都汉城。不过此时的汉城已经不复往日的繁华景象,自大乱之日开始的封城已经进入到三十三天,如今每日通过四大城门穿梭进出的就只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城外几乎无人知道此时的城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但即便没有直接的消息来源,也还是会有一些蛛丝马迹显露出来,这些痕迹落在有心人眼中,便会据此推算出更多的信息。
  距离汉城南侧崇礼门外不远的官道旁,有一大片非常显眼的宅院,占地百亩,红墙碧瓦,大门十分宽大,可容车马直接出入,院落中还建有一处四层高的塔楼,据说在顶层上甚至能越过城墙看到城里的一部分宫殿,向南也能看到几里外的汉江江岸。
  这座木结构的塔楼并非古建筑,而是去年秋末开始修建,直到今年年中才完工。在建筑技术并不发达的朝鲜,这样的工期已经算是非常快了。这种高度的建筑显然是有违规制,但官府却从没为此来找过麻烦,原因也很简单,这处大院的主人,官府实在得罪不起。
  塔楼建成之日,楼顶上便飘扬着一面红蓝双色旗,寓意此地的真正归属。这里不仅是海汉驻汉城外交官署,同时也是海汉银行、金盾护运这两大官方背景商业机构的汉城分号所在地。时至今日,塔楼上的双色旗依然没有降下,只是整个机构已经迫于形势暂停了对外运营。
  距离江华岛百里外的汉江江畔,便是朝鲜国的京都汉城。不过此时的汉城已经不复往日的繁华景象,自大乱之日开始的封城已经进入到三十三天,如今每日通过四大城门穿梭进出的就只有全副武装的军人,城外几乎无人知道此时的城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但即便没有直接的消息来源,也还是会有一些蛛丝马迹显露出来,这些痕迹落在有心人眼中,便会据此推算出更多的信息。
  距离汉城南侧崇礼门外不远的官道旁,有一大片非常显眼的宅院,占地百亩,红墙碧瓦,大门十分宽大,可容车马直接出入,院落中还建有一处四层高的塔楼,据说在顶层上甚至能越过城墙看到城里的一部分宫殿,向南也能看到几里外的汉江江岸。
  这座木结构的塔楼并非古建筑,而是去年秋末开始修建,直到今年年中才完工。在建筑技术并不发达的朝鲜,这样的工期已经算是非常快了。这种高度的建筑显然是有违规制,但官府却从没为此来找过麻烦,原因也很简单,这处大院的主人,官府实在得罪不起。
  塔楼建成之日,楼顶上便飘扬着一面红蓝双色旗,寓意此地的真正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