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301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以李凒为首的这支留学队伍不过才几十人,而其中的军官更是只有十多人,但就算回到朝鲜,他们手上也没有兵权可用,短时间内很难调动部队来恢复秩序。而且他们离开朝鲜已有一年时间,对于国内的军政变化几乎一无所知,连应该信任谁提防谁都很难作出明确的决断。
  这样的实力自然很难上演一出千里归国武装勤王的戏码,所以不管是李凒还是他手下的安道石等人,从接到消息之后便都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那就是要想平定国内的乱局,仅靠自己这帮人恐怕难以成事,最终还是必须得依靠海汉的介入才行。
  李凒认为,不管国内到底是发生了宫廷政变还是别的什么乱子,任何人想要取代自己的父王上位,恐怕都绕不过海汉这一关。如果没能获得海汉的认可和支持,就算发动政变造反也坐不稳那个宝座。
  这其实跟朝鲜过去两百年的情况很相似,新统治者就算已经掌握了军政大权,也必须要得到宗主国大明的认可和册封,才能名正言顺地坐上王位。十几年前李倧发动宫廷政变夺得王位,一开始也并未得到大明认可,直到两年之后才终于求来了大明的正式册封,正式成为朝鲜国王。
  而如今朝鲜已经基本脱离了大明的管束,隐隐归附于海汉这个新兴强国门下,如果有人想通过非正常方式取代李倧的统治地位,那么也得争取到海汉的认可才行。
  李凒认为截止目前,海汉应该还尚未在相关问题上作出明确的选择,否则官方不会态度如此模糊,并没有对李凒的王位继承权提出明确的支持,只是派了战船和武装部队护送他返回朝鲜。
  这对李凒来说不算坏消息,至少说明国内并未完成海汉认可的政权更迭,否则也不用特地送他回国了。但这也不是什么好消息,要知道仅仅一个多月之前,他还代表朝鲜出席了海汉举办的国际军事比武活动,是海汉执委会认定的王位继承人。
  如今海汉官方态度发生的微妙变化,李凒觉得这是对方仍在观望朝鲜国内的局势,不愿过早把所有筹码都下注在自己身上。面对当下的不利局面,如何才能尽可能多地争取到海汉的支持,这大概便是自己在归国途中必须要尽快解决的问题。
  所以尽管他没什么心情在归国途中与游益汉这样远离朝鲜的地方官员打交道,但还是耐着性子与对方会面交谈,希望能以此给海汉人留下一个沉着稳重的印象,这些许的好感在日后都有可能会成为海汉人权衡利弊时有利于己方的砝码。
  但让李凒略微感到遗憾的是,像游益汉这种驻守海汉海外殖民地的官员,因为远离海汉的权力中心,所掌握的信息也不比自己多,而且又是个只懂理政的文官,很难从他口中打听到有价值的情报。
  李凒也注意到了自己抵达香港时严密的安防措施,甚至为此临时封锁了港口。按照游益汉的说法,这是来自执委会的要求,看来海汉认为自己在归途中还有可能会出现危险,这也是一个不太好的信号。
  同样意识到这一点的还有他的手下安道石。作为能被选中派来海汉留学的军中精英,安道石当然很明白香港出现的安保措施意味着什么。同样的措施在去年李凒南下时可没有出现过,这极有可能是海汉已经意识到李凒归国途中所存在的风险,才会提前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安道石虽然对国内的权力纷争不太清楚,但也知道自己效忠的世子便是未来的朝鲜国王,世子要是出事,自己今后也别再想拥有荣华富贵了。所以不管国内目前是什么样的状况,都得先护住李凒的安全,保他平安回到国内,才能有平息内乱的希望。
  目前国王和李凒两个兄弟的音讯全无,万一国王已经没了,那李凒就会成为法理上的新任国王,如能助其上位,那可就是从龙之功,加官进爵都是跑不了的。
  所以目前国内所发生的乱子,对国家来说当然不是好事,但对于安道石这样的人而言,却未必不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出头机会。
  不过这到底是机会还是危机,由于目前所获的信息太少,一时间还难有定论,安道石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在途中尽力护住李凒的周全,别让他在回到国内之前出事。
  好在这一路上都有海汉战船护送,途中也只会停靠海汉控制的港口进行休整补给,外界人员也没有多少机会能够接触到李凒,安道石只需在停靠港口期间加强安保措施就行。而且根据游益汉的说法,后面要停靠的港口应该也会采取与香港相似的严密安保措施,李凒所到之处均将出动海汉军提供护卫,也不会有什么安全漏洞了。
  从香港出发之后不久,安道石便接到李凒的传召。他三两下安排好船上的保卫措施,然后马上赶去了李凒所住的船舱。
  当安道石进到船舱,发现除了李凒之外,还有一名文官在场。去年随李凒一同到三亚留学的人员中,除了安道石为首的十多名武官之外,还有数名文官,而眼前这位朴弘业,便正是其中之一。
  安道石到了三亚之后便一直在军中受训,所以跟这位朴大人的交情也仅限于当初从朝鲜南下航程中打过几次交道,彼此之间还不是太熟悉。不过他曾听说朴弘业与李凒曾师从同一位大儒,可以算是师兄弟的关系,所以颇得李凒信任,在这批留学文官中隐隐有领袖之风。
  这次回国途中,朴弘业也一直都伴在李凒左右,为其出谋划策,看样子已经成为了被李凒所倚重的智囊了。
  “召见两位,是想听听你们对当下局面的看法,以及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两位不必忌讳,可以畅所欲言。”李凒简明扼要地道明了召见他们的原因。
  安道石率先应道:“世子,虽然国内情况尚且不明,但卑职以为形势并未完全恶化,而且海汉一路提供护卫,也足见他们对世子安全的重视程度。说不定到了下一处港口,我们便可得到国内的新消息,届时再策划后面的行动不迟。”
  “安校尉言之有理……弘业,你怎么看?”李凒听了安道石的意见之后,便又转头征求朴弘业的看法。
  朴弘业应道:“世子,卑职的看法却与安大人有些许不同。”
  “哦?那你说说看!”李凒应道。
  朴弘业道:“国内生乱,情况不明,如果海汉人认为世子有危险,那就表示国内作乱之人有可能会为了夺权而派人到海外刺杀世子,有这样能力的人不多,而且这样做不管成功与否都必然会激怒海汉。众所周知海汉对于挑衅一向是睚眦必报,这样做对作乱者来说其实是弊大于利。所以卑职认为,海汉采取严密的安保措施,除了护卫世子的安全之外,或许还有别的目的。”
  朴弘业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见李凒没有驳斥自己的意思,这才继续说道:“我们在香港停留期间,除了海汉官方的人,可以说没有机会接触到外界的人员,而我们所能得到的信息,也全部来自那位游大人提供。这就让卑职不禁有点怀疑,海汉究竟是不是真的在担心世子的安全问题。”
  李凒眉头微微一皱道:“你的意思是,海汉是借口提供保护,实则是要切断我们与外界的联系?”
  朴弘业点点头道:“世子,我们一路北上,途中就只停靠海汉控制的港口,这说是为了安全起见,但如此一来,不就是等同于与世隔绝了吗?即便国内的乱局真有了新的动向,如果海汉人不向我们提供相关的消息,我们就无法通过别的渠道获得消息了。”
  安道石对于这个说法显然不太赞同,摇摇头道:“这么做,对海汉人又能有什么好处?”
  朴弘业道:“海汉时时事事都要求我们听从安排,再控制住消息渠道,让我们无法获知外界发生的情况,也没有办法向外传递信息,那我们就完全成了海汉手上的一颗棋子,他们想把我们放到哪里都行,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李凒若有所思道:“棋子……有时候就是用来牺牲的!”
  从去年王汤姆在朝鲜力邀李凒留学开始,李凒在与海汉人的接触中一直得到了极高的礼遇,所提的各种要求基本上都得到了满足,对此他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不过这次出事之后,海汉所安排的返程的确是透着一丝奇怪的味道,现在听了朴弘业的意见,再对照海汉的做法,就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安道石道:“世子,如今国内乱局未定,陛下又没有消息,那么你归国之后便可以世子名义代掌大权,平息内乱,这个时候选择支持你无疑就是最稳妥的选择,海汉人不会不明白这一点吧?”
  李凒微微摇头道:“安校尉,你还是没懂,我们如今所知道的消息都是海汉人提供的,国内实际情况如何,也都是海汉人一家之言,我们根本无从验证真假。既然连真假都不知道,我们又哪能判断他们这样做的真正目的?”
  安道石张着嘴,不知该如何回应李凒的这个说法。他内心其实并不认为海汉人会害李凒,但听了朴弘业的说法,一时也无从反驳。
  安道石本非善于辩论之人,嚅喏半晌,最后才憋出一句话来:“若是不依靠海汉,那我们要如何回国平乱?”
  安道石所抛出的这个问题显然威力更大,李凒和朴弘业面面相觑,也同样无法作出回应。
  李凒现在能用的人,就船上这几十号人了,回国之后还能不能差得动别的人,眼下一概不知。说不定等他们赶回国内,新王都已经登基了,到时候会还愿意站出来帮他这个废世子说话?一朝天子一朝臣,即便有这心,也未必能有这胆了。
  朝鲜最近几百年的历史就是由不断的政变连接而成,不管是王室成员、大臣官员,还是普通民众,对此都习以为常了,发生这样的状况只要别进行太坚决的抵抗,一般新王上位后也不会大开杀戒进行清洗,所以理论上也是存在作乱者在推翻李倧的统治后已经迅速上位夺取王权的可能性。
  在不利于李倧李凒父子的局面下,唯一能够依靠的力量就只有海汉。这一点李凒自己也很清楚,只是在刚才听了朴弘业一番话之后有了一些动摇,不过安道石这句话再次将他的注意力拉回到自己的处境中,现在可没有什么其他选项能够供他进行选择,如果不跟海汉人合作,别说回国平乱,能不能平安回国都得另说。
  想到这里,李凒其实已经权衡好了轻重缓急,叹了一口气道:“还是安校尉说得对……弘业,即使海汉人对我另有打算,如今也没有跟他们讨价还价的余地。除了合作,我们别无他法。为今之计,也只能把事情往好的方向去想,海汉在我国投入的资源也不少了,国家乱了,对他们也会造成极大损失。我想以海汉人的一贯做法,肯定是利益为先,保证我国的太平才对。”
  朴弘业道:“希望能如世子所料。安校尉也要加紧对世子的保护,莫要全指望海汉人。”
  安道石沉声应道:“卑职誓死护卫世子安全!”
  李凒点点头道:“安校尉的忠诚,我是一直看在眼里的。待归国收拢兵权之后,我再提拔你,让你能有更大的用武之地!”
  “多谢世子!”安道石明白这是李凒在给自己画大饼,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嘴里,但有这么一个大饼挂在面前,那总能多几分动力了。话说回来,李凒目前能用的人也就船上这些,不信任他们,又能信任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