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297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海汉与福瑞丰在商业领域的合作关系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密切来形容,双方在当下这个阶段几乎可以说是共生关系,福瑞丰近些年的发迹跟海汉的迅速崛起牢不可分,在海外的经营更是完全依赖于海汉所提供的支持;而海汉所创造的商业奇迹也是因为刚开局时便通过福瑞丰在大明打开了市场,获得了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即便如今双方开展贸易活动的对象和地区都较以前有了极大的发展,但仍是彼此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殊关系,海汉和福瑞丰采取联合行动的时候可不仅是在生意场上,类似郑柞这趟来广州的意图,便是被他们联手扼杀在了筹备阶段。
  海汉和福瑞丰甚至都不完全清楚对方为何会对安南人的意图如此抵触,但双方目的一致,便极有默契地一起给郑柞下了绊子,让他在广州开设安南会馆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
  而同样是在广州开设经营机构的海汉项目,待遇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琼西书院大概是有史以来在广州落地最快的一个项目,前后仅仅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已经搞定了场地、人员、物资、官方手续和前期宣传等一系列的筹备工作,这样的办事效率即便放在海汉国内,也已经算得上是相当高了。
  张金宝对此当然非常满意,这个项目的进展之顺利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事前所担心的问题也大多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与福瑞丰在商业领域的合作关系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密切来形容,双方在当下这个阶段几乎可以说是共生关系,福瑞丰近些年的发迹跟海汉的迅速崛起牢不可分,在海外的经营更是完全依赖于海汉所提供的支持;而海汉所创造的商业奇迹也是因为刚开局时便通过福瑞丰在大明打开了市场,获得了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即便如今双方开展贸易活动的对象和地区都较以前有了极大的发展,但仍是彼此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殊关系,海汉和福瑞丰采取联合行动的时候可不仅是在生意场上,类似郑柞这趟来广州的意图,便是被他们联手扼杀在了筹备阶段。
  海汉和福瑞丰甚至都不完全清楚对方为何会对安南人的意图如此抵触,但双方目的一致,便极有默契地一起给郑柞下了绊子,让他在广州开设安南会馆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
  而同样是在广州开设经营机构的海汉项目,待遇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琼西书院大概是有史以来在广州落地最快的一个项目,前后仅仅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已经搞定了场地、人员、物资、官方手续和前期宣传等一系列的筹备工作,这样的办事效率即便放在海汉国内,也已经算得上是相当高了。
  张金宝对此当然非常满意,这个项目的进展之顺利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事前所担心的问题也大多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海汉与福瑞丰在商业领域的合作关系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密切来形容,双方在当下这个阶段几乎可以说是共生关系,福瑞丰近些年的发迹跟海汉的迅速崛起牢不可分,在海外的经营更是完全依赖于海汉所提供的支持;而海汉所创造的商业奇迹也是因为刚开局时便通过福瑞丰在大明打开了市场,获得了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即便如今双方开展贸易活动的对象和地区都较以前有了极大的发展,但仍是彼此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殊关系,海汉和福瑞丰采取联合行动的时候可不仅是在生意场上,类似郑柞这趟来广州的意图,便是被他们联手扼杀在了筹备阶段。
  海汉和福瑞丰甚至都不完全清楚对方为何会对安南人的意图如此抵触,但双方目的一致,便极有默契地一起给郑柞下了绊子,让他在广州开设安南会馆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
  而同样是在广州开设经营机构的海汉项目,待遇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琼西书院大概是有史以来在广州落地最快的一个项目,前后仅仅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已经搞定了场地、人员、物资、官方手续和前期宣传等一系列的筹备工作,这样的办事效率即便放在海汉国内,也已经算得上是相当高了。
  张金宝对此当然非常满意,这个项目的进展之顺利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事前所担心的问题也大多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海汉与福瑞丰在商业领域的合作关系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密切来形容,双方在当下这个阶段几乎可以说是共生关系,福瑞丰近些年的发迹跟海汉的迅速崛起牢不可分,在海外的经营更是完全依赖于海汉所提供的支持;而海汉所创造的商业奇迹也是因为刚开局时便通过福瑞丰在大明打开了市场,获得了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即便如今双方开展贸易活动的对象和地区都较以前有了极大的发展,但仍是彼此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殊关系,海汉和福瑞丰采取联合行动的时候可不仅是在生意场上,类似郑柞这趟来广州的意图,便是被他们联手扼杀在了筹备阶段。
  海汉和福瑞丰甚至都不完全清楚对方为何会对安南人的意图如此抵触,但双方目的一致,便极有默契地一起给郑柞下了绊子,让他在广州开设安南会馆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
  而同样是在广州开设经营机构的海汉项目,待遇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琼西书院大概是有史以来在广州落地最快的一个项目,前后仅仅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已经搞定了场地、人员、物资、官方手续和前期宣传等一系列的筹备工作,这样的办事效率即便放在海汉国内,也已经算得上是相当高了。
  张金宝对此当然非常满意,这个项目的进展之顺利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事前所担心的问题也大多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海汉与福瑞丰在商业领域的合作关系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密切来形容,双方在当下这个阶段几乎可以说是共生关系,福瑞丰近些年的发迹跟海汉的迅速崛起牢不可分,在海外的经营更是完全依赖于海汉所提供的支持;而海汉所创造的商业奇迹也是因为刚开局时便通过福瑞丰在大明打开了市场,获得了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即便如今双方开展贸易活动的对象和地区都较以前有了极大的发展,但仍是彼此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殊关系,海汉和福瑞丰采取联合行动的时候可不仅是在生意场上,类似郑柞这趟来广州的意图,便是被他们联手扼杀在了筹备阶段。
  海汉和福瑞丰甚至都不完全清楚对方为何会对安南人的意图如此抵触,但双方目的一致,便极有默契地一起给郑柞下了绊子,让他在广州开设安南会馆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
  而同样是在广州开设经营机构的海汉项目,待遇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琼西书院大概是有史以来在广州落地最快的一个项目,前后仅仅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已经搞定了场地、人员、物资、官方手续和前期宣传等一系列的筹备工作,这样的办事效率即便放在海汉国内,也已经算得上是相当高了。
  张金宝对此当然非常满意,这个项目的进展之顺利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事前所担心的问题也大多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海汉与福瑞丰在商业领域的合作关系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密切来形容,双方在当下这个阶段几乎可以说是共生关系,福瑞丰近些年的发迹跟海汉的迅速崛起牢不可分,在海外的经营更是完全依赖于海汉所提供的支持;而海汉所创造的商业奇迹也是因为刚开局时便通过福瑞丰在大明打开了市场,获得了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即便如今双方开展贸易活动的对象和地区都较以前有了极大的发展,但仍是彼此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殊关系,海汉和福瑞丰采取联合行动的时候可不仅是在生意场上,类似郑柞这趟来广州的意图,便是被他们联手扼杀在了筹备阶段。
  海汉和福瑞丰甚至都不完全清楚对方为何会对安南人的意图如此抵触,但双方目的一致,便极有默契地一起给郑柞下了绊子,让他在广州开设安南会馆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
  而同样是在广州开设经营机构的海汉项目,待遇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琼西书院大概是有史以来在广州落地最快的一个项目,前后仅仅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已经搞定了场地、人员、物资、官方手续和前期宣传等一系列的筹备工作,这样的办事效率即便放在海汉国内,也已经算得上是相当高了。
  张金宝对此当然非常满意,这个项目的进展之顺利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事前所担心的问题也大多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海汉与福瑞丰在商业领域的合作关系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密切来形容,双方在当下这个阶段几乎可以说是共生关系,福瑞丰近些年的发迹跟海汉的迅速崛起牢不可分,在海外的经营更是完全依赖于海汉所提供的支持;而海汉所创造的商业奇迹也是因为刚开局时便通过福瑞丰在大明打开了市场,获得了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即便如今双方开展贸易活动的对象和地区都较以前有了极大的发展,但仍是彼此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殊关系,海汉和福瑞丰采取联合行动的时候可不仅是在生意场上,类似郑柞这趟来广州的意图,便是被他们联手扼杀在了筹备阶段。
  海汉和福瑞丰甚至都不完全清楚对方为何会对安南人的意图如此抵触,但双方目的一致,便极有默契地一起给郑柞下了绊子,让他在广州开设安南会馆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
  而同样是在广州开设经营机构的海汉项目,待遇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琼西书院大概是有史以来在广州落地最快的一个项目,前后仅仅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已经搞定了场地、人员、物资、官方手续和前期宣传等一系列的筹备工作,这样的办事效率即便放在海汉国内,也已经算得上是相当高了。
  张金宝对此当然非常满意,这个项目的进展之顺利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事前所担心的问题也大多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海汉与福瑞丰在商业领域的合作关系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密切来形容,双方在当下这个阶段几乎可以说是共生关系,福瑞丰近些年的发迹跟海汉的迅速崛起牢不可分,在海外的经营更是完全依赖于海汉所提供的支持;而海汉所创造的商业奇迹也是因为刚开局时便通过福瑞丰在大明打开了市场,获得了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即便如今双方开展贸易活动的对象和地区都较以前有了极大的发展,但仍是彼此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殊关系,海汉和福瑞丰采取联合行动的时候可不仅是在生意场上,类似郑柞这趟来广州的意图,便是被他们联手扼杀在了筹备阶段。
  海汉和福瑞丰甚至都不完全清楚对方为何会对安南人的意图如此抵触,但双方目的一致,便极有默契地一起给郑柞下了绊子,让他在广州开设安南会馆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
  而同样是在广州开设经营机构的海汉项目,待遇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琼西书院大概是有史以来在广州落地最快的一个项目,前后仅仅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便已经搞定了场地、人员、物资、官方手续和前期宣传等一系列的筹备工作,这样的办事效率即便放在海汉国内,也已经算得上是相当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