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249章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张金宝从来不以正统教育家自居,所以他对学生的教育也比较另类,不主张学生花太多时间去钻研抒发个人情感和粉饰太平的文学技能,而是希望他们能够认识这个世界的真实模样。对于社会的阴暗面,他同样也会告知学生,让他们能提前避开一些没必要踩进去的坑。
  所以琼西书院的这些学生与别家有些不同,并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张金宝所倡导的教育方式更注重社会实践部分,这让学生们能有机会在就读期间更多地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在这个时代这样的教育方式似乎并非主流,不过在海汉却正好契合了官方对教育行业的政策。
  因此历年来琼西书院毕业的学生一直有着不错的就业前景,很多人都在官办机构中找到了差事,进入官府衙门当差的也不少。
  对于三亚所存在的一些社会乱象,张金宝的认识其实也只是流于表面,毕竟在这边待的时间还是太少。但他大致能够想到这些乱象的背后会牵扯到许多的人的利益,否则不可能长期存在于此。自己可能惹不起,但至少躲得起,只要不去搭理这些人就是了。
  胜利堡火车站的得名便是因为这里离国家的权力中心胜利堡非常近,出站不远便是胜利广场,在这里就可以看到胜利堡的正面全貌了。张金宝也不失时机地让学生们多留意一下,自己已经站在了海汉国的中心。
  “你们看,广场那头有城墙和城楼的地方,就是胜利堡了。执委会的大人们,平时便在里面办公,我海汉国的各种政令,都是出自此地!”
  其实无需张金宝说明,学生们也早就注意到了胜利堡的存在,他们可是从一出火车站开始便在东张西望地寻找胜利堡了。
  尽管胜利堡的外观看起来并不雄壮,丝毫没有海汉国权力中心应有的那种视觉冲击力,但作为此次三亚行的重要目标,学生们对自己能够亲见胜利堡的真容仍然感到十分兴奋。毕竟这要是过去在大明治下时期,那就相当于进了京师站在皇城面前了。
  在海汉正式建国之后,胜利堡就没有再进行大规模的改扩建了,只是定期对已有的建筑部分进行维护和休憩。以海汉现阶段所拥有的国力,也不需要再在,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张金宝从来不以正统教育家自居,所以他对学生的教育也比较另类,不主张学生花太多时间去钻研抒发个人情感和粉饰太平的文学技能,而是希望他们能够认识这个世界的真实模样。对于社会的阴暗面,他同样也会告知学生,让他们能提前避开一些没必要踩进去的坑。
  所以琼西书院的这些学生与别家有些不同,并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张金宝所倡导的教育方式更注重社会实践部分,这让学生们能有机会在就读期间更多地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在这个时代这样的教育方式似乎并非主流,不过在海汉却正好契合了官方对教育行业的政策。
  因此历年来琼西书院毕业的学生一直有着不错的就业前景,很多人都在官办机构中找到了差事,进入官府衙门当差的也不少。
  对于三亚所存在的一些社会乱象,张金宝的认识其实也只是流于表面,毕竟在这边待的时间还是太少。但他大致能够想到这些乱象的背后会牵扯到许多的人的利益,否则不可能长期存在于此。自己可能惹不起,但至少躲得起,只要不去搭理这些人就是了。
  胜利堡火车站的得名便是因为这里离国家的权力中心胜利堡非常近,出站不远便是胜利广场,在这里就可以看到胜利堡的正面全貌了。张金宝也不失时机地让学生们多留意一下,自己已经站在了海汉国的中心。
  “你们看,广场那头有城墙和城楼的地方,就是胜利堡了。执委会的大人们,平时便在里面办公,我海汉国的各种政令,都是出自此地!”
  其实无需张金宝说明,学生们也早就注意到了胜利堡的存在,他们可是从一出火车站开始便在东张西望地寻找胜利堡了。
  尽管胜利堡的外观看起来并不雄壮,丝毫没有海汉国权力中心应有的那种视觉冲击力,但作为此次三亚行的重要目标,学生们对自己能够亲见胜利堡的真容仍然感到十分兴奋。毕竟这要是过去在大明治下时期,那就相当于进了京师站在皇城面前了。
  在海汉正式建国之后,胜利堡就没有再进行大规模的改扩建了,只是定期对已有的建筑部分进行维护和休憩。以海汉现阶段所拥有的国力,也不需要再在三亚修建一座坚城了。
  张金宝从来不以正统教育家自居,所以他对学生的教育也比较另类,不主张学生花太多时间去钻研抒发个人情感和粉饰太平的文学技能,而是希望他们能够认识这个世界的真实模样。对于社会的阴暗面,他同样也会告知学生,让他们能提前避开一些没必要踩进去的坑。
  所以琼西书院的这些学生与别家有些不同,并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张金宝所倡导的教育方式更注重社会实践部分,这让学生们能有机会在就读期间更多地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在这个时代这样的教育方式似乎并非主流,不过在海汉却正好契合了官方对教育行业的政策。
  因此历年来琼西书院毕业的学生一直有着不错的就业前景,很多人都在官办机构中找到了差事,进入官府衙门当差的也不少。
  对于三亚所存在的一些社会乱象,张金宝的认识其实也只是流于表面,毕竟在这边待的时间还是太少。但他大致能够想到这些乱象的背后会牵扯到许多的人的利益,否则不可能长期存在于此。自己可能惹不起,但至少躲得起,只要不去搭理这些人就是了。
  胜利堡火车站的得名便是因为这里离国家的权力中心胜利堡非常近,出站不远便是胜利广场,在这里就可以看到胜利堡的正面全貌了。张金宝也不失时机地让学生们多留意一下,自己已经站在了海汉国的中心。
  “你们看,广场那头有城墙和城楼的地方,就是胜利堡了。执委会的大人们,平时便在里面办公,我海汉国的各种政令,都是出自此地!”
  其实无需张金宝说明,学生们也早就注意到了胜利堡的存在,他们可是从一出火车站开始便在东张西望地寻找胜利堡了。
  尽管胜利堡的外观看起来并不雄壮,丝毫没有海汉国权力中心应有的那种视觉冲击力,但作为此次三亚行的重要目标,学生们对自己能够亲见胜利堡的真容仍然感到十分兴奋。毕竟这要是过去在大明治下时期,那就相当于进了京师站在皇城面前了。
  在海汉正式建国之后,胜利堡就没有再进行大规模的改扩建了,只是定期对已有的建筑部分进行维护和休憩。以海汉现阶段所拥有的国力,也不需要再在三亚修建一座坚城了。
  张金宝从来不以正统教育家自居,所以他对学生的教育也比较另类,不主张学生花太多时间去钻研抒发个人情感和粉饰太平的文学技能,而是希望他们能够认识这个世界的真实模样。对于社会的阴暗面,他同样也会告知学生,让他们能提前避开一些没必要踩进去的坑。
  所以琼西书院的这些学生与别家有些不同,并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张金宝所倡导的教育方式更注重社会实践部分,这让学生们能有机会在就读期间更多地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在这个时代这样的教育方式似乎并非主流,不过在海汉却正好契合了官方对教育行业的政策。
  因此历年来琼西书院毕业的学生一直有着不错的就业前景,很多人都在官办机构中找到了差事,进入官府衙门当差的也不少。
  对于三亚所存在的一些社会乱象,张金宝的认识其实也只是流于表面,毕竟在这边待的时间还是太少。但他大致能够想到这些乱象的背后会牵扯到许多的人的利益,否则不可能长期存在于此。自己可能惹不起,但至少躲得起,只要不去搭理这些人就是了。
  胜利堡火车站的得名便是因为这里离国家的权力中心胜利堡非常近,出站不远便是胜利广场,在这里就可以看到胜利堡的正面全貌了。张金宝也不失时机地让学生们多留意一下,自己已经站在了海汉国的中心。
  “你们看,广场那头有城墙和城楼的地方,就是胜利堡了。执委会的大人们,平时便在里面办公,我海汉国的各种政令,都是出自此地!”
  其实无需张金宝说明,学生们也早就注意到了胜利堡的存在,他们可是从一出火车站开始便在东张西望地寻找胜利堡了。
  尽管胜利堡的外观看起来并不雄壮,丝毫没有海汉国权力中心应有的那种视觉冲击力,但作为此次三亚行的重要目标,学生们对自己能够亲见胜利堡的真容仍然感到十分兴奋。毕竟这要是过去在大明治下时期,那就相当于进了京师站在皇城面前了。
  在海汉正式建国之后,胜利堡就没有再进行大规模的改扩建了,只是定期对已有的建筑部分进行维护和休憩。以海汉现阶段所拥有的国力,也不需要再在三亚修建一座坚城了。
  张金宝从来不以正统教育家自居,所以他对学生的教育也比较另类,不主张学生花太多时间去钻研抒发个人情感和粉饰太平的文学技能,而是希望他们能够认识这个世界的真实模样。对于社会的阴暗面,他同样也会告知学生,让他们能提前避开一些没必要踩进去的坑。
  所以琼西书院的这些学生与别家有些不同,并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张金宝所倡导的教育方式更注重社会实践部分,这让学生们能有机会在就读期间更多地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在这个时代这样的教育方式似乎并非主流,不过在海汉却正好契合了官方对教育行业的政策。
  因此历年来琼西书院毕业的学生一直有着不错的就业前景,很多人都在官办机构中找到了差事,进入官府衙门当差的也不少。
  对于三亚所存在的一些社会乱象,张金宝的认识其实也只是流于表面,毕竟在这边待的时间还是太少。但他大致能够想到这些乱象的背后会牵扯到许多的人的利益,否则不可能长期存在于此。自己可能惹不起,但至少躲得起,只要不去搭理这些人就是了。
  胜利堡火车站的得名便是因为这里离国家的权力中心胜利堡非常近,出站不远便是胜利广场,在这里就可以看到胜利堡的正面全貌了。张金宝也不失时机地让学生们多留意一下,自己已经站在了海汉国的中心。
  “你们看,广场那头有城墙和城楼的地方,就是胜利堡了。执委会的大人们,平时便在里面办公,我海汉国的各种政令,都是出自此地!”
  其实无需张金宝说明,学生们也早就注意到了胜利堡的存在,他们可是从一出火车站开始便在东张西望地寻找胜利堡了……
  尽管胜利堡的外观看起来并不雄壮,丝毫没有海汉国权力中心应有的那种视觉冲击力,但作为此次三亚行的重要目标,学生们对自己能够亲见胜利堡的真容仍然感到十分兴奋。毕竟这要是过去在大明治下时期,那就相当于进了京师站在皇城面前了。
  在海汉正式建国之后,胜利堡就没有再进行大规模的改扩建了,只是定期对已有的建筑部分进行维护和休憩。以海汉现阶段所拥有的国力,也不需要再在三亚修建一座坚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