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234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作为胜利堡的座上宾,在三亚逗留期间频繁接触各国政商要人,对李奈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毫不费力地猜到想要通过外交部安排一次会面的人是谁。
  只是对于朝鲜世子为何会有此要求,就算李奈再怎么聪明,也难以猜到具体的情形了。
  李奈问道:“这位世子到底是有什么急事,还要劳烦田大人特地在码头守候?”
  田征道:“倒也没什么急事,只是在下担心三公子到三亚之后公务繁忙,没有时间与朝鲜世子会面,所以先来赶个早,也好让三公子安排时间。看三公子这边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便饭,我便去告知世子,确定会面的地方。”
  李奈笑着应道:“那田大人倒是有心了!我想想……今天还得跟荷兰人见面,让他们查验从广州运来货物,还得去衙门里办理转运手续,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办完,要不就明天吧?明天中午,清风楼,我做东,到时候田大人若是有空,也请一起过来坐一坐。”
  田征道:“三公子,那时间就这么说了,至于做东这事,你就不用争了,朝鲜世子说了这顿饭由他请客。”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奈倒也不会计较吃饭谁结账这种小事情,不过对方主动请客,那或许是有什么事要相求于自己了。
  李奈上次来三亚之后,便已知道海汉高层对朝鲜世子的留学十分重视,不仅给他安排了环岛考察,而且在学习方向上也给予了朝鲜世子极大的自主权,这在过去可是不多见的现象。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作为胜利堡的座上宾,在三亚逗留期间频繁接触各国政商要人,对李奈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毫不费力地猜到想要通过外交部安排一次会面的人是谁。
  只是对于朝鲜世子为何会有此要求,就算李奈再怎么聪明,也难以猜到具体的情形了。
  李奈问道:“这位世子到底是有什么急事,还要劳烦田大人特地在码头守候?”
  田征道:“倒也没什么急事,只是在下担心三公子到三亚之后公务繁忙,没有时间与朝鲜世子会面,所以先来赶个早,也好让三公子安排时间。看三公子这边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便饭,我便去告知世子,确定会面的地方。”
  李奈笑着应道:“那田大人倒是有心了!我想想……今天还得跟荷兰人见面,让他们查验从广州运来货物,还得去衙门里办理转运手续,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办完,要不就明天吧?明天中午,清风楼,我做东,到时候田大人若是有空,也请一起过来坐一坐。”
  田征道:“三公子,那时间就这么说了,至于做东这事,你就不用争了,朝鲜世子说了这顿饭由他请客。”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奈倒也不会计较吃饭谁结账这种小事情,不过对方主动请客,那或许是有什么事要相求于自己了。
  李奈上次来三亚之后,便已知道海汉高层对朝鲜世子的留学十分重视,不仅给他安排了环岛考察,而且在学习方向上也给予了朝鲜世子极大的自主权,这在过去可是不多见的现象。
  作为胜利堡的座上宾,在三亚逗留期间频繁接触各国政商要人,对李奈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毫不费力地猜到想要通过外交部安排一次会面的人是谁。
  只是对于朝鲜世子为何会有此要求,就算李奈再怎么聪明,也难以猜到具体的情形了。
  李奈问道:“这位世子到底是有什么急事,还要劳烦田大人特地在码头守候?”
  田征道:“倒也没什么急事,只是在下担心三公子到三亚之后公务繁忙,没有时间与朝鲜世子会面,所以先来赶个早,也好让三公子安排时间。看三公子这边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便饭,我便去告知世子,确定会面的地方。”
  李奈笑着应道:“那田大人倒是有心了!我想想……今天还得跟荷兰人见面,让他们查验从广州运来货物,还得去衙门里办理转运手续,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办完,要不就明天吧?明天中午,清风楼,我做东,到时候田大人若是有空,也请一起过来坐一坐。”
  田征道:“三公子,那时间就这么说了,至于做东这事,你就不用争了,朝鲜世子说了这顿饭由他请客。”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奈倒也不会计较吃饭谁结账这种小事情,不过对方主动请客,那或许是有什么事要相求于自己了。
  李奈上次来三亚之后,便已知道海汉高层对朝鲜世子的留学十分重视,不仅给他安排了环岛考察,而且在学习方向上也给予了朝鲜世子极大的自主权,这在过去可是不多见的现象。
  作为胜利堡的座上宾,在三亚逗留期间频繁接触各国政商要人,对李奈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毫不费力地猜到想要通过外交部安排一次会面的人是谁。
  只是对于朝鲜世子为何会有此要求,就算李奈再怎么聪明,也难以猜到具体的情形了。
  李奈问道:“这位世子到底是有什么急事,还要劳烦田大人特地在码头守候?”
  田征道:“倒也没什么急事,只是在下担心三公子到三亚之后公务繁忙,没有时间与朝鲜世子会面,所以先来赶个早,也好让三公子安排时间。看三公子这边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便饭,我便去告知世子,确定会面的地方。”
  李奈笑着应道:“那田大人倒是有心了!我想想……今天还得跟荷兰人见面,让他们查验从广州运来货物,还得去衙门里办理转运手续,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办完,要不就明天吧?明天中午,清风楼,我做东,到时候田大人若是有空,也请一起过来坐一坐。”
  田征道:“三公子,那时间就这么说了,至于做东这事,你就不用争了,朝鲜世子说了这顿饭由他请客。”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奈倒也不会计较吃饭谁结账这种小事情,不过对方主动请客,那或许是有什么事要相求于自己了。
  李奈上次来三亚之后,便已知道海汉高层对朝鲜世子的留学十分重视,不仅给他安排了环岛考察,而且在学习方向上也给予了朝鲜世子极大的自主权,这在过去可是不多见的现象。
  作为胜利堡的座上宾,在三亚逗留期间频繁接触各国政商要人,对李奈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毫不费力地猜到想要通过外交部安排一次会面的人是谁。
  只是对于朝鲜世子为何会有此要求,就算李奈再怎么聪明,也难以猜到具体的情形了。
  李奈问道:“这位世子到底是有什么急事,还要劳烦田大人特地在码头守候?”
  田征道:“倒也没什么急事,只是在下担心三公子到三亚之后公务繁忙,没有时间与朝鲜世子会面,所以先来赶个早,也好让三公子安排时间。看三公子这边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便饭,我便去告知世子,确定会面的地方。”
  李奈笑着应道:“那田大人倒是有心了!我想想……今天还得跟荷兰人见面,让他们查验从广州运来货物,还得去衙门里办理转运手续,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办完,要不就明天吧?明天中午,清风楼,我做东,到时候田大人若是有空,也请一起过来坐一坐。”
  田征道:“三公子,那时间就这么说了,至于做东这事,你就不用争了,朝鲜世子说了这顿饭由他请客。”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奈倒也不会计较吃饭谁结账这种小事情,不过对方主动请客,那或许是有什么事要相求于自己了。
  李奈上次来三亚之后,便已知道海汉高层对朝鲜世子的留学十分重视,不仅给他安排了环岛考察,而且在学习方向上也给予了朝鲜世子极大的自主权,这在过去可是不多见的现象。
  作为胜利堡的座上宾,在三亚逗留期间频繁接触各国政商要人,对李奈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毫不费力地猜到想要通过外交部安排一次会面的人是谁。
  只是对于朝鲜世子为何会有此要求,就算李奈再怎么聪明,也难以猜到具体的情形了。
  李奈问道:“这位世子到底是有什么急事,还要劳烦田大人特地在码头守候?”
  田征道:“倒也没什么急事,只是在下担心三公子到三亚之后公务繁忙,没有时间与朝鲜世子会面,所以先来赶个早,也好让三公子安排时间。看三公子这边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便饭,我便去告知世子,确定会面的地方。”
  李奈笑着应道:“那田大人倒是有心了!我想想……今天还得跟荷兰人见面,让他们查验从广州运来货物,还得去衙门里办理转运手续,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办完,要不就明天吧?明天中午,清风楼,我做东,到时候田大人若是有空,也请一起过来坐一坐。”
  田征道:“三公子,那时间就这么说了,至于做东这事,你就不用争了,朝鲜世子说了这顿饭由他请客。”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奈倒也不会计较吃饭谁结账这种小事情,不过对方主动请客,那或许是有什么事要相求于自己了。
  李奈上次来三亚之后,便已知道海汉高层对朝鲜世子的留学十分重视,不仅给他安排了环岛考察,而且在学习方向上也给予了朝鲜世子极大的自主权,这在过去可是不多见的现象。
  作为胜利堡的座上宾,在三亚逗留期间频繁接触各国政商要人,对李奈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毫不费力地猜到想要通过外交部安排一次会面的人是谁。
  只是对于朝鲜世子为何会有此要求,就算李奈再怎么聪明,也难以猜到具体的情形了。
  李奈问道:“这位世子到底是有什么急事,还要劳烦田大人特地在码头守候?”
  田征道:“倒也没什么急事,只是在下担心三公子到三亚之后公务繁忙,没有时间与朝鲜世子会面,所以先来赶个早,也好让三公子安排时间。看三公子这边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便饭,我便去告知世子,确定会面的地方。”
  李奈笑着应道:“那田大人倒是有心了!我想想……今天还得跟荷兰人见面,让他们查验从广州运来货物,还得去衙门里办理转运手续,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办完,要不就明天吧?明天中午,清风楼,我做东,到时候田大人若是有空,也请一起过来坐一坐。”
  田征道:“三公子,那时间就这么说了,至于做东这事,你就不用争了,朝鲜世子说了这顿饭由他请客。”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奈倒也不会计较吃饭谁结账这种小事情,不过对方主动请客,那或许是有什么事要相求于自己了。
  李奈上次来三亚之后,便已知道海汉高层对朝鲜世子的留学十分重视,不仅给他安排了环岛考察,而且在学习方向上也给予了朝鲜世子极大的自主权,这在过去可是不多见的现象。
  作为胜利堡的座上宾,在三亚逗留期间频繁接触各国政商要人,对李奈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毫不费力地猜到想要通过外交部安排一次会面的人是谁。
  只是对于朝鲜世子为何会有此要求,就算李奈再怎么聪明,也难以猜到具体的情形了。
  李奈问道:“这位世子到底是有什么急事,还要劳烦田大人特地在码头守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