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219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戴英达何等精明,听出元涛口气有所松动,便知对方应该是被在自己说动了,当下赶紧趁热打铁道:“戴某要是能多了元掌柜这样的兄弟,高兴还来不及,能有什么不便?元掌柜若不嫌弃,在下这便叫人去准备香烛和三牲祭品,看看日子合适,当下就把这仪式办了!七大姓各家家主除了马老之外都在戴家庄,正好可以作个见证!”
  元涛见戴英达说得认真,甚至要把七大姓全部拉来观礼见证,显然是对此已经考虑周全,不是在开玩笑了。
  “既然如此,那在下也恭敬不如从命了!就有劳戴老板代为安排!”元涛也是杀伐果断之人,觉得这事对自己今后的发展会有好处,也有利于海汉今后对扬州地区施加影响,当即便答应下来。
  戴英达闻言大喜,能够办成这件事,在他看来作用丝毫不亚于从舟山请来了金盾。长远来看经营这种人脉所能起到的作用,可能远远不止是为七大姓争取到武力支持而已。
  戴英达本来一开始考虑的是联姻,在族中寻个条件好点的年轻女子嫁给元涛,但后来听说元涛早已成家立业,家庭和睦,而且来到戴家庄之后似乎对主人家安排的某些特殊服务也不感兴趣,看起来不像是贪恋女色之人,戴英达便果断放弃了联姻的计划。
  到后来戴英达逐渐意识到元涛的才能,索性便决定亲自出马,而这次在元涛的帮助下平安从扬州城撤出,正好就是提出此事的好时机。能够一鼓作气顺利拿下,之前为此所投入的资源也算是有了一项极好的回报。
  戴英达当即便传了手下进来,让人去操办相关事务。这事说简单也简单,撮土为香,斩鸡头烧黄纸,说几句同年同月同日生死的义气话就行,但戴英达身份显赫,而且这事并不完全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私事,更是象征着扬州盐商与海汉之间的长期合作,那自然不能随随便便了事,好好操办一番,今后对双方的阵营也都会有诸多好处。
  在回到戴家庄作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当天晚间,戴英达便邀请各家家主一同出席晚宴,并在席间向他们通报了这次入城活动的成果。由于此事直接关系到众盐商名下的产业是否还能继续经营,所以众人对此都是格外关心,。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戴英达何等精明,听出元涛口气有所松动,便知对方应该是被在自己说动了,当下赶紧趁热打铁道:“戴某要是能多了元掌柜这样的兄弟,高兴还来不及,能有什么不便?元掌柜若不嫌弃,在下这便叫人去准备香烛和三牲祭品,看看日子合适,当下就把这仪式办了!七大姓各家家主除了马老之外都在戴家庄,正好可以作个见证!”
  元涛见戴英达说得认真,甚至要把七大姓全部拉来观礼见证,显然是对此已经考虑周全,不是在开玩笑了。
  “既然如此,那在下也恭敬不如从命了!就有劳戴老板代为安排!”元涛也是杀伐果断之人,觉得这事对自己今后的发展会有好处,也有利于海汉今后对扬州地区施加影响,当即便答应下来。
  戴英达闻言大喜,能够办成这件事,在他看来作用丝毫不亚于从舟山请来了金盾。长远来看经营这种人脉所能起到的作用,可能远远不止是为七大姓争取到武力支持而已。
  戴英达本来一开始考虑的是联姻,在族中寻个条件好点的年轻女子嫁给元涛,但后来听说元涛早已成家立业,家庭和睦,而且来到戴家庄之后似乎对主人家安排的某些特殊服务也不感兴趣,看起来不像是贪恋女色之人,戴英达便果断放弃了联姻的计划。
  到后来戴英达逐渐意识到元涛的才能,索性便决定亲自出马,而这次在元涛的帮助下平安从扬州城撤出,正好就是提出此事的好时机。能够一鼓作气顺利拿下,之前为此所投入的资源也算是有了一项极好的回报。
  戴英达当即便传了手下进来,让人去操办相关事务。这事说简单也简单,撮土为香,斩鸡头烧黄纸,说几句同年同月同日生死的义气话就行,但戴英达身份显赫,而且这事并不完全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私事,更是象征着扬州盐商与海汉之间的长期合作,那自然不能随随便便了事,好好操办一番,今后对双方的阵营也都会有诸多好处。
  在回到戴家庄作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当天晚间,戴英达便邀请各家家主一同出席晚宴,并在席间向他们通报了这次入城活动的成果。由于此事直接关系到众盐商名下的产业是否还能继续经营,所以众人对此都是格外关心,。
  戴英达何等精明,听出元涛口气有所松动,便知对方应该是被在自己说动了,当下赶紧趁热打铁道:“戴某要是能多了元掌柜这样的兄弟,高兴还来不及,能有什么不便?元掌柜若不嫌弃,在下这便叫人去准备香烛和三牲祭品,看看日子合适,当下就把这仪式办了!七大姓各家家主除了马老之外都在戴家庄,正好可以作个见证!”
  元涛见戴英达说得认真,甚至要把七大姓全部拉来观礼见证,显然是对此已经考虑周全,不是在开玩笑了。
  “既然如此,那在下也恭敬不如从命了!就有劳戴老板代为安排!”元涛也是杀伐果断之人,觉得这事对自己今后的发展会有好处,也有利于海汉今后对扬州地区施加影响,当即便答应下来。
  戴英达闻言大喜,能够办成这件事,在他看来作用丝毫不亚于从舟山请来了金盾。长远来看经营这种人脉所能起到的作用,可能远远不止是为七大姓争取到武力支持而已。
  戴英达本来一开始考虑的是联姻,在族中寻个条件好点的年轻女子嫁给元涛,但后来听说元涛早已成家立业,家庭和睦,而且来到戴家庄之后似乎对主人家安排的某些特殊服务也不感兴趣,看起来不像是贪恋女色之人,戴英达便果断放弃了联姻的计划。
  到后来戴英达逐渐意识到元涛的才能,索性便决定亲自出马,而这次在元涛的帮助下平安从扬州城撤出,正好就是提出此事的好时机。能够一鼓作气顺利拿下,之前为此所投入的资源也算是有了一项极好的回报。
  戴英达当即便传了手下进来,让人去操办相关事务。这事说简单也简单,撮土为香,斩鸡头烧黄纸,说几句同年同月同日生死的义气话就行,但戴英达身份显赫,而且这事并不完全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私事,更是象征着扬州盐商与海汉之间的长期合作,那自然不能随随便便了事,好好操办一番,今后对双方的阵营也都会有诸多好处。
  在回到戴家庄作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当天晚间,戴英达便邀请各家家主一同出席晚宴,并在席间向他们通报了这次入城活动的成果。由于此事直接关系到众盐商名下的产业是否还能继续经营,所以众人对此都是格外关心,。
  戴英达何等精明,听出元涛口气有所松动,便知对方应该是被在自己说动了,当下赶紧趁热打铁道:“戴某要是能多了元掌柜这样的兄弟,高兴还来不及,能有什么不便?元掌柜若不嫌弃,在下这便叫人去准备香烛和三牲祭品,看看日子合适,当下就把这仪式办了!七大姓各家家主除了马老之外都在戴家庄,正好可以作个见证!”
  元涛见戴英达说得认真,甚至要把七大姓全部拉来观礼见证,显然是对此已经考虑周全,不是在开玩笑了。
  “既然如此,那在下也恭敬不如从命了!就有劳戴老板代为安排!”元涛也是杀伐果断之人,觉得这事对自己今后的发展会有好处,也有利于海汉今后对扬州地区施加影响,当即便答应下来。
  戴英达闻言大喜,能够办成这件事,在他看来作用丝毫不亚于从舟山请来了金盾。长远来看经营这种人脉所能起到的作用,可能远远不止是为七大姓争取到武力支持而已。
  戴英达本来一开始考虑的是联姻,在族中寻个条件好点的年轻女子嫁给元涛,但后来听说元涛早已成家立业,家庭和睦,而且来到戴家庄之后似乎对主人家安排的某些特殊服务也不感兴趣,看起来不像是贪恋女色之人,戴英达便果断放弃了联姻的计划。
  到后来戴英达逐渐意识到元涛的才能,索性便决定亲自出马,而这次在元涛的帮助下平安从扬州城撤出,正好就是提出此事的好时机。能够一鼓作气顺利拿下,之前为此所投入的资源也算是有了一项极好的回报。
  戴英达当即便传了手下进来,让人去操办相关事务。这事说简单也简单,撮土为香,斩鸡头烧黄纸,说几句同年同月同日生死的义气话就行,但戴英达身份显赫,而且这事并不完全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私事,更是象征着扬州盐商与海汉之间的长期合作,那自然不能随随便便了事,好好操办一番,今后对双方的阵营也都会有诸多好处。
  在回到戴家庄作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当天晚间,戴英达便邀请各家家主一同出席晚宴,并在席间向他们通报了这次入城活动的成果。由于此事直接关系到众盐商名下的产业是否还能继续经营,所以众人对此都是格外关心,。
  戴英达何等精明,听出元涛口气有所松动,便知对方应该是被在自己说动了,当下赶紧趁热打铁道:“戴某要是能多了元掌柜这样的兄弟,高兴还来不及,能有什么不便?元掌柜若不嫌弃,在下这便叫人去准备香烛和三牲祭品,看看日子合适,当下就把这仪式办了!七大姓各家家主除了马老之外都在戴家庄,正好可以作个见证!”
  元涛见戴英达说得认真,甚至要把七大姓全部拉来观礼见证,显然是对此已经考虑周全,不是在开玩笑了。
  “既然如此,那在下也恭敬不如从命了!就有劳戴老板代为安排!”元涛也是杀伐果断之人,觉得这事对自己今后的发展会有好处,也有利于海汉今后对扬州地区施加影响,当即便答应下来。
  戴英达闻言大喜,能够办成这件事,在他看来作用丝毫不亚于从舟山请来了金盾。长远来看经营这种人脉所能起到的作用,可能远远不止是为七大姓争取到武力支持而已。
  戴英达本来一开始考虑的是联姻,在族中寻个条件好点的年轻女子嫁给元涛,但后来听说元涛早已成家立业,家庭和睦,而且来到戴家庄之后似乎对主人家安排的某些特殊服务也不感兴趣,看起来不像是贪恋女色之人,戴英达便果断放弃了联姻的计划。
  到后来戴英达逐渐意识到元涛的才能,索性便决定亲自出马,而这次在元涛的帮助下平安从扬州城撤出,正好就是提出此事的好时机。能够一鼓作气顺利拿下,之前为此所投入的资源也算是有了一项极好的回报。
  戴英达当即便传了手下进来,让人去操办相关事务。这事说简单也简单,撮土为香,斩鸡头烧黄纸,说几句同年同月同日生死的义气话就行,但戴英达身份显赫,而且这事并不完全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私事,更是象征着扬州盐商与海汉之间的长期合作,那自然不能随随便便了事,好好操办一番,今后对双方的阵营也都会有诸多好处。
  在回到戴家庄作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当天晚间,戴英达便邀请各家家主一同出席晚宴,并在席间向他们通报了这次入城活动的成果。由于此事直接关系到众盐商名下的产业是否还能继续经营,所以众人对此都是格外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