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211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对于扬州城内外的具体环境,元涛所知甚少,为数不多的情报几乎都是来自去年军情局和安全部的那次联合行动所获,但当时他们并未进入扬州城开展行动,所以对城内的情况其实也不太了解。金盾在当下这个时期要护送戴英达进出扬州城,制定行动计划就必须得依托于盐商们所提供的情报信息了。
  但问题就在于哪怕是七大姓这种有钱有势的盐商集团,手里也没有扬州城内的详细地图,毕竟私绘这种极为敏感的军事资料是被官府严格禁止的,要是让官府发现了就是大麻烦,更何况向外国武装人员提供这些信息。
  “扬州城十二道城门,四道水关,六座吊桥,进出城的通道其实不少。就算对手在城内外有所署,也很难同时有效监控如此之多的进出通道。我们只要谋划得当,选好相对安全的进出城路线,做好掩护,快进快出,便可省去许多麻烦。”
  在与戴英达等人召开的准备会上,元涛主动先说明了自己的打算。他的思路是进出城期间尽量掩盖行迹,让对手无从提前做出有针对性的部署,必要的话甚至可以采取乔装打扮的方式潜入城内,避开对手的耳目。
  戴英达应道:“进城的时候的确可以如元掌柜所说的这般操作,但对家只需盯紧都转盐运使司衙门,就不难发现我们的行动踪迹。”
  元涛点头表示了赞同:“所以关键之处不在入城,而在出城。”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于扬州城内外的具体环境,元涛所知甚少,为数不多的情报几乎都是来自去年军情局和安全部的那次联合行动所获,但当时他们并未进入扬州城开展行动,所以对城内的情况其实也不太了解。金盾在当下这个时期要护送戴英达进出扬州城,制定行动计划就必须得依托于盐商们所提供的情报信息了。
  但问题就在于哪怕是七大姓这种有钱有势的盐商集团,手里也没有扬州城内的详细地图,毕竟私绘这种极为敏感的军事资料是被官府严格禁止的,要是让官府发现了就是大麻烦,更何况向外国武装人员提供这些信息。
  “扬州城十二道城门,四道水关,六座吊桥,进出城的通道其实不少。就算对手在城内外有所署,也很难同时有效监控如此之多的进出通道。我们只要谋划得当,选好相对安全的进出城路线,做好掩护,快进快出,便可省去许多麻烦。”
  在与戴英达等人召开的准备会上,元涛主动先说明了自己的打算。他的思路是进出城期间尽量掩盖行迹,让对手无从提前做出有针对性的部署,必要的话甚至可以采取乔装打扮的方式潜入城内,避开对手的耳目。
  戴英达应道:“进城的时候的确可以如元掌柜所说的这般操作,但对家只需盯紧都转盐运使司衙门,就不难发现我们的行动踪迹。”
  元涛点头表示了赞同:“所以关键之处不在入城,而在出城。”
  对于扬州城内外的具体环境,元涛所知甚少,为数不多的情报几乎都是来自去年军情局和安全部的那次联合行动所获,但当时他们并未进入扬州城开展行动,所以对城内的情况其实也不太了解。金盾在当下这个时期要护送戴英达进出扬州城,制定行动计划就必须得依托于盐商们所提供的情报信息了。
  但问题就在于哪怕是七大姓这种有钱有势的盐商集团,手里也没有扬州城内的详细地图,毕竟私绘这种极为敏感的军事资料是被官府严格禁止的,要是让官府发现了就是大麻烦,更何况向外国武装人员提供这些信息。
  “扬州城十二道城门,四道水关,六座吊桥,进出城的通道其实不少。就算对手在城内外有所署,也很难同时有效监控如此之多的进出通道。我们只要谋划得当,选好相对安全的进出城路线,做好掩护,快进快出,便可省去许多麻烦。”
  在与戴英达等人召开的准备会上,元涛主动先说明了自己的打算。他的思路是进出城期间尽量掩盖行迹,让对手无从提前做出有针对性的部署,必要的话甚至可以采取乔装打扮的方式潜入城内,避开对手的耳目。
  戴英达应道:“进城的时候的确可以如元掌柜所说的这般操作,但对家只需盯紧都转盐运使司衙门,就不难发现我们的行动踪迹。”
  元涛点头表示了赞同:“所以关键之处不在入城,而在出城。”
  对于扬州城内外的具体环境,元涛所知甚少,为数不多的情报几乎都是来自去年军情局和安全部的那次联合行动所获,但当时他们并未进入扬州城开展行动,所以对城内的情况其实也不太了解。金盾在当下这个时期要护送戴英达进出扬州城,制定行动计划就必须得依托于盐商们所提供的情报信息了。
  但问题就在于哪怕是七大姓这种有钱有势的盐商集团,手里也没有扬州城内的详细地图,毕竟私绘这种极为敏感的军事资料是被官府严格禁止的,要是让官府发现了就是大麻烦,更何况向外国武装人员提供这些信息。
  “扬州城十二道城门,四道水关,六座吊桥,进出城的通道其实不少。就算对手在城内外有所署,也很难同时有效监控如此之多的进出通道。我们只要谋划得当,选好相对安全的进出城路线,做好掩护,快进快出,便可省去许多麻烦。”
  在与戴英达等人召开的准备会上,元涛主动先说明了自己的打算。他的思路是进出城期间尽量掩盖行迹,让对手无从提前做出有针对性的部署,必要的话甚至可以采取乔装打扮的方式潜入城内,避开对手的耳目。
  戴英达应道:“进城的时候的确可以如元掌柜所说的这般操作,但对家只需盯紧都转盐运使司衙门,就不难发现我们的行动踪迹。”
  元涛点头表示了赞同:“所以关键之处不在入城,而在出城。”
  对于扬州城内外的具体环境,元涛所知甚少,为数不多的情报几乎都是来自去年军情局和安全部的那次联合行动所获,但当时他们并未进入扬州城开展行动,所以对城内的情况其实也不太了解。金盾在当下这个时期要护送戴英达进出扬州城,制定行动计划就必须得依托于盐商们所提供的情报信息了。
  但问题就在于哪怕是七大姓这种有钱有势的盐商集团,手里也没有扬州城内的详细地图,毕竟私绘这种极为敏感的军事资料是被官府严格禁止的,要是让官府发现了就是大麻烦,更何况向外国武装人员提供这些信息。
  “扬州城十二道城门,四道水关,六座吊桥,进出城的通道其实不少。就算对手在城内外有所署,也很难同时有效监控如此之多的进出通道。我们只要谋划得当,选好相对安全的进出城路线,做好掩护,快进快出,便可省去许多麻烦。”
  在与戴英达等人召开的准备会上,元涛主动先说明了自己的打算。他的思路是进出城期间尽量掩盖行迹,让对手无从提前做出有针对性的部署,必要的话甚至可以采取乔装打扮的方式潜入城内,避开对手的耳目。
  戴英达应道:“进城的时候的确可以如元掌柜所说的这般操作,但对家只需盯紧都转盐运使司衙门,就不难发现我们的行动踪迹。”
  元涛点头表示了赞同:“所以关键之处不在入城,而在出城。”
  对于扬州城内外的具体环境,元涛所知甚少,为数不多的情报几乎都是来自去年军情局和安全部的那次联合行动所获,但当时他们并未进入扬州城开展行动,所以对城内的情况其实也不太了解。金盾在当下这个时期要护送戴英达进出扬州城,制定行动计划就必须得依托于盐商们所提供的情报信息了。
  但问题就在于哪怕是七大姓这种有钱有势的盐商集团,手里也没有扬州城内的详细地图,毕竟私绘这种极为敏感的军事资料是被官府严格禁止的,要是让官府发现了就是大麻烦,更何况向外国武装人员提供这些信息。
  “扬州城十二道城门,四道水关,六座吊桥,进出城的通道其实不少。就算对手在城内外有所署,也很难同时有效监控如此之多的进出通道。我们只要谋划得当,选好相对安全的进出城路线,做好掩护,快进快出,便可省去许多麻烦。”
  在与戴英达等人召开的准备会上,元涛主动先说明了自己的打算。他的思路是进出城期间尽量掩盖行迹,让对手无从提前做出有针对性的部署,必要的话甚至可以采取乔装打扮的方式潜入城内,避开对手的耳目。
  戴英达应道:“进城的时候的确可以如元掌柜所说的这般操作,但对家只需盯紧都转盐运使司衙门,就不难发现我们的行动踪迹。”
  元涛点头表示了赞同:“所以关键之处不在入城,而在出城。”
  对于扬州城内外的具体环境,元涛所知甚少,为数不多的情报几乎都是来自去年军情局和安全部的那次联合行动所获,但当时他们并未进入扬州城开展行动,所以对城内的情况其实也不太了解。金盾在当下这个时期要护送戴英达进出扬州城,制定行动计划就必须得依托于盐商们所提供的情报信息了。
  但问题就在于哪怕是七大姓这种有钱有势的盐商集团,手里也没有扬州城内的详细地图,毕竟私绘这种极为敏感的军事资料是被官府严格禁止的,要是让官府发现了就是大麻烦,更何况向外国武装人员提供这些信息。
  “扬州城十二道城门,四道水关,六座吊桥,进出城的通道其实不少。就算对手在城内外有所署,也很难同时有效监控如此之多的进出通道。我们只要谋划得当,选好相对安全的进出城路线,做好掩护,快进快出,便可省去许多麻烦。”
  在与戴英达等人召开的准备会上,元涛主动先说明了自己的打算。他的思路是进出城期间尽量掩盖行迹,让对手无从提前做出有针对性的部署,必要的话甚至可以采取乔装打扮的方式潜入城内,避开对手的耳目。
  戴英达应道:“进城的时候的确可以如元掌柜所说的这般操作,但对家只需盯紧都转盐运使司衙门,就不难发现我们的行动踪迹。”
  元涛点头表示了赞同:“所以关键之处不在入城,而在出城。”
  对于扬州城内外的具体环境,元涛所知甚少,为数不多的情报几乎都是来自去年军情局和安全部的那次联合行动所获,但当时他们并未进入扬州城开展行动,所以对城内的情况其实也不太了解。金盾在当下这个时期要护送戴英达进出扬州城,制定行动计划就必须得依托于盐商们所提供的情报信息了。
  但问题就在于哪怕是七大姓这种有钱有势的盐商集团,手里也没有扬州城内的详细地图,毕竟私绘这种极为敏感的军事资料是被官府严格禁止的,要是让官府发现了就是大麻烦,更何况向外国武装人员提供这些信息。
  “扬州城十二道城门,四道水关,六座吊桥,进出城的通道其实不少。就算对手在城内外有所署,也很难同时有效监控如此之多的进出通道。我们只要谋划得当,选好相对安全的进出城路线,做好掩护,快进快出,便可省去许多麻烦。”
  在与戴英达等人召开的准备会上,元涛主动先说明了自己的打算。他的思路是进出城期间尽量掩盖行迹,让对手无从提前做出有针对性的部署,必要的话甚至可以采取乔装打扮的方式潜入城内,避开对手的耳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