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197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徽籍盐商的态度很明确,出钱不是问题,但这钱一定要花得物有所值。如今要用钱向海汉换取的不仅仅是短期的军事援助,而是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尽管要让双方做到完全的平等是一种奢望,但至少海汉方面得对这种合作关系保持足够的重视才行。
  在马正平看来,最能够体现海汉官方对此重视程度的,莫过于石迪文亲自出面过问此事。据他这些天在舟山了解所知,石迪文虽然只是海汉国委派到舟山的执政官,但其自主权限极大,远远超过地方官的定义。
  石迪文的言行态度,某种程度上就可以等同于海汉国的态度,而石迪文能给予这个训练计划多大的重视,或许也就意味着盐商子弟是否能从舟山学到真本事。所以马正平对于石迪文今天是否会在盐商子弟到埠时露面非常在意,直到此刻看到石迪文的马车和卫队到场,悬在心口的一块大石才终于放了下来。
  段天成点完名之后注意到马正平的脸色变化,当下也很快就猜到了他的心中所想,笑着问道:“马老板先前是在担心石将军不来?”
  马正平并不否认,点点头道:“石将军公务繁忙,日理万机,要是真来不了,那从扬州来的这些孩子可就太没福分了!”
  段天成心说你早点开口问我,我不就给你吃个定心丸了吗?何至于提心吊胆这么久。
  两人上前参见了石迪文,告知了这批学员的大致情况,然后请石迪文检阅这批学员。
  关于接受海汉高官检阅一事,马正平在送回扬州的消息中特地强调了此事,所以戴成荣事前对此还是有所准备,第一批被挑出来的学员甚至还在戴家庄练习了几次。不过后来因为人数不够海汉的要求,临时又加了一批人进来,然后就立刻从扬州出发了,所以准备工作也就没那么周全了。
  戴成荣看到马车来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这大概便是马正平所提及的石将军了,当即便集合整队,等待检阅。
  与戴成荣见到的其他海汉军人一样,这位石将军也同样没有穿戴盔甲,但个头又高又壮,肤色黝黑,两眼炯炯有神,头发剪得极短,看起来的确颇有威势。戴成荣被他眼神从脸上扫过,犹如被一面刀锋在面前掠过一般,立刻感觉到一股寒气从后脊梁冒起来。
  戴成荣以前听戴英凡说过,在军中统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军,往往都是杀伐果断,心性极为坚定之人,这种人资质自然是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但还得通过大大小小的战事磨练,靠着无数条人命累积军功,才能慢慢爬到人人敬畏的那把交椅上去。
  马正平送回的消息中称,这位石将军是正宗的海汉人,戴成荣对于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还不是太明白,但他现在已经从石迪文这里感受到了上位者的气势。而这种特殊的感觉,他从未在以前打过交道的那些大明武官身上感受过。
  检阅这百多号人自然不会花费太长的时间,石迪文很快便将这次扬州选派来接受培训的人员大致看了一遍。仅从身体素质方面看,这些盐商子弟的身体条件的确不错,作为兵源要远好于移民群体,看得出扬州盐商在挑选人员方面的确是下了工夫。
  当然了,石迪文的出面本来就只是为了给徽籍盐商吃一颗定心丸,他能用到这支队伍上的精力和时间都极为有限,训练过程肯定是由手下人来完成。他现在要发表一个简短的讲话,然后就把这帮盐商子弟交给段天成去打理了。
  石迪文接了手下递来的铁皮话筒,开始了自己的临时讲话:“我是海汉国舟山特别殖民区执政官石迪文,在此欢迎各位的到来。各位为了学习我国的先进军事技术,特地从扬州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
  “在开始这段学习生活之前,我希望各位都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你们的受训机会得来不易,而这对你们当中的很多人来说,是一次可以改变人生命运的机会,不管是为了你们的家族,还是为了你们自己的个人前途,我建议你们都要在训练期间拼尽全力,不留遗憾!”
  “你们要在这里学习的,不仅仅是怎么使用武器去杀死敌人,更重要的是学会服从、执行、思考。为什么我要把思考排到最后?这是因为作为一名合格的军人,你们首先要学会服从命令,坚决地执行命令,然后再去思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命令,怎样才能更高效地执行命令。我希望你们在这里学到的是处理问题的方法,这样即便今后遇到再大的困难,你们也会知道该如何去应对。”
  “这位是接下来三个月要给你们吃很多苦头的教官,段天成少校。他亲手干掉的人可能比我更多,所以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惹他生气,否则你们一定会相当后悔!”
  在讲话的最后,石迪文很适时地向学员们介绍了段天成,并且暗示众人这位可是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狠角色,如果要招惹他那就先自取多福吧。
  段天成很是感激上司自降身段给自己铺路顺便塑造角色,当下上前一步,先朝石迪文敬了一个军礼,然后才黑着脸对众人说道:“记住你们来舟山的目的是什么,尽你们的全力训练!吃不了苦的,不服从命令的,贪生怕死的,达不到训练标准的,统统给我滚!我海汉军没有孬种!”
  段天成本来还准备了其他的训话内容,但他突然意识到在上司面前话太多似乎也不太好,当下便果断放弃了,三两句讲完之后,便请示石迪文下一步的安排。
  “后续的事情就由你看着办吧!”石迪文抬手看了看时间,对段天成吩咐道:“尽管安排他们入住,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再来找我。”
  石迪文带着卫队风风火火地走了,段天成倒是很给马正平面子,还特地问了一下他要不要也讲几句。马正平哪敢托大,这里是海汉人的地盘,自己一个外国商人还是该低调一些,连忙表示自己配合安排这些盐商子弟入住就好。
  然后问题便来了,军方给这些学员安排的驻地当然是在驻军营区里,而这些盐商子弟带来了大量的个人行李,远远超出了入住标准。戴成荣虽然有些羞愧,但还是只能将这个状况老老实实地反映给刚上任的教官。
  段天成倒是没觉得这个问题有多难解决,当即便宣布了标准:“每人行李不得超过二十斤,不得携带食物入营,多余的物品自行处理,中午之前处理妥当。如果有谁觉得接受不了,正好趁着船还没走,赶紧搭船回扬州享福得了!”
  段天成并不打算给这些家伙留下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所以立刻便命人去找了一杆秤来,若是个人行李看着比较有争议的,便用秤称过为准。
  马正平唯恐这帮盐商子弟里有刺头儿不知道好歹,连忙也是帮着戴成荣向那些个人行李过多的家伙施压,劝他们自行放弃一些并非必需品的行李。这些多余的物品装箱打包,由马正平代为保管,也可按照他们的需求先送回扬州去。
  这样的安排也算是很仁至义尽了,毕竟还留给了他们处理多余行李的退路。当然他们也有选择不接受这种安排的权力,只不过那样一来就得立刻失去受训资格,而马正平此时就在现场,想回到扬州之后编个被退货的借口都是不可能的。
  这样一来,就算有一些人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服从军方的安排了。只是心怀侥幸者甚多,行李过秤的时候揪出来的超重者几乎占到了总人数的一半,气得马正平一个个地揪着耳朵开骂。他在七大姓的家主里辈分算高的,所以这些后辈也根本不敢还嘴,只能暗暗在心里抱怨段天成定的这个规矩太严苛了。
  段天成冷眼旁观戴成荣和马正平处理这些麻烦,心里却是已经在按照先前点过的花名册,把那些刺头儿一一先记下来。他在军中也有训练新兵的经验,自然明白要如何打磨这些家伙。
  驻军的后勤部门已经调来了十辆大车,这些马车并不是为了拉人,而是装他们的行李而已。本来段天成甚至想让这些新人菜鸟背着自己的行李徒步去营区,但他现场看了一下,这些人的行李的确太多,而且考虑到他们严重缺乏组织性,一来就要安排负重行军的话,恐怕这一整天都得折腾过去。
  这个特殊任务时间紧,段天成也不敢玩太大,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调了马车过来替他们运行李。至于这些人嘛,两条腿也不是白长的,正好在船上待了好几天了,是时候让他们多走一段路活动一下腿脚了。
  不过舟山驻军的营区本就是跟港口连成一片,所以就算徒步走到给这些学员安排的地方,也就两里多地而已,实在说不上远。
  好不容易把行李清理得七七八八了,戴成荣再次整队,跟着段天成前往驻地。
  途中他们也见到了不少海汉军人,戴成荣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些人除了身上的军服之外,连走路的姿势、节奏都是一模一样,而且走在路上两人成排三人成列,基本队形都极为整齐。偶尔有喊着号子整队跑过的士兵,那更是连步点都完全一致。
  再反观盐商子弟的队伍,虽然是有队列的样子,但却是稀稀拉拉歪歪扭扭,根本就没有统一的行进速度可言。戴成荣忍不住在心中暗想,难道短短三个月,我们也得练成海汉军这般的军容不成?若是连生活中的基本动作都能做到如此整齐划一,那回到扬州之后肯定会让各家家主赞叹不已。
  途中路过一块面积颇大的校场,众人都看到这里有不少海汉士兵正集结成阵,训练队列行进,都是颇觉新奇,原来海汉军还真要训练这行进列阵之术,难怪连两三个人走在一起都能做到同步率极高。
  “你们也不用觉得这有什么很稀奇的,他们练的,你们以后也都要练,他们会的,你们也都得掌握。当兵打仗,这些都是基本功,如果连这都练不好,上了战场只会死得比别人快!”
  段天成一边走,一边已经在给戴成荣上课了。他知道这些新人对于军训的内容会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但类似队列训练这类基础项目,那肯定是要让这些新人练到对指令产生条件反射才行。否则到了战场上,敌人可不会给他们留出慢慢反应的时间。
  戴成荣对此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他知道在明军中同样要练习队列,这是执行作战命令的基本技能,只是自己所知的明军练法,跟海汉军这操练之法似乎略有差异。不过他也很快想到这或许与海汉军的作战方式有关,毕竟海汉军全员列装火枪,其战法肯定是与冷兵器为主的明军大不一样。
  戴成荣担心自己见识浅薄,也没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但实际上他如果能坦率一点,或许段天成当下就会对他高看几分。
  给这批盐商子弟准备的营房是去年才投入使用的砖房,之前是石迪文亲卫队的营房,因为配套设施都比较新,所以这次专门给他们腾出了近二十间作为训练期间居住,这样的待遇也算是对得起盐商缴纳的高额学费了。
  “每间营房入住十二人,名单就按先前的点名顺序。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整备,完成之后立刻出来在门口集合。最后完成集合的房间……”段天成顿了顿才宣布道:“今天训练结束后负责打扫这片营区的公共地带。开始吧!”
  段天成一声令下之后,所有人不敢怠慢立刻行动起来。他们要先将自己的行李搬入营房内放好,然后再出来集合。虽然看似时间很充裕,但考虑到运过来的行李都是随机装载在某辆马车上,这一百多号人要找到自己的东西并将其从行李堆里翻出来搬走,那也是有得忙活的。
  当然最困难的部分,还是他们要记得起先前的点名顺序,不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和哪些人一起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