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184章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这次金盾出动了本地几乎所有在岗的外勤人员,而且是由大掌柜元涛亲自带队,行动规模可以算是舟山分号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其中还有数名假扮成员参与行动的现役军人,也足见海汉方面对此的重视程度。
  马正平虽然对金盾出动的人员数量不甚满意,但无论是元涛还是段天成,都表示这已经是舟山当局目前所能提供支持的上限了,要是再增加人手,恐怕会让大明官方对此感到不满,到时候倒霉的可不是舟山当局,而是有引狼入室之嫌的马正平一伙。
  马正平也知道此事的确勉强不得,扬州官府肯定拿海汉人没辙,但要是让官府抓到把柄,徽籍盐商可没法享受同等待遇。如今扬州官府中站对家的人不少,被逮着机会肯定又会大做文章。
  好在马正平也受邀查看了金盾护运此次所带的武器装备,的确全是货真价实的,带着这些家伙去扬州肯定不是为了旅游。他知道这是海汉人给自己吃的定心丸,但即便海汉人不做这种表明态度的举措,他也只能选择相信对方,毕竟这已经是徽籍盐商目前唯一能拉到的外部支援,不相信海汉人还能相信谁呢?
  马正平现在所能做的事情,就是赶紧把舟山这边的商栈先建起来,同时要开始从海汉购入精盐,以此来向海汉表明合作态度。
  至于海汉要求徽籍盐商今后要听从指挥一事,马正平也在送回扬州的信件中进行了说明,并特意强调了海汉对这个条件的重视程度。哪怕连他自己也对这个条件不是太认同,但他希望扬州的其他人能够以大局为重,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先尽量配合海汉人的要求,把要命的难关度过去再说。
  元涛对于舟山至长江口的水路并不陌生,舟山分号在两年前开辟松江府的业务时,便也是元涛亲自带队勘定了这条航线。
  不过元涛之前走这个方向大多只是为了完成普通的押运任务,而这一趟去扬州所要完成的任务却着实有些特殊。他在升为分号掌柜之后,就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在一线指挥战斗了,这倒不是他很少出来走动,而是江浙地区着实也没什么贼人敢打金盾的主意了,看到金盾的旌旗就会自行远远避开,很难有真正会发生战斗的状况出现。
  金盾这趟出动也跟往常一样,在桅杆上挂出了描绘着硕大金盾标志的旌旗。虽然金盾的活动范围一般只在长江以南地区,但识得他们这面旗帜的人可远不限于此,金盾的名号在长江以北的扬州、淮安等地也同样有着不小的名气,就连官府也知道这个隶属于海汉的特殊机构。
  在抵达长江口的苏州府水域时,金盾的两条船便遇到了当地镇海卫的一艘巡逻船。这艘船在辨识出金盾这两条船的身份后,丝毫没有要靠近盘查的意图,而是主动回避这两条船的航道,并不想与之发生任何关系。毕竟他们也知道金盾不好惹,去年扬州一夜之间搞出了百条人命的大案,据说便是因为当地盐商得罪了金盾所致。
  好在这些人也都知道金盾一般不会主动惹事,所以也不需担心会遭到对方的攻击,只要自行保持安全距离就不会有风险。
  一路顺风顺水到了扬州运河入口的瓜洲,这里河道收窄,进出运河的船都必须排成单列通行,有条小船慢慢靠近金盾的船,船头上有人大声招呼道:“可是从舟山来的朋友?我家主人特命小人来此接应诸位!”
  元涛听到喊话,便下令放下舷梯,让那人上来。出发前马正平告诉过他,届时金盾的队伍抵达瓜洲就会有人接应,以便于带他们去安排好的地方落脚。马正平还特地说明了如何确认对方身份,以免金盾初到扬州就被人算计。
  虽然徽籍盐商与舟山当局之间的协议是高度机密,但金盾派人来杭州却是公开的行动,马正平早前就派人回扬州报信,让这边提前准备安置金盾的人马,但他也不太确定这个消息会不会传入对手耳朵里,让对手那边生出什么歹毒心思,所以也是格外小心,特地安排人到瓜洲接应。
  那人上船之后,先主动出示了一纸文书,由船员将其呈送到元涛手上。元涛看了一下内容,这其实是马正平在舟山的时候当着他的面写的一张内容并无实际意义的便条,约定以此确认身份,然后先行派人送回了扬州。
  这便条内容并不涉及金盾,就算有人截到了也不明其意,所以元涛一看的确是之前马正平写的内容,当即便确认了来者身份可靠。
  “小人是戴英达戴爷手下戴安,来此恭迎元掌柜和各位大爷!”来者见到元涛之后,便立刻自报了身份。
  戴英达的名号,元涛是知道的,出发之前姬元青专门给他恶补了扬州盐商的相关情报,其中便包括了徽籍盐商七大姓的信息。而这戴英达,便是这几家大盐商所结成的同盟里拿主意的人物,让马正平到舟山寻求海汉帮助,应该也是他的决定。
  但七大姓的家主一个都没出现在瓜洲,仅仅只戴家派了个手下过来当代表,这样的安排也是让元涛稍稍有些不满,认为对方对于金盾的到来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视。
  元涛道:“那我们当下是继续往扬州城去,还是怎么着?”
  戴安应道:“我家主人已经在运河南岸为各位备好住所,请先沿运河向北航行,到了地方小人会提醒靠岸。”
  元涛出发前就研究过军情局提供的扬州地图,知道扬州城是位于运河以北,而运河以南就相对没那么繁华了。元涛心道这是要把我们安排在城外了,也不知徽籍盐商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只能等到了地方之后再随机应变了。
  金盾的两艘船沿着运河一路北行,又航行了四十来里地,过了文峰塔之后,戴安才示意他们靠岸。在这个位置上,已经隐隐能看到北岸的扬州城墙轮廓了,在城墙之内,便是江浙地区最奢靡的花花世界之一。
  元涛这趟任务并不是为了体会这个销金窟而来,但他知道山陕盐商的头面人物几乎都是住在运河北岸,其中一部分人就住在扬州城内。他相信徽籍盐商在城内肯定也有不少房产,如果要把金盾的人安置到城内,应该不至于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而对方没有作出这样的安排,元涛认为这大概是徽籍盐商不想让金盾高调地出现在扬州城。
  金盾的两艘船停靠之处是一个小码头,不过码头虽小,基础设施倒很是不错,不但有专门用于吊装货物的塔式吊臂,而且码头上便有一条开阔平坦的道路通往内陆。从候在码头上的二十多辆马车来看,这条路的通行条件应该丝毫不逊色于官道。
  “你们安排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吗?还需要换乘马车?”元涛看到码头上停靠的众多马车,便向戴安发问道。
  戴安应道:“元掌柜误会了,这些马车不是用来搭载金盾的人马,而是来拉货的。你们带的各种物资,需要带上岸的,就用这些马车来装运。至于住的地方,离码头很近,不需要再换乘马车了。”
  戴安说罢指向了远处,元涛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过去,大约半里地开外的地方就有庄园,全是碧瓦白墙,外形十分规整,应该便是戴安所说的地方了。
  “那里就是你家主人的产业?”元涛一边问一边在心里估算了一下那片庄园的面积,别说这次来这一百多号人了,估计再多个几倍也能全住进去。
  戴安笑了笑,不无炫耀地应道:“不只是那片庄园,这个码头和附近这几里地,全都是我家主人的产业。元掌柜所看到的这一片地方,就叫戴家庄。”
  元涛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知道扬州这些大盐商都很有钱,说是富可敌国大概也不算太夸张,但真正把巨大的财富就这么直观地展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情绪也还是不免会受到冲击。
  “看起来不错啊!”元涛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受,只能生硬地回应了一句。
  “元掌柜,请吧?”戴安见跳板已经搭好,便请元涛先行上岸。
  元涛上岸之后,岸边候着的几个人也立刻便迎了上来。戴安居中介绍道:“元掌柜,这位是我家主人,这位是季清季爷,这位杨成业杨爷”
  戴英达虽然没有赶去瓜洲迎接,但能在这里出迎,也算是有诚意了,何况跟他一起的还有七大姓的另外几位家主,这让元涛先前的那点不满总算是化解了大半。
  “贵客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元掌柜莫要见怪!今日实在是有要事在身,我们几人都走不开,见谅见谅!”戴英达倒是很直接,一上来便先跟元涛道歉,让元涛即便有什么不满也不好发作了。
  元涛这下只能表示自己没有怪罪主人的想法,不过他着实有点好奇,是什么事绊住了这些日进斗金的盐商,让他们无暇到瓜洲去迎接自己。当然了,这也不排除只是戴英达的客气话,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要以那么高的规格来进行接待。
  戴英达道:“元掌柜一路劳顿,实在辛苦,在下已经备好接风宴,款待金盾的弟兄们。至于住处,在接到马爷送回来的消息后已经准备停当,元掌柜稍后可以亲自查看。”
  元涛客气几句,心道这还算是有点待客的样子。要是这帮盐商在自己面前装腔作势摆架子,那后面可有得他们的苦头吃了。好在从目前戴英达等人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元涛感觉他们应该是很在意海汉这次所提供的军事援助。
  这次从舟山运来的装备和物资甚多,一时半会还卸不完,戴英达便邀元涛先行前往庄园查看环境,稍晚一点再开宴款待金盾的人马。
  “戴家到我这一辈,已经是在扬州的第四代人了,这戴家庄的产业,也是一辈一辈慢慢积攒起来的。不过这附近大多都是农田,远不如河对岸的扬州城那么繁华,倒是让元掌柜见笑了”
  戴英达带着元涛一路步行前往庄园,边走边向他介绍戴家庄的概况。元涛一边听一边却在琢磨,如果运河边上这方圆几里地都是戴家的产业,那光是这地皮恐怕就得值几十万两银子了。不过看样子戴英达对于如何把这些田产变成商业地产缺乏有针对性的经营手段,不然这些地皮的价值还会更高才是。
  这条宽有丈余的道路两旁多是农田,而这个时候正是到了夏收的时节,田间有不少农人正在弯腰收割庄稼。看到戴英达等人,这些农人大多会暂时停下手里的活,向这边深鞠一躬以示恭敬,然后再接着忙活。
  “戴家庄养着大约两千余名佃农,本地的粮食产出除了满足戴家庄上下的需要,还能略有盈余。所以除了盐业之外,我戴家还经营有米行生意。”
  元涛心想如果只是“略有盈余”,那肯定还不至于专门为此开一家米行,看来这戴家庄名下的田产着实不少。或许这也是戴英达让这些地皮保留农田的原因之一,毕竟只要耕种就能有稳定的收益,而如果要开发成商业地产,前期的投入可绝非小数目据元涛所知,舟山定海港开发初期,海汉官方在当地的基建投入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这些盐商就算有足够的资金,也未必愿意花在前景不明的项目上,相较于投资巨大的地产开发,耕种农田大概是风险最低的经营方式了。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盐商的利润大头都在盐业经营上,那就没必要再去经营其他风险巨大的项目了。买地种粮保底,也算是这个时代让自己财产增值的最常见做法了。元涛觉得自己若是有了这么多的财富,多半也是跟这些盐商一样,拼命买地种粮当大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