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174章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马正平的来意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宣向明的口风,看对方是否能帮到自己,但没想到宣向明所知的信息远比自己要多,一时间也是听得入迷,毕竟这两国交战而且没有涉及大明,可以放心大胆看热闹听八卦的机会,在当下的这个时代并不多见。
  当然他也注意到,宣向明所掌握的信息中有不少细节应该是来自亲历者的讲述,很显然对方有更直接的消息来源,而并非完全来自于市面上各种传闻的道听途说。
  普通人只知道海汉军在平户的作战大获全胜,但具体经过如何,那就只有参战部队的军人才知道了。这倒也正合了马正平的心意,他本来就是打算尝试通过宣向明找到结识海汉军中人物的机会,这下似乎还真有了成事的可能了。
  “宣老板对此次战事如此了解,想必是在海汉军中有知交好友吧?”待宣向明说得差不多了,马正平才开口试探着问道。
  宣向明笑了笑道:“倒也不是什么知交好友……我有一个远房亲戚,正好便在海汉军中服役,此次也参与了征讨平户的行动,所以会知道得多一些。”
  马正平听得眼神一亮,连忙追问道:“想不到宣老板还有这种关系,那可否让在下作个东,当面听这位军爷讲讲打仗的故事?”
  “倒是没看出来,马老板居然对这行军打仗的事情如此有兴趣。”
  宣向明虽然话多,但脑子也不笨,自然能察觉到马正平对此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而早前两人在定海港观赏阅兵式的时候,这位马老板对海汉军的兴趣似乎并没有现在这么大,很显然是在最近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马正平的思想发生了某些奇妙的转变。
  马正平不动声色道:“在下这次过来,就是准备在舟山岛购置地皮兴建商栈,今后将会在此长期经营。舟山这地方是海汉国驻军之地,那当然要设法结识一些军中人物才行。宣老板如能代为介绍,日后在下定有回报!”
  马正平的话听起来也算比较合理,宣向明也想不到马正平是另有所图,在他看来其实帮马正平居中介绍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既然对方表示会记下这个人情,宣向明觉得顺手帮上一帮倒也划算。说不定日后在扬州那边有什么需求,这马正平也能给自己帮上忙。
  扬州盐商要在舟山设立商栈,即便宣向明不是做这一行的,也能品出其中有些不寻常的味道。毕竟几个月之前扬州所发生的那场半公开的血战,明眼人都知道是海汉出手教训了当地盐商,两者之间的矛盾之深,已经不仅仅只存在于生意上了。
  海汉当时并未对扬州盐商公开宣战,所以即便当地官府知道下手的人极有可能是来自舟山,也只能装聋作哑把这死伤甚多的一场恶斗定义为民间冲突,摆平各方之后就草草结案了。而吃了大亏的山陕盐商虽然不甘,但也知道跟海汉公开叫板殊为不智,只能把打掉的牙往肚子里咽。
  而宣向明因为有远房亲戚在海汉军中,所以恰好便对其中内幕知晓得更多一些。比如扬州两派盐商的内斗,他就略知一二。如今马正平二访舟山,而且表示要在这里建立商栈长期经营,看样子是海汉官方已经与包括马正平在内的一部分扬州盐商达成了协议,今后扬州的盐业生意,或许就将会有海汉参与其中了。
  以宣向明的学识,当然不足以从这种碎片化的信息推断出大明盐业将会朝什么方向发生改变,而这种改变又将给大明的经济带来何种影响,他只下意识地认为,扬州盐商跟海汉人的合作是一种强强联手,要钱有钱,要枪有枪,恐怕很难再有谁能够阻挡他们在盐业领域称霸一方了。
  至于说扬州当地的盐商斗争是否已经结束,马正平是否仍会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在宣向明这个局外人看来完全不是问题,毕竟都已经抱上海汉这条大腿了,难道还需要担心这买卖赚不到钱吗?
  基于这样的判断,宣向明觉得趁这个机会给马正平引见一下自己的远房亲戚也不错。马正平能在舟山开商栈就说明他已经得到了官方的认可,只要交往间不涉及那些军中机密,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
  “马老板既然有心,那我回头帮你联系一下,另行安排时间碰面,你觉得如何?”
  马正平自然一口应承下来,并表示届时会在城区内找一家环境好点的酒楼,请宣向明和他的远房亲戚边吃边聊。当然了,时间是越快越好,他希望能在获得更多的信息之后,再决定是不是要马上砸钱在舟山修建商栈。
  毕竟这商栈一建,就相当于是公开了与海汉的合作关系,而山陕盐商也一直都悄悄关注着舟山的风吹草动,自己在舟山的大动作看肯定瞒不过他们的耳目,届时会让双方的争斗进一步加剧,对徽籍盐商来说可能会出现更多的麻烦。那自然是先确定海汉军方的态度再建商栈,这样安全系数会更高一点。
  不过唯一的问题就是马正平尚不清楚宣向明这远房亲戚在海汉军中到底是什么职位。宣向明只肯透露是一名军官,就没有更多的信息了,马正平也只能祈祷这位老兄不要是那种最基层的小军官,那样的话别说指望对方关键时刻帮忙了,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清楚上头跟徽籍盐商商议合作的事情。
  马正平怀着惴惴不安向宣向明告辞离开,不料刚从宣向明的店铺出来,便听到有人招呼自己,转头一看这人自己倒也认得,是上次来舟山时见过的包工头穆建。
  马正平记得当时穆建还带着自己去办购地手续,只是因为官方临时设置了限制,停止办理外国商人在舟山岛的购地手续,所以设立商栈一事就暂时搁浅下来。先前回忆在舟山的人脉关系,马正平只想到宣向明,却忘了自己还曾与这穆建打过一番交道。
  当然话说回来,这穆建只是个指挥盖房的包工头,在马正平眼中的重要性肯定是不如同行宣向明了。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穆建便主动问他是否已经在舟山购买好了地皮,言下之意是如果要修建商栈,希望马正平还是能把这业务交给他来做。
  马正平心想这修建商栈之事的确可以开始准备了,否则等到自己把海汉官方的事情理顺之后再来顾这一头,到时候又要多耽搁许多时间。于是他便让穆建先替自己留意一下城区内合适的地皮,届时办完相关手续之后,便将这修建商栈的工程交给对方来做。
  穆建见马正平如此爽快便给了自己一笔大买卖,当下也是欣喜不已,连忙表示会尽快选好地皮请马正平去实地查看。
  马正平对地皮的要求也很简单——面积够大、靠近港区。大面积可以在修建商栈之余,顺便给自己也建一个可居住的宅院;靠近港区,则是为了方便从海路进出货物,毕竟今后要从舟山这边大量购入食盐和其他商品,找个港区近的地方,不但可以提高转运效率,长期来看也能省下不少运费。
  当然了,能满足他这两点要求的地皮,那肯定代价也不会便宜,穆建如果操作得好,还能从中再拿一笔提成,这种买卖可不是随时都能遇上的,穆建肯定会对此格外上心。
  宣向明没有让马正平等待太久,第二天便派人来马正平所住的旅馆,告知他已经安排好了会面时间。
  马正平也不含糊,当晚在城区的一家高级酒楼包下套间,宴请宣向明和其军官亲戚。
  马正平做东自然要先到为敬,不过他也没有等上太久,宣向明和他要介绍给马正平的人比约定的时间还提前了片刻到达。
  见面之后,宣向明便主动居中介绍:“马老板,这位是我远房表弟段天成,如今便在海汉国东海舰队带兵,官封少校。天成,这便是我昨天跟你提到的扬州盐商马正平马老板了!”
  马正平见这段天成身高体壮,肤色黝黑,剪了一个海汉式的寸许短发,看样貌还颇为年轻,虽然身着便装,但身上的那股子军人所特有的肃杀之气却是十分明显,当下连忙上前见礼道:“早就听闻段少校大名,乃是海汉军中一等一的猛将,今日一见,果然威武不凡,马某真是幸会啊!”
  段天成也笑着抱拳应道:“马老板过誉了,段某只是海汉军中普通一兵,当不起这样的夸奖!”
  马正平事前已经做了一些功课,听宣向明报出对方的军衔,便知这位身份可着实不低了,而且大明出身的汉人能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在海汉军中升到少校一职,要嘛是能力出众战功显赫,要嘛是得到了上司的青睐,要嘛两者兼而有之,总之绝非寻常角色了。基于这样的看法,马正平也是先送几顶高帽子给对方,以表明自己的敬意。
  马正平眼光老辣,的确没有看走眼。如果要在东海舰队选出最有前途的年轻军官,段天成大概是可以排进前几名的。
  段天成年少时便到了舟山谋生,当时这地方还是鱼龙混杂之地,段天成跟着一伙武装海商干了几年海上走私买卖。后来海汉军攻占舟山,段天成的雇主散了伙,他为了谋生便干脆投奔了海汉军。因为熟悉本地海况,很快就被提拔到海汉舰队的旗舰上当临时领航员,协助舰队清剿舟山群岛的民间武装势力。
  一来二去,段天成很快就靠着积累的军功得到了进修机会。在当时刚刚成立的东海舰队中,他是第一批被石迪文送到三亚海军学院进修的预备军官,回到舟山之后的几年中参与了东海舰队的各项军事行动,一路平步青云升为少校自然也就不稀奇了。
  几个月之前,舟山当局与宁波府联手在宁波城抓捕十八芝余党孙飞舟的行动,便是由段天成代表海汉出马,与宁波定海卫指挥使崔弘方联手实施。
  那次行动虽然最后未能活捉孙飞舟,让其赶在被捕之前服毒自杀,但也成功捣毁了十八芝余党在宁波城的据点,并且缴获了私藏的火枪及弹药,基本算是完成了预定的目标。
  实际上那次任务因为在宁波城内实施抓捕,不便由海汉军来动手,全程都是由崔弘方的人在执行抓捕,段天成只是以一个军事观察员的角色在现场督战,可谓是轻松又愉快。让他负责这个任务,多少也有石迪文安排他刷战绩的成分在其中。
  当然这种安排也是出于对段天成能力的信任,石迪文手底下可不会养着酒囊饭袋。之后出征平户作战,段天成当然也在舰队之中,回来之后给表兄宣向明描述了一些作战经历,再经由宣向明传播到了马正平这里。
  段天成本就是出身大明,所以对跟大明人士结识交往也没有什么抵触隔阂,宣向明说要介绍一位仰慕他的商人认识认识,段天成问明对方身份之后便应下了。
  扬州来的盐商为什么要主动结识自己,段天成当然不会忽略这样的问题。扬州所发生的事情,他大概比马正平这个当事人还要清楚得多。当时与龚十七一起带队去扬州的姬元青,跟段天成就是关系不错的朋友。舟山当局对于扬州盐商打一派拉一派的态度,段天成也是有所了解的。
  能来舟山岛的扬州盐商,那不用说肯定是属于被舟山当局拉拢的一派。这些盐商到了舟山之后,想方设法结识官员走上层路线,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他们今后在扬州的经营前景,很大程度上就要看舟山当局会给他们多大的支持力度了。这拐弯抹角地找到自己头上来,段天成认为对方多半也是带有某种特殊的目的。
  不过段天成并不介意这一点,既然有求于己,那肯定会提供某些好处来换取自己的合作。扬州盐商富甲天下,想必出手也不会寒酸,倒是可以小小地期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