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138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俞成礼惴惴不安地在葡萄牙人的店铺里等了小半天时间,快到中午的时候,冈萨雷斯总算回来了。俞成礼见他进来也不多废话,连忙起身问道:“辛苦辛苦,可有什么好消息?”
  冈萨雷斯的表情有些复杂,沉默一阵才应道:“好消息?海汉人准备要撤兵了,这算是好消息吗?”
  “这当然是好消息!”俞成礼应道,但他看冈萨雷斯脸上却没有什么兴奋之色,连忙又追问道:“莫非还有什么坏消息?”
  冈萨雷斯点点头道:“的确是有坏消息,海汉人打算在撤离之前把这地方彻底毁掉,今后可能就没有平户港了。”
  俞成礼一听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问道:“那我们……岂不是……”
  “放心,他们只是打算毁掉平户港,而不是把这里的人全杀光。”冈萨雷斯安慰道:“再说我们又不是日本人,海汉人的对手不是我们,也没有为难我们的必要。”
  俞成礼这才稍稍定了一下心神,连忙让冈萨雷斯详细说说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冈萨雷斯今天一早便去求见海汉军中的葡萄牙武官西芒,不过这军营禁地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他也是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被西芒的手下带进去。
  同胞情谊加上冈萨雷斯主动奉上的厚礼,使得西芒很耐心地向冈萨雷斯说明了目前的大致状况,以及海汉军接下来对平户港的安排。
  按西芒所说,所有外国商人、水手,以及其他从业者,在核实了身份之后,都会得到离开平户的许可。外国人可以自行选择返回本国或是去往日本的其他地区,其个人财产也都可以带走。但海汉军不会留给外国人太多的撤离时间,必须在设定的撤离期限之前离开平户,违期者将有可能会被海汉军罚没财产,甚至会被视为敌对行为而遭到抓捕。
  这个安排看似人道,但对于他们这样的商人来说也并非易事。首先他们在平户所经营的产业将会就此终结,而类似房产土地这样的不动产,他们也不可能带走,这部分财产的价值就极有可能会被直接清零了。
  其次平户藩官方在开战前就征用了本地的所有民船,就算他们是有门路的大商人也不例外,所以他们名下的货船只要是当时停泊在平户港,也都未能幸免。如今想走都未必能找得到船,更别说还要把财产都运出去了。而这些相关的运输费用,恐怕全都得由他们自行承担。
  这样的强行迁离不仅会让他们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会让他们苦心经营得来的贸易渠道濒临崩塌。尽管海汉还留给了他们一个自行去往日本其他地方的选项,但就算是去到长崎这样的新兴贸易港,想要重头再来又将会是何其艰难。
  俞成礼想及此节,当然也明白冈萨雷斯为何会觉得海汉军即将撤兵并非好消息了。对于他们这些商人而言,真正的损失可能要从现在才开始计算。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俞成礼惴惴不安地在葡萄牙人的店铺里等了小半天时间,快到中午的时候,冈萨雷斯总算回来了。俞成礼见他进来也不多废话,连忙起身问道:“辛苦辛苦,可有什么好消息?”
  冈萨雷斯的表情有些复杂,沉默一阵才应道:“好消息?海汉人准备要撤兵了,这算是好消息吗?”
  “这当然是好消息!”俞成礼应道,但他看冈萨雷斯脸上却没有什么兴奋之色,连忙又追问道:“莫非还有什么坏消息?”
  冈萨雷斯点点头道:“的确是有坏消息,海汉人打算在撤离之前把这地方彻底毁掉,今后可能就没有平户港了。”
  俞成礼一听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问道:“那我们……岂不是……”
  “放心,他们只是打算毁掉平户港,而不是把这里的人全杀光。”冈萨雷斯安慰道:“再说我们又不是日本人,海汉人的对手不是我们,也没有为难我们的必要。”
  俞成礼这才稍稍定了一下心神,连忙让冈萨雷斯详细说说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冈萨雷斯今天一早便去求见海汉军中的葡萄牙武官西芒,不过这军营禁地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他也是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被西芒的手下带进去。
  同胞情谊加上冈萨雷斯主动奉上的厚礼,使得西芒很耐心地向冈萨雷斯说明了目前的大致状况,以及海汉军接下来对平户港的安排。
  按西芒所说,所有外国商人、水手,以及其他从业者,在核实了身份之后,都会得到离开平户的许可。外国人可以自行选择返回本国或是去往日本的其他地区,其个人财产也都可以带走。但海汉军不会留给外国人太多的撤离时间,必须在设定的撤离期限之前离开平户,违期者将有可能会被海汉军罚没财产,甚至会被视为敌对行为而遭到抓捕。
  这个安排看似人道,但对于他们这样的商人来说也并非易事。首先他们在平户所经营的产业将会就此终结,而类似房产土地这样的不动产,他们也不可能带走,这部分财产的价值就极有可能会被直接清零了。
  其次平户藩官方在开战前就征用了本地的所有民船,就算他们是有门路的大商人也不例外,所以他们名下的货船只要是当时停泊在平户港,也都未能幸免。如今想走都未必能找得到船,更别说还要把财产都运出去了。而这些相关的运输费用,恐怕全都得由他们自行承担。
  这样的强行迁离不仅会让他们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会让他们苦心经营得来的贸易渠道濒临崩塌。尽管海汉还留给了他们一个自行去往日本其他地方的选项,但就算是去到长崎这样的新兴贸易港,想要重头再来又将会是何其艰难。
  俞成礼想及此节,当然也明白冈萨雷斯为何会觉得海汉军即将撤兵并非好消息了。对于他们这些商人而言,真正的损失可能要从现在才开始计算。俞成礼惴惴不安地在葡萄牙人的店铺里等了小半天时间,快到中午的时候,冈萨雷斯总算回来了。俞成礼见他进来也不多废话,连忙起身问道:“辛苦辛苦,可有什么好消息?”
  冈萨雷斯的表情有些复杂,沉默一阵才应道:“好消息?海汉人准备要撤兵了,这算是好消息吗?”
  “这当然是好消息!”俞成礼应道,但他看冈萨雷斯脸上却没有什么兴奋之色,连忙又追问道:“莫非还有什么坏消息?”
  冈萨雷斯点点头道:“的确是有坏消息,海汉人打算在撤离之前把这地方彻底毁掉,今后可能就没有平户港了。”
  俞成礼一听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问道:“那我们……岂不是……”
  “放心,他们只是打算毁掉平户港,而不是把这里的人全杀光。”冈萨雷斯安慰道:“再说我们又不是日本人,海汉人的对手不是我们,也没有为难我们的必要。”
  俞成礼这才稍稍定了一下心神,连忙让冈萨雷斯详细说说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冈萨雷斯今天一早便去求见海汉军中的葡萄牙武官西芒,不过这军营禁地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他也是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被西芒的手下带进去。
  同胞情谊加上冈萨雷斯主动奉上的厚礼,使得西芒很耐心地向冈萨雷斯说明了目前的大致状况,以及海汉军接下来对平户港的安排。
  按西芒所说,所有外国商人、水手,以及其他从业者,在核实了身份之后,都会得到离开平户的许可。外国人可以自行选择返回本国或是去往日本的其他地区,其个人财产也都可以带走。但海汉军不会留给外国人太多的撤离时间,必须在设定的撤离期限之前离开平户,违期者将有可能会被海汉军罚没财产,甚至会被视为敌对行为而遭到抓捕。
  这个安排看似人道,但对于他们这样的商人来说也并非易事。首先他们在平户所经营的产业将会就此终结,而类似房产土地这样的不动产,他们也不可能带走,这部分财产的价值就极有可能会被直接清零了。
  其次平户藩官方在开战前就征用了本地的所有民船,就算他们是有门路的大商人也不例外,所以他们名下的货船只要是当时停泊在平户港,也都未能幸免。如今想走都未必能找得到船,更别说还要把财产都运出去了。而这些相关的运输费用,恐怕全都得由他们自行承担。
  这样的强行迁离不仅会让他们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会让他们苦心经营得来的贸易渠道濒临崩塌。尽管海汉还留给了他们一个自行去往日本其他地方的选项,但就算是去到长崎这样的新兴贸易港,想要重头再来又将会是何其艰难。
  俞成礼想及此节,当然也明白冈萨雷斯为何会觉得海汉军即将撤兵并非好消息了。对于他们这些商人而言,真正的损失可能要从现在才开始计算。俞成礼惴惴不安地在葡萄牙人的店铺里等了小半天时间,快到中午的时候,冈萨雷斯总算回来了。俞成礼见他进来也不多废话,连忙起身问道:“辛苦辛苦,可有什么好消息?”
  冈萨雷斯的表情有些复杂,沉默一阵才应道:“好消息?海汉人准备要撤兵了,这算是好消息吗?”
  “这当然是好消息!”俞成礼应道,但他看冈萨雷斯脸上却没有什么兴奋之色,连忙又追问道:“莫非还有什么坏消息?”
  冈萨雷斯点点头道:“的确是有坏消息,海汉人打算在撤离之前把这地方彻底毁掉,今后可能就没有平户港了。”
  俞成礼一听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问道:“那我们……岂不是……”
  “放心,他们只是打算毁掉平户港,而不是把这里的人全杀光。”冈萨雷斯安慰道:“再说我们又不是日本人,海汉人的对手不是我们,也没有为难我们的必要。”
  俞成礼这才稍稍定了一下心神,连忙让冈萨雷斯详细说说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冈萨雷斯今天一早便去求见海汉军中的葡萄牙武官西芒,不过这军营禁地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他也是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被西芒的手下带进去。
  同胞情谊加上冈萨雷斯主动奉上的厚礼,使得西芒很耐心地向冈萨雷斯说明了目前的大致状况,以及海汉军接下来对平户港的安排。
  按西芒所说,所有外国商人、水手,以及其他从业者,在核实了身份之后,都会得到离开平户的许可。外国人可以自行选择返回本国或是去往日本的其他地区,其个人财产也都可以带走。但海汉军不会留给外国人太多的撤离时间,必须在设定的撤离期限之前离开平户,违期者将有可能会被海汉军罚没财产,甚至会被视为敌对行为而遭到抓捕。
  这个安排看似人道,但对于他们这样的商人来说也并非易事。首先他们在平户所经营的产业将会就此终结,而类似房产土地这样的不动产,他们也不可能带走,这部分财产的价值就极有可能会被直接清零了。
  其次平户藩官方在开战前就征用了本地的所有民船,就算他们是有门路的大商人也不例外,所以他们名下的货船只要是当时停泊在平户港,也都未能幸免。如今想走都未必能找得到船,更别说还要把财产都运出去了。而这些相关的运输费用,恐怕全都得由他们自行承担。
  这样的强行迁离不仅会让他们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会让他们苦心经营得来的贸易渠道濒临崩塌。尽管海汉还留给了他们一个自行去往日本其他地方的选项,但就算是去到长崎这样的新兴贸易港,想要重头再来又将会是何其艰难。
  俞成礼想及此节,当然也明白冈萨雷斯为何会觉得海汉军即将撤兵并非好消息了。对于他们这些商人而言,真正的损失可能要从现在才开始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