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126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在火力悬殊的现实面前,平户藩军即便是拥有主场之利,也还是难以阻挡海汉军的推进。特战团甚至都没有在战斗中投入火炮,仅适用步枪便很快击退了试图在通往平户城区的官道上实施阻击的对手。
  意识到无法达成目的,平户藩军在丢下了二十多具尸体之后便悻悻撤退了。田川介没有为难前线的指挥官,因为他自己也在距离交战地点不远的地方观看了战斗过程。
  虽然在战前就对双方的实力差距有一定的预计,但现实仍然要比田川介的想象更为残酷,他发现自己麾下的人马在海汉军面前几乎毫无发挥的机会,就连对其造成有效杀伤都极为不易。
  想当初他听那些来自十八芝的人员描述海汉军的强大还有些半信半疑,多少有点怀疑这些人是在为自己曾经的失败找理由,但真正在战场上与海汉人交手之后,才明白过去所听到的种种传闻所言非虚,别说战胜对方,就连延缓对方的进攻速度都难以做到。
  而战前所制定的那些作战计划,包括出动水军打击对方海上补给线,现在看来似乎也都不太可能得以实现了。田川介在平户港看了两天炮战,已经很明确地认识到了海汉海军的实力,他只能暗自祈祷水军在行动时小心一些,不要撞上了对手的主力部队。
  但这种祈祷似乎也未能收到成效,上午收到水军舰队出现在平户海峡以北的消息,就已经让田川介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因为这并非他向韦志下达的作战指令,显然是韦志察觉到平户港处境不妙,试图要做点什么来改变局势。
  而看到那两艘在这两天中一直没有出战的大型战舰竟然一反常态,以极快的航速冲出海峡前去迎战水军舰队,田川介更是不免忧心忡忡,担心水军是否能招架得住这种大家伙的攻击。他的担心在下午就变成了现实,几艘隶属于平户水军的安宅船被海汉战船夹在中间,从平户港外的海面上招摇过市,很显然是被对手俘获之后故意拉出来展示以打击己方军心。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在被俘获的几艘船里没有新近建造的中式战船,这至少能让田川介对水军继续抱有一丝希望,或许在此之后会有更好的战机留给水军发挥。
  但不管是海上还是岸上,平户藩目前的战况都不甚理想,或者说得更严重一点,用节节败退来形容也不为过。尽管家臣们向田川介声称在战斗中也成功射杀了不少海汉兵,但他并不是太相信这些缺乏证据支持的战报。
  根据某些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有人在薄香湾附近目睹海汉军处决了田川小次郎,这个消息也是让田川介大受打击。他手底下能带兵打仗的高级军官并不多,死一个就少一个。而且像田川小次郎这样的忠犬部下,他很可能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再去培养新的了。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在火力悬殊的现实面前,平户藩军即便是拥有主场之利,也还是难以阻挡海汉军的推进。特战团甚至都没有在战斗中投入火炮,仅适用步枪便很快击退了试图在通往平户城区的官道上实施阻击的对手。
  意识到无法达成目的,平户藩军在丢下了二十多具尸体之后便悻悻撤退了。田川介没有为难前线的指挥官,因为他自己也在距离交战地点不远的地方观看了战斗过程。
  虽然在战前就对双方的实力差距有一定的预计,但现实仍然要比田川介的想象更为残酷,他发现自己麾下的人马在海汉军面前几乎毫无发挥的机会,就连对其造成有效杀伤都极为不易。
  想当初他听那些来自十八芝的人员描述海汉军的强大还有些半信半疑,多少有点怀疑这些人是在为自己曾经的失败找理由,但真正在战场上与海汉人交手之后,才明白过去所听到的种种传闻所言非虚,别说战胜对方,就连延缓对方的进攻速度都难以做到。
  而战前所制定的那些作战计划,包括出动水军打击对方海上补给线,现在看来似乎也都不太可能得以实现了。田川介在平户港看了两天炮战,已经很明确地认识到了海汉海军的实力,他只能暗自祈祷水军在行动时小心一些,不要撞上了对手的主力部队。
  但这种祈祷似乎也未能收到成效,上午收到水军舰队出现在平户海峡以北的消息,就已经让田川介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因为这并非他向韦志下达的作战指令,显然是韦志察觉到平户港处境不妙,试图要做点什么来改变局势。
  而看到那两艘在这两天中一直没有出战的大型战舰竟然一反常态,以极快的航速冲出海峡前去迎战水军舰队,田川介更是不免忧心忡忡,担心水军是否能招架得住这种大家伙的攻击。他的担心在下午就变成了现实,几艘隶属于平户水军的安宅船被海汉战船夹在中间,从平户港外的海面上招摇过市,很显然是被对手俘获之后故意拉出来展示以打击己方军心。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在被俘获的几艘船里没有新近建造的中式战船,这至少能让田川介对水军继续抱有一丝希望,或许在此之后会有更好的战机留给水军发挥。
  但不管是海上还是岸上,平户藩目前的战况都不甚理想,或者说得更严重一点,用节节败退来形容也不为过。尽管家臣们向田川介声称在战斗中也成功射杀了不少海汉兵,但他并不是太相信这些缺乏证据支持的战报。
  根据某些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有人在薄香湾附近目睹海汉军处决了田川小次郎,这个消息也是让田川介大受打击。他手底下能带兵打仗的高级军官并不多,死一个就少一个。而且像田川小次郎这样的忠犬部下,他很可能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再去培养新的了。在火力悬殊的现实面前,平户藩军即便是拥有主场之利,也还是难以阻挡海汉军的推进。特战团甚至都没有在战斗中投入火炮,仅适用步枪便很快击退了试图在通往平户城区的官道上实施阻击的对手。
  意识到无法达成目的,平户藩军在丢下了二十多具尸体之后便悻悻撤退了。田川介没有为难前线的指挥官,因为他自己也在距离交战地点不远的地方观看了战斗过程。
  虽然在战前就对双方的实力差距有一定的预计,但现实仍然要比田川介的想象更为残酷,他发现自己麾下的人马在海汉军面前几乎毫无发挥的机会,就连对其造成有效杀伤都极为不易。
  想当初他听那些来自十八芝的人员描述海汉军的强大还有些半信半疑,多少有点怀疑这些人是在为自己曾经的失败找理由,但真正在战场上与海汉人交手之后,才明白过去所听到的种种传闻所言非虚,别说战胜对方,就连延缓对方的进攻速度都难以做到。
  而战前所制定的那些作战计划,包括出动水军打击对方海上补给线,现在看来似乎也都不太可能得以实现了。田川介在平户港看了两天炮战,已经很明确地认识到了海汉海军的实力,他只能暗自祈祷水军在行动时小心一些,不要撞上了对手的主力部队。
  但这种祈祷似乎也未能收到成效,上午收到水军舰队出现在平户海峡以北的消息,就已经让田川介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因为这并非他向韦志下达的作战指令,显然是韦志察觉到平户港处境不妙,试图要做点什么来改变局势。
  而看到那两艘在这两天中一直没有出战的大型战舰竟然一反常态,以极快的航速冲出海峡前去迎战水军舰队,田川介更是不免忧心忡忡,担心水军是否能招架得住这种大家伙的攻击。他的担心在下午就变成了现实,几艘隶属于平户水军的安宅船被海汉战船夹在中间,从平户港外的海面上招摇过市,很显然是被对手俘获之后故意拉出来展示以打击己方军心。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在被俘获的几艘船里没有新近建造的中式战船,这至少能让田川介对水军继续抱有一丝希望,或许在此之后会有更好的战机留给水军发挥。
  但不管是海上还是岸上,平户藩目前的战况都不甚理想,或者说得更严重一点,用节节败退来形容也不为过。尽管家臣们向田川介声称在战斗中也成功射杀了不少海汉兵,但他并不是太相信这些缺乏证据支持的战报。
  根据某些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有人在薄香湾附近目睹海汉军处决了田川小次郎,这个消息也是让田川介大受打击。他手底下能带兵打仗的高级军官并不多,死一个就少一个。而且像田川小次郎这样的忠犬部下,他很可能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再去培养新的了。在火力悬殊的现实面前,平户藩军即便是拥有主场之利,也还是难以阻挡海汉军的推进。特战团甚至都没有在战斗中投入火炮,仅适用步枪便很快击退了试图在通往平户城区的官道上实施阻击的对手。
  意识到无法达成目的,平户藩军在丢下了二十多具尸体之后便悻悻撤退了。田川介没有为难前线的指挥官,因为他自己也在距离交战地点不远的地方观看了战斗过程。
  虽然在战前就对双方的实力差距有一定的预计,但现实仍然要比田川介的想象更为残酷,他发现自己麾下的人马在海汉军面前几乎毫无发挥的机会,就连对其造成有效杀伤都极为不易。
  想当初他听那些来自十八芝的人员描述海汉军的强大还有些半信半疑,多少有点怀疑这些人是在为自己曾经的失败找理由,但真正在战场上与海汉人交手之后,才明白过去所听到的种种传闻所言非虚,别说战胜对方,就连延缓对方的进攻速度都难以做到。
  而战前所制定的那些作战计划,包括出动水军打击对方海上补给线,现在看来似乎也都不太可能得以实现了。田川介在平户港看了两天炮战,已经很明确地认识到了海汉海军的实力,他只能暗自祈祷水军在行动时小心一些,不要撞上了对手的主力部队。
  但这种祈祷似乎也未能收到成效,上午收到水军舰队出现在平户海峡以北的消息,就已经让田川介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因为这并非他向韦志下达的作战指令,显然是韦志察觉到平户港处境不妙,试图要做点什么来改变局势。
  而看到那两艘在这两天中一直没有出战的大型战舰竟然一反常态,以极快的航速冲出海峡前去迎战水军舰队,田川介更是不免忧心忡忡,担心水军是否能招架得住这种大家伙的攻击。他的担心在下午就变成了现实,几艘隶属于平户水军的安宅船被海汉战船夹在中间,从平户港外的海面上招摇过市,很显然是被对手俘获之后故意拉出来展示以打击己方军心。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在被俘获的几艘船里没有新近建造的中式战船,这至少能让田川介对水军继续抱有一丝希望,或许在此之后会有更好的战机留给水军发挥。
  但不管是海上还是岸上,平户藩目前的战况都不甚理想,或者说得更严重一点,用节节败退来形容也不为过。尽管家臣们向田川介声称在战斗中也成功射杀了不少海汉兵,但他并不是太相信这些缺乏证据支持的战报。
  根据某些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有人在薄香湾附近目睹海汉军处决了田川小次郎,这个消息也是让田川介大受打击。他手底下能带兵打仗的高级军官并不多,死一个就少一个。而且像田川小次郎这样的忠犬部下,他很可能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再去培养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