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091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何夕听到这番话也是下意识地吃了一惊,旋即才反应过来这个只是颜楚杰所准备的特殊手段,而并非真正的军情。但他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句:“你说的这都是还没发生的状况,对吧?”
  颜楚杰对何夕的反应很是满意,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笑了笑道:“如果我们需要它发生,那随时可以发生。”
  由于海汉在金州驻扎常年驻扎重兵,针对清军的情报工作基本上都是由军方在负责,安全部就仅仅只是象征性地派驻了几个人,主要工作是监管当地被海汉收编的东江镇军民。所以对于辽东清军的情况,安全部其实远没有军情局掌握的信息详细,如果真的发生了颜楚杰所说的状况,那海汉唯一可信的情报来源还真的只有军方了。
  何夕这才有点明白过来,为何颜楚杰对于此事所能取得的效果会如此笃定,毕竟辽东形势变化的消息完全依赖军情局提供,莫说执委会了,就连他听了也很难怀疑其真实性。而清军的战备状况一直都是执委会重点关注的项目,如果听说清军有可能掌握到西式火枪火炮的制造技术,那执委会铁定坐不住,态度可就不会像对待平户藩这么有余裕了。
  清军一旦掌握了先进的军工技术,凭其手中的资源,应该能在短时间内就能组建起能够威胁到海汉军安全的火器部队。为了杜绝这种危险局面的出现,那将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何夕听到这番话也是下意识地吃了一惊,旋即才反应过来这个只是颜楚杰所准备的特殊手段,而并非真正的军情。但他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句:“你说的这都是还没发生的状况,对吧?”
  颜楚杰对何夕的反应很是满意,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笑了笑道:“如果我们需要它发生,那随时可以发生。”
  由于海汉在金州驻扎常年驻扎重兵,针对清军的情报工作基本上都是由军方在负责,安全部就仅仅只是象征性地派驻了几个人,主要工作是监管当地被海汉收编的东江镇军民。所以对于辽东清军的情况,安全部其实远没有军情局掌握的信息详细,如果真的发生了颜楚杰所说的状况,那海汉唯一可信的情报来源还真的只有军方了。
  何夕这才有点明白过来,为何颜楚杰对于此事所能取得的效果会如此笃定,毕竟辽东形势变化的消息完全依赖军情局提供,莫说执委会了,就连他听了也很难怀疑其真实性。而清军的战备状况一直都是执委会重点关注的项目,如果听说清军有可能掌握到西式火枪火炮的制造技术,那执委会铁定坐不住,态度可就不会像对待平户藩这么有余裕了。
  清军一旦掌握了先进的军工技术,凭其手中的资源,应该能在短时间内就能组建起能够威胁到海汉军安全的火器部队。为了杜绝这种危险局面的出现,那将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何夕听到这番话也是下意识地吃了一惊,旋即才反应过来这个只是颜楚杰所准备的特殊手段,而并非真正的军情。但他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句:“你说的这都是还没发生的状况,对吧?”
  颜楚杰对何夕的反应很是满意,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笑了笑道:“如果我们需要它发生,那随时可以发生。”
  由于海汉在金州驻扎常年驻扎重兵,针对清军的情报工作基本上都是由军方在负责,安全部就仅仅只是象征性地派驻了几个人,主要工作是监管当地被海汉收编的东江镇军民。所以对于辽东清军的情况,安全部其实远没有军情局掌握的信息详细,如果真的发生了颜楚杰所说的状况,那海汉唯一可信的情报来源还真的只有军方了。
  何夕这才有点明白过来,为何颜楚杰对于此事所能取得的效果会如此笃定,毕竟辽东形势变化的消息完全依赖军情局提供,莫说执委会了,就连他听了也很难怀疑其真实性。而清军的战备状况一直都是执委会重点关注的项目,如果听说清军有可能掌握到西式火枪火炮的制造技术,那执委会铁定坐不住,态度可就不会像对待平户藩这么有余裕了。
  清军一旦掌握了先进的军工技术,凭其手中的资源,应该能在短时间内就能组建起能够威胁到海汉军安全的火器部队。为了杜绝这种危险局面的出现,那将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何夕听到这番话也是下意识地吃了一惊,旋即才反应过来这个只是颜楚杰所准备的特殊手段,而并非真正的军情。但他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句:“你说的这都是还没发生的状况,对吧?”
  颜楚杰对何夕的反应很是满意,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笑了笑道:“如果我们需要它发生,那随时可以发生。”
  由于海汉在金州驻扎常年驻扎重兵,针对清军的情报工作基本上都是由军方在负责,安全部就仅仅只是象征性地派驻了几个人,主要工作是监管当地被海汉收编的东江镇军民。所以对于辽东清军的情况,安全部其实远没有军情局掌握的信息详细,如果真的发生了颜楚杰所说的状况,那海汉唯一可信的情报来源还真的只有军方了。
  何夕这才有点明白过来,为何颜楚杰对于此事所能取得的效果会如此笃定,毕竟辽东形势变化的消息完全依赖军情局提供,莫说执委会了,就连他听了也很难怀疑其真实性。而清军的战备状况一直都是执委会重点关注的项目,如果听说清军有可能掌握到西式火枪火炮的制造技术,那执委会铁定坐不住,态度可就不会像对待平户藩这么有余裕了。
  清军一旦掌握了先进的军工技术,凭其手中的资源,应该能在短时间内就能组建起能够威胁到海汉军安全的火器部队。为了杜绝这种危险局面的出现,那将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何夕听到这番话也是下意识地吃了一惊,旋即才反应过来这个只是颜楚杰所准备的特殊手段,而并非真正的军情。但他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句:“你说的这都是还没发生的状况,对吧?”
  颜楚杰对何夕的反应很是满意,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笑了笑道:“如果我们需要它发生,那随时可以发生。”
  由于海汉在金州驻扎常年驻扎重兵,针对清军的情报工作基本上都是由军方在负责,安全部就仅仅只是象征性地派驻了几个人,主要工作是监管当地被海汉收编的东江镇军民。所以对于辽东清军的情况,安全部其实远没有军情局掌握的信息详细,如果真的发生了颜楚杰所说的状况,那海汉唯一可信的情报来源还真的只有军方了。
  何夕这才有点明白过来,为何颜楚杰对于此事所能取得的效果会如此笃定,毕竟辽东形势变化的消息完全依赖军情局提供,莫说执委会了,就连他听了也很难怀疑其真实性。而清军的战备状况一直都是执委会重点关注的项目,如果听说清军有可能掌握到西式火枪火炮的制造技术,那执委会铁定坐不住,态度可就不会像对待平户藩这么有余裕了。
  清军一旦掌握了先进的军工技术,凭其手中的资源,应该能在短时间内就能组建起能够威胁到海汉军安全的火器部队。为了杜绝这种危险局面的出现,那将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何夕听到这番话也是下意识地吃了一惊,旋即才反应过来这个只是颜楚杰所准备的特殊手段,而并非真正的军情。但他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句:“你说的这都是还没发生的状况,对吧?”
  颜楚杰对何夕的反应很是满意,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笑了笑道:“如果我们需要它发生,那随时可以发生。”
  由于海汉在金州驻扎常年驻扎重兵,针对清军的情报工作基本上都是由军方在负责,安全部就仅仅只是象征性地派驻了几个人,主要工作是监管当地被海汉收编的东江镇军民。所以对于辽东清军的情况,安全部其实远没有军情局掌握的信息详细,如果真的发生了颜楚杰所说的状况,那海汉唯一可信的情报来源还真的只有军方了。
  何夕这才有点明白过来,为何颜楚杰对于此事所能取得的效果会如此笃定,毕竟辽东形势变化的消息完全依赖军情局提供,莫说执委会了,就连他听了也很难怀疑其真实性。而清军的战备状况一直都是执委会重点关注的项目,如果听说清军有可能掌握到西式火枪火炮的制造技术,那执委会铁定坐不住,态度可就不会像对待平户藩这么有余裕了。
  清军一旦掌握了先进的军工技术,凭其手中的资源,应该能在短时间内就能组建起能够威胁到海汉军安全的火器部队。为了杜绝这种危险局面的出现,那将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何夕听到这番话也是下意识地吃了一惊,旋即才反应过来这个只是颜楚杰所准备的特殊手段,而并非真正的军情。但他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句:“你说的这都是还没发生的状况,对吧?”
  颜楚杰对何夕的反应很是满意,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笑了笑道:“如果我们需要它发生,那随时可以发生。”
  由于海汉在金州驻扎常年驻扎重兵,针对清军的情报工作基本上都是由军方在负责,安全部就仅仅只是象征性地派驻了几个人,主要工作是监管当地被海汉收编的东江镇军民。所以对于辽东清军的情况,安全部其实远没有军情局掌握的信息详细,如果真的发生了颜楚杰所说的状况,那海汉唯一可信的情报来源还真的只有军方了。
  何夕这才有点明白过来,为何颜楚杰对于此事所能取得的效果会如此笃定,毕竟辽东形势变化的消息完全依赖军情局提供,莫说执委会了,就连他听了也很难怀疑其真实性。而清军的战备状况一直都是执委会重点关注的项目,如果听说清军有可能掌握到西式火枪火炮的制造技术,那执委会铁定坐不住,态度可就不会像对待平户藩这么有余裕了。
  清军一旦掌握了先进的军工技术,凭其手中的资源,应该能在短时间内就能组建起能够威胁到海汉军安全的火器部队。为了杜绝这种危险局面的出现,那将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何夕听到这番话也是下意识地吃了一惊,旋即才反应过来这个只是颜楚杰所准备的特殊手段,而并非真正的军情。但他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一句:“你说的这都是还没发生的状况,对吧?”
  颜楚杰对何夕的反应很是满意,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笑了笑道:“如果我们需要它发生,那随时可以发生。”
  由于海汉在金州驻扎常年驻扎重兵,针对清军的情报工作基本上都是由军方在负责,安全部就仅仅只是象征性地派驻了几个人,主要工作是监管当地被海汉收编的东江镇军民。所以对于辽东清军的情况,安全部其实远没有军情局掌握的信息详细,如果真的发生了颜楚杰所说的状况,那海汉唯一可信的情报来源还真的只有军方了。
  何夕这才有点明白过来,为何颜楚杰对于此事所能取得的效果会如此笃定,毕竟辽东形势变化的消息完全依赖军情局提供,莫说执委会了,就连他听了也很难怀疑其真实性。而清军的战备状况一直都是执委会重点关注的项目,如果听说清军有可能掌握到西式火枪火炮的制造技术,那执委会铁定坐不住,态度可就不会像对待平户藩这么有余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