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071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按照海汉情报部门之前所取得的调查成果来看,对手很善于在各个贸易港部署和经营小型商业机构,并以此为掩护来实施后续的各种手段。这大员港的贸易规模虽然远不及其他已经发现对手动向的贸易港,但考虑到东印度公司与日本一直保持着贸易往来,如果对手真是藏身日本,那很有可能也不会放过大员港,虞尧认为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本地的商业机构。
  汉斯立刻就明白了虞尧的意图:“将军阁下,本地的所有民众都受到东印度公司的保护,我们不能让贵国在这里实施调查或是对民众进行抓捕。”
  “这些官方辞令就不用说了。”虞尧摇头否决了汉斯的表态:“我相信在此之前东印度公司是不知情的一方,但如果汉斯先生试图庇护可能藏身在大员港的疑犯,那我们就很难以和平的方式来处理目前的分歧了。”
  汉斯想以强硬态度来维护东印度公司的尊严,但虞尧也是针锋相对,将汉斯的表态上升为庇护疑犯、挑战海汉,并再次暗示对方可能会由此引发武力冲突。他很清楚东印度公司的短板,对方承担不起失去大员港的损失,只要以此为条件要挟荷兰人,基本上就能百试百灵。
  果然汉斯听完这番话之后,脸色再一次变得十分难看,这种被人拿住把柄的感觉并不好受,看虞尧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料定了大员港当局只能就范。
  本书,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按照海汉情报部门之前所取得的调查成果来看,对手很善于在各个贸易港部署和经营小型商业机构,并以此为掩护来实施后续的各种手段。这大员港的贸易规模虽然远不及其他已经发现对手动向的贸易港,但考虑到东印度公司与日本一直保持着贸易往来,如果对手真是藏身日本,那很有可能也不会放过大员港,虞尧认为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本地的商业机构。
  汉斯立刻就明白了虞尧的意图:“将军阁下,本地的所有民众都受到东印度公司的保护,我们不能让贵国在这里实施调查或是对民众进行抓捕。”
  “这些官方辞令就不用说了。”虞尧摇头否决了汉斯的表态:“我相信在此之前东印度公司是不知情的一方,但如果汉斯先生试图庇护可能藏身在大员港的疑犯,那我们就很难以和平的方式来处理目前的分歧了。”
  汉斯想以强硬态度来维护东印度公司的尊严,但虞尧也是针锋相对,将汉斯的表态上升为庇护疑犯、挑战海汉,并再次暗示对方可能会由此引发武力冲突。他很清楚东印度公司的短板,对方承担不起失去大员港的损失,只要以此为条件要挟荷兰人,基本上就能百试百灵。
  果然汉斯听完这番话之后,脸色再一次变得十分难看,这种被人拿住把柄的感觉并不好受,看虞尧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料定了大员港当局只能就范。按照海汉情报部门之前所取得的调查成果来看,对手很善于在各个贸易港部署和经营小型商业机构,并以此为掩护来实施后续的各种手段。这大员港的贸易规模虽然远不及其他已经发现对手动向的贸易港,但考虑到东印度公司与日本一直保持着贸易往来,如果对手真是藏身日本,那很有可能也不会放过大员港,虞尧认为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本地的商业机构。
  汉斯立刻就明白了虞尧的意图:“将军阁下,本地的所有民众都受到东印度公司的保护,我们不能让贵国在这里实施调查或是对民众进行抓捕。”
  “这些官方辞令就不用说了。”虞尧摇头否决了汉斯的表态:“我相信在此之前东印度公司是不知情的一方,但如果汉斯先生试图庇护可能藏身在大员港的疑犯,那我们就很难以和平的方式来处理目前的分歧了。”
  汉斯想以强硬态度来维护东印度公司的尊严,但虞尧也是针锋相对,将汉斯的表态上升为庇护疑犯、挑战海汉,并再次暗示对方可能会由此引发武力冲突。他很清楚东印度公司的短板,对方承担不起失去大员港的损失,只要以此为条件要挟荷兰人,基本上就能百试百灵。
  果然汉斯听完这番话之后,脸色再一次变得十分难看,这种被人拿住把柄的感觉并不好受,看虞尧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料定了大员港当局只能就范。按照海汉情报部门之前所取得的调查成果来看,对手很善于在各个贸易港部署和经营小型商业机构,并以此为掩护来实施后续的各种手段。这大员港的贸易规模虽然远不及其他已经发现对手动向的贸易港,但考虑到东印度公司与日本一直保持着贸易往来,如果对手真是藏身日本,那很有可能也不会放过大员港,虞尧认为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本地的商业机构。
  汉斯立刻就明白了虞尧的意图:“将军阁下,本地的所有民众都受到东印度公司的保护,我们不能让贵国在这里实施调查或是对民众进行抓捕。”
  “这些官方辞令就不用说了。”虞尧摇头否决了汉斯的表态:“我相信在此之前东印度公司是不知情的一方,但如果汉斯先生试图庇护可能藏身在大员港的疑犯,那我们就很难以和平的方式来处理目前的分歧了。”
  汉斯想以强硬态度来维护东印度公司的尊严,但虞尧也是针锋相对,将汉斯的表态上升为庇护疑犯、挑战海汉,并再次暗示对方可能会由此引发武力冲突。他很清楚东印度公司的短板,对方承担不起失去大员港的损失,只要以此为条件要挟荷兰人,基本上就能百试百灵。
  果然汉斯听完这番话之后,脸色再一次变得十分难看,这种被人拿住把柄的感觉并不好受,看虞尧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料定了大员港当局只能就范。按照海汉情报部门之前所取得的调查成果来看,对手很善于在各个贸易港部署和经营小型商业机构,并以此为掩护来实施后续的各种手段。这大员港的贸易规模虽然远不及其他已经发现对手动向的贸易港,但考虑到东印度公司与日本一直保持着贸易往来,如果对手真是藏身日本,那很有可能也不会放过大员港,虞尧认为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本地的商业机构。
  汉斯立刻就明白了虞尧的意图:“将军阁下,本地的所有民众都受到东印度公司的保护,我们不能让贵国在这里实施调查或是对民众进行抓捕。”
  “这些官方辞令就不用说了。”虞尧摇头否决了汉斯的表态:“我相信在此之前东印度公司是不知情的一方,但如果汉斯先生试图庇护可能藏身在大员港的疑犯,那我们就很难以和平的方式来处理目前的分歧了。”
  汉斯想以强硬态度来维护东印度公司的尊严,但虞尧也是针锋相对,将汉斯的表态上升为庇护疑犯、挑战海汉,并再次暗示对方可能会由此引发武力冲突。他很清楚东印度公司的短板,对方承担不起失去大员港的损失,只要以此为条件要挟荷兰人,基本上就能百试百灵。
  果然汉斯听完这番话之后,脸色再一次变得十分难看,这种被人拿住把柄的感觉并不好受,看虞尧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料定了大员港当局只能就范。按照海汉情报部门之前所取得的调查成果来看,对手很善于在各个贸易港部署和经营小型商业机构,并以此为掩护来实施后续的各种手段。这大员港的贸易规模虽然远不及其他已经发现对手动向的贸易港,但考虑到东印度公司与日本一直保持着贸易往来,如果对手真是藏身日本,那很有可能也不会放过大员港,虞尧认为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本地的商业机构。
  汉斯立刻就明白了虞尧的意图:“将军阁下,本地的所有民众都受到东印度公司的保护,我们不能让贵国在这里实施调查或是对民众进行抓捕。”
  “这些官方辞令就不用说了。”虞尧摇头否决了汉斯的表态:“我相信在此之前东印度公司是不知情的一方,但如果汉斯先生试图庇护可能藏身在大员港的疑犯,那我们就很难以和平的方式来处理目前的分歧了。”
  汉斯想以强硬态度来维护东印度公司的尊严,但虞尧也是针锋相对,将汉斯的表态上升为庇护疑犯、挑战海汉,并再次暗示对方可能会由此引发武力冲突。他很清楚东印度公司的短板,对方承担不起失去大员港的损失,只要以此为条件要挟荷兰人,基本上就能百试百灵。
  果然汉斯听完这番话之后,脸色再一次变得十分难看,这种被人拿住把柄的感觉并不好受,看虞尧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料定了大员港当局只能就范。按照海汉情报部门之前所取得的调查成果来看,对手很善于在各个贸易港部署和经营小型商业机构,并以此为掩护来实施后续的各种手段。这大员港的贸易规模虽然远不及其他已经发现对手动向的贸易港,但考虑到东印度公司与日本一直保持着贸易往来,如果对手真是藏身日本,那很有可能也不会放过大员港,虞尧认为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本地的商业机构。
  汉斯立刻就明白了虞尧的意图:“将军阁下,本地的所有民众都受到东印度公司的保护,我们不能让贵国在这里实施调查或是对民众进行抓捕。”
  “这些官方辞令就不用说了。”虞尧摇头否决了汉斯的表态:“我相信在此之前东印度公司是不知情的一方,但如果汉斯先生试图庇护可能藏身在大员港的疑犯,那我们就很难以和平的方式来处理目前的分歧了。”
  汉斯想以强硬态度来维护东印度公司的尊严,但虞尧也是针锋相对,将汉斯的表态上升为庇护疑犯、挑战海汉,并再次暗示对方可能会由此引发武力冲突。他很清楚东印度公司的短板,对方承担不起失去大员港的损失,只要以此为条件要挟荷兰人,基本上就能百试百灵。
  果然汉斯听完这番话之后,脸色再一次变得十分难看,这种被人拿住把柄的感觉并不好受,看虞尧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料定了大员港当局只能就范。按照海汉情报部门之前所取得的调查成果来看,对手很善于在各个贸易港部署和经营小型商业机构,并以此为掩护来实施后续的各种手段。这大员港的贸易规模虽然远不及其他已经发现对手动向的贸易港,但考虑到东印度公司与日本一直保持着贸易往来,如果对手真是藏身日本,那很有可能也不会放过大员港,虞尧认为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本地的商业机构。
  汉斯立刻就明白了虞尧的意图:“将军阁下,本地的所有民众都受到东印度公司的保护,我们不能让贵国在这里实施调查或是对民众进行抓捕。”
  “这些官方辞令就不用说了。”虞尧摇头否决了汉斯的表态:“我相信在此之前东印度公司是不知情的一方,但如果汉斯先生试图庇护可能藏身在大员港的疑犯,那我们就很难以和平的方式来处理目前的分歧了。”
  汉斯想以强硬态度来维护东印度公司的尊严,但虞尧也是针锋相对,将汉斯的表态上升为庇护疑犯、挑战海汉,并再次暗示对方可能会由此引发武力冲突。他很清楚东印度公司的短板,对方承担不起失去大员港的损失,只要以此为条件要挟荷兰人,基本上就能百试百灵。
  果然汉斯听完这番话之后,脸色再一次变得十分难看,这种被人拿住把柄的感觉并不好受,看虞尧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料定了大员港当局只能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