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057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9男人小说网
  时近午夜。锦发号所在的院落依然处于城防军的严密封锁之下,在离其最近的几处街口都架设了拒马,由全副武装的士兵把守,甚至每处路障还有数名骑兵候命以策万全。这个时候其实街上早就没了民众走动,设置关卡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防止有人从这划定的圈子里出逃。
  至于外界是否会有人尝试来救走被羁押在锦发号的这些人,这个问题倒是不需操心,漳州城在册的锦衣卫几乎都已经被捉拿到案,个别漏网之鱼不太可能再在戒严中的漳州城里掀起风浪了。
  不过即便已经到了深夜,仍不时有马车在这片封锁区域进进出出。这些制式统一的黑色四轮马车全都是许家的私产,不断将城中其他地方抓捕到的锦衣卫相关人员送来这个临时羁押地一同审讯,以便于情报人员能即时交叉核对口供。而这里审讯所得到的各种信息,也会由这些马车尽快送去城中的各处官署要地,由大人物们决定接下来所要采取的措施。
  许裕兴一大早出发的时候,完全没有料想到这一天竟然会是如此的忙碌,以至于他几乎连停下来好好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如果不是考虑到身边还有一名海汉情报官需要照顾,他可能真的就直接跳过了吃饭的环节,因为这地方弥空气中漫着的血腥味让他实在很难有胃口下咽,所以下属送来晚餐的时候,他也只是草草刨了几口就了事。
  由他指挥的这个情报机构自成立以来,似乎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需要全员连轴转的状况。以往这个机构的任务大多只是搜集和整理各方情报,极少需要大规模出动执行抓捕任务,更别说直接跟锦衣卫撕破脸动手了。
  虽然愤怒于锦衣卫的大胆妄为,但许裕兴其实也因为当前的局势而有些兴奋,他记得当初在三亚受训时曾听教官提到的一个理论,情报部门平时都是不显山不露水,存在感约等于无,只有遇到危机的时候,情报部门的价值才会真正突显出来。而当下在漳州城所出现的局面,正是到了情报部门大显身手的时候。
  只是截止目前通过审讯所得到的信息,似乎仍然没有取得真正的突破,特别是海汉要求查明的武器走私渠道,还是没有能够得到一个明确的信息。
  这并不是许裕兴的手下们不够卖力,这大半天审下来,已经又有十人死在了行刑过程当中。如果不是许裕兴特地叮嘱了一句,这个时候已经奄奄一息的石彪也早就把性命交代在锦发号里了。但抓获的这帮人里面也就那个石彪算是有价值的知情人,从其他人口中真是掏不出什么东西。
  许裕兴看了看旁边在审查口供笔录的金鸣,忍不住开口劝道:“金大人,此时时间已晚,看样子今日也很难再有进展了,不如我先派辆马车送你回去休息?”
  金鸣闻言抬起头道:“倒是不急,其实你仔细看看这些人的口供,也还是会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哦?还请金大人指点!”许裕兴自然很想知道,这海汉的情报官是否能从自己已经看过一遍的口供中发现新的信息。
  金鸣道:“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拿到了超过二十份口供,如果把这些口供进行交叉对比,有一些关键信息的真实性是比较容易确定的。”
  “比如他们的口供中都提到了这批火枪的来历,是本地锦衣卫去海上与另一艘外来的广船完成的交接,并且有好几人提到对方应该不是同行,更像是海商之类的身份,这个信息与我国之前所掌握的情报基本一致。”
  “关于我们攻进来之前被销毁的那些资料,通过这些人的口供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其中包括了锦发号的账本和货物出入库记录,这里面很有可能涉及到了与锦衣卫进交易武器的这伙人的交易记录。虽然他们毁掉了锦发号这里的记录,却不代表没有在别的地方留下痕迹,我特地看了每一份口供,当时在海上跟对方完成交易没有使用现银,也没有用其他货物折价交易给对方,而是接收完这几箱东西就立刻返回了漳州。”
  金鸣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顿,想考一考许裕兴:“按照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锦发号在过往的交易中收过不少西班牙银币,那说明他们以往是现银交易,但这次军火交易中出货的一方并不是锦发号,而他们既没有付钱也没有交易其他货物给对方,但对方显然也不可能做慈善白送这些东西给锦衣卫,三少爷认为这笔帐是通过什么方式来结算的?”
  许裕兴反应也是极快,眼神一亮道:“金大人的意思是,锦衣卫有可能是觉得现银交易不便,于是通过银号钱庄之类的机构,直接将钱划账给了对方?”
  金鸣点点头赞道:“三少爷果然才思敏捷,在下正是此意。这些锦衣卫虽然毁掉了锦发号的相关交易记录,但我们说不定还能在别的地方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从钱庄走账当然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可能,也说不定之前双方有未结清的账目,正好用这批武器抵了账。但我觉得,如果派人再去惠丰号好好查查这锦发号的相关账目,或许还会有新的发现!”
  “金大人言之有理,在下这便派人去办!”许裕兴意识到这的确是一个有可能获得新线索的调查方向,当即便叫了一名得力手下过来,要他立刻赶去惠丰号,调查所有与锦发号相关的账目。
  金鸣在旁边补充道:“还要再提审一次锦发号的人,确认一下除了惠丰号之外,他们平日是否还与别的钱庄有银钱往来关系。”
  金鸣通过口供笔录所发现的这个微小的隐蔽线索的确体现出了其调查经验丰富的优势,正好弥补了许裕兴在这方面的不足。而许裕兴的执行力也非常强,立刻便开始追查目前只存在于理论中的这条线索。
  金鸣这个时候其实也已经非常疲惫了,他现在拿着口供凑在油灯下面看,感觉纸面上的字都有些模糊了。不过他知道目前在漳州进行的调查算是取得了重大进展,而且极有可能还会挖出更多的线索,如果能够查到中间人的身份,那就真的是大功一件了。
  不过许裕兴半夜三更派人去惠丰号查账,就算那边全力配合,要查出些名堂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达成的。好在这锦发号里倒也有不少住人的房间,已经清理出了两间清静上房,让能许裕兴和金鸣躺下来休息片刻。
  尽管不时还能听到刑讯拷问过程中传出的惨叫声,但他们还是因为疲惫非常,很快就睡了过去。直到天色快要蒙蒙亮的时候,从惠丰号送回了最新的消息,他们才被人从睡梦中叫醒,然后匆匆赶到书房里查看送回的统计资料。
  惠丰号的秦掌柜在此之前已经就被特地找去谈过话,所以尽管是半夜突如其来的登门,但惠丰号还是很配合地给予了协助,连夜将几位帐房先生都接了过来,替调查人员查锦发号的相关账目。
  当时会查到惠丰号这边,原因之一便是许裕兴想从大宗银币的兑换渠道展开调查,而且确实也收到了成效,通过秦掌柜提供的名单确认了锦发号这个调查目标。不过今天这一天下来确实是让许裕兴忙昏了头,如果不是金鸣提醒,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再次通过钱庄这个渠道对锦发号的账目进行复查。
  不过睡了一觉之后,许裕兴的头脑也清醒了许多,他想到了关于结算方式更多的细节。不管中间商与锦衣卫之间的结算方式如何,既然锦衣卫选择了以锦发号为掩饰与对方进行交易,并且已证实了有大宗银钱往来,那这个中间商极有可能是日常便与锦发号有交易往来的商家,先有贸易合作的基础,才有可能一步步发展到走私武器这个程度。
  所以通过钱庄调查其银钱往来对象,这不只是金鸣所说的碰碰运气,而是一个非常有用的调查手段,获得信息的可能性要远大于金鸣的预期。
  惠丰号那边一帮人忙活大半夜的初步调查结果,全部都已经誊抄下来,送到了许裕兴的手上。这份调查报告包括了两份记录,第一份的内容是过去的一年内,锦发号通过惠丰号划拨银两的所有支出记录,第二份则是同一时期锦发号接收其他人划拨银两入账的记录。时间、数目、对象,全部条目都记录得极为详细。
  两份记录的项目相同,但内容却差异极大,划入锦发号户头的根本就没有几笔账,而且数目最大才不过二百两银子,显然不是什么大买卖。但支出的账目却着实不少,而且其中千两以上的大笔支出,誊抄的人都很用心地特地作了醒目标记以便于查看。
  许裕兴将这记录放在桌面上与金鸣一起查看,两人都是阅览速度极快之人,很快就看完了这些账目,并且也从中发现了值得注意的地方。
  “锦发号在此之前通过惠丰号兑换过不少银币,可见对方之前与锦发号交易的时候,多是用现银购货,而锦发号在漳州本地的经营非常低调,极少公开售卖货物,所以这入账没有什么记录。”
  许裕兴首先对两份记录的内容差异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而从锦发号的支出款项来看,对象大多是本地商家,数目不大但时间比较集中,对比之前我们掌握的锦发号兑换银币的时间正好契合,这很像是锦发号出面在本地完成各种商品的采购,然后集中卖给使用西班牙银币的中间商。”
  “我的想法与三少爷是一样的。”金鸣对许裕兴的推理表示了赞同:“从这些账目记录来看,锦发号的经营模式比较简单,赚的就是转手差价的油水。不过对方既然是汉人海商,照理说完全可以自行在漳州地区完成采买,但偏要借锦发号来做这件事,这原因倒是值得研究。”
  “要嘛是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敢在漳州市面上露头,要嘛就是通过这种交易故意送钱给锦发号,以此来取得锦衣卫的信任,才便于进行之后的武器走私活动。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需要通过一个比较稳妥的渠道,将手里的大量银币兑换成可以在大明境内顺利流通的官银,然后由锦发号直接通过钱庄划拨到对方的户头。”许裕兴对此也立刻分析出了三种可能性。
  金鸣道:“由锦衣卫名下的产业出面兑换官银,自然会少很多麻烦,不过他们大概也料想不到,这锦衣卫存银子的钱庄,会这么容易就被我们查了账。三少爷,我们可以根据这个判断,对这些与锦发号有银钱往来的相关商家进行排查,看看有没有哪一家是只从锦发号收银子,而没有卖过什么货物给锦发号的。”
  两人一番分析梳理之后,顿时觉得原本已经走入死胡同的局面又变得豁然开朗。
  按照拿到的这份记录,从锦发号户头支出的大宗数目其实不多,而其对象就更少了,要进行下一步的调查其实不难。
  此时窗外传来鸡鸣声,许裕兴起身推开窗户,见天色将明,拍了拍肚子道:“忽然觉得好饿,金大人可愿一起去吃个早饭?”
  金鸣笑着应道:“在下正有此意。”
  许裕兴叫来手下,一番吩咐之后,便与金鸣一起离开了锦发号。这个时候的确也不需要他们再在这里盯着了,抓紧时间去吃个早饭补充一下自己的体力,如果有可能的话再补一会儿觉。或许天明之后很快就会有新的消息传回来,到时候说不得又要进行新一轮的抓捕和审讯,必须得保证清醒的头脑和充沛的精神才行。
  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验证他们的推测,但金鸣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离事情真相已经越来越近,很快就会触手可及了。
  9男人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