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992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正如姬元青所想的那样,龚十七对于江淮盐业的情况并非完全一无所知,特别是这次到了舟山之后,万发提供给他的卷宗中除了近期的几起袭击案之外,剩下的内容基本便都是业内相关的各种情报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山陕盐商与后来者徽商之间的利益斗争。手机端而龚十七在出发之前,也已经对此有了某些特别的打算,不过他并不想以命令的方式公布自己的计划,而是打算先试探一下姬元青的态度,看看这个搭档是否能与自己步调一致。
  姬元青的想法基本还是合乎了龚十七的期待,对扬州盐商内部矛盾加以利用,在他们看来是一个可能较为容易取得突破的方向。既然这些盐商的立场不一,那类似拉一派打一派这样的传统手段就可能会管用了。
  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先得调查清楚,对外来食盐采取激进对抗态度的究竟是哪一派的盐商,这样才能有的放矢,该打的打,该拉的拉。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理论上的策划,实际行动肯定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当初海汉在宁波境内建盐场的时候,不是没有北边的盐商过来试探态度,希望能够垄断宁波盐场的产出,并且开出的条件也算不错。但海汉考虑到好不容易在宁波府经营出来的大好局面正需要通过盐业经营来延续和扩展,最终还是拒绝了江淮盐商的提议,顶多只能给他们当地的销售代理权,而这样的答复显然不可能让对方感到满意,于是双方的谈判很快就告吹了,没有达成任何的实际协议。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正如姬元青所想的那样,龚十七对于江淮盐业的情况并非完全一无所知,特别是这次到了舟山之后,万发提供给他的卷宗中除了近期的几起袭击案之外,剩下的内容基本便都是业内相关的各种情报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山陕盐商与后来者徽商之间的利益斗争。而龚十七在出发之前,也已经对此有了某些特别的打算,不过他并不想以命令的方式公布自己的计划,而是打算先试探一下姬元青的态度,看看这个搭档是否能与自己步调一致。
  姬元青的想法基本还是合乎了龚十七的期待,对扬州盐商内部矛盾加以利用,在他们看来是一个可能较为容易取得突破的方向。既然这些盐商的立场不一,那类似拉一派打一派这样的传统手段就可能会管用了。
  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先得调查清楚,对外来食盐采取激进对抗态度的究竟是哪一派的盐商,这样才能有的放矢,该打的打,该拉的拉。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理论上的策划,实际行动肯定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当初海汉在宁波境内建盐场的时候,不是没有北边的盐商过来试探态度,希望能够垄断宁波盐场的产出,并且开出的条件也算不错。但海汉考虑到好不容易在宁波府经营出来的大好局面正需要通过盐业经营来延续和扩展,最终还是拒绝了江淮盐商的提议,顶多只能给他们当地的销售代理权,而这样的答复显然不可能让对方感到满意,于是双方的谈判很快就告吹了,没有达成任何的实际协议。正如姬元青所想的那样,龚十七对于江淮盐业的情况并非完全一无所知,特别是这次到了舟山之后,万发提供给他的卷宗中除了近期的几起袭击案之外,剩下的内容基本便都是业内相关的各种情报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山陕盐商与后来者徽商之间的利益斗争。而龚十七在出发之前,也已经对此有了某些特别的打算,不过他并不想以命令的方式公布自己的计划,而是打算先试探一下姬元青的态度,看看这个搭档是否能与自己步调一致。
  姬元青的想法基本还是合乎了龚十七的期待,对扬州盐商内部矛盾加以利用,在他们看来是一个可能较为容易取得突破的方向。既然这些盐商的立场不一,那类似拉一派打一派这样的传统手段就可能会管用了。
  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先得调查清楚,对外来食盐采取激进对抗态度的究竟是哪一派的盐商,这样才能有的放矢,该打的打,该拉的拉。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理论上的策划,实际行动肯定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当初海汉在宁波境内建盐场的时候,不是没有北边的盐商过来试探态度,希望能够垄断宁波盐场的产出,并且开出的条件也算不错。但海汉考虑到好不容易在宁波府经营出来的大好局面正需要通过盐业经营来延续和扩展,最终还是拒绝了江淮盐商的提议,顶多只能给他们当地的销售代理权,而这样的答复显然不可能让对方感到满意,于是双方的谈判很快就告吹了,没有达成任何的实际协议。正如姬元青所想的那样,龚十七对于江淮盐业的情况并非完全一无所知,特别是这次到了舟山之后,万发提供给他的卷宗中除了近期的几起袭击案之外,剩下的内容基本便都是业内相关的各种情报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山陕盐商与后来者徽商之间的利益斗争。而龚十七在出发之前,也已经对此有了某些特别的打算,不过他并不想以命令的方式公布自己的计划,而是打算先试探一下姬元青的态度,看看这个搭档是否能与自己步调一致。
  姬元青的想法基本还是合乎了龚十七的期待,对扬州盐商内部矛盾加以利用,在他们看来是一个可能较为容易取得突破的方向。既然这些盐商的立场不一,那类似拉一派打一派这样的传统手段就可能会管用了。
  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先得调查清楚,对外来食盐采取激进对抗态度的究竟是哪一派的盐商,这样才能有的放矢,该打的打,该拉的拉。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理论上的策划,实际行动肯定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当初海汉在宁波境内建盐场的时候,不是没有北边的盐商过来试探态度,希望能够垄断宁波盐场的产出,并且开出的条件也算不错。但海汉考虑到好不容易在宁波府经营出来的大好局面正需要通过盐业经营来延续和扩展,最终还是拒绝了江淮盐商的提议,顶多只能给他们当地的销售代理权,而这样的答复显然不可能让对方感到满意,于是双方的谈判很快就告吹了,没有达成任何的实际协议。正如姬元青所想的那样,龚十七对于江淮盐业的情况并非完全一无所知,特别是这次到了舟山之后,万发提供给他的卷宗中除了近期的几起袭击案之外,剩下的内容基本便都是业内相关的各种情报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山陕盐商与后来者徽商之间的利益斗争。而龚十七在出发之前,也已经对此有了某些特别的打算,不过他并不想以命令的方式公布自己的计划,而是打算先试探一下姬元青的态度,看看这个搭档是否能与自己步调一致。
  姬元青的想法基本还是合乎了龚十七的期待,对扬州盐商内部矛盾加以利用,在他们看来是一个可能较为容易取得突破的方向。既然这些盐商的立场不一,那类似拉一派打一派这样的传统手段就可能会管用了。
  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先得调查清楚,对外来食盐采取激进对抗态度的究竟是哪一派的盐商,这样才能有的放矢,该打的打,该拉的拉。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理论上的策划,实际行动肯定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当初海汉在宁波境内建盐场的时候,不是没有北边的盐商过来试探态度,希望能够垄断宁波盐场的产出,并且开出的条件也算不错。但海汉考虑到好不容易在宁波府经营出来的大好局面正需要通过盐业经营来延续和扩展,最终还是拒绝了江淮盐商的提议,顶多只能给他们当地的销售代理权,而这样的答复显然不可能让对方感到满意,于是双方的谈判很快就告吹了,没有达成任何的实际协议。正如姬元青所想的那样,龚十七对于江淮盐业的情况并非完全一无所知,特别是这次到了舟山之后,万发提供给他的卷宗中除了近期的几起袭击案之外,剩下的内容基本便都是业内相关的各种情报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山陕盐商与后来者徽商之间的利益斗争。而龚十七在出发之前,也已经对此有了某些特别的打算,不过他并不想以命令的方式公布自己的计划,而是打算先试探一下姬元青的态度,看看这个搭档是否能与自己步调一致。
  姬元青的想法基本还是合乎了龚十七的期待,对扬州盐商内部矛盾加以利用,在他们看来是一个可能较为容易取得突破的方向。既然这些盐商的立场不一,那类似拉一派打一派这样的传统手段就可能会管用了。
  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先得调查清楚,对外来食盐采取激进对抗态度的究竟是哪一派的盐商,这样才能有的放矢,该打的打,该拉的拉。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理论上的策划,实际行动肯定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当初海汉在宁波境内建盐场的时候,不是没有北边的盐商过来试探态度,希望能够垄断宁波盐场的产出,并且开出的条件也算不错。但海汉考虑到好不容易在宁波府经营出来的大好局面正需要通过盐业经营来延续和扩展,最终还是拒绝了江淮盐商的提议,顶多只能给他们当地的销售代理权,而这样的答复显然不可能让对方感到满意,于是双方的谈判很快就告吹了,没有达成任何的实际协议。正如姬元青所想的那样,龚十七对于江淮盐业的情况并非完全一无所知,特别是这次到了舟山之后,万发提供给他的卷宗中除了近期的几起袭击案之外,剩下的内容基本便都是业内相关的各种情报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山陕盐商与后来者徽商之间的利益斗争。而龚十七在出发之前,也已经对此有了某些特别的打算,不过他并不想以命令的方式公布自己的计划,而是打算先试探一下姬元青的态度,看看这个搭档是否能与自己步调一致。
  姬元青的想法基本还是合乎了龚十七的期待,对扬州盐商内部矛盾加以利用,在他们看来是一个可能较为容易取得突破的方向。既然这些盐商的立场不一,那类似拉一派打一派这样的传统手段就可能会管用了。
  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们先得调查清楚,对外来食盐采取激进对抗态度的究竟是哪一派的盐商,这样才能有的放矢,该打的打,该拉的拉……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理论上的策划,实际行动肯定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当初海汉在宁波境内建盐场的时候,不是没有北边的盐商过来试探态度,希望能够垄断宁波盐场的产出,并且开出的条件也算不错。但海汉考虑到好不容易在宁波府经营出来的大好局面正需要通过盐业经营来延续和扩展,最终还是拒绝了江淮盐商的提议,顶多只能给他们当地的销售代理权,而这样的答复显然不可能让对方感到满意,于是双方的谈判很快就告吹了,没有达成任何的实际协议。
  正如姬元青所想的那样,龚十七对于江淮盐业的情况并非完全一无所知,特别是这次到了舟山之后,万发提供给他的卷宗中除了近期的几起袭击案之外,剩下的内容基本便都是业内相关的各种情报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山陕盐商与后来者徽商之间的利益斗争。
  1627崛起南海
  1627崛起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