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962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对张千智而言,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当然是把霍飞连同其手下一并全抓了,带回去大刑伺候,让擅长刑讯的手下审上一两天,就基本能让他们把知道的一切都吐露干净。但这样做也有弊端,抓了霍飞很容易会打草惊蛇,让他背后那伙人察觉,而当下又无法确定藏身于城北客栈的那些人就是全部涉案人员,万一因此导致出现漏网之鱼就不美了。
  张千智更希望能让霍飞主动选择合作,这样从他那里获得的信息可能要比通过拷打得到的东西更为真实可信,更易于将那些仍然潜伏在暗处的家伙全部挖出来。但从目前霍飞所提供的信息来看,显然并未达到张千智的期望值。
  霍飞苦着脸道:“田……张大人,小人不敢有丝毫隐瞒,大人所说的这些情况,小人也确实不知。那个姓薛的只是出钱找小人买情报,并没有与小人谈及过其他事情。小人做的这行买卖本来也有许多忌讳,一般主顾不主动说的,小人也不敢多问啊!”
  张千智冷笑道:“霍飞,如果你连一点作用都没有,那我保下你又有何意义?你要活命,就好好珍惜机会!你自己就是做这买卖的,应该很清楚什么样的消息才有价值吧?”
  霍飞知道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被抓起来的真正原因,就是对方的主要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向自己购买情报的薛老板等人。官府的目标肯定是想将薛老板一伙全部拿下,但似乎也很顾忌薛老板是否还会有其他处于潜伏中的同伙存在,所以没有急于抓人,而是在想方设法地先调查薛老板等人的情况,力求要掌握全盘状况之后再动手。
  同时霍飞也意识到,官府对薛老板一伙的情况其实并不是特别清楚,所以才会需要通过自己来核实薛老板一伙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但这却让霍飞颇感为难,他虽然知道薛老板一伙收购情报的目的可能是要在儋州对朝鲜人发动袭击,但这伙人为何要不惜代价来做这件事,他却是茫然无知,也从未想过要去了解有些时候知道得越少越好,被灭口的人往往都是因为知道得太多了。
  霍飞想要自保,又没法提供张千智所需的信息,那他就只剩一条路可走,便是设法帮助张千智将薛老板及其同伙一网打尽。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张千智而言,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当然是把霍飞连同其手下一并全抓了,带回去大刑伺候,让擅长刑讯的手下审上一两天,就基本能让他们把知道的一切都吐露干净。但这样做也有弊端,抓了霍飞很容易会打草惊蛇,让他背后那伙人察觉,而当下又无法确定藏身于城北客栈的那些人就是全部涉案人员,万一因此导致出现漏网之鱼就不美了。
  张千智更希望能让霍飞主动选择合作,这样从他那里获得的信息可能要比通过拷打得到的东西更为真实可信,更易于将那些仍然潜伏在暗处的家伙全部挖出来。但从目前霍飞所提供的信息来看,显然并未达到张千智的期望值。
  霍飞苦着脸道:“田……张大人,小人不敢有丝毫隐瞒,大人所说的这些情况,小人也确实不知。那个姓薛的只是出钱找小人买情报,并没有与小人谈及过其他事情。小人做的这行买卖本来也有许多忌讳,一般主顾不主动说的,小人也不敢多问啊!”
  张千智冷笑道:“霍飞,如果你连一点作用都没有,那我保下你又有何意义?你要活命,就好好珍惜机会!你自己就是做这买卖的,应该很清楚什么样的消息才有价值吧?”
  霍飞知道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被抓起来的真正原因,就是对方的主要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向自己购买情报的薛老板等人。官府的目标肯定是想将薛老板一伙全部拿下,但似乎也很顾忌薛老板是否还会有其他处于潜伏中的同伙存在,所以没有急于抓人,而是在想方设法地先调查薛老板等人的情况,力求要掌握全盘状况之后再动手。
  同时霍飞也意识到,官府对薛老板一伙的情况其实并不是特别清楚,所以才会需要通过自己来核实薛老板一伙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但这却让霍飞颇感为难,他虽然知道薛老板一伙收购情报的目的可能是要在儋州对朝鲜人发动袭击,但这伙人为何要不惜代价来做这件事,他却是茫然无知,也从未想过要去了解有些时候知道得越少越好,被灭口的人往往都是因为知道得太多了。
  霍飞想要自保,又没法提供张千智所需的信息,那他就只剩一条路可走,便是设法帮助张千智将薛老板及其同伙一网打尽。对张千智而言,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当然是把霍飞连同其手下一并全抓了,带回去大刑伺候,让擅长刑讯的手下审上一两天,就基本能让他们把知道的一切都吐露干净。但这样做也有弊端,抓了霍飞很容易会打草惊蛇,让他背后那伙人察觉,而当下又无法确定藏身于城北客栈的那些人就是全部涉案人员,万一因此导致出现漏网之鱼就不美了。
  张千智更希望能让霍飞主动选择合作,这样从他那里获得的信息可能要比通过拷打得到的东西更为真实可信,更易于将那些仍然潜伏在暗处的家伙全部挖出来。但从目前霍飞所提供的信息来看,显然并未达到张千智的期望值。
  霍飞苦着脸道:“田……张大人,小人不敢有丝毫隐瞒,大人所说的这些情况,小人也确实不知。那个姓薛的只是出钱找小人买情报,并没有与小人谈及过其他事情。小人做的这行买卖本来也有许多忌讳,一般主顾不主动说的,小人也不敢多问啊!”
  张千智冷笑道:“霍飞,如果你连一点作用都没有,那我保下你又有何意义?你要活命,就好好珍惜机会!你自己就是做这买卖的,应该很清楚什么样的消息才有价值吧?”
  霍飞知道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被抓起来的真正原因,就是对方的主要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向自己购买情报的薛老板等人。官府的目标肯定是想将薛老板一伙全部拿下,但似乎也很顾忌薛老板是否还会有其他处于潜伏中的同伙存在,所以没有急于抓人,而是在想方设法地先调查薛老板等人的情况,力求要掌握全盘状况之后再动手。
  同时霍飞也意识到,官府对薛老板一伙的情况其实并不是特别清楚,所以才会需要通过自己来核实薛老板一伙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但这却让霍飞颇感为难,他虽然知道薛老板一伙收购情报的目的可能是要在儋州对朝鲜人发动袭击,但这伙人为何要不惜代价来做这件事,他却是茫然无知,也从未想过要去了解有些时候知道得越少越好,被灭口的人往往都是因为知道得太多了。
  霍飞想要自保,又没法提供张千智所需的信息,那他就只剩一条路可走,便是设法帮助张千智将薛老板及其同伙一网打尽。对张千智而言,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当然是把霍飞连同其手下一并全抓了,带回去大刑伺候,让擅长刑讯的手下审上一两天,就基本能让他们把知道的一切都吐露干净。但这样做也有弊端,抓了霍飞很容易会打草惊蛇,让他背后那伙人察觉,而当下又无法确定藏身于城北客栈的那些人就是全部涉案人员,万一因此导致出现漏网之鱼就不美了。
  张千智更希望能让霍飞主动选择合作,这样从他那里获得的信息可能要比通过拷打得到的东西更为真实可信,更易于将那些仍然潜伏在暗处的家伙全部挖出来。但从目前霍飞所提供的信息来看,显然并未达到张千智的期望值。
  霍飞苦着脸道:“田……张大人,小人不敢有丝毫隐瞒,大人所说的这些情况,小人也确实不知。那个姓薛的只是出钱找小人买情报,并没有与小人谈及过其他事情。小人做的这行买卖本来也有许多忌讳,一般主顾不主动说的,小人也不敢多问啊!”
  张千智冷笑道:“霍飞,如果你连一点作用都没有,那我保下你又有何意义?你要活命,就好好珍惜机会!你自己就是做这买卖的,应该很清楚什么样的消息才有价值吧?”
  霍飞知道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被抓起来的真正原因,就是对方的主要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向自己购买情报的薛老板等人。官府的目标肯定是想将薛老板一伙全部拿下,但似乎也很顾忌薛老板是否还会有其他处于潜伏中的同伙存在,所以没有急于抓人,而是在想方设法地先调查薛老板等人的情况,力求要掌握全盘状况之后再动手。
  同时霍飞也意识到,官府对薛老板一伙的情况其实并不是特别清楚,所以才会需要通过自己来核实薛老板一伙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但这却让霍飞颇感为难,他虽然知道薛老板一伙收购情报的目的可能是要在儋州对朝鲜人发动袭击,但这伙人为何要不惜代价来做这件事,他却是茫然无知,也从未想过要去了解有些时候知道得越少越好,被灭口的人往往都是因为知道得太多了。
  霍飞想要自保,又没法提供张千智所需的信息,那他就只剩一条路可走,便是设法帮助张千智将薛老板及其同伙一网打尽。对张千智而言,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当然是把霍飞连同其手下一并全抓了,带回去大刑伺候,让擅长刑讯的手下审上一两天,就基本能让他们把知道的一切都吐露干净。但这样做也有弊端,抓了霍飞很容易会打草惊蛇,让他背后那伙人察觉,而当下又无法确定藏身于城北客栈的那些人就是全部涉案人员,万一因此导致出现漏网之鱼就不美了。
  张千智更希望能让霍飞主动选择合作,这样从他那里获得的信息可能要比通过拷打得到的东西更为真实可信,更易于将那些仍然潜伏在暗处的家伙全部挖出来。但从目前霍飞所提供的信息来看,显然并未达到张千智的期望值。
  霍飞苦着脸道:“田……张大人,小人不敢有丝毫隐瞒,大人所说的这些情况,小人也确实不知。那个姓薛的只是出钱找小人买情报,并没有与小人谈及过其他事情。小人做的这行买卖本来也有许多忌讳,一般主顾不主动说的,小人也不敢多问啊!”
  张千智冷笑道:“霍飞,如果你连一点作用都没有,那我保下你又有何意义?你要活命,就好好珍惜机会!你自己就是做这买卖的,应该很清楚什么样的消息才有价值吧?”
  霍飞知道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被抓起来的真正原因,就是对方的主要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向自己购买情报的薛老板等人。官府的目标肯定是想将薛老板一伙全部拿下,但似乎也很顾忌薛老板是否还会有其他处于潜伏中的同伙存在,所以没有急于抓人,而是在想方设法地先调查薛老板等人的情况,力求要掌握全盘状况之后再动手。
  同时霍飞也意识到,官府对薛老板一伙的情况其实并不是特别清楚,所以才会需要通过自己来核实薛老板一伙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但这却让霍飞颇感为难,他虽然知道薛老板一伙收购情报的目的可能是要在儋州对朝鲜人发动袭击,但这伙人为何要不惜代价来做这件事,他却是茫然无知,也从未想过要去了解有些时候知道得越少越好,被灭口的人往往都是因为知道得太多了。
  霍飞想要自保,又没法提供张千智所需的信息,那他就只剩一条路可走,便是设法帮助张千智将薛老板及其同伙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