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957章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正文
  那位外事管理处的副处给霍先生送来了一个当下难以判断利弊的消息,他已经接到市长办的通知,朝鲜世子近日就会抵达儋州,但具体的行程安排,这次将由市长办和三亚派出的外交官员来一起议定,而外事管理处可能要等到这位贵宾抵达儋州之后才会知道具体的行程——这极有可能就是因为最近几天黑市炒作朝鲜世子行程被官方注意到了,所以与过去外事活动的安排方式有所不同。
  如果仅仅就是这样,那对霍先生而言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等朝鲜世子到了儋州之后才拿到行程,他也很难向自己的主顾交差,毕竟先前他可是向对方吹下了牛皮,会在朝鲜世子抵达儋州之前就拿到行程,
  但据这位副处所说,从三亚来的外交官似乎对享乐比较感兴趣,召集外事管理处的人开会时便主动询问本地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不是用来招待朝鲜世子,而是他自己想去体验一下。
  这对于霍先生来说就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了,通常来说喜欢享乐的官员会比较容易收买,而此人或许便掌握着朝鲜人的具体行程,如果能直接与此人接触,说不定可以拿钱从他那里买到独门消息。至于安排一处好玩的地方招呼这位外交官,那就是小菜一碟了,霍先生一句吩咐下去,一两个时辰之内就可以准备妥当。
  当然了,要结交到这位外交官,肯定还是得通过为他这个信息的副处才行,而且这种牵线搭桥的服务肯定不是免费的,他势必还得为此再付给对方一笔酬劳,而且这种事情多一个环节就会多一份风险。不过考虑到这可能是当下唯一能够破局的手段了,霍先生不肯放弃这笔买卖,也只能兵行险着试上一试了。
  霍先生当下便派人又送了五千去给这位副处,让他尽快安排一下与这位三亚来的外交官会面——他知道对方点明这位外交官爱好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再掏一笔钱出来去打通关节。
  情报还没影,霍先生这边光是送给副处的钱就已经去了一万了,事情能不能办成还另说。若不是先前从薛正手里收了三万的定金,这亏本买卖他还真不敢做。
  钱一送过去,对方很爽快就收下了,证明了霍先生的判断是对的,那位老兄摆明了是安心要把这个钱挣了。就算没有情报卖给霍先生,这钱也还是没少收,霍先生还不能不给这钱。
  霍先生估摸对方既然直接把钱收下了,这事应该多半有戏,当即便命人去准备一处吃喝玩乐的场所。其实儋州城内外有不少这样的地方,不过既然对方是三亚来的官员,想必眼界也会比较高,那就不能随随便便地找一处差不多的地方去打发对方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霍先生虽然心疼钱,但也知道这种事情不下本钱是不行的,要跟这些官面上的人物谈买卖,如果不在第一时间就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对方都未必有兴趣多给自己一些说话的机会。他只能尽可能挑选儋州本地最高档,价格也是最贵的地方,让对方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感受到自己的实力和诚意。
  儋州这地方虽是以文教产业出名,但这里自古以来便是一处海港城市,往来此地的流动人口颇多,如今不但有许多到此留学的文人,还有大片的农业开发区,吸引了许多外地商人来这里投身文教产业和种植园。
  各类产业的发展也显著地拉动了儋州的消费水平,近几年在儋州城区附近新开业的饭馆、酒楼、旅店等门店的数量,甚至已经与三亚相差无几。这其中自然也有为了迎合高端消费人群的一些装潢精致,服务内容更有针对性的高档场所。
  当然了,这种能把豆腐卖成肉价钱的买卖不是有钱就可以做的,多少先得在本地有些人脉背景。如果能有可靠的保护伞,那这生意做起来还是很愉快的。
  霍先生找人去预定的地方正是这样的一处特别的所在,这地方座落在儋州城以西的海边,如果从外面看就是一处私人庄园而已,也不会对公众开门营业,只为某些身份特殊的会员服务,也就是说普通人可能连在这里花钱的资格都不具备。
  这处庄园背后的大老板,据说是儋州的某位高官,不过具体是谁,霍先生却一直没有挖出真相。但也正是如此,他才对这个地方比较放心,毕竟这里根本不用把老板的身份亮出来就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足见其后台够硬。
  这个地方在霍先生看来最值得称道的应该就是服务了,尤其是对于他这种不想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需要保持神秘感来与客户接触的地下掮客来说,这里可以为他隐藏身份所需的各种服务,而不会觉得他这些奇奇怪怪的要求有什么不妥。当然了,所有的这一切都有相应的价钱,只要钱到位了,就算霍先生要躺进棺材里让人抬进去,那也不会有问题。
  不管是吃吃喝喝还是想玩玩吹拉弹唱,这里都是应有尽有,霍先生认为那外交官既然明说想找好玩的地方,那应该便是这个调调了。对方如果想谈正事,这地方无疑是个很僻静又很安全的好地方,对方如果谈完正事还想玩玩其他的,也不需再换地方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霍先生撒出去的钱很快就收到了回音,让他下午晚些时候安排一辆车到外事管理处附近接人。霍先生不敢托大,又特地让人去车马行租了一辆高级马车——是有玻璃窗,配有软垫座位和弹簧减震的那种,而不是之前派去接薛正的客货两用大篷马车。一切准备停当之后,霍先生便先行去了儋州湾的那处庄园,等待手下将人接过来。
  外事管理处的那位副处如约而至,与他一起的还有一名年轻官员,应该便是他所说的外交官了。霍先生见两人进到包间,连忙起身相迎。
  “来跟两位介绍一下,这位是外交部外事管理司的田征田大人。这位是在儋州经营书画生意的霍飞霍先生。难得有这个机会相识,两位多多亲近亲近。”名叫关安平的这位本地官员当下便替二人作了介绍。
  “原来是田大人,久仰久仰!”霍飞连忙躬身作揖,说几句客气话表示恭敬。
  年轻官员笑眯眯地拱手应道“听说今天是霍先生做东邀请关大人,在下不请自来,真是叨扰了!”
  田征这个时候还在安南陪同李溰参观黑土港,出现在这里的当然不可能是他的影分身。这个站在霍飞面前的年轻官员,正是主持调查袭击事件的张千智。
  安全部先前所制定的行动计划中,在实施第一步的同时,就已经对有机会接触到朝鲜世子行程的外事管理处进行了全面监控。并且安全部本身就有人在这个部门中任职,所以第一时间便能知道外界对情报收购的反应。外事管理处的人接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报价,而安全部就负责对这些跳出来的家伙进行排查,先剔除那些试图浑水摸鱼的小混混,再重点调查一些大的目标。
  当然在此期间,张千智和汪百锁已经将外事管理处的这些人集中起来进行了普法教育,连哄带吓地让他们了与其联系的地下掮客名单。而这位关副处也没能顶得住压力,在汪百锁出示了他的银行账户情况之后,关安平老老实实地承认了自己有灰色收入是来自于儋州本地的某位大掮客。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位掮客在前几天向他支付了一笔订金,要换取朝鲜世子的行程安排。
  问题就在于这位掮客向关安平付钱的时候,还要早于安全部故意放出情报求购消息的时间。也就是说在市面上还没开始炒作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暗中收购关于朝鲜世子的情报了。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张千智本想通过一个复杂的行动计划来确认对手是否潜伏在儋州,但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第二步行动还没真正展开,就已经通过内部排查确认了调查目标。
  当然了,如果不是张千智坚持要执行这个计划,安全部可能也不会大费周折对外事管理处的职员进行逐个排查,也就很难在第一时间挖出关安平背后的这条线索了,所以这也不算是什么意外收获,说是水到渠成的调查成果还差不多。
  不过仅仅只是这样,也仍然无法确认试图收购情报的人就是在昌化组织袭击行动未遂的那帮人,所以安全部还需要作进一步的确认。而张千智原定的第二步行动就是要制造一个真实可靠的消息源,来引诱真正想购买情报的人上钩,但关安平暴露之后,看来似乎可以省去中间的很多麻烦,直接跟对方接头了。
  于是关副处又被单独提出来,由张千智亲自对他面授机宜,让他戴罪立功,只要能够对后续的案件调查工作起到关键作用,张千智会亲自为他作担保,在事后只会丢官去职,不会追究其他责任,更不用坐牢服刑。
  这对于关安平来说已经是当下最理想的结果了,否则他犯的事可没这么好了结。而且他也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不跟安全部合作,那就是罪上加罪,说不定下个月就会被发配到黑土港去挖煤挖到死为止。与其蹲大牢服苦役,倒不如痛快点配合张千智拿人,至少还能给自己留一条体面的退路。
  于是在张千智的指点之下,关安平与霍飞几个回合的消息来回之后,果然引到了对方上钩,利令智昏之下竟然愿意出来与张千智会面。
  张千智便先借了田征的身份,扮作三亚来的外交官,亲自出面来会霍飞,看看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他与霍飞见面之后便几乎可以确认,这应该不是在昌化组织袭击行动的那个人,因为这霍飞左边衣袖空荡荡的,竟然是一个独臂人。而在昌化搞事的那伙人里,似乎并没有独臂人的存在。
  不过这也并不表示霍飞与那伙人就没有关系了,他既然找到关安平买情报,这就已经有极大的嫌疑了,但关安平称此人是一个买卖各种情报的地下掮客,张千智就不得不考虑霍飞在这件事情里扮演的其实是一个中间人的角色。如果说当下直接抓捕霍飞,那有可能会打草惊蛇,让真正的购买者就此藏匿起来,到时候再想将其翻出来可就难了。
  所以张千智要先借助目前的假身份,尽可能从霍飞这里多套出一些情况,才好对下一步的行动作出决断。而因为有事前的准备和关安平的协助,霍飞显然没有对张千智的身份产生任何的怀疑,真把他当作了从三亚来的外交部高官。
  张千智在三亚期间就长期与各个官署打交道,要扮演外交官自然难不住他。而且这趟从三亚出来之后还有田征这个真正的外交官同伴,他用其作为自己效仿的对象,骗骗霍飞这样的外行人已经绰绰有余了。。
  张千智见面之后也没有急于向霍飞套话,而是很耐心地先继续完善自己的人设,对这山庄的装潢和服务进行了一番评点,然后又在关安平的主张下,拿菜单为这一场三人聚会点了菜。
  霍飞旁观之下,也觉得这位“田大人”言谈举止都透着上位者的习气,这种官员身上的气质,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冒充的。当下心想就算这买卖做不成,能有机会结交到这样的人物,那也能值回今天的开销了。不过他确实想不到,对面这位的身份的确是高级官员无误,但却并不是他想找的外交官。而对方来到这里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吃喝玩乐,而是将他视作了猎物,随时都能动手将他拿下。
  162崛起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