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861章 加入盟军的资格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钱天敦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战后与朝鲜的军事合作项目上,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管理这几处新开的工地。话说回来,作为军中高级将领,这些民政事务也的确超出了他的管辖范围,所以即便是符力主动来请示工作,他也不打算出手干涉这些项目的具体安排。而且在钱天敦看来,发生在盐场工地的这点小冲突也实在不算什么大事,符力的反应有点太激烈了。
  两国产业合作计划中兴建的这几处生产基地并不是完全由海汉出资开发,朝鲜方面也以官方名义砸了不少钱进来,不过这主要是为了方便行事,实际出资者一多半都是朝鲜国的权贵富商。而日后这些地方投产经营所获的利润,自然也会按照出资份额分给这些隐形股东。工地上民工与监工之间的利益冲突,本质上还是朝鲜国内存在的阶级矛盾,只是在海汉工地这个特定环境下暴露出来而已。
  既然这是朝鲜的内部矛盾,钱天敦并不希望符力采取直接干涉的手段,海汉目前与朝鲜的外交关系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胜利堡也有长期规划要将朝鲜大同江下游流域打造成海汉在这一地区的重工业基地,对海汉来说维持与朝鲜的稳定关系是当下的头等要务。至于这些产业基地的建设进程,倒是不会像先前修建大同江军事基地那么紧张,所以海汉也无需为此而去冒着得罪朝鲜的风险插手干涉其内部事务。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钱天敦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战后与朝鲜的军事合作项目上,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管理这几处新开的工地。话说回来,作为军中高级将领,这些民政事务也的确超出了他的管辖范围,所以即便是符力主动来请示工作,他也不打算出手干涉这些项目的具体安排。而且在钱天敦看来,发生在盐场工地的这点小冲突也实在不算什么大事,符力的反应有点太激烈了。
  两国产业合作计划中兴建的这几处生产基地并不是完全由海汉出资开发,朝鲜方面也以官方名义砸了不少钱进来,不过这主要是为了方便行事,实际出资者一多半都是朝鲜国的权贵富商。而日后这些地方投产经营所获的利润,自然也会按照出资份额分给这些隐形股东。工地上民工与监工之间的利益冲突,本质上还是朝鲜国内存在的阶级矛盾,只是在海汉工地这个特定环境下暴露出来而已。
  既然这是朝鲜的内部矛盾,钱天敦并不希望符力采取直接干涉的手段,海汉目前与朝鲜的外交关系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胜利堡也有长期规划要将朝鲜大同江下游流域打造成海汉在这一地区的重工业基地,对海汉来说维持与朝鲜的稳定关系是当下的头等要务。至于这些产业基地的建设进程,倒是不会像先前修建大同江军事基地那么紧张,所以海汉也无需为此而去冒着得罪朝鲜的风险插手干涉其内部事务。钱天敦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战后与朝鲜的军事合作项目上,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管理这几处新开的工地。话说回来,作为军中高级将领,这些民政事务也的确超出了他的管辖范围,所以即便是符力主动来请示工作,他也不打算出手干涉这些项目的具体安排。而且在钱天敦看来,发生在盐场工地的这点小冲突也实在不算什么大事,符力的反应有点太激烈了。
  两国产业合作计划中兴建的这几处生产基地并不是完全由海汉出资开发,朝鲜方面也以官方名义砸了不少钱进来,不过这主要是为了方便行事,实际出资者一多半都是朝鲜国的权贵富商。而日后这些地方投产经营所获的利润,自然也会按照出资份额分给这些隐形股东。工地上民工与监工之间的利益冲突,本质上还是朝鲜国内存在的阶级矛盾,只是在海汉工地这个特定环境下暴露出来而已。
  既然这是朝鲜的内部矛盾,钱天敦并不希望符力采取直接干涉的手段,海汉目前与朝鲜的外交关系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胜利堡也有长期规划要将朝鲜大同江下游流域打造成海汉在这一地区的重工业基地,对海汉来说维持与朝鲜的稳定关系是当下的头等要务。至于这些产业基地的建设进程,倒是不会像先前修建大同江军事基地那么紧张,所以海汉也无需为此而去冒着得罪朝鲜的风险插手干涉其内部事务。钱天敦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战后与朝鲜的军事合作项目上,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管理这几处新开的工地。话说回来,作为军中高级将领,这些民政事务也的确超出了他的管辖范围,所以即便是符力主动来请示工作,他也不打算出手干涉这些项目的具体安排。而且在钱天敦看来,发生在盐场工地的这点小冲突也实在不算什么大事,符力的反应有点太激烈了。
  两国产业合作计划中兴建的这几处生产基地并不是完全由海汉出资开发,朝鲜方面也以官方名义砸了不少钱进来,不过这主要是为了方便行事,实际出资者一多半都是朝鲜国的权贵富商。而日后这些地方投产经营所获的利润,自然也会按照出资份额分给这些隐形股东。工地上民工与监工之间的利益冲突,本质上还是朝鲜国内存在的阶级矛盾,只是在海汉工地这个特定环境下暴露出来而已。
  既然这是朝鲜的内部矛盾,钱天敦并不希望符力采取直接干涉的手段,海汉目前与朝鲜的外交关系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胜利堡也有长期规划要将朝鲜大同江下游流域打造成海汉在这一地区的重工业基地,对海汉来说维持与朝鲜的稳定关系是当下的头等要务。至于这些产业基地的建设进程,倒是不会像先前修建大同江军事基地那么紧张,所以海汉也无需为此而去冒着得罪朝鲜的风险插手干涉其内部事务。钱天敦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战后与朝鲜的军事合作项目上,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管理这几处新开的工地。话说回来,作为军中高级将领,这些民政事务也的确超出了他的管辖范围,所以即便是符力主动来请示工作,他也不打算出手干涉这些项目的具体安排。而且在钱天敦看来,发生在盐场工地的这点小冲突也实在不算什么大事,符力的反应有点太激烈了。
  两国产业合作计划中兴建的这几处生产基地并不是完全由海汉出资开发,朝鲜方面也以官方名义砸了不少钱进来,不过这主要是为了方便行事,实际出资者一多半都是朝鲜国的权贵富商。而日后这些地方投产经营所获的利润,自然也会按照出资份额分给这些隐形股东。工地上民工与监工之间的利益冲突,本质上还是朝鲜国内存在的阶级矛盾,只是在海汉工地这个特定环境下暴露出来而已。
  既然这是朝鲜的内部矛盾,钱天敦并不希望符力采取直接干涉的手段,海汉目前与朝鲜的外交关系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胜利堡也有长期规划要将朝鲜大同江下游流域打造成海汉在这一地区的重工业基地,对海汉来说维持与朝鲜的稳定关系是当下的头等要务。至于这些产业基地的建设进程,倒是不会像先前修建大同江军事基地那么紧张,所以海汉也无需为此而去冒着得罪朝鲜的风险插手干涉其内部事务。钱天敦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战后与朝鲜的军事合作项目上,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管理这几处新开的工地。话说回来,作为军中高级将领,这些民政事务也的确超出了他的管辖范围,所以即便是符力主动来请示工作,他也不打算出手干涉这些项目的具体安排。而且在钱天敦看来,发生在盐场工地的这点小冲突也实在不算什么大事,符力的反应有点太激烈了。
  两国产业合作计划中兴建的这几处生产基地并不是完全由海汉出资开发,朝鲜方面也以官方名义砸了不少钱进来,不过这主要是为了方便行事,实际出资者一多半都是朝鲜国的权贵富商。而日后这些地方投产经营所获的利润,自然也会按照出资份额分给这些隐形股东。工地上民工与监工之间的利益冲突,本质上还是朝鲜国内存在的阶级矛盾,只是在海汉工地这个特定环境下暴露出来而已。
  既然这是朝鲜的内部矛盾,钱天敦并不希望符力采取直接干涉的手段,海汉目前与朝鲜的外交关系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胜利堡也有长期规划要将朝鲜大同江下游流域打造成海汉在这一地区的重工业基地,对海汉来说维持与朝鲜的稳定关系是当下的头等要务。至于这些产业基地的建设进程,倒是不会像先前修建大同江军事基地那么紧张,所以海汉也无需为此而去冒着得罪朝鲜的风险插手干涉其内部事务。钱天敦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战后与朝鲜的军事合作项目上,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管理这几处新开的工地。话说回来,作为军中高级将领,这些民政事务也的确超出了他的管辖范围,所以即便是符力主动来请示工作,他也不打算出手干涉这些项目的具体安排。而且在钱天敦看来,发生在盐场工地的这点小冲突也实在不算什么大事,符力的反应有点太激烈了。
  两国产业合作计划中兴建的这几处生产基地并不是完全由海汉出资开发,朝鲜方面也以官方名义砸了不少钱进来,不过这主要是为了方便行事,实际出资者一多半都是朝鲜国的权贵富商。而日后这些地方投产经营所获的利润,自然也会按照出资份额分给这些隐形股东。工地上民工与监工之间的利益冲突,本质上还是朝鲜国内存在的阶级矛盾,只是在海汉工地这个特定环境下暴露出来而已。
  既然这是朝鲜的内部矛盾,钱天敦并不希望符力采取直接干涉的手段,海汉目前与朝鲜的外交关系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胜利堡也有长期规划要将朝鲜大同江下游流域打造成海汉在这一地区的重工业基地,对海汉来说维持与朝鲜的稳定关系是当下的头等要务。至于这些产业基地的建设进程,倒是不会像先前修建大同江军事基地那么紧张,所以海汉也无需为此而去冒着得罪朝鲜的风险插手干涉其内部事务。钱天敦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战后与朝鲜的军事合作项目上,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管理这几处新开的工地。话说回来,作为军中高级将领,这些民政事务也的确超出了他的管辖范围,所以即便是符力主动来请示工作,他也不打算出手干涉这些项目的具体安排。而且在钱天敦看来,发生在盐场工地的这点小冲突也实在不算什么大事,符力的反应有点太激烈了。
  两国产业合作计划中兴建的这几处生产基地并不是完全由海汉出资开发,朝鲜方面也以官方名义砸了不少钱进来,不过这主要是为了方便行事,实际出资者一多半都是朝鲜国的权贵富商。而日后这些地方投产经营所获的利润,自然也会按照出资份额分给这些隐形股东。工地上民工与监工之间的利益冲突,本质上还是朝鲜国内存在的阶级矛盾,只是在海汉工地这个特定环境下暴露出来而已。
  既然这是朝鲜的内部矛盾,钱天敦并不希望符力采取直接干涉的手段,海汉目前与朝鲜的外交关系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胜利堡也有长期规划要将朝鲜大同江下游流域打造成海汉在这一地区的重工业基地,对海汉来说维持与朝鲜的稳定关系是当下的头等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