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858章 共享富贵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虽说海汉银行办的这次活动在战后的汉城已经算是很轰动的事件,但在海汉一方看来还是简陋了一些。如果是按照海汉标准的庆典内容来操作,那海汉银行汉城分号的开业大概不会就这么草草收场,起码也得搞个舞龙舞狮的游行队伍在汉城里转上一圈才像话。
  不过朝鲜方面并不希望海汉在这件事的宣传上做得过于高调,毕竟汉城里的几家钱庄银号背后也多少都有官方甚至王族的背景,并不是所有人都乐于见到海汉银行在汉城开业。如果不是金尚宪和崔鸣吉双双现身,今天这个现场未必能如此顺利地完成。
  对于普通的朝鲜民众来说,自然是本国的银号钱庄更为可靠一些,但海汉在银行经营方面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首选的客户对象并非普通民众,而是掌握了大量资金的商人和权贵,利用这些社会上层人士来带动银行的业务。
  而海汉银行证明实力的方法也非常简单粗暴,将今天到场的贵宾请到了设在第二进院子里的金库,向他们展示前几天才运抵这里的金银。
  任何的语言修饰,都不如这里堆放了整面墙的金条银锭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来得有效果,就算是金尚宪、崔鸣吉这种位高权重,不太会把钱财放在眼中的高官,但人生中第一次面对如此之多的金银财物,心跳也还是不免加快了。至于站在后排的那些商人们,则早就两眼放光,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各位,眼见为实,真金白银是不会骗人的,试问整个汉城,还有哪家钱庄的金库能在资金方面跟我们一较高下呢?资金雄厚才意味着安全,这个道理我相信在场各位贵宾都明白,不管是存入还是借出,我们都很欢迎各位在我行开设帐户。至于具体如何办理,稍后可向这里的工作人员咨询。有觉得不方便,需要特殊服务的客人,我们还可上门办理。”
  梅百计在公开的仪式结束之后,心情也随之放松了许多,再向宾客们介绍银行优势的时候就放松了许多。对于在场的潜在客户来说,在还没有感受过海汉银行在运作方式的先进性之前,最为直观的比较项目就是资金多寡了。而民间私营的钱庄银号在这各方面就处于劣势了,哪怕是江浙那些由资金雄厚的盐商、粮商、海商当后台的钱庄,在这个项目上依然比不过海汉。
  但缺乏专业金融知识的朝鲜官方其实没有意识到海汉银行手中掌握的海量资金意味着什么,更没有想过这样一个机构长远来看会有可能影响到朝鲜国内的资金走向。即便是一向老谋深算的金尚宪,也完全想象不到海汉银行所承担的各种职能,甚至能够实现战争无法达成的目的。
  海汉到底有多富有,没有去过海汉领地的朝鲜官员很难有切身的感受,但今天在这里参观了海汉银行的金库之后,他们都可以确认传闻的确非虚。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虽说海汉银行办的这次活动在战后的汉城已经算是很轰动的事件,但在海汉一方看来还是简陋了一些。如果是按照海汉标准的庆典内容来操作,那海汉银行汉城分号的开业大概不会就这么草草收场,起码也得搞个舞龙舞狮的游行队伍在汉城里转上一圈才像话。
  不过朝鲜方面并不希望海汉在这件事的宣传上做得过于高调,毕竟汉城里的几家钱庄银号背后也多少都有官方甚至王族的背景,并不是所有人都乐于见到海汉银行在汉城开业。如果不是金尚宪和崔鸣吉双双现身,今天这个现场未必能如此顺利地完成。
  对于普通的朝鲜民众来说,自然是本国的银号钱庄更为可靠一些,但海汉在银行经营方面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首选的客户对象并非普通民众,而是掌握了大量资金的商人和权贵,利用这些社会上层人士来带动银行的业务。
  而海汉银行证明实力的方法也非常简单粗暴,将今天到场的贵宾请到了设在第二进院子里的金库,向他们展示前几天才运抵这里的金银。
  任何的语言修饰,都不如这里堆放了整面墙的金条银锭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来得有效果,就算是金尚宪、崔鸣吉这种位高权重,不太会把钱财放在眼中的高官,但人生中第一次面对如此之多的金银财物,心跳也还是不免加快了。至于站在后排的那些商人们,则早就两眼放光,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各位,眼见为实,真金白银是不会骗人的,试问整个汉城,还有哪家钱庄的金库能在资金方面跟我们一较高下呢?资金雄厚才意味着安全,这个道理我相信在场各位贵宾都明白,不管是存入还是借出,我们都很欢迎各位在我行开设帐户。至于具体如何办理,稍后可向这里的工作人员咨询。有觉得不方便,需要特殊服务的客人,我们还可上门办理。”
  梅百计在公开的仪式结束之后,心情也随之放松了许多,再向宾客们介绍银行优势的时候就放松了许多。对于在场的潜在客户来说,在还没有感受过海汉银行在运作方式的先进性之前,最为直观的比较项目就是资金多寡了。而民间私营的钱庄银号在这各方面就处于劣势了,哪怕是江浙那些由资金雄厚的盐商、粮商、海商当后台的钱庄,在这个项目上依然比不过海汉。
  但缺乏专业金融知识的朝鲜官方其实没有意识到海汉银行手中掌握的海量资金意味着什么,更没有想过这样一个机构长远来看会有可能影响到朝鲜国内的资金走向。即便是一向老谋深算的金尚宪,也完全想象不到海汉银行所承担的各种职能,甚至能够实现战争无法达成的目的。
  海汉到底有多富有,没有去过海汉领地的朝鲜官员很难有切身的感受,但今天在这里参观了海汉银行的金库之后,他们都可以确认传闻的确非虚。虽说海汉银行办的这次活动在战后的汉城已经算是很轰动的事件,但在海汉一方看来还是简陋了一些。如果是按照海汉标准的庆典内容来操作,那海汉银行汉城分号的开业大概不会就这么草草收场,起码也得搞个舞龙舞狮的游行队伍在汉城里转上一圈才像话。
  不过朝鲜方面并不希望海汉在这件事的宣传上做得过于高调,毕竟汉城里的几家钱庄银号背后也多少都有官方甚至王族的背景,并不是所有人都乐于见到海汉银行在汉城开业。如果不是金尚宪和崔鸣吉双双现身,今天这个现场未必能如此顺利地完成。
  对于普通的朝鲜民众来说,自然是本国的银号钱庄更为可靠一些,但海汉在银行经营方面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首选的客户对象并非普通民众,而是掌握了大量资金的商人和权贵,利用这些社会上层人士来带动银行的业务。
  而海汉银行证明实力的方法也非常简单粗暴,将今天到场的贵宾请到了设在第二进院子里的金库,向他们展示前几天才运抵这里的金银。
  任何的语言修饰,都不如这里堆放了整面墙的金条银锭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来得有效果,就算是金尚宪、崔鸣吉这种位高权重,不太会把钱财放在眼中的高官,但人生中第一次面对如此之多的金银财物,心跳也还是不免加快了。至于站在后排的那些商人们,则早就两眼放光,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各位,眼见为实,真金白银是不会骗人的,试问整个汉城,还有哪家钱庄的金库能在资金方面跟我们一较高下呢?资金雄厚才意味着安全,这个道理我相信在场各位贵宾都明白,不管是存入还是借出,我们都很欢迎各位在我行开设帐户。至于具体如何办理,稍后可向这里的工作人员咨询。有觉得不方便,需要特殊服务的客人,我们还可上门办理。”
  梅百计在公开的仪式结束之后,心情也随之放松了许多,再向宾客们介绍银行优势的时候就放松了许多。对于在场的潜在客户来说,在还没有感受过海汉银行在运作方式的先进性之前,最为直观的比较项目就是资金多寡了。而民间私营的钱庄银号在这各方面就处于劣势了,哪怕是江浙那些由资金雄厚的盐商、粮商、海商当后台的钱庄,在这个项目上依然比不过海汉。
  但缺乏专业金融知识的朝鲜官方其实没有意识到海汉银行手中掌握的海量资金意味着什么,更没有想过这样一个机构长远来看会有可能影响到朝鲜国内的资金走向。即便是一向老谋深算的金尚宪,也完全想象不到海汉银行所承担的各种职能,甚至能够实现战争无法达成的目的。
  海汉到底有多富有,没有去过海汉领地的朝鲜官员很难有切身的感受,但今天在这里参观了海汉银行的金库之后,他们都可以确认传闻的确非虚。虽说海汉银行办的这次活动在战后的汉城已经算是很轰动的事件,但在海汉一方看来还是简陋了一些。如果是按照海汉标准的庆典内容来操作,那海汉银行汉城分号的开业大概不会就这么草草收场,起码也得搞个舞龙舞狮的游行队伍在汉城里转上一圈才像话。
  不过朝鲜方面并不希望海汉在这件事的宣传上做得过于高调,毕竟汉城里的几家钱庄银号背后也多少都有官方甚至王族的背景,并不是所有人都乐于见到海汉银行在汉城开业。如果不是金尚宪和崔鸣吉双双现身,今天这个现场未必能如此顺利地完成。
  对于普通的朝鲜民众来说,自然是本国的银号钱庄更为可靠一些,但海汉在银行经营方面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首选的客户对象并非普通民众,而是掌握了大量资金的商人和权贵,利用这些社会上层人士来带动银行的业务。
  而海汉银行证明实力的方法也非常简单粗暴,将今天到场的贵宾请到了设在第二进院子里的金库,向他们展示前几天才运抵这里的金银。
  任何的语言修饰,都不如这里堆放了整面墙的金条银锭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来得有效果,就算是金尚宪、崔鸣吉这种位高权重,不太会把钱财放在眼中的高官,但人生中第一次面对如此之多的金银财物,心跳也还是不免加快了。至于站在后排的那些商人们,则早就两眼放光,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各位,眼见为实,真金白银是不会骗人的,试问整个汉城,还有哪家钱庄的金库能在资金方面跟我们一较高下呢?资金雄厚才意味着安全,这个道理我相信在场各位贵宾都明白,不管是存入还是借出,我们都很欢迎各位在我行开设帐户。至于具体如何办理,稍后可向这里的工作人员咨询。有觉得不方便,需要特殊服务的客人,我们还可上门办理。”
  梅百计在公开的仪式结束之后,心情也随之放松了许多,再向宾客们介绍银行优势的时候就放松了许多。对于在场的潜在客户来说,在还没有感受过海汉银行在运作方式的先进性之前,最为直观的比较项目就是资金多寡了。而民间私营的钱庄银号在这各方面就处于劣势了,哪怕是江浙那些由资金雄厚的盐商、粮商、海商当后台的钱庄,在这个项目上依然比不过海汉。
  但缺乏专业金融知识的朝鲜官方其实没有意识到海汉银行手中掌握的海量资金意味着什么,更没有想过这样一个机构长远来看会有可能影响到朝鲜国内的资金走向。即便是一向老谋深算的金尚宪,也完全想象不到海汉银行所承担的各种职能,甚至能够实现战争无法达成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