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843章 新岗位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符力对于自己被调到海外工作的原因心知肚明,毕竟当时在重要活动的安保工作中出现了那么大的漏洞,自己作为主管官员肯定得承担相应的责任。还好及时采取了补救措施,没闹出什么大乱子,否则丢官去职都是轻的。
  调来朝鲜任职,符力或多或少是带着一点将功补过的心理,也早就想好了要行事低调一些,免得别人过问他从三亚调职海外的原因。不过与刘尚见面之后,对方对他的调动原因只字不提,这就让符力感觉比较舒服了,心想当初这刘尚被宣传部门的官员从市井中发掘出来,然后短短数月之后就被提拔进了青年团,后来又外派北方任职,果然在为人处世方面有些门道。
  符力本来是黎人出身,性子直也没太多心眼,现在这点不多的城府都是近几年做官之后慢慢才养出来的,刘尚的举动让他产生好感之后,便也不再对其保持矜持的态度了,当下推杯换盏,其乐融融,还真有几分知交好友异乡重逢的感觉。
  虽然碍于环境条件,接风宴的酒菜不算丰盛,甚至可以说有些简单,远远不如符力所熟悉的那些三亚市区的酒楼饭馆,但席间热络的气氛却是成功消除了他刚刚来到陌生环境下的不安感。即便对于大同江基地的详细状况还不甚了解,符力已经觉得自己早先选择来朝鲜任职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当晚宾主尽兴,一夜无事。第二天符力醒来之后,发现已经有人在屋外等候自己说是要汇报工作。这人他昨晚在席间也见过,是一名叫做崔仁的朝鲜管事,专门负责管理朝鲜民工所住的营区。符力之所以对此人印象深刻,除了崔仁主动敬了自己几次酒之外,还因为刘尚特地向他提过此人可用。
  何为可用之人?按照符力的理解,一是得忠诚听话,二是要有一定的才干。这崔仁是朝鲜人,要说忠诚自然还为时过早,不过察言观色的本事肯定不差,自己才刚来这里,连工作交接都还没正式开始,这崔仁就知道来守着拍马屁了。至于才干嘛,他倒是相信刘尚不会给自己推荐一个酒囊饭袋式的手下,那样的话只会显得刘尚自己眼瞎不识货。
  符力来朝鲜任职本身就带有一定的惩罚意味,因此他是只身前来,并未带亲信下属,所以到了这边之后除了完成工作交接之外,另一件很迫切的工作便是要构建自己的班子。即便刘尚愿意很配合地向他移交基地内现有的民政管理机构和人员,但要在这里长期工作,终究还是得有一些靠得住的“自己人”才行。如今一来便有人主动投靠,这倒是可以省去他不少工夫。
  至于所谓的工作汇报,符力并没有真当一回事。如今他还未与刘尚完成工作交接,崔仁这个时候跑来汇报工作实在有些不合规矩,更多的还是想找个理由来向他表明一下态度罢了。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符力对于自己被调到海外工作的原因心知肚明,毕竟当时在重要活动的安保工作中出现了那么大的漏洞,自己作为主管官员肯定得承担相应的责任。还好及时采取了补救措施,没闹出什么大乱子,否则丢官去职都是轻的。
  调来朝鲜任职,符力或多或少是带着一点将功补过的心理,也早就想好了要行事低调一些,免得别人过问他从三亚调职海外的原因。不过与刘尚见面之后,对方对他的调动原因只字不提,这就让符力感觉比较舒服了,心想当初这刘尚被宣传部门的官员从市井中发掘出来,然后短短数月之后就被提拔进了青年团,后来又外派北方任职,果然在为人处世方面有些门道。
  符力本来是黎人出身,性子直也没太多心眼,现在这点不多的城府都是近几年做官之后慢慢才养出来的,刘尚的举动让他产生好感之后,便也不再对其保持矜持的态度了,当下推杯换盏,其乐融融,还真有几分知交好友异乡重逢的感觉。
  虽然碍于环境条件,接风宴的酒菜不算丰盛,甚至可以说有些简单,远远不如符力所熟悉的那些三亚市区的酒楼饭馆,但席间热络的气氛却是成功消除了他刚刚来到陌生环境下的不安感。即便对于大同江基地的详细状况还不甚了解,符力已经觉得自己早先选择来朝鲜任职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当晚宾主尽兴,一夜无事。第二天符力醒来之后,发现已经有人在屋外等候自己说是要汇报工作。这人他昨晚在席间也见过,是一名叫做崔仁的朝鲜管事,专门负责管理朝鲜民工所住的营区。符力之所以对此人印象深刻,除了崔仁主动敬了自己几次酒之外,还因为刘尚特地向他提过此人可用。
  何为可用之人?按照符力的理解,一是得忠诚听话,二是要有一定的才干。这崔仁是朝鲜人,要说忠诚自然还为时过早,不过察言观色的本事肯定不差,自己才刚来这里,连工作交接都还没正式开始,这崔仁就知道来守着拍马屁了。至于才干嘛,他倒是相信刘尚不会给自己推荐一个酒囊饭袋式的手下,那样的话只会显得刘尚自己眼瞎不识货。
  符力来朝鲜任职本身就带有一定的惩罚意味,因此他是只身前来,并未带亲信下属,所以到了这边之后除了完成工作交接之外,另一件很迫切的工作便是要构建自己的班子。即便刘尚愿意很配合地向他移交基地内现有的民政管理机构和人员,但要在这里长期工作,终究还是得有一些靠得住的“自己人”才行。如今一来便有人主动投靠,这倒是可以省去他不少工夫。
  至于所谓的工作汇报,符力并没有真当一回事。如今他还未与刘尚完成工作交接,崔仁这个时候跑来汇报工作实在有些不合规矩,更多的还是想找个理由来向他表明一下态度罢了。符力对于自己被调到海外工作的原因心知肚明,毕竟当时在重要活动的安保工作中出现了那么大的漏洞,自己作为主管官员肯定得承担相应的责任。还好及时采取了补救措施,没闹出什么大乱子,否则丢官去职都是轻的。
  调来朝鲜任职,符力或多或少是带着一点将功补过的心理,也早就想好了要行事低调一些,免得别人过问他从三亚调职海外的原因。不过与刘尚见面之后,对方对他的调动原因只字不提,这就让符力感觉比较舒服了,心想当初这刘尚被宣传部门的官员从市井中发掘出来,然后短短数月之后就被提拔进了青年团,后来又外派北方任职,果然在为人处世方面有些门道。
  符力本来是黎人出身,性子直也没太多心眼,现在这点不多的城府都是近几年做官之后慢慢才养出来的,刘尚的举动让他产生好感之后,便也不再对其保持矜持的态度了,当下推杯换盏,其乐融融,还真有几分知交好友异乡重逢的感觉。
  虽然碍于环境条件,接风宴的酒菜不算丰盛,甚至可以说有些简单,远远不如符力所熟悉的那些三亚市区的酒楼饭馆,但席间热络的气氛却是成功消除了他刚刚来到陌生环境下的不安感。即便对于大同江基地的详细状况还不甚了解,符力已经觉得自己早先选择来朝鲜任职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当晚宾主尽兴,一夜无事。第二天符力醒来之后,发现已经有人在屋外等候自己说是要汇报工作。这人他昨晚在席间也见过,是一名叫做崔仁的朝鲜管事,专门负责管理朝鲜民工所住的营区。符力之所以对此人印象深刻,除了崔仁主动敬了自己几次酒之外,还因为刘尚特地向他提过此人可用。
  何为可用之人?按照符力的理解,一是得忠诚听话,二是要有一定的才干。这崔仁是朝鲜人,要说忠诚自然还为时过早,不过察言观色的本事肯定不差,自己才刚来这里,连工作交接都还没正式开始,这崔仁就知道来守着拍马屁了。至于才干嘛,他倒是相信刘尚不会给自己推荐一个酒囊饭袋式的手下,那样的话只会显得刘尚自己眼瞎不识货。
  符力来朝鲜任职本身就带有一定的惩罚意味,因此他是只身前来,并未带亲信下属,所以到了这边之后除了完成工作交接之外,另一件很迫切的工作便是要构建自己的班子。即便刘尚愿意很配合地向他移交基地内现有的民政管理机构和人员,但要在这里长期工作,终究还是得有一些靠得住的“自己人”才行。如今一来便有人主动投靠,这倒是可以省去他不少工夫。
  至于所谓的工作汇报,符力并没有真当一回事。如今他还未与刘尚完成工作交接,崔仁这个时候跑来汇报工作实在有些不合规矩,更多的还是想找个理由来向他表明一下态度罢了。符力对于自己被调到海外工作的原因心知肚明,毕竟当时在重要活动的安保工作中出现了那么大的漏洞,自己作为主管官员肯定得承担相应的责任。还好及时采取了补救措施,没闹出什么大乱子,否则丢官去职都是轻的。
  调来朝鲜任职,符力或多或少是带着一点将功补过的心理,也早就想好了要行事低调一些,免得别人过问他从三亚调职海外的原因。不过与刘尚见面之后,对方对他的调动原因只字不提,这就让符力感觉比较舒服了,心想当初这刘尚被宣传部门的官员从市井中发掘出来,然后短短数月之后就被提拔进了青年团,后来又外派北方任职,果然在为人处世方面有些门道。
  符力本来是黎人出身,性子直也没太多心眼,现在这点不多的城府都是近几年做官之后慢慢才养出来的,刘尚的举动让他产生好感之后,便也不再对其保持矜持的态度了,当下推杯换盏,其乐融融,还真有几分知交好友异乡重逢的感觉。
  虽然碍于环境条件,接风宴的酒菜不算丰盛,甚至可以说有些简单,远远不如符力所熟悉的那些三亚市区的酒楼饭馆,但席间热络的气氛却是成功消除了他刚刚来到陌生环境下的不安感。即便对于大同江基地的详细状况还不甚了解,符力已经觉得自己早先选择来朝鲜任职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当晚宾主尽兴,一夜无事。第二天符力醒来之后,发现已经有人在屋外等候自己说是要汇报工作。这人他昨晚在席间也见过,是一名叫做崔仁的朝鲜管事,专门负责管理朝鲜民工所住的营区。符力之所以对此人印象深刻,除了崔仁主动敬了自己几次酒之外,还因为刘尚特地向他提过此人可用。
  何为可用之人?按照符力的理解,一是得忠诚听话,二是要有一定的才干。这崔仁是朝鲜人,要说忠诚自然还为时过早,不过察言观色的本事肯定不差,自己才刚来这里,连工作交接都还没正式开始,这崔仁就知道来守着拍马屁了。至于才干嘛,他倒是相信刘尚不会给自己推荐一个酒囊饭袋式的手下,那样的话只会显得刘尚自己眼瞎不识货。
  符力来朝鲜任职本身就带有一定的惩罚意味,因此他是只身前来,并未带亲信下属,所以到了这边之后除了完成工作交接之外,另一件很迫切的工作便是要构建自己的班子。即便刘尚愿意很配合地向他移交基地内现有的民政管理机构和人员,但要在这里长期工作,终究还是得有一些靠得住的“自己人”才行。如今一来便有人主动投靠,这倒是可以省去他不少工夫。
  至于所谓的工作汇报,符力并没有真当一回事。如今他还未与刘尚完成工作交接,崔仁这个时候跑来汇报工作实在有些不合规矩,更多的还是想找个理由来向他表明一下态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