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838章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高桥南近两年其实已经极少会再身先士卒地参与到一线的作战行动当中了,因为他也明白自己目前最重要的职能是指挥作战,而不是亲临一线杀敌。不过当下这种特殊的作战环境,让他又重新燃起了参与战斗的激情。在清川江中泅渡的时候,他脑海中甚至冒出了当年在安南打仗时的情景,武装泅渡在那时可是他的强项之一,首长们甚至开玩笑说把他丢在安南的海里可以一路游回三亚。
  这么些年过去,高桥南的体能状况肯定不如当年了,不过要游过这条百余米宽的清川江倒不在话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几名水性出众的部下,在渡江过程中充当他的保镖。
  高桥南顺利在对岸的石滩江岸登陆,立刻下令尽快集结部队发放武器。不过渡过清川江之后的数百海汉兵因为泅渡能力的差异,散布在了长达里许的江岸上,在夜间重新集结花费了相当一段时间才完成。最终经过清点,还是有三人在清川江中消失了,但这个情况已经比高桥南预计的更好一些。当下也没有时间去寻找这些失踪人员了,完成集结之后在江滩上休整了约莫半个小时,便沿着江岸又朝上游摸去。
  在夜间泅渡并完成集结虽然不易,但要寻找目标倒是没那么困难,清军为了能够尽快完成架桥,夜间也在点起火堆继续作业,隔着很远便能看到香山河谷中的亮光。而天黑之前乘木筏抵达清川江北岸的伐木队,也同样靠着火堆照明在连夜进行伐木作业。这对于海汉军来说,就是再显眼不过的目标了。
  在河谷中的架桥工地外围有数万清军营地保护,也无需担心清川江南岸山林中的海汉军能对其发动袭击。但北岸这边因为运力有限,除了伐木队之外,就只有数量不算太多的清军担任护卫。
  高桥南所率的部队在夜色中慢慢向伐木区接近,为了预防清军在暗处设伏,他特地安排部队在推进放慢速度,并且将精于摸排的侦察兵放在最前方开路。而这样的安排也的确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侦察兵果然在沿途识破了几处清军的暗哨,并使用弩箭和贴身刺杀的手段悄无声息地端掉了这几个暗哨。
  直到海汉军推进到伐木区的边缘,才终于有清军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但此时清军在明,而在暗的海汉军已经在外围行成弧形之势,甫一接战便呈现出一边倒的场面,几百名对此毫无防备的清兵很快就倒在了交叉火力的覆盖当中,而剩下的人虽然有心抵抗,但藏在暗处的敌人却让他们有力使不出,仍然不断地倒在此起彼伏的冷枪射击之下。
  高桥南也亲自持枪参与了战斗,他虽然并非神枪手,但从军期间摸枪的时间胜过了军中的绝大部分人,战斗经验也是一等一的丰富,即便是久疏战阵,但回到这种环境下却依然能够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高桥南近两年其实已经极少会再身先士卒地参与到一线的作战行动当中了,因为他也明白自己目前最重要的职能是指挥作战,而不是亲临一线杀敌。不过当下这种特殊的作战环境,让他又重新燃起了参与战斗的激情。在清川江中泅渡的时候,他脑海中甚至冒出了当年在安南打仗时的情景,武装泅渡在那时可是他的强项之一,首长们甚至开玩笑说把他丢在安南的海里可以一路游回三亚。
  这么些年过去,高桥南的体能状况肯定不如当年了,不过要游过这条百余米宽的清川江倒不在话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几名水性出众的部下,在渡江过程中充当他的保镖。
  高桥南顺利在对岸的石滩江岸登陆,立刻下令尽快集结部队发放武器。不过渡过清川江之后的数百海汉兵因为泅渡能力的差异,散布在了长达里许的江岸上,在夜间重新集结花费了相当一段时间才完成。最终经过清点,还是有三人在清川江中消失了,但这个情况已经比高桥南预计的更好一些。当下也没有时间去寻找这些失踪人员了,完成集结之后在江滩上休整了约莫半个小时,便沿着江岸又朝上游摸去。
  在夜间泅渡并完成集结虽然不易,但要寻找目标倒是没那么困难,清军为了能够尽快完成架桥,夜间也在点起火堆继续作业,隔着很远便能看到香山河谷中的亮光。而天黑之前乘木筏抵达清川江北岸的伐木队,也同样靠着火堆照明在连夜进行伐木作业。这对于海汉军来说,就是再显眼不过的目标了。
  在河谷中的架桥工地外围有数万清军营地保护,也无需担心清川江南岸山林中的海汉军能对其发动袭击。但北岸这边因为运力有限,除了伐木队之外,就只有数量不算太多的清军担任护卫。
  高桥南所率的部队在夜色中慢慢向伐木区接近,为了预防清军在暗处设伏,他特地安排部队在推进放慢速度,并且将精于摸排的侦察兵放在最前方开路。而这样的安排也的确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侦察兵果然在沿途识破了几处清军的暗哨,并使用弩箭和贴身刺杀的手段悄无声息地端掉了这几个暗哨。
  直到海汉军推进到伐木区的边缘,才终于有清军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但此时清军在明,而在暗的海汉军已经在外围行成弧形之势,甫一接战便呈现出一边倒的场面,几百名对此毫无防备的清兵很快就倒在了交叉火力的覆盖当中,而剩下的人虽然有心抵抗,但藏在暗处的敌人却让他们有力使不出,仍然不断地倒在此起彼伏的冷枪射击之下。
  高桥南也亲自持枪参与了战斗,他虽然并非神枪手,但从军期间摸枪的时间胜过了军中的绝大部分人,战斗经验也是一等一的丰富,即便是久疏战阵,但回到这种环境下却依然能够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高桥南近两年其实已经极少会再身先士卒地参与到一线的作战行动当中了,因为他也明白自己目前最重要的职能是指挥作战,而不是亲临一线杀敌。不过当下这种特殊的作战环境,让他又重新燃起了参与战斗的激情。在清川江中泅渡的时候,他脑海中甚至冒出了当年在安南打仗时的情景,武装泅渡在那时可是他的强项之一,首长们甚至开玩笑说把他丢在安南的海里可以一路游回三亚。
  这么些年过去,高桥南的体能状况肯定不如当年了,不过要游过这条百余米宽的清川江倒不在话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几名水性出众的部下,在渡江过程中充当他的保镖。
  高桥南顺利在对岸的石滩江岸登陆,立刻下令尽快集结部队发放武器。不过渡过清川江之后的数百海汉兵因为泅渡能力的差异,散布在了长达里许的江岸上,在夜间重新集结花费了相当一段时间才完成。最终经过清点,还是有三人在清川江中消失了,但这个情况已经比高桥南预计的更好一些。当下也没有时间去寻找这些失踪人员了,完成集结之后在江滩上休整了约莫半个小时,便沿着江岸又朝上游摸去。
  在夜间泅渡并完成集结虽然不易,但要寻找目标倒是没那么困难,清军为了能够尽快完成架桥,夜间也在点起火堆继续作业,隔着很远便能看到香山河谷中的亮光。而天黑之前乘木筏抵达清川江北岸的伐木队,也同样靠着火堆照明在连夜进行伐木作业。这对于海汉军来说,就是再显眼不过的目标了。
  在河谷中的架桥工地外围有数万清军营地保护,也无需担心清川江南岸山林中的海汉军能对其发动袭击。但北岸这边因为运力有限,除了伐木队之外,就只有数量不算太多的清军担任护卫。
  高桥南所率的部队在夜色中慢慢向伐木区接近,为了预防清军在暗处设伏,他特地安排部队在推进放慢速度,并且将精于摸排的侦察兵放在最前方开路。而这样的安排也的确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侦察兵果然在沿途识破了几处清军的暗哨,并使用弩箭和贴身刺杀的手段悄无声息地端掉了这几个暗哨。
  直到海汉军推进到伐木区的边缘,才终于有清军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但此时清军在明,而在暗的海汉军已经在外围行成弧形之势,甫一接战便呈现出一边倒的场面,几百名对此毫无防备的清兵很快就倒在了交叉火力的覆盖当中,而剩下的人虽然有心抵抗,但藏在暗处的敌人却让他们有力使不出,仍然不断地倒在此起彼伏的冷枪射击之下。
  高桥南也亲自持枪参与了战斗,他虽然并非神枪手,但从军期间摸枪的时间胜过了军中的绝大部分人,战斗经验也是一等一的丰富,即便是久疏战阵,但回到这种环境下却依然能够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高桥南近两年其实已经极少会再身先士卒地参与到一线的作战行动当中了,因为他也明白自己目前最重要的职能是指挥作战,而不是亲临一线杀敌。不过当下这种特殊的作战环境,让他又重新燃起了参与战斗的激情。在清川江中泅渡的时候,他脑海中甚至冒出了当年在安南打仗时的情景,武装泅渡在那时可是他的强项之一,首长们甚至开玩笑说把他丢在安南的海里可以一路游回三亚。
  这么些年过去,高桥南的体能状况肯定不如当年了,不过要游过这条百余米宽的清川江倒不在话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几名水性出众的部下,在渡江过程中充当他的保镖。
  高桥南顺利在对岸的石滩江岸登陆,立刻下令尽快集结部队发放武器。不过渡过清川江之后的数百海汉兵因为泅渡能力的差异,散布在了长达里许的江岸上,在夜间重新集结花费了相当一段时间才完成。最终经过清点,还是有三人在清川江中消失了,但这个情况已经比高桥南预计的更好一些。当下也没有时间去寻找这些失踪人员了,完成集结之后在江滩上休整了约莫半个小时,便沿着江岸又朝上游摸去。
  在夜间泅渡并完成集结虽然不易,但要寻找目标倒是没那么困难,清军为了能够尽快完成架桥,夜间也在点起火堆继续作业,隔着很远便能看到香山河谷中的亮光。而天黑之前乘木筏抵达清川江北岸的伐木队,也同样靠着火堆照明在连夜进行伐木作业。这对于海汉军来说,就是再显眼不过的目标了。
  在河谷中的架桥工地外围有数万清军营地保护,也无需担心清川江南岸山林中的海汉军能对其发动袭击。但北岸这边因为运力有限,除了伐木队之外,就只有数量不算太多的清军担任护卫。
  高桥南所率的部队在夜色中慢慢向伐木区接近,为了预防清军在暗处设伏,他特地安排部队在推进放慢速度,并且将精于摸排的侦察兵放在最前方开路。而这样的安排也的确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侦察兵果然在沿途识破了几处清军的暗哨,并使用弩箭和贴身刺杀的手段悄无声息地端掉了这几个暗哨。
  直到海汉军推进到伐木区的边缘,才终于有清军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但此时清军在明,而在暗的海汉军已经在外围行成弧形之势,甫一接战便呈现出一边倒的场面,几百名对此毫无防备的清兵很快就倒在了交叉火力的覆盖当中,而剩下的人虽然有心抵抗,但藏在暗处的敌人却让他们有力使不出,仍然不断地倒在此起彼伏的冷枪射击之下。
  高桥南也亲自持枪参与了战斗,他虽然并非神枪手,但从军期间摸枪的时间胜过了军中的绝大部分人,战斗经验也是一等一的丰富,即便是久疏战阵,但回到这种环境下却依然能够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