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731章 商业契机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费策贤在三亚这段时间并没有闲着,去得最多的地方便是三亚的市立图书馆。虽然碍于学识眼光,他没法在短时间内通过自学掌握海汉的诸多先进技术,但文史类的书籍档案对他而言却是毫无难度。所以费策贤便将图书馆里有关海汉发家史的记载几乎都看了个遍,对于这个国家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使用过哪些手段也是了然于胸。
  虽然这些出自海汉官方的记载大多是站在歌功颂德的角度居多,但费策贤在此之前也看过大明对于海汉历年各种事迹的记载,两相对比之下,自然就会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观感。
  海汉当年是如何空手套白狼,从大明手里强占了海南岛,双方对这一段历史的记述当然是不一样的。海汉声称自己的举动是为了保护海南岛不再遭受海盗侵袭,而且得到了地方官府和民众的支持。而大明却将这种行为视作入侵,只是当地官府要嘛被海汉收买,要嘛就被除掉,所以才会失去了琼州的控制权。
  双方对于这段历史各有说法,但费策贤自然认为海汉这边是满嘴谎言不可信。如今海汉跟朝鲜搭上了关系,不管其真实目的如何,费策贤总归是要警告一下李希,先给他埋颗钉子下去,说不定日后能起到一些作用。
  李希不敢在这种问题上与费策贤辩论,他知道自己当下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了朝鲜官方的态度,如果表现出倾向于海汉一方的态度,那很容易会让对方产生误解,从而影响到两国的关系。
  当然他心里还是对费策贤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弱肉强食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如果大明足够强大,又岂会被小小的海汉蚕食领土。当年是海汉,如今是后金,大明的虚弱正一点一点地暴露出来,意识到这一点的不仅有大明的对手,还有像朝鲜这样的传统盟友。
  费策贤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已经暴露了大明的虚弱之处,在他看来海汉既然想在借助今天这个场合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那么自己就默默地做一些拆台的工作好了。他虽然势单力薄,但能凭借游说给海汉增加一些阻力,那也算是尽到了作为大明使臣的职责。
  而海汉高官们暂时也还没顾上招呼他,与会商人们表现出来的热情要比各国政客要高得多,他们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这些海汉高官给予解答。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费策贤在三亚这段时间并没有闲着,去得最多的地方便是三亚的市立图书馆。虽然碍于学识眼光,他没法在短时间内通过自学掌握海汉的诸多先进技术,但文史类的书籍档案对他而言却是毫无难度。所以费策贤便将图书馆里有关海汉发家史的记载几乎都看了个遍,对于这个国家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使用过哪些手段也是了然于胸。
  虽然这些出自海汉官方的记载大多是站在歌功颂德的角度居多,但费策贤在此之前也看过大明对于海汉历年各种事迹的记载,两相对比之下,自然就会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观感。
  海汉当年是如何空手套白狼,从大明手里强占了海南岛,双方对这一段历史的记述当然是不一样的。海汉声称自己的举动是为了保护海南岛不再遭受海盗侵袭,而且得到了地方官府和民众的支持。而大明却将这种行为视作入侵,只是当地官府要嘛被海汉收买,要嘛就被除掉,所以才会失去了琼州的控制权。
  双方对于这段历史各有说法,但费策贤自然认为海汉这边是满嘴谎言不可信。如今海汉跟朝鲜搭上了关系,不管其真实目的如何,费策贤总归是要警告一下李希,先给他埋颗钉子下去,说不定日后能起到一些作用。
  李希不敢在这种问题上与费策贤辩论,他知道自己当下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了朝鲜官方的态度,如果表现出倾向于海汉一方的态度,那很容易会让对方产生误解,从而影响到两国的关系。
  当然他心里还是对费策贤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弱肉强食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如果大明足够强大,又岂会被小小的海汉蚕食领土。当年是海汉,如今是后金,大明的虚弱正一点一点地暴露出来,意识到这一点的不仅有大明的对手,还有像朝鲜这样的传统盟友。
  费策贤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已经暴露了大明的虚弱之处,在他看来海汉既然想在借助今天这个场合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那么自己就默默地做一些拆台的工作好了。他虽然势单力薄,但能凭借游说给海汉增加一些阻力,那也算是尽到了作为大明使臣的职责。
  而海汉高官们暂时也还没顾上招呼他,与会商人们表现出来的热情要比各国政客要高得多,他们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这些海汉高官给予解答。费策贤在三亚这段时间并没有闲着,去得最多的地方便是三亚的市立图书馆。虽然碍于学识眼光,他没法在短时间内通过自学掌握海汉的诸多先进技术,但文史类的书籍档案对他而言却是毫无难度。所以费策贤便将图书馆里有关海汉发家史的记载几乎都看了个遍,对于这个国家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使用过哪些手段也是了然于胸。
  虽然这些出自海汉官方的记载大多是站在歌功颂德的角度居多,但费策贤在此之前也看过大明对于海汉历年各种事迹的记载,两相对比之下,自然就会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观感。
  海汉当年是如何空手套白狼,从大明手里强占了海南岛,双方对这一段历史的记述当然是不一样的。海汉声称自己的举动是为了保护海南岛不再遭受海盗侵袭,而且得到了地方官府和民众的支持。而大明却将这种行为视作入侵,只是当地官府要嘛被海汉收买,要嘛就被除掉,所以才会失去了琼州的控制权。
  双方对于这段历史各有说法,但费策贤自然认为海汉这边是满嘴谎言不可信。如今海汉跟朝鲜搭上了关系,不管其真实目的如何,费策贤总归是要警告一下李希,先给他埋颗钉子下去,说不定日后能起到一些作用。
  李希不敢在这种问题上与费策贤辩论,他知道自己当下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了朝鲜官方的态度,如果表现出倾向于海汉一方的态度,那很容易会让对方产生误解,从而影响到两国的关系。
  当然他心里还是对费策贤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弱肉强食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如果大明足够强大,又岂会被小小的海汉蚕食领土。当年是海汉,如今是后金,大明的虚弱正一点一点地暴露出来,意识到这一点的不仅有大明的对手,还有像朝鲜这样的传统盟友。
  费策贤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已经暴露了大明的虚弱之处,在他看来海汉既然想在借助今天这个场合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那么自己就默默地做一些拆台的工作好了。他虽然势单力薄,但能凭借游说给海汉增加一些阻力,那也算是尽到了作为大明使臣的职责。
  而海汉高官们暂时也还没顾上招呼他,与会商人们表现出来的热情要比各国政客要高得多,他们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这些海汉高官给予解答。费策贤在三亚这段时间并没有闲着,去得最多的地方便是三亚的市立图书馆。虽然碍于学识眼光,他没法在短时间内通过自学掌握海汉的诸多先进技术,但文史类的书籍档案对他而言却是毫无难度。所以费策贤便将图书馆里有关海汉发家史的记载几乎都看了个遍,对于这个国家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使用过哪些手段也是了然于胸。
  虽然这些出自海汉官方的记载大多是站在歌功颂德的角度居多,但费策贤在此之前也看过大明对于海汉历年各种事迹的记载,两相对比之下,自然就会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观感。
  海汉当年是如何空手套白狼,从大明手里强占了海南岛,双方对这一段历史的记述当然是不一样的。海汉声称自己的举动是为了保护海南岛不再遭受海盗侵袭,而且得到了地方官府和民众的支持。而大明却将这种行为视作入侵,只是当地官府要嘛被海汉收买,要嘛就被除掉,所以才会失去了琼州的控制权。
  双方对于这段历史各有说法,但费策贤自然认为海汉这边是满嘴谎言不可信。如今海汉跟朝鲜搭上了关系,不管其真实目的如何,费策贤总归是要警告一下李希,先给他埋颗钉子下去,说不定日后能起到一些作用。
  李希不敢在这种问题上与费策贤辩论,他知道自己当下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了朝鲜官方的态度,如果表现出倾向于海汉一方的态度,那很容易会让对方产生误解,从而影响到两国的关系。
  当然他心里还是对费策贤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弱肉强食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如果大明足够强大,又岂会被小小的海汉蚕食领土。当年是海汉,如今是后金,大明的虚弱正一点一点地暴露出来,意识到这一点的不仅有大明的对手,还有像朝鲜这样的传统盟友。
  费策贤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已经暴露了大明的虚弱之处,在他看来海汉既然想在借助今天这个场合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那么自己就默默地做一些拆台的工作好了。他虽然势单力薄,但能凭借游说给海汉增加一些阻力,那也算是尽到了作为大明使臣的职责。
  而海汉高官们暂时也还没顾上招呼他,与会商人们表现出来的热情要比各国政客要高得多,他们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这些海汉高官给予解答。费策贤在三亚这段时间并没有闲着,去得最多的地方便是三亚的市立图书馆。虽然碍于学识眼光,他没法在短时间内通过自学掌握海汉的诸多先进技术,但文史类的书籍档案对他而言却是毫无难度。所以费策贤便将图书馆里有关海汉发家史的记载几乎都看了个遍,对于这个国家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使用过哪些手段也是了然于胸。
  虽然这些出自海汉官方的记载大多是站在歌功颂德的角度居多,但费策贤在此之前也看过大明对于海汉历年各种事迹的记载,两相对比之下,自然就会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观感。
  海汉当年是如何空手套白狼,从大明手里强占了海南岛,双方对这一段历史的记述当然是不一样的。海汉声称自己的举动是为了保护海南岛不再遭受海盗侵袭,而且得到了地方官府和民众的支持。而大明却将这种行为视作入侵,只是当地官府要嘛被海汉收买,要嘛就被除掉,所以才会失去了琼州的控制权。
  双方对于这段历史各有说法,但费策贤自然认为海汉这边是满嘴谎言不可信。如今海汉跟朝鲜搭上了关系,不管其真实目的如何,费策贤总归是要警告一下李希,先给他埋颗钉子下去,说不定日后能起到一些作用。
  李希不敢在这种问题上与费策贤辩论,他知道自己当下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了朝鲜官方的态度,如果表现出倾向于海汉一方的态度,那很容易会让对方产生误解,从而影响到两国的关系。
  当然他心里还是对费策贤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弱肉强食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如果大明足够强大,又岂会被小小的海汉蚕食领土。当年是海汉,如今是后金,大明的虚弱正一点一点地暴露出来,意识到这一点的不仅有大明的对手,还有像朝鲜这样的传统盟友。
  费策贤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已经暴露了大明的虚弱之处,在他看来海汉既然想在借助今天这个场合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那么自己就默默地做一些拆台的工作好了。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