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716章 培训期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如果只是单纯地讲述这些理论,秦华成能学到的东西必然十分有限,而接触到实务就不同了,他能从米行日常经营学到的东西可能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多。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如果只是单纯地讲述这些理论,秦华成能学到的东西必然十分有限,而接触到实务就不同了,他能从米行日常经营学到的东西可能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多。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如果只是单纯地讲述这些理论,秦华成能学到的东西必然十分有限,而接触到实务就不同了,他能从米行日常经营学到的东西可能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多。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如果只是单纯地讲述这些理论,秦华成能学到的东西必然十分有限,而接触到实务就不同了,他能从米行日常经营学到的东西可能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多。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如果只是单纯地讲述这些理论,秦华成能学到的东西必然十分有限,而接触到实务就不同了,他能从米行日常经营学到的东西可能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多。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如果只是单纯地讲述这些理论,秦华成能学到的东西必然十分有限,而接触到实务就不同了,他能从米行日常经营学到的东西可能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多。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如果只是单纯地讲述这些理论,秦华成能学到的东西必然十分有限,而接触到实务就不同了,他能从米行日常经营学到的东西可能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多。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如果只是单纯地讲述这些理论,秦华成能学到的东西必然十分有限,而接触到实务就不同了,他能从米行日常经营学到的东西可能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多。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如果只是单纯地讲述这些理论,秦华成能学到的东西必然十分有限,而接触到实务就不同了,他能从米行日常经营学到的东西可能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多。按照成大朋的指示,秦华成自称过去是侨居于马尼拉城,后来因为战事将近便举家从马尼拉迁出逃难,几经周折之后到了星岛,又被成大朋招募来了巴达维亚这边。这个米行掌柜并非安全部的成员,所以对于秦华成这个“学员”的身份倒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培训上,而非八卦秦华成的家世背景。
  当然了,如果秦华成愿意主动谈及这些事,他倒也想知道大掌柜成大朋选中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有其他的客观因素——比如秦华成的家世显赫,亦或是有独到的贸易资源,能对成大朋名下的生意起到帮助。
  秦华成当然并没有米行掌柜所想的这些背景和本事,他被成大朋派到米行来实习,目的并非真要让他学习怎么做粮食生意,而是要理解粮食贸易是如何运作,通过这个行当能接触到哪些层面的信息,以及如何通过粮食供应去影响一个地区的发展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