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580章 久等的机会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既然如此,汪兄到了三亚为何不亮明身份?届时自会有外交部的官员出面接待,也不用这么遮遮掩掩的行事了。”荀鹏程对汪灏的说法依然半信半疑,他在三亚见过的外国使节多了,哪有像汪灏这么做事的。
  汪灏应道:“荀兄,在下何尝不想风风光光地来三亚办这差事,可上司不让啊!上头担心海汉到时候把使馆选址安排到深山老林里,以此来隔绝与海汉民众的接触机会,所以让我先到三亚选一处合适的地方。”
  荀鹏程听得瞠目结舌,一句“你上司怕是有病吧”差点就脱口而出。海汉国虽然在对外扩张的过程中频繁使用武力,但荀鹏程很清楚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可不是莽撞的武夫,在外交方面花的心思也非常多,那建在胜利堡西北面山坡上专门用于接待外国官方人员的迎宾馆,其金碧辉煌的装饰就可谓是最好的例证之一。而对于需要在三亚设立常驻机构的国家,海汉也在距离迎宾馆不远的地方划出了大片土地,专门留给各个国家修建使馆所用。
  像安南、占城这些国家尚且能够得到海汉的公平对待,以大明的地位,海汉又岂会怠慢了朝廷派来的外交官员?而且使馆区早就已经被划定了,要挑地方也只能去海汉划定的区域内挑,这汪灏的上司难道以为还能自行在三亚圈块地建使馆不成?听汪灏这么一说,感觉朝廷派来的人完全就是个对海汉毫无了解的门外汉啊!
  荀鹏程想了想,暂时消了离开的念头,对汪灏道:“汪兄,这朝廷来的大人对海汉不了解也就罢了,你可是广东人氏,不会对海汉的状况毫无了解吧?”
  汪灏道:“不瞒荀兄,当年一别之后,我只在广州待了数月,便北上去了京城。后有幸中举,便进了礼部做事,中间这些年便没有再回过南方。对海汉的了解,多是来自各种传闻,说法各不相同,着实真假难辨。所以上司才派我微服前来三亚,看看这边的状况究竟如何。”
  荀鹏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中举”、“进了礼部”这种细节上,很显然当年在广州一别之后,汪灏就走出了不一样的道路,人家已经是举人,是朝廷命官,跟自己这种平民百姓的地位差距一下就拉开了。对入仕一直有执念的荀鹏程到现在也只有个秀才功名,而且又入了海汉籍,此生看来都是没什么希望做官了。
  汪灏见荀鹏程沉默不语,还以为他对自己所说仍有怀疑,当下便继续说道:“荀兄若是不信,我身上便有朝廷公文,可需看一看?”
  荀鹏程回过神来,摆摆手道:“那倒不必了,荀某在海汉只是一介平民,哪有资格查验大明官员的身份。”
  汪灏道:“我本想到了三亚之后请个本地人做导游,但下船之后就巧遇荀兄,实乃缘分,还望荀兄念在故交旧情的份上,帮一帮我!”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既然如此,汪兄到了三亚为何不亮明身份?届时自会有外交部的官员出面接待,也不用这么遮遮掩掩的行事了。”荀鹏程对汪灏的说法依然半信半疑,他在三亚见过的外国使节多了,哪有像汪灏这么做事的。
  汪灏应道:“荀兄,在下何尝不想风风光光地来三亚办这差事,可上司不让啊!上头担心海汉到时候把使馆选址安排到深山老林里,以此来隔绝与海汉民众的接触机会,所以让我先到三亚选一处合适的地方。”
  荀鹏程听得瞠目结舌,一句“你上司怕是有病吧”差点就脱口而出。海汉国虽然在对外扩张的过程中频繁使用武力,但荀鹏程很清楚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可不是莽撞的武夫,在外交方面花的心思也非常多,那建在胜利堡西北面山坡上专门用于接待外国官方人员的迎宾馆,其金碧辉煌的装饰就可谓是最好的例证之一。而对于需要在三亚设立常驻机构的国家,海汉也在距离迎宾馆不远的地方划出了大片土地,专门留给各个国家修建使馆所用。
  像安南、占城这些国家尚且能够得到海汉的公平对待,以大明的地位,海汉又岂会怠慢了朝廷派来的外交官员?而且使馆区早就已经被划定了,要挑地方也只能去海汉划定的区域内挑,这汪灏的上司难道以为还能自行在三亚圈块地建使馆不成?听汪灏这么一说,感觉朝廷派来的人完全就是个对海汉毫无了解的门外汉啊!
  荀鹏程想了想,暂时消了离开的念头,对汪灏道:“汪兄,这朝廷来的大人对海汉不了解也就罢了,你可是广东人氏,不会对海汉的状况毫无了解吧?”
  汪灏道:“不瞒荀兄,当年一别之后,我只在广州待了数月,便北上去了京城。后有幸中举,便进了礼部做事,中间这些年便没有再回过南方。对海汉的了解,多是来自各种传闻,说法各不相同,着实真假难辨。所以上司才派我微服前来三亚,看看这边的状况究竟如何。”
  荀鹏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中举”、“进了礼部”这种细节上,很显然当年在广州一别之后,汪灏就走出了不一样的道路,人家已经是举人,是朝廷命官,跟自己这种平民百姓的地位差距一下就拉开了。对入仕一直有执念的荀鹏程到现在也只有个秀才功名,而且又入了海汉籍,此生看来都是没什么希望做官了。
  汪灏见荀鹏程沉默不语,还以为他对自己所说仍有怀疑,当下便继续说道:“荀兄若是不信,我身上便有朝廷公文,可需看一看?”
  荀鹏程回过神来,摆摆手道:“那倒不必了,荀某在海汉只是一介平民,哪有资格查验大明官员的身份。”
  汪灏道:“我本想到了三亚之后请个本地人做导游,但下船之后就巧遇荀兄,实乃缘分,还望荀兄念在故交旧情的份上,帮一帮我!”“既然如此,汪兄到了三亚为何不亮明身份?届时自会有外交部的官员出面接待,也不用这么遮遮掩掩的行事了。”荀鹏程对汪灏的说法依然半信半疑,他在三亚见过的外国使节多了,哪有像汪灏这么做事的。
  汪灏应道:“荀兄,在下何尝不想风风光光地来三亚办这差事,可上司不让啊!上头担心海汉到时候把使馆选址安排到深山老林里,以此来隔绝与海汉民众的接触机会,所以让我先到三亚选一处合适的地方。”
  荀鹏程听得瞠目结舌,一句“你上司怕是有病吧”差点就脱口而出。海汉国虽然在对外扩张的过程中频繁使用武力,但荀鹏程很清楚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可不是莽撞的武夫,在外交方面花的心思也非常多,那建在胜利堡西北面山坡上专门用于接待外国官方人员的迎宾馆,其金碧辉煌的装饰就可谓是最好的例证之一。而对于需要在三亚设立常驻机构的国家,海汉也在距离迎宾馆不远的地方划出了大片土地,专门留给各个国家修建使馆所用。
  像安南、占城这些国家尚且能够得到海汉的公平对待,以大明的地位,海汉又岂会怠慢了朝廷派来的外交官员?而且使馆区早就已经被划定了,要挑地方也只能去海汉划定的区域内挑,这汪灏的上司难道以为还能自行在三亚圈块地建使馆不成?听汪灏这么一说,感觉朝廷派来的人完全就是个对海汉毫无了解的门外汉啊!
  荀鹏程想了想,暂时消了离开的念头,对汪灏道:“汪兄,这朝廷来的大人对海汉不了解也就罢了,你可是广东人氏,不会对海汉的状况毫无了解吧?”
  汪灏道:“不瞒荀兄,当年一别之后,我只在广州待了数月,便北上去了京城。后有幸中举,便进了礼部做事,中间这些年便没有再回过南方。对海汉的了解,多是来自各种传闻,说法各不相同,着实真假难辨。所以上司才派我微服前来三亚,看看这边的状况究竟如何。”
  荀鹏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中举”、“进了礼部”这种细节上,很显然当年在广州一别之后,汪灏就走出了不一样的道路,人家已经是举人,是朝廷命官,跟自己这种平民百姓的地位差距一下就拉开了。对入仕一直有执念的荀鹏程到现在也只有个秀才功名,而且又入了海汉籍,此生看来都是没什么希望做官了。
  汪灏见荀鹏程沉默不语,还以为他对自己所说仍有怀疑,当下便继续说道:“荀兄若是不信,我身上便有朝廷公文,可需看一看?”
  荀鹏程回过神来,摆摆手道:“那倒不必了,荀某在海汉只是一介平民,哪有资格查验大明官员的身份。”
  汪灏道:“我本想到了三亚之后请个本地人做导游,但下船之后就巧遇荀兄,实乃缘分,还望荀兄念在故交旧情的份上,帮一帮我!”“既然如此,汪兄到了三亚为何不亮明身份?届时自会有外交部的官员出面接待,也不用这么遮遮掩掩的行事了。”荀鹏程对汪灏的说法依然半信半疑,他在三亚见过的外国使节多了,哪有像汪灏这么做事的。
  汪灏应道:“荀兄,在下何尝不想风风光光地来三亚办这差事,可上司不让啊!上头担心海汉到时候把使馆选址安排到深山老林里,以此来隔绝与海汉民众的接触机会,所以让我先到三亚选一处合适的地方。”
  荀鹏程听得瞠目结舌,一句“你上司怕是有病吧”差点就脱口而出。海汉国虽然在对外扩张的过程中频繁使用武力,但荀鹏程很清楚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可不是莽撞的武夫,在外交方面花的心思也非常多,那建在胜利堡西北面山坡上专门用于接待外国官方人员的迎宾馆,其金碧辉煌的装饰就可谓是最好的例证之一。而对于需要在三亚设立常驻机构的国家,海汉也在距离迎宾馆不远的地方划出了大片土地,专门留给各个国家修建使馆所用。
  像安南、占城这些国家尚且能够得到海汉的公平对待,以大明的地位,海汉又岂会怠慢了朝廷派来的外交官员?而且使馆区早就已经被划定了,要挑地方也只能去海汉划定的区域内挑,这汪灏的上司难道以为还能自行在三亚圈块地建使馆不成?听汪灏这么一说,感觉朝廷派来的人完全就是个对海汉毫无了解的门外汉啊!
  荀鹏程想了想,暂时消了离开的念头,对汪灏道:“汪兄,这朝廷来的大人对海汉不了解也就罢了,你可是广东人氏,不会对海汉的状况毫无了解吧?”
  汪灏道:“不瞒荀兄,当年一别之后,我只在广州待了数月,便北上去了京城。后有幸中举,便进了礼部做事,中间这些年便没有再回过南方。对海汉的了解,多是来自各种传闻,说法各不相同,着实真假难辨。所以上司才派我微服前来三亚,看看这边的状况究竟如何。”
  荀鹏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中举”、“进了礼部”这种细节上,很显然当年在广州一别之后,汪灏就走出了不一样的道路,人家已经是举人,是朝廷命官,跟自己这种平民百姓的地位差距一下就拉开了。对入仕一直有执念的荀鹏程到现在也只有个秀才功名,而且又入了海汉籍,此生看来都是没什么希望做官了。
  汪灏见荀鹏程沉默不语,还以为他对自己所说仍有怀疑,当下便继续说道:“荀兄若是不信,我身上便有朝廷公文,可需看一看?”
  荀鹏程回过神来,摆摆手道:“那倒不必了,荀某在海汉只是一介平民,哪有资格查验大明官员的身份。”
  汪灏道:“我本想到了三亚之后请个本地人做导游,但下船之后就巧遇荀兄,实乃缘分,还望荀兄念在故交旧情的份上,帮一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