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557章 野心勃勃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南海贸易联盟中,占主导地位的自然是贸易量最大的海汉国,而各国与海汉的贸易内容中,又有相当一部分比例是通过海汉控制下的港口做转口贸易,真正的贸易对象其实是大明。特别是像荷兰、葡萄牙这样的西方国家,他们所能提供的商品,绝大部分海汉都能自行生产,他们只能通过海汉的贸易渠道向大明出售这些商品,才能获得比较丰厚的收益。而大明所出产的各种瓷器、纺织品、茶叶等等商品,这些国家也只能通过海汉设立的贸易中心才能买到。
  过去海汉在大明沿海的控制范围仅仅集中在东南沿海部分地区,对于海上贸易渠道的掌控并不足以用来拿捏其他国家,但如今海汉已经基本完成了对大明海疆由南至北的控制,特别是大明最为富庶的江浙地区,海上贸易几乎全都处于海汉的直接控制之下,而大明官方也已经通过建交通商这种方式承认了现状。这个时候海汉要设置一些条件来换取南海贸易联盟成员国的服从,就比以前要容易多了。
  海汉对大明海上进出口贸易所实施的全面控制,可以说是相当厉害的贸易手段,因为这影响到的不仅仅是大明,还有诸多东南亚乃至西方的国家。施耐德目前所要提出的新的计划,便是要求南海贸易联盟的各国尽快统一贸易标准,而这个标准的绝大部分内容,便是来自于日前大明与海汉的通商协定。
  准确地说,这份通商协定中的许多行业标准和相关法规,其实都是由海汉主导制定,这也是石迪文前段时间在浙江密集会晤当地各行业领军人物的原因之一。施耐德认为这些与大明谈定的贸易标准正好也可以用于改变南海贸易联盟的现状,毕竟来自东南亚地区的订单有很多其实都是由海汉经手转给了大明来完成。如果能够将大明、海汉、南海贸易联盟的贸易标准统一起来,就可以有效消除贸易壁垒,由海汉引导这些贸易伙伴国接受新的游戏规则。
  施耐德认为,海汉加上大明的份量,应该足以影响到这些国家的决策了,特别是荷兰和葡萄牙这两个西方国家,他们对于大明出产的部分高级商品基本是刚需,又无法用武力或别的手段来打破海汉对大明海贸的垄断,只剩下接受海汉安排一途。
  于是施耐德很快便召见了葡萄牙驻三亚特使托马斯,以及荷兰驻三亚特使苏克易,向他们说明了当前局势,以及海汉对远东地区国际贸易的新构想。
  对于这两国来说,海汉真的是一个让他们又爱又恨又怕的国家。与海汉的贸易过程其实是很愉快的,海汉人的商业信誉与结算速度几乎无可挑剔,远比他们在远东打交道的其他国家舒服得多。但同时海汉也是他们在远东最为强劲的竞争对手,中南半岛以北海域的所有商业航线都处于海汉掌控之下,与大明的贸易也必须要经过海汉来进行,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更愿意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搬掉这块绊脚石。
  但这种尝试他们已经做过多次,却永远都只有失败这一种结果,而且每次的失败也会让他们意识到双方在军事实力方面的差距不可逾越。到后来亲眼见识了海汉是怎么把不可一世的西班牙舰队打得抬不起头,怨气就慢慢变成了庆幸。是的,不被海汉视作对手,而是贸易伙伴,这大概已经算是像他们这样的西方殖民国家在远东地区最大的幸运了。
  对于施耐德所提出的“贸易标准”,其实他们也很清楚这是老调重弹了,海汉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制定国际贸易的标准,从那时候就显『露』出了其野心之大。但作为葡萄牙和荷兰这样的国家来说,赞同海汉的标准,实际上就否决了自家今后在这个区域内成为控制者的可能『性』。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南海贸易联盟中,占主导地位的自然是贸易量最大的海汉国,而各国与海汉的贸易内容中,又有相当一部分比例是通过海汉控制下的港口做转口贸易,真正的贸易对象其实是大明。特别是像荷兰、葡萄牙这样的西方国家,他们所能提供的商品,绝大部分海汉都能自行生产,他们只能通过海汉的贸易渠道向大明出售这些商品,才能获得比较丰厚的收益。而大明所出产的各种瓷器、纺织品、茶叶等等商品,这些国家也只能通过海汉设立的贸易中心才能买到。
  过去海汉在大明沿海的控制范围仅仅集中在东南沿海部分地区,对于海上贸易渠道的掌控并不足以用来拿捏其他国家,但如今海汉已经基本完成了对大明海疆由南至北的控制,特别是大明最为富庶的江浙地区,海上贸易几乎全都处于海汉的直接控制之下,而大明官方也已经通过建交通商这种方式承认了现状。这个时候海汉要设置一些条件来换取南海贸易联盟成员国的服从,就比以前要容易多了。
  海汉对大明海上进出口贸易所实施的全面控制,可以说是相当厉害的贸易手段,因为这影响到的不仅仅是大明,还有诸多东南亚乃至西方的国家。施耐德目前所要提出的新的计划,便是要求南海贸易联盟的各国尽快统一贸易标准,而这个标准的绝大部分内容,便是来自于日前大明与海汉的通商协定。
  准确地说,这份通商协定中的许多行业标准和相关法规,其实都是由海汉主导制定,这也是石迪文前段时间在浙江密集会晤当地各行业领军人物的原因之一。施耐德认为这些与大明谈定的贸易标准正好也可以用于改变南海贸易联盟的现状,毕竟来自东南亚地区的订单有很多其实都是由海汉经手转给了大明来完成。如果能够将大明、海汉、南海贸易联盟的贸易标准统一起来,就可以有效消除贸易壁垒,由海汉引导这些贸易伙伴国接受新的游戏规则。
  施耐德认为,海汉加上大明的份量,应该足以影响到这些国家的决策了,特别是荷兰和葡萄牙这两个西方国家,他们对于大明出产的部分高级商品基本是刚需,又无法用武力或别的手段来打破海汉对大明海贸的垄断,只剩下接受海汉安排一途。
  于是施耐德很快便召见了葡萄牙驻三亚特使托马斯,以及荷兰驻三亚特使苏克易,向他们说明了当前局势,以及海汉对远东地区国际贸易的新构想。
  对于这两国来说,海汉真的是一个让他们又爱又恨又怕的国家。与海汉的贸易过程其实是很愉快的,海汉人的商业信誉与结算速度几乎无可挑剔,远比他们在远东打交道的其他国家舒服得多。但同时海汉也是他们在远东最为强劲的竞争对手,中南半岛以北海域的所有商业航线都处于海汉掌控之下,与大明的贸易也必须要经过海汉来进行,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更愿意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搬掉这块绊脚石。
  但这种尝试他们已经做过多次,却永远都只有失败这一种结果,而且每次的失败也会让他们意识到双方在军事实力方面的差距不可逾越。到后来亲眼见识了海汉是怎么把不可一世的西班牙舰队打得抬不起头,怨气就慢慢变成了庆幸。是的,不被海汉视作对手,而是贸易伙伴,这大概已经算是像他们这样的西方殖民国家在远东地区最大的幸运了。
  对于施耐德所提出的“贸易标准”,其实他们也很清楚这是老调重弹了,海汉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制定国际贸易的标准,从那时候就显『露』出了其野心之大。但作为葡萄牙和荷兰这样的国家来说,赞同海汉的标准,实际上就否决了自家今后在这个区域内成为控制者的可能『性』。南海贸易联盟中,占主导地位的自然是贸易量最大的海汉国,而各国与海汉的贸易内容中,又有相当一部分比例是通过海汉控制下的港口做转口贸易,真正的贸易对象其实是大明。特别是像荷兰、葡萄牙这样的西方国家,他们所能提供的商品,绝大部分海汉都能自行生产,他们只能通过海汉的贸易渠道向大明出售这些商品,才能获得比较丰厚的收益。而大明所出产的各种瓷器、纺织品、茶叶等等商品,这些国家也只能通过海汉设立的贸易中心才能买到。
  过去海汉在大明沿海的控制范围仅仅集中在东南沿海部分地区,对于海上贸易渠道的掌控并不足以用来拿捏其他国家,但如今海汉已经基本完成了对大明海疆由南至北的控制,特别是大明最为富庶的江浙地区,海上贸易几乎全都处于海汉的直接控制之下,而大明官方也已经通过建交通商这种方式承认了现状。这个时候海汉要设置一些条件来换取南海贸易联盟成员国的服从,就比以前要容易多了。
  海汉对大明海上进出口贸易所实施的全面控制,可以说是相当厉害的贸易手段,因为这影响到的不仅仅是大明,还有诸多东南亚乃至西方的国家。施耐德目前所要提出的新的计划,便是要求南海贸易联盟的各国尽快统一贸易标准,而这个标准的绝大部分内容,便是来自于日前大明与海汉的通商协定。
  准确地说,这份通商协定中的许多行业标准和相关法规,其实都是由海汉主导制定,这也是石迪文前段时间在浙江密集会晤当地各行业领军人物的原因之一。施耐德认为这些与大明谈定的贸易标准正好也可以用于改变南海贸易联盟的现状,毕竟来自东南亚地区的订单有很多其实都是由海汉经手转给了大明来完成。如果能够将大明、海汉、南海贸易联盟的贸易标准统一起来,就可以有效消除贸易壁垒,由海汉引导这些贸易伙伴国接受新的游戏规则。
  施耐德认为,海汉加上大明的份量,应该足以影响到这些国家的决策了,特别是荷兰和葡萄牙这两个西方国家,他们对于大明出产的部分高级商品基本是刚需,又无法用武力或别的手段来打破海汉对大明海贸的垄断,只剩下接受海汉安排一途。
  于是施耐德很快便召见了葡萄牙驻三亚特使托马斯,以及荷兰驻三亚特使苏克易,向他们说明了当前局势,以及海汉对远东地区国际贸易的新构想。
  对于这两国来说,海汉真的是一个让他们又爱又恨又怕的国家。与海汉的贸易过程其实是很愉快的,海汉人的商业信誉与结算速度几乎无可挑剔,远比他们在远东打交道的其他国家舒服得多。但同时海汉也是他们在远东最为强劲的竞争对手,中南半岛以北海域的所有商业航线都处于海汉掌控之下,与大明的贸易也必须要经过海汉来进行,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更愿意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搬掉这块绊脚石。
  但这种尝试他们已经做过多次,却永远都只有失败这一种结果,而且每次的失败也会让他们意识到双方在军事实力方面的差距不可逾越。到后来亲眼见识了海汉是怎么把不可一世的西班牙舰队打得抬不起头,怨气就慢慢变成了庆幸。是的,不被海汉视作对手,而是贸易伙伴,这大概已经算是像他们这样的西方殖民国家在远东地区最大的幸运了。
  对于施耐德所提出的“贸易标准”,其实他们也很清楚这是老调重弹了,海汉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制定国际贸易的标准,从那时候就显『露』出了其野心之大。但作为葡萄牙和荷兰这样的国家来说,赞同海汉的标准,实际上就否决了自家今后在这个区域内成为控制者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