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528章 小伎俩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郝青心里正如此盘算着,场间形势却已经起了变化,只见这些人都摸出了一根约莫四寸来长,比手指粗一圈的黑色小棍,看不出是什么物事。顶点郝青见这东西无尖无刃,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心道这东西终归挡不住自己手上的刀子,待老子一刀一个扎翻,才让他们知道厉害。但不曾想巷子里这些黑衣人将手中的小棍往外一甩,那棍子竟然就变成了一尺多长的棍子,而且能听到清脆的金属机关撞击声,这分明是一种设计制作极为精致的伸缩武器,而且通体金属打造,显然是为贴身近战而准备的。
  郝青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这种武器,也想不出其威力如何,但他至少能确定一件事,对方将自己堵在这地方并非巧合,而是有意为之,并且已经提前做好了使用武力制服自己的准备。
  郝青看到对方亮出武器之后稍一犹豫,又给了对方做出调整的时间,便见堵在前排的人左右一分,后面的人踏前几步,手里竟然多了一张一尺宽两尺长的盾牌,也不知道刚才走路时是将这东西藏在了什么地方。
  看到对方竟然连盾牌都拿了出来,郝青心中更是一凉,这显然就是看到他亮出武器之后的应对措施,他虽然自诩单打独斗身手还行,但对方既然准备如此充分,今天想要从这地方脱身只怕有些难了。不过郝青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低吼一声便拔腿冲向巷口。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郝青心里正如此盘算着,场间形势却已经起了变化,只见这些人都摸出了一根约莫四寸来长,比手指粗一圈的黑色小棍,看不出是什么物事。郝青见这东西无尖无刃,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心道这东西终归挡不住自己手上的刀子,待老子一刀一个扎翻,才让他们知道厉害。但不曾想巷子里这些黑衣人将手中的小棍往外一甩,那棍子竟然就变成了一尺多长的棍子,而且能听到清脆的金属机关撞击声,这分明是一种设计制作极为精致的伸缩武器,而且通体金属打造,显然是为贴身近战而准备的。
  郝青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这种武器,也想不出其威力如何,但他至少能确定一件事,对方将自己堵在这地方并非巧合,而是有意为之,并且已经提前做好了使用武力制服自己的准备。
  郝青看到对方亮出武器之后稍一犹豫,又给了对方做出调整的时间,便见堵在前排的人左右一分,后面的人踏前几步,手里竟然多了一张一尺宽两尺长的盾牌,也不知道刚才走路时是将这东西藏在了什么地方。
  看到对方竟然连盾牌都拿了出来,郝青心中更是一凉,这显然就是看到他亮出武器之后的应对措施,他虽然自诩单打独斗身手还行,但对方既然准备如此充分,今天想要从这地方脱身只怕有些难了。不过郝青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低吼一声便拔腿冲向巷口。郝青心里正如此盘算着,场间形势却已经起了变化,只见这些人都摸出了一根约莫四寸来长,比手指粗一圈的黑色小棍,看不出是什么物事。郝青见这东西无尖无刃,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心道这东西终归挡不住自己手上的刀子,待老子一刀一个扎翻,才让他们知道厉害。但不曾想巷子里这些黑衣人将手中的小棍往外一甩,那棍子竟然就变成了一尺多长的棍子,而且能听到清脆的金属机关撞击声,这分明是一种设计制作极为精致的伸缩武器,而且通体金属打造,显然是为贴身近战而准备的。
  郝青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这种武器,也想不出其威力如何,但他至少能确定一件事,对方将自己堵在这地方并非巧合,而是有意为之,并且已经提前做好了使用武力制服自己的准备。
  郝青看到对方亮出武器之后稍一犹豫,又给了对方做出调整的时间,便见堵在前排的人左右一分,后面的人踏前几步,手里竟然多了一张一尺宽两尺长的盾牌,也不知道刚才走路时是将这东西藏在了什么地方。
  看到对方竟然连盾牌都拿了出来,郝青心中更是一凉,这显然就是看到他亮出武器之后的应对措施,他虽然自诩单打独斗身手还行,但对方既然准备如此充分,今天想要从这地方脱身只怕有些难了。不过郝青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低吼一声便拔腿冲向巷口。郝青心里正如此盘算着,场间形势却已经起了变化,只见这些人都摸出了一根约莫四寸来长,比手指粗一圈的黑色小棍,看不出是什么物事。郝青见这东西无尖无刃,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心道这东西终归挡不住自己手上的刀子,待老子一刀一个扎翻,才让他们知道厉害。但不曾想巷子里这些黑衣人将手中的小棍往外一甩,那棍子竟然就变成了一尺多长的棍子,而且能听到清脆的金属机关撞击声,这分明是一种设计制作极为精致的伸缩武器,而且通体金属打造,显然是为贴身近战而准备的。
  郝青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这种武器,也想不出其威力如何,但他至少能确定一件事,对方将自己堵在这地方并非巧合,而是有意为之,并且已经提前做好了使用武力制服自己的准备。
  郝青看到对方亮出武器之后稍一犹豫,又给了对方做出调整的时间,便见堵在前排的人左右一分,后面的人踏前几步,手里竟然多了一张一尺宽两尺长的盾牌,也不知道刚才走路时是将这东西藏在了什么地方。
  看到对方竟然连盾牌都拿了出来,郝青心中更是一凉,这显然就是看到他亮出武器之后的应对措施,他虽然自诩单打独斗身手还行,但对方既然准备如此充分,今天想要从这地方脱身只怕有些难了。不过郝青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低吼一声便拔腿冲向巷口。郝青心里正如此盘算着,场间形势却已经起了变化,只见这些人都摸出了一根约莫四寸来长,比手指粗一圈的黑色小棍,看不出是什么物事。郝青见这东西无尖无刃,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心道这东西终归挡不住自己手上的刀子,待老子一刀一个扎翻,才让他们知道厉害。但不曾想巷子里这些黑衣人将手中的小棍往外一甩,那棍子竟然就变成了一尺多长的棍子,而且能听到清脆的金属机关撞击声,这分明是一种设计制作极为精致的伸缩武器,而且通体金属打造,显然是为贴身近战而准备的。
  郝青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这种武器,也想不出其威力如何,但他至少能确定一件事,对方将自己堵在这地方并非巧合,而是有意为之,并且已经提前做好了使用武力制服自己的准备。
  郝青看到对方亮出武器之后稍一犹豫,又给了对方做出调整的时间,便见堵在前排的人左右一分,后面的人踏前几步,手里竟然多了一张一尺宽两尺长的盾牌,也不知道刚才走路时是将这东西藏在了什么地方。
  看到对方竟然连盾牌都拿了出来,郝青心中更是一凉,这显然就是看到他亮出武器之后的应对措施,他虽然自诩单打独斗身手还行,但对方既然准备如此充分,今天想要从这地方脱身只怕有些难了。不过郝青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低吼一声便拔腿冲向巷口。郝青心里正如此盘算着,场间形势却已经起了变化,只见这些人都摸出了一根约莫四寸来长,比手指粗一圈的黑色小棍,看不出是什么物事。郝青见这东西无尖无刃,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心道这东西终归挡不住自己手上的刀子,待老子一刀一个扎翻,才让他们知道厉害。但不曾想巷子里这些黑衣人将手中的小棍往外一甩,那棍子竟然就变成了一尺多长的棍子,而且能听到清脆的金属机关撞击声,这分明是一种设计制作极为精致的伸缩武器,而且通体金属打造,显然是为贴身近战而准备的。
  郝青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这种武器,也想不出其威力如何,但他至少能确定一件事,对方将自己堵在这地方并非巧合,而是有意为之,并且已经提前做好了使用武力制服自己的准备。
  郝青看到对方亮出武器之后稍一犹豫,又给了对方做出调整的时间,便见堵在前排的人左右一分,后面的人踏前几步,手里竟然多了一张一尺宽两尺长的盾牌,也不知道刚才走路时是将这东西藏在了什么地方。
  看到对方竟然连盾牌都拿了出来,郝青心中更是一凉,这显然就是看到他亮出武器之后的应对措施,他虽然自诩单打独斗身手还行,但对方既然准备如此充分,今天想要从这地方脱身只怕有些难了。不过郝青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低吼一声便拔腿冲向巷口。郝青心里正如此盘算着,场间形势却已经起了变化,只见这些人都摸出了一根约莫四寸来长,比手指粗一圈的黑色小棍,看不出是什么物事。郝青见这东西无尖无刃,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心道这东西终归挡不住自己手上的刀子,待老子一刀一个扎翻,才让他们知道厉害。但不曾想巷子里这些黑衣人将手中的小棍往外一甩,那棍子竟然就变成了一尺多长的棍子,而且能听到清脆的金属机关撞击声,这分明是一种设计制作极为精致的伸缩武器,而且通体金属打造,显然是为贴身近战而准备的。
  郝青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这种武器,也想不出其威力如何,但他至少能确定一件事,对方将自己堵在这地方并非巧合,而是有意为之,并且已经提前做好了使用武力制服自己的准备。
  郝青看到对方亮出武器之后稍一犹豫,又给了对方做出调整的时间,便见堵在前排的人左右一分,后面的人踏前几步,手里竟然多了一张一尺宽两尺长的盾牌,也不知道刚才走路时是将这东西藏在了什么地方。
  看到对方竟然连盾牌都拿了出来,郝青心中更是一凉,这显然就是看到他亮出武器之后的应对措施,他虽然自诩单打独斗身手还行,但对方既然准备如此充分,今天想要从这地方脱身只怕有些难了。不过郝青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低吼一声便拔腿冲向巷口。郝青心里正如此盘算着,场间形势却已经起了变化,只见这些人都摸出了一根约莫四寸来长,比手指粗一圈的黑色小棍,看不出是什么物事。郝青见这东西无尖无刃,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心道这东西终归挡不住自己手上的刀子,待老子一刀一个扎翻,才让他们知道厉害。但不曾想巷子里这些黑衣人将手中的小棍往外一甩,那棍子竟然就变成了一尺多长的棍子,而且能听到清脆的金属机关撞击声,这分明是一种设计制作极为精致的伸缩武器,而且通体金属打造,显然是为贴身近战而准备的。
  郝青从未见过有人使用这种武器,也想不出其威力如何,但他至少能确定一件事,对方将自己堵在这地方并非巧合,而是有意为之,并且已经提前做好了使用武力制服自己的准备。
  郝青看到对方亮出武器之后稍一犹豫,又给了对方做出调整的时间,便见堵在前排的人左右一分,后面的人踏前几步,手里竟然多了一张一尺宽两尺长的盾牌,也不知道刚才走路时是将这东西藏在了什么地方。
  看到对方竟然连盾牌都拿了出来,郝青心中更是一凉,这显然就是看到他亮出武器之后的应对措施,他虽然自诩单打独斗身手还行,但对方既然准备如此充分,今天想要从这地方脱身只怕有些难了。不过郝青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低吼一声便拔腿冲向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