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482章 利益至上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通过武力讨伐、经济贸易、文化输出等多种方式实现对外扩张,这一直是海汉立国以来的重要国策。用什么样的手段,在哪个时间段,控制哪些地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执委会都有相应的规划。而何礼等人的商人身份限制了他们的眼光和信息来源,自然很难理解海汉攻略辽东的长远规划和战略目的。
  但这也不要紧,海汉安排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要征募他们参与到跟后金的战争中去,而是需要他们向辽东注入资金和专业人员、提供远程运力,为这里的开发进程营建出更好的环境。只要他们能够确定这里的环境足够安全,海汉人准备的经营项目能在未来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益,那其他的东西就不那么重要了。至于这地方今后的归属权,民众的国籍,那些东西又不能给他们带来直接的实际收益,谁又会真的去在乎呢?
  这个道理,何礼等人或许明白一些,但他们肯定不会去深究。刘尚知道得多一些,但也不敢随便泄露“国家机密”。真正掌握其中奥妙的海汉高官,更是不会对外宣扬。为了能在这片土地上达成各自的目的,大家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何礼等人在之后的三天就一直住在了苏家堡,这个距离后金占领的金州城最近的一处堡垒。但高桥南没有再安排他们外出前往金州城附近,因为后金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海汉的这次不寻常安排。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通过武力讨伐、经济贸易、文化输出等多种方式实现对外扩张,这一直是海汉立国以来的重要国策。用什么样的手段,在哪个时间段,控制哪些地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执委会都有相应的规划。而何礼等人的商人身份限制了他们的眼光和信息来源,自然很难理解海汉攻略辽东的长远规划和战略目的。
  但这也不要紧,海汉安排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要征募他们参与到跟后金的战争中去,而是需要他们向辽东注入资金和专业人员、提供远程运力,为这里的开发进程营建出更好的环境。只要他们能够确定这里的环境足够安全,海汉人准备的经营项目能在未来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益,那其他的东西就不那么重要了。至于这地方今后的归属权,民众的国籍,那些东西又不能给他们带来直接的实际收益,谁又会真的去在乎呢?
  这个道理,何礼等人或许明白一些,但他们肯定不会去深究。刘尚知道得多一些,但也不敢随便泄露“国家机密”。真正掌握其中奥妙的海汉高官,更是不会对外宣扬。为了能在这片土地上达成各自的目的,大家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何礼等人在之后的三天就一直住在了苏家堡,这个距离后金占领的金州城最近的一处堡垒。但高桥南没有再安排他们外出前往金州城附近,因为后金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海汉的这次不寻常安排。通过武力讨伐、经济贸易、文化输出等多种方式实现对外扩张,这一直是海汉立国以来的重要国策。用什么样的手段,在哪个时间段,控制哪些地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执委会都有相应的规划。而何礼等人的商人身份限制了他们的眼光和信息来源,自然很难理解海汉攻略辽东的长远规划和战略目的。
  但这也不要紧,海汉安排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要征募他们参与到跟后金的战争中去,而是需要他们向辽东注入资金和专业人员、提供远程运力,为这里的开发进程营建出更好的环境。只要他们能够确定这里的环境足够安全,海汉人准备的经营项目能在未来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益,那其他的东西就不那么重要了。至于这地方今后的归属权,民众的国籍,那些东西又不能给他们带来直接的实际收益,谁又会真的去在乎呢?
  这个道理,何礼等人或许明白一些,但他们肯定不会去深究。刘尚知道得多一些,但也不敢随便泄露“国家机密”。真正掌握其中奥妙的海汉高官,更是不会对外宣扬。为了能在这片土地上达成各自的目的,大家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何礼等人在之后的三天就一直住在了苏家堡,这个距离后金占领的金州城最近的一处堡垒。但高桥南没有再安排他们外出前往金州城附近,因为后金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海汉的这次不寻常安排。通过武力讨伐、经济贸易、文化输出等多种方式实现对外扩张,这一直是海汉立国以来的重要国策。用什么样的手段,在哪个时间段,控制哪些地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执委会都有相应的规划。而何礼等人的商人身份限制了他们的眼光和信息来源,自然很难理解海汉攻略辽东的长远规划和战略目的。
  但这也不要紧,海汉安排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要征募他们参与到跟后金的战争中去,而是需要他们向辽东注入资金和专业人员、提供远程运力,为这里的开发进程营建出更好的环境。只要他们能够确定这里的环境足够安全,海汉人准备的经营项目能在未来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益,那其他的东西就不那么重要了。至于这地方今后的归属权,民众的国籍,那些东西又不能给他们带来直接的实际收益,谁又会真的去在乎呢?
  这个道理,何礼等人或许明白一些,但他们肯定不会去深究。刘尚知道得多一些,但也不敢随便泄露“国家机密”。真正掌握其中奥妙的海汉高官,更是不会对外宣扬。为了能在这片土地上达成各自的目的,大家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何礼等人在之后的三天就一直住在了苏家堡,这个距离后金占领的金州城最近的一处堡垒。但高桥南没有再安排他们外出前往金州城附近,因为后金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海汉的这次不寻常安排。通过武力讨伐、经济贸易、文化输出等多种方式实现对外扩张,这一直是海汉立国以来的重要国策。用什么样的手段,在哪个时间段,控制哪些地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执委会都有相应的规划。而何礼等人的商人身份限制了他们的眼光和信息来源,自然很难理解海汉攻略辽东的长远规划和战略目的。
  但这也不要紧,海汉安排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要征募他们参与到跟后金的战争中去,而是需要他们向辽东注入资金和专业人员、提供远程运力,为这里的开发进程营建出更好的环境。只要他们能够确定这里的环境足够安全,海汉人准备的经营项目能在未来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益,那其他的东西就不那么重要了。至于这地方今后的归属权,民众的国籍,那些东西又不能给他们带来直接的实际收益,谁又会真的去在乎呢?
  这个道理,何礼等人或许明白一些,但他们肯定不会去深究。刘尚知道得多一些,但也不敢随便泄露“国家机密”。真正掌握其中奥妙的海汉高官,更是不会对外宣扬。为了能在这片土地上达成各自的目的,大家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何礼等人在之后的三天就一直住在了苏家堡,这个距离后金占领的金州城最近的一处堡垒。但高桥南没有再安排他们外出前往金州城附近,因为后金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海汉的这次不寻常安排。通过武力讨伐、经济贸易、文化输出等多种方式实现对外扩张,这一直是海汉立国以来的重要国策。用什么样的手段,在哪个时间段,控制哪些地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执委会都有相应的规划。而何礼等人的商人身份限制了他们的眼光和信息来源,自然很难理解海汉攻略辽东的长远规划和战略目的。
  但这也不要紧,海汉安排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要征募他们参与到跟后金的战争中去,而是需要他们向辽东注入资金和专业人员、提供远程运力,为这里的开发进程营建出更好的环境。只要他们能够确定这里的环境足够安全,海汉人准备的经营项目能在未来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益,那其他的东西就不那么重要了。至于这地方今后的归属权,民众的国籍,那些东西又不能给他们带来直接的实际收益,谁又会真的去在乎呢?
  这个道理,何礼等人或许明白一些,但他们肯定不会去深究。刘尚知道得多一些,但也不敢随便泄露“国家机密”。真正掌握其中奥妙的海汉高官,更是不会对外宣扬。为了能在这片土地上达成各自的目的,大家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何礼等人在之后的三天就一直住在了苏家堡,这个距离后金占领的金州城最近的一处堡垒。但高桥南没有再安排他们外出前往金州城附近,因为后金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海汉的这次不寻常安排。通过武力讨伐、经济贸易、文化输出等多种方式实现对外扩张,这一直是海汉立国以来的重要国策。用什么样的手段,在哪个时间段,控制哪些地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执委会都有相应的规划。而何礼等人的商人身份限制了他们的眼光和信息来源,自然很难理解海汉攻略辽东的长远规划和战略目的。
  但这也不要紧,海汉安排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要征募他们参与到跟后金的战争中去,而是需要他们向辽东注入资金和专业人员、提供远程运力,为这里的开发进程营建出更好的环境。只要他们能够确定这里的环境足够安全,海汉人准备的经营项目能在未来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益,那其他的东西就不那么重要了。至于这地方今后的归属权,民众的国籍,那些东西又不能给他们带来直接的实际收益,谁又会真的去在乎呢?
  这个道理,何礼等人或许明白一些,但他们肯定不会去深究。刘尚知道得多一些,但也不敢随便泄露“国家机密”。真正掌握其中奥妙的海汉高官,更是不会对外宣扬。为了能在这片土地上达成各自的目的,大家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何礼等人在之后的三天就一直住在了苏家堡,这个距离后金占领的金州城最近的一处堡垒。但高桥南没有再安排他们外出前往金州城附近,因为后金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海汉的这次不寻常安排。通过武力讨伐、经济贸易、文化输出等多种方式实现对外扩张,这一直是海汉立国以来的重要国策。用什么样的手段,在哪个时间段,控制哪些地区,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执委会都有相应的规划。而何礼等人的商人身份限制了他们的眼光和信息来源,自然很难理解海汉攻略辽东的长远规划和战略目的。
  但这也不要紧,海汉安排他们来到这里并不是要征募他们参与到跟后金的战争中去,而是需要他们向辽东注入资金和专业人员、提供远程运力,为这里的开发进程营建出更好的环境。只要他们能够确定这里的环境足够安全,海汉人准备的经营项目能在未来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益,那其他的东西就不那么重要了。至于这地方今后的归属权,民众的国籍,那些东西又不能给他们带来直接的实际收益,谁又会真的去在乎呢?
  这个道理,何礼等人或许明白一些,但他们肯定不会去深究。刘尚知道得多一些,但也不敢随便泄露“国家机密”。真正掌握其中奥妙的海汉高官,更是不会对外宣扬。为了能在这片土地上达成各自的目的,大家都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