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431章 改变历史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客观来说,海汉与后金的军事实力差距并没有拉大到拥有绝对优势的程度,如果双方在平原上展开千人级别的战斗,那后金军的表现断然不会如此被动难堪,至少在机动力方面能够稳稳压住海汉军一头。但海汉为了打胜这场战争已经进行了经年累月的准备,做了许多针对性的部署,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才发动了突袭,而后金军仓促应战考虑不周,自然是种种战术都行不通,在交战过程中一直被压制得死死的。
  眼见大部队压上去之后却连外围的第一层防御都无法攻破,额尔赫便知今天这个亏是吃定了。而已经快要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的后金军因为海汉特战营援军的到来,终于也意识到事不可为,只能设法脱离战场保住性命再说。只是在撤退的过程中,又被海汉军撵着屁股穷追猛打,扔下了近百具尸体之后才脱离了战场。
  摩根没有下令让部队追出去,他知道后金军的骑兵并没有被消灭完,如果让部队离开防线太远,那风险也会随之大增。再说现在西路军的主要任务是守住滨海高地,因此主力部队是万万不能随意脱离阵地出击的。
  摩根立刻下达了几道命令,让军医和医疗兵加紧救治己方伤员,让工程兵修复加固山脚村落的防御工事,由后勤军需部门统计这场战斗的战果和弹药消耗状况。在做完这番布置之后,摩根这才接见了刚才带兵过来救火的特战营军官。
  “特战营少尉排长孙真率部报到!”
  摩根向站在面前的大个子还以军礼,然后便开口问道:“刚才过来参战,是你老板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决定?”
  他在芝罘岛的时候便与孙真见过面,知道此人是特战营的一员干将,他手下的狙击小队甚至还跟孙真所指挥的连队一同训练过一段时间,因此倒也不会见外。至于他所问及的老板,自然是指中路军指挥,特战营的顶头上司钱天敦了。
  孙真应道:“报告首长,是卑职自己的决定。不过卑职并非为了抢功,只是看敌军即将攻破防线,担心高地这边吃不住敌军攻势,是以擅自做了决定,还望首长莫怪。”
  摩根笑了笑道:“时机掌握得挺好,如果你没及时赶到,那我这边怕是要吃点苦头了。”
  孙真道:“卑职率部赶来时已经派人通知了指挥部,想必稍后中路军便会向这边靠拢过来。”
  摩根虽然对孙真的做法表示了认同,但心里其实还是有点五味杂陈,他在战前的设计是要将这处据点变成一个能够充分消耗后金兵力的血肉磨盘,地方是他挑的,战术也是他制定的,海军和陆军其他部队也给予了充分的配合,但最后的战斗过程和结果却不甚理想,如果不是援军及时赶到,这边的阵地甚至会有崩盘的风险。虽然在刚才的战斗中也的确给敌军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但离他的设想却还相差甚远。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客观来说,海汉与后金的军事实力差距并没有拉大到拥有绝对优势的程度,如果双方在平原上展开千人级别的战斗,那后金军的表现断然不会如此被动难堪,至少在机动力方面能够稳稳压住海汉军一头。但海汉为了打胜这场战争已经进行了经年累月的准备,做了许多针对性的部署,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才发动了突袭,而后金军仓促应战考虑不周,自然是种种战术都行不通,在交战过程中一直被压制得死死的。
  眼见大部队压上去之后却连外围的第一层防御都无法攻破,额尔赫便知今天这个亏是吃定了。而已经快要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的后金军因为海汉特战营援军的到来,终于也意识到事不可为,只能设法脱离战场保住性命再说。只是在撤退的过程中,又被海汉军撵着屁股穷追猛打,扔下了近百具尸体之后才脱离了战场。
  摩根没有下令让部队追出去,他知道后金军的骑兵并没有被消灭完,如果让部队离开防线太远,那风险也会随之大增。再说现在西路军的主要任务是守住滨海高地,因此主力部队是万万不能随意脱离阵地出击的。
  摩根立刻下达了几道命令,让军医和医疗兵加紧救治己方伤员,让工程兵修复加固山脚村落的防御工事,由后勤军需部门统计这场战斗的战果和弹药消耗状况。在做完这番布置之后,摩根这才接见了刚才带兵过来救火的特战营军官。
  “特战营少尉排长孙真率部报到!”
  摩根向站在面前的大个子还以军礼,然后便开口问道:“刚才过来参战,是你老板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决定?”
  他在芝罘岛的时候便与孙真见过面,知道此人是特战营的一员干将,他手下的狙击小队甚至还跟孙真所指挥的连队一同训练过一段时间,因此倒也不会见外。至于他所问及的老板,自然是指中路军指挥,特战营的顶头上司钱天敦了。
  孙真应道:“报告首长,是卑职自己的决定。不过卑职并非为了抢功,只是看敌军即将攻破防线,担心高地这边吃不住敌军攻势,是以擅自做了决定,还望首长莫怪。”
  摩根笑了笑道:“时机掌握得挺好,如果你没及时赶到,那我这边怕是要吃点苦头了。”
  孙真道:“卑职率部赶来时已经派人通知了指挥部,想必稍后中路军便会向这边靠拢过来。”
  摩根虽然对孙真的做法表示了认同,但心里其实还是有点五味杂陈,他在战前的设计是要将这处据点变成一个能够充分消耗后金兵力的血肉磨盘,地方是他挑的,战术也是他制定的,海军和陆军其他部队也给予了充分的配合,但最后的战斗过程和结果却不甚理想,如果不是援军及时赶到,这边的阵地甚至会有崩盘的风险。虽然在刚才的战斗中也的确给敌军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但离他的设想却还相差甚远。客观来说,海汉与后金的军事实力差距并没有拉大到拥有绝对优势的程度,如果双方在平原上展开千人级别的战斗,那后金军的表现断然不会如此被动难堪,至少在机动力方面能够稳稳压住海汉军一头。但海汉为了打胜这场战争已经进行了经年累月的准备,做了许多针对性的部署,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才发动了突袭,而后金军仓促应战考虑不周,自然是种种战术都行不通,在交战过程中一直被压制得死死的。
  眼见大部队压上去之后却连外围的第一层防御都无法攻破,额尔赫便知今天这个亏是吃定了。而已经快要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的后金军因为海汉特战营援军的到来,终于也意识到事不可为,只能设法脱离战场保住性命再说。只是在撤退的过程中,又被海汉军撵着屁股穷追猛打,扔下了近百具尸体之后才脱离了战场。
  摩根没有下令让部队追出去,他知道后金军的骑兵并没有被消灭完,如果让部队离开防线太远,那风险也会随之大增。再说现在西路军的主要任务是守住滨海高地,因此主力部队是万万不能随意脱离阵地出击的。
  摩根立刻下达了几道命令,让军医和医疗兵加紧救治己方伤员,让工程兵修复加固山脚村落的防御工事,由后勤军需部门统计这场战斗的战果和弹药消耗状况。在做完这番布置之后,摩根这才接见了刚才带兵过来救火的特战营军官。
  “特战营少尉排长孙真率部报到!”
  摩根向站在面前的大个子还以军礼,然后便开口问道:“刚才过来参战,是你老板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决定?”
  他在芝罘岛的时候便与孙真见过面,知道此人是特战营的一员干将,他手下的狙击小队甚至还跟孙真所指挥的连队一同训练过一段时间,因此倒也不会见外。至于他所问及的老板,自然是指中路军指挥,特战营的顶头上司钱天敦了。
  孙真应道:“报告首长,是卑职自己的决定。不过卑职并非为了抢功,只是看敌军即将攻破防线,担心高地这边吃不住敌军攻势,是以擅自做了决定,还望首长莫怪。”
  摩根笑了笑道:“时机掌握得挺好,如果你没及时赶到,那我这边怕是要吃点苦头了。”
  孙真道:“卑职率部赶来时已经派人通知了指挥部,想必稍后中路军便会向这边靠拢过来。”
  摩根虽然对孙真的做法表示了认同,但心里其实还是有点五味杂陈,他在战前的设计是要将这处据点变成一个能够充分消耗后金兵力的血肉磨盘,地方是他挑的,战术也是他制定的,海军和陆军其他部队也给予了充分的配合,但最后的战斗过程和结果却不甚理想,如果不是援军及时赶到,这边的阵地甚至会有崩盘的风险。虽然在刚才的战斗中也的确给敌军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但离他的设想却还相差甚远。客观来说,海汉与后金的军事实力差距并没有拉大到拥有绝对优势的程度,如果双方在平原上展开千人级别的战斗,那后金军的表现断然不会如此被动难堪,至少在机动力方面能够稳稳压住海汉军一头。但海汉为了打胜这场战争已经进行了经年累月的准备,做了许多针对性的部署,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才发动了突袭,而后金军仓促应战考虑不周,自然是种种战术都行不通,在交战过程中一直被压制得死死的。
  眼见大部队压上去之后却连外围的第一层防御都无法攻破,额尔赫便知今天这个亏是吃定了。而已经快要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的后金军因为海汉特战营援军的到来,终于也意识到事不可为,只能设法脱离战场保住性命再说。只是在撤退的过程中,又被海汉军撵着屁股穷追猛打,扔下了近百具尸体之后才脱离了战场。
  摩根没有下令让部队追出去,他知道后金军的骑兵并没有被消灭完,如果让部队离开防线太远,那风险也会随之大增。再说现在西路军的主要任务是守住滨海高地,因此主力部队是万万不能随意脱离阵地出击的。
  摩根立刻下达了几道命令,让军医和医疗兵加紧救治己方伤员,让工程兵修复加固山脚村落的防御工事,由后勤军需部门统计这场战斗的战果和弹药消耗状况。在做完这番布置之后,摩根这才接见了刚才带兵过来救火的特战营军官。
  “特战营少尉排长孙真率部报到!”
  摩根向站在面前的大个子还以军礼,然后便开口问道:“刚才过来参战,是你老板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决定?”
  他在芝罘岛的时候便与孙真见过面,知道此人是特战营的一员干将,他手下的狙击小队甚至还跟孙真所指挥的连队一同训练过一段时间,因此倒也不会见外。至于他所问及的老板,自然是指中路军指挥,特战营的顶头上司钱天敦了。
  孙真应道:“报告首长,是卑职自己的决定。不过卑职并非为了抢功,只是看敌军即将攻破防线,担心高地这边吃不住敌军攻势,是以擅自做了决定,还望首长莫怪。”
  摩根笑了笑道:“时机掌握得挺好,如果你没及时赶到,那我这边怕是要吃点苦头了。”
  孙真道:“卑职率部赶来时已经派人通知了指挥部,想必稍后中路军便会向这边靠拢过来。”
  摩根虽然对孙真的做法表示了认同,但心里其实还是有点五味杂陈,他在战前的设计是要将这处据点变成一个能够充分消耗后金兵力的血肉磨盘,地方是他挑的,战术也是他制定的,海军和陆军其他部队也给予了充分的配合,但最后的战斗过程和结果却不甚理想,如果不是援军及时赶到,这边的阵地甚至会有崩盘的风险。虽然在刚才的战斗中也的确给敌军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但离他的设想却还相差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