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423章 不谋而合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对于福山县这两位父母官来说,芝罘岛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神秘又危险的所在,事实在海汉控制这里之后,他们都曾不止一次踏过芝罘岛。当然了,这样的机会都是来自海汉主动邀请,并且是非公开的秘密行程,以免这两位官员被扣“里通外番”之类的罪名。
  去当然是可以去,至少在安全方面,他们相信海汉不会为难自己。不过“可以去”不等于他们能通行无阻地踏芝罘岛,连接大陆的那条沙洲通道关卡重重,这么直接去肯定是会被拦下来的。所以在去之前,他们还得先跟海汉方面知会一声。
  海汉在县城里设有一个小小的办事处,主要功能便是与县衙这边互通信息。张普成和黄曲以往几次去到芝罘岛,也都是由这个办事处发来的邀请函。所以在出城之前,他们先去到这个以商栈为公开身份的办事处,向那位胖乎乎的老板表示了希望能立刻去芝罘岛与海汉官员们会面的意愿。
  “首长们最近几天可能会很忙,不见得有时间接见二位大人。如果二位的事不急,那不如在城内耐心等几天?”胖老板没说可以去,也没说不可以,但话里的意思,却是在劝他们放弃这个打算。
  张黄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张普成道:“怕是等不了那么久。”
  黄曲也道:“事情急迫,还望通融一二。”
  胖老板稍稍思忖片刻,才开口道:“既然二位大人坚持,那在下便陪你们走一趟了。”
  张普成坐轿,黄曲骑马,而胖老板则是坐进了自家马车,在最前面为这二人带路。不管他们在大明的身份如何,如果没有得到许可或是有内部人士带领,根本没法通过关卡去到岛。胖老板没有问过他们要求岛的理由,或许是因为这理由根本不用问,大军压境之下,哪个地方官还能安之若素地坐在家里,自然是要设法联系海汉高层为自己谋退路了。
  这支小小的队伍出了县城,一路往北,至海岸处便见到了第一道关卡,胖老板下车与带队军官交谈几句之后,便顺利通过了此处,踏了连接芝罘岛的沙洲。而在沙洲又有两道武装关卡,让他们不得不再次停下来。
  黄曲坐在马背,已经能用肉眼确认停泊在东边芝罘港里那支舰队的存在。之前收到的消息果然不假,这支舰队的规模起一年多之前初到山东的那支海汉舰队更为庞大,而海汉高层调这样一支舰队来到山东,黄曲暂时也想不出除了攻城掠地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目的。不用到近处去确认,黄曲便可以肯定如今的山东境内绝对没有一支能够与其抗衡的水师存在。
  坐在软轿里的张普成其实也已经注意到了远处海港的舰队,这种令人绝望的强大武装让他着实生不出太多的反抗之心,臣服或许才是最理智的选择。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对于福山县这两位父母官来说,芝罘岛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神秘又危险的所在,事实在海汉控制这里之后,他们都曾不止一次踏过芝罘岛。当然了,这样的机会都是来自海汉主动邀请,并且是非公开的秘密行程,以免这两位官员被扣“里通外番”之类的罪名。
  去当然是可以去,至少在安全方面,他们相信海汉不会为难自己。不过“可以去”不等于他们能通行无阻地踏芝罘岛,连接大陆的那条沙洲通道关卡重重,这么直接去肯定是会被拦下来的。所以在去之前,他们还得先跟海汉方面知会一声。
  海汉在县城里设有一个小小的办事处,主要功能便是与县衙这边互通信息。张普成和黄曲以往几次去到芝罘岛,也都是由这个办事处发来的邀请函。所以在出城之前,他们先去到这个以商栈为公开身份的办事处,向那位胖乎乎的老板表示了希望能立刻去芝罘岛与海汉官员们会面的意愿。
  “首长们最近几天可能会很忙,不见得有时间接见二位大人。如果二位的事不急,那不如在城内耐心等几天?”胖老板没说可以去,也没说不可以,但话里的意思,却是在劝他们放弃这个打算。
  张黄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张普成道:“怕是等不了那么久。”
  黄曲也道:“事情急迫,还望通融一二。”
  胖老板稍稍思忖片刻,才开口道:“既然二位大人坚持,那在下便陪你们走一趟了。”
  张普成坐轿,黄曲骑马,而胖老板则是坐进了自家马车,在最前面为这二人带路。不管他们在大明的身份如何,如果没有得到许可或是有内部人士带领,根本没法通过关卡去到岛。胖老板没有问过他们要求岛的理由,或许是因为这理由根本不用问,大军压境之下,哪个地方官还能安之若素地坐在家里,自然是要设法联系海汉高层为自己谋退路了。
  这支小小的队伍出了县城,一路往北,至海岸处便见到了第一道关卡,胖老板下车与带队军官交谈几句之后,便顺利通过了此处,踏了连接芝罘岛的沙洲。而在沙洲又有两道武装关卡,让他们不得不再次停下来。
  黄曲坐在马背,已经能用肉眼确认停泊在东边芝罘港里那支舰队的存在。之前收到的消息果然不假,这支舰队的规模起一年多之前初到山东的那支海汉舰队更为庞大,而海汉高层调这样一支舰队来到山东,黄曲暂时也想不出除了攻城掠地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目的。不用到近处去确认,黄曲便可以肯定如今的山东境内绝对没有一支能够与其抗衡的水师存在。
  坐在软轿里的张普成其实也已经注意到了远处海港的舰队,这种令人绝望的强大武装让他着实生不出太多的反抗之心,臣服或许才是最理智的选择。对于福山县这两位父母官来说,芝罘岛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神秘又危险的所在,事实在海汉控制这里之后,他们都曾不止一次踏过芝罘岛。当然了,这样的机会都是来自海汉主动邀请,并且是非公开的秘密行程,以免这两位官员被扣“里通外番”之类的罪名。
  去当然是可以去,至少在安全方面,他们相信海汉不会为难自己。不过“可以去”不等于他们能通行无阻地踏芝罘岛,连接大陆的那条沙洲通道关卡重重,这么直接去肯定是会被拦下来的。所以在去之前,他们还得先跟海汉方面知会一声。
  海汉在县城里设有一个小小的办事处,主要功能便是与县衙这边互通信息。张普成和黄曲以往几次去到芝罘岛,也都是由这个办事处发来的邀请函。所以在出城之前,他们先去到这个以商栈为公开身份的办事处,向那位胖乎乎的老板表示了希望能立刻去芝罘岛与海汉官员们会面的意愿。
  “首长们最近几天可能会很忙,不见得有时间接见二位大人。如果二位的事不急,那不如在城内耐心等几天?”胖老板没说可以去,也没说不可以,但话里的意思,却是在劝他们放弃这个打算。
  张黄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张普成道:“怕是等不了那么久。”
  黄曲也道:“事情急迫,还望通融一二。”
  胖老板稍稍思忖片刻,才开口道:“既然二位大人坚持,那在下便陪你们走一趟了。”
  张普成坐轿,黄曲骑马,而胖老板则是坐进了自家马车,在最前面为这二人带路。不管他们在大明的身份如何,如果没有得到许可或是有内部人士带领,根本没法通过关卡去到岛。胖老板没有问过他们要求岛的理由,或许是因为这理由根本不用问,大军压境之下,哪个地方官还能安之若素地坐在家里,自然是要设法联系海汉高层为自己谋退路了。
  这支小小的队伍出了县城,一路往北,至海岸处便见到了第一道关卡,胖老板下车与带队军官交谈几句之后,便顺利通过了此处,踏了连接芝罘岛的沙洲。而在沙洲又有两道武装关卡,让他们不得不再次停下来。
  黄曲坐在马背,已经能用肉眼确认停泊在东边芝罘港里那支舰队的存在。之前收到的消息果然不假,这支舰队的规模起一年多之前初到山东的那支海汉舰队更为庞大,而海汉高层调这样一支舰队来到山东,黄曲暂时也想不出除了攻城掠地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目的。不用到近处去确认,黄曲便可以肯定如今的山东境内绝对没有一支能够与其抗衡的水师存在。
  坐在软轿里的张普成其实也已经注意到了远处海港的舰队,这种令人绝望的强大武装让他着实生不出太多的反抗之心,臣服或许才是最理智的选择。对于福山县这两位父母官来说,芝罘岛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神秘又危险的所在,事实在海汉控制这里之后,他们都曾不止一次踏过芝罘岛。当然了,这样的机会都是来自海汉主动邀请,并且是非公开的秘密行程,以免这两位官员被扣“里通外番”之类的罪名。
  去当然是可以去,至少在安全方面,他们相信海汉不会为难自己。不过“可以去”不等于他们能通行无阻地踏芝罘岛,连接大陆的那条沙洲通道关卡重重,这么直接去肯定是会被拦下来的。所以在去之前,他们还得先跟海汉方面知会一声。
  海汉在县城里设有一个小小的办事处,主要功能便是与县衙这边互通信息。张普成和黄曲以往几次去到芝罘岛,也都是由这个办事处发来的邀请函。所以在出城之前,他们先去到这个以商栈为公开身份的办事处,向那位胖乎乎的老板表示了希望能立刻去芝罘岛与海汉官员们会面的意愿。
  “首长们最近几天可能会很忙,不见得有时间接见二位大人。如果二位的事不急,那不如在城内耐心等几天?”胖老板没说可以去,也没说不可以,但话里的意思,却是在劝他们放弃这个打算。
  张黄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张普成道:“怕是等不了那么久。”
  黄曲也道:“事情急迫,还望通融一二。”
  胖老板稍稍思忖片刻,才开口道:“既然二位大人坚持,那在下便陪你们走一趟了。”
  张普成坐轿,黄曲骑马,而胖老板则是坐进了自家马车,在最前面为这二人带路。不管他们在大明的身份如何,如果没有得到许可或是有内部人士带领,根本没法通过关卡去到岛。胖老板没有问过他们要求岛的理由,或许是因为这理由根本不用问,大军压境之下,哪个地方官还能安之若素地坐在家里,自然是要设法联系海汉高层为自己谋退路了。
  这支小小的队伍出了县城,一路往北,至海岸处便见到了第一道关卡,胖老板下车与带队军官交谈几句之后,便顺利通过了此处,踏了连接芝罘岛的沙洲。而在沙洲又有两道武装关卡,让他们不得不再次停下来。
  黄曲坐在马背,已经能用肉眼确认停泊在东边芝罘港里那支舰队的存在。之前收到的消息果然不假,这支舰队的规模起一年多之前初到山东的那支海汉舰队更为庞大,而海汉高层调这样一支舰队来到山东,黄曲暂时也想不出除了攻城掠地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目的。不用到近处去确认,黄曲便可以肯定如今的山东境内绝对没有一支能够与其抗衡的水师存在。
  坐在软轿里的张普成其实也已经注意到了远处海港的舰队,这种令人绝望的强大武装让他着实生不出太多的反抗之心,臣服或许才是最理智的选择。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