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393章 要挟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马博过去对于移民营中个别特殊人员的去留问题都处理得极好,也从来没惹出过什么麻烦,时间一长,提防心自然也慢慢放下了。当刘尚这个变数出现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采取防备措施,便被对方拿着曾晓文签字的批文将了一军,将他本来打算转移走的几个人给调去当帮工。马博这个时候想再把人从刘尚手底下弄走,又担心会引起刘尚的怀疑,处理起来自然就会比较麻烦了。
  黑影也知此事不可强行为之,叹了一口气道:“你先前若是能把那海汉小官收买下来,这个时候就容易多了!”
  马博试探着问道:“那要不……再加码试一次?人都是贪财的,他上次拒绝送去的好处,大概还是嫌钱太少了吧?”
  “再试一次吧!夜长梦多,得尽快把我的人弄出去才行。”黑影很快便作出了决定:“你也别耽搁了,就今晚再找他谈谈。”
  马博迟疑道:“若是姓刘的仍然拒绝合作,那该如何是好?总不能拿刀架到他脖子上威胁他吧?”
  黑影应道:“人都是有弱点的,谁都不会例外,你好想想,像他这种人,软肋到底在什么地方!”
  一个来自海汉京城的外放官员,在山东无亲无故,又不贪小便宜,看起来根本就没什么明显的弱点。马博作为一个乡下财主,最大的倚仗仅仅只是与海汉高层有拐弯抹角的姻亲关系,靠这个似乎根本没法用来要挟海汉官员。要用武力威胁其性命,马博又没这胆子,何况如果刘尚的人身安全出了问题,海汉人肯定是会追查真相的,到时候反而容易招来更大的麻烦。
  马博思考了一番,仍是全无线索,只能苦着脸道:“小人愚笨,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所以你们马家那么多人已经出去发大财了,而你只有在这里守着这些难民弄点小钱。”那黑影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教训道:“但凡你脑子稍微好使一些,又何至于弄到眼下的局面?”
  马博唯唯诺诺地应着,不敢出言反驳对方的评价。他也自知天资愚钝,读书经商都不擅长,家里的土地还是上一代人传下来的,他接过当家位置的时候又遇上登莱之乱,无法组织长工雇农组织正常的农业生产,家中资产年年都在缩水。海汉人的到来给了他一个出头的机会,在大明和海汉两者之间二选一,最终他还是选了自己的故国——因为有人威胁他,合作了有荣华富贵,不合作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现在荣华富贵是连影子都没看到,倒是风险不断,只要事情败露肯定得吃枪子。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他也同样不敢得罪大明这边的主子,不然以后要是海汉人真的走了,马家的产业可就半点都保不住了。
  这两边都是惹不起的大爷,于是马博自己便成了风箱里的老鼠,只能在中间默默地承受夹板气了。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马博过去对于移民营中个别特殊人员的去留问题都处理得极好,也从来没惹出过什么麻烦,时间一长,提防心自然也慢慢放下了。当刘尚这个变数出现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采取防备措施,便被对方拿着曾晓文签字的批文将了一军,将他本来打算转移走的几个人给调去当帮工。马博这个时候想再把人从刘尚手底下弄走,又担心会引起刘尚的怀疑,处理起来自然就会比较麻烦了。
  黑影也知此事不可强行为之,叹了一口气道:“你先前若是能把那海汉小官收买下来,这个时候就容易多了!”
  马博试探着问道:“那要不……再加码试一次?人都是贪财的,他上次拒绝送去的好处,大概还是嫌钱太少了吧?”
  “再试一次吧!夜长梦多,得尽快把我的人弄出去才行。”黑影很快便作出了决定:“你也别耽搁了,就今晚再找他谈谈。”
  马博迟疑道:“若是姓刘的仍然拒绝合作,那该如何是好?总不能拿刀架到他脖子上威胁他吧?”
  黑影应道:“人都是有弱点的,谁都不会例外,你好想想,像他这种人,软肋到底在什么地方!”
  一个来自海汉京城的外放官员,在山东无亲无故,又不贪小便宜,看起来根本就没什么明显的弱点。马博作为一个乡下财主,最大的倚仗仅仅只是与海汉高层有拐弯抹角的姻亲关系,靠这个似乎根本没法用来要挟海汉官员。要用武力威胁其性命,马博又没这胆子,何况如果刘尚的人身安全出了问题,海汉人肯定是会追查真相的,到时候反而容易招来更大的麻烦。
  马博思考了一番,仍是全无线索,只能苦着脸道:“小人愚笨,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所以你们马家那么多人已经出去发大财了,而你只有在这里守着这些难民弄点小钱。”那黑影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教训道:“但凡你脑子稍微好使一些,又何至于弄到眼下的局面?”
  马博唯唯诺诺地应着,不敢出言反驳对方的评价。他也自知天资愚钝,读书经商都不擅长,家里的土地还是上一代人传下来的,他接过当家位置的时候又遇上登莱之乱,无法组织长工雇农组织正常的农业生产,家中资产年年都在缩水。海汉人的到来给了他一个出头的机会,在大明和海汉两者之间二选一,最终他还是选了自己的故国——因为有人威胁他,合作了有荣华富贵,不合作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现在荣华富贵是连影子都没看到,倒是风险不断,只要事情败露肯定得吃枪子。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他也同样不敢得罪大明这边的主子,不然以后要是海汉人真的走了,马家的产业可就半点都保不住了。
  这两边都是惹不起的大爷,于是马博自己便成了风箱里的老鼠,只能在中间默默地承受夹板气了。
  马博过去对于移民营中个别特殊人员的去留问题都处理得极好,也从来没惹出过什么麻烦,时间一长,提防心自然也慢慢放下了。当刘尚这个变数出现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采取防备措施,便被对方拿着曾晓文签字的批文将了一军,将他本来打算转移走的几个人给调去当帮工。马博这个时候想再把人从刘尚手底下弄走,又担心会引起刘尚的怀疑,处理起来自然就会比较麻烦了。
  黑影也知此事不可强行为之,叹了一口气道:“你先前若是能把那海汉小官收买下来,这个时候就容易多了!”
  马博试探着问道:“那要不……再加码试一次?人都是贪财的,他上次拒绝送去的好处,大概还是嫌钱太少了吧?”
  “再试一次吧!夜长梦多,得尽快把我的人弄出去才行。”黑影很快便作出了决定:“你也别耽搁了,就今晚再找他谈谈。”
  马博迟疑道:“若是姓刘的仍然拒绝合作,那该如何是好?总不能拿刀架到他脖子上威胁他吧?”
  黑影应道:“人都是有弱点的,谁都不会例外,你好想想,像他这种人,软肋到底在什么地方!”
  一个来自海汉京城的外放官员,在山东无亲无故,又不贪小便宜,看起来根本就没什么明显的弱点。马博作为一个乡下财主,最大的倚仗仅仅只是与海汉高层有拐弯抹角的姻亲关系,靠这个似乎根本没法用来要挟海汉官员。要用武力威胁其性命,马博又没这胆子,何况如果刘尚的人身安全出了问题,海汉人肯定是会追查真相的,到时候反而容易招来更大的麻烦。
  马博思考了一番,仍是全无线索,只能苦着脸道:“小人愚笨,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所以你们马家那么多人已经出去发大财了,而你只有在这里守着这些难民弄点小钱。”那黑影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教训道:“但凡你脑子稍微好使一些,又何至于弄到眼下的局面?”
  马博唯唯诺诺地应着,不敢出言反驳对方的评价。他也自知天资愚钝,读书经商都不擅长,家里的土地还是上一代人传下来的,他接过当家位置的时候又遇上登莱之乱,无法组织长工雇农组织正常的农业生产,家中资产年年都在缩水。海汉人的到来给了他一个出头的机会,在大明和海汉两者之间二选一,最终他还是选了自己的故国——因为有人威胁他,合作了有荣华富贵,不合作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现在荣华富贵是连影子都没看到,倒是风险不断,只要事情败露肯定得吃枪子。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他也同样不敢得罪大明这边的主子,不然以后要是海汉人真的走了,马家的产业可就半点都保不住了。
  这两边都是惹不起的大爷,于是马博自己便成了风箱里的老鼠,只能在中间默默地承受夹板气了。
  马博过去对于移民营中个别特殊人员的去留问题都处理得极好,也从来没惹出过什么麻烦,时间一长,提防心自然也慢慢放下了。当刘尚这个变数出现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采取防备措施,便被对方拿着曾晓文签字的批文将了一军,将他本来打算转移走的几个人给调去当帮工。马博这个时候想再把人从刘尚手底下弄走,又担心会引起刘尚的怀疑,处理起来自然就会比较麻烦了。
  黑影也知此事不可强行为之,叹了一口气道:“你先前若是能把那海汉小官收买下来,这个时候就容易多了!”
  马博试探着问道:“那要不……再加码试一次?人都是贪财的,他上次拒绝送去的好处,大概还是嫌钱太少了吧?”
  “再试一次吧!夜长梦多,得尽快把我的人弄出去才行。”黑影很快便作出了决定:“你也别耽搁了,就今晚再找他谈谈。”
  马博迟疑道:“若是姓刘的仍然拒绝合作,那该如何是好?总不能拿刀架到他脖子上威胁他吧?”
  黑影应道:“人都是有弱点的,谁都不会例外,你好想想,像他这种人,软肋到底在什么地方!”
  一个来自海汉京城的外放官员,在山东无亲无故,又不贪小便宜,看起来根本就没什么明显的弱点。马博作为一个乡下财主,最大的倚仗仅仅只是与海汉高层有拐弯抹角的姻亲关系,靠这个似乎根本没法用来要挟海汉官员。要用武力威胁其性命,马博又没这胆子,何况如果刘尚的人身安全出了问题,海汉人肯定是会追查真相的,到时候反而容易招来更大的麻烦。
  马博思考了一番,仍是全无线索,只能苦着脸道:“小人愚笨,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所以你们马家那么多人已经出去发大财了,而你只有在这里守着这些难民弄点小钱。”那黑影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教训道:“但凡你脑子稍微好使一些,又何至于弄到眼下的局面?”
  马博唯唯诺诺地应着,不敢出言反驳对方的评价。他也自知天资愚钝,读书经商都不擅长,家里的土地还是上一代人传下来的,他接过当家位置的时候又遇上登莱之乱,无法组织长工雇农组织正常的农业生产,家中资产年年都在缩水。海汉人的到来给了他一个出头的机会,在大明和海汉两者之间二选一,最终他还是选了自己的故国——因为有人威胁他,合作了有荣华富贵,不合作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现在荣华富贵是连影子都没看到,倒是风险不断,只要事情败露肯定得吃枪子。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他也同样不敢得罪大明这边的主子,不然以后要是海汉人真的走了,马家的产业可就半点都保不住了。
  这两边都是惹不起的大爷,于是马博自己便成了风箱里的老鼠,只能在中间默默地承受夹板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