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354章 不得不防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按照与郑艾的事前约定,不论此次行动得手与否,郑艾都会尽力向登州传回消息。为此郑艾还特地携带了数发军中用于传信示警的烟花,以备在确定行动结果之后向远处传出讯号,由潜伏在远处的人员将消息带出海汉占领区,再经等在古现镇的信使快马传回登州城。这样就算行动失败,登州城也还来得及采取一些备战措施。
  但整整一天,都没有烟花出现在马家庄的上空,而郑艾等人如果没有动手,最迟当天入夜之前就应该踏上返程了。这两件事都没有发生,那就只能指向一个结果——郑艾等人采取了行动,但迅速被海汉给镇压了,甚至连报信的烟花都没有找到机会施放出来。
  这个结果虽然没有太出乎廖杰的预料,但失望总是难免的,而且他也的确没想到郑艾等人竟然会连发出警讯的机会都没能争取到,这样看来必然是双方的战力相差过于悬殊了。但廖杰更加想不到的是,海汉对此事的关注已经持续月余,早已经提前摸清了郑艾的路数,并且在马家庄设下了圈套等着他自投罗网。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如果还能让郑艾等人放出烟花报信,那也显得海汉军太无能了。
  廖杰一脸阴沉地打发了信使,然后向亲随下令,将侦骑部署到古现镇一线,对福山县方向的海汉人动向进行严密监视。尽管他还是坚持认为海汉人不会对登州城实施攻击手段来作为报复,但必要的预警措施还是要做到位才行。
  至于郑艾等人的生死,如果要让廖杰来选一个结局,那他大概更希望这队人已经死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守住他们的身份秘密,避免海汉借此将战火烧向登州城。不过廖杰对此没有抱有太大的侥幸心理,既然行动已经失败,那接下来的形势走向就得往最坏的方面去考虑了。
  廖杰在登州城里紧张不已的时候,芝罘岛指挥部也在召开会议,商量接下来的应对措施。包括陈一鑫在内的一众穿越者都在事发第二天回到了芝罘岛,听取陈一鑫汇报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
  正如登州城里的官员们所想的那样,海汉高官们的确不打算借此撕破脸大闹一场,在这个节骨眼上开战,对于海汉并没有太大的实际好处。而且在今年入冬之前,军方希望能够联合皮岛明军,对辽东半岛沿海地区的后金武装再进行一次清剿行动,尽可能为来年开春之后进军辽东扫清障碍。
  “目前陆海两军都已开始在浙江舟山群岛集结,入冬之后北方舰队还是会和去年一样南下。我与石迪文将军已经商量好,今年冬天将在舟山群岛搞几次两栖作战的演习,为来年的春季攻势预热。”王汤姆向众人介绍道:“所以入冬之前对辽东半岛的这一轮清剿攻势非常重要,需要各个部门的通力配合才行。在这个时候,我们可能没有办法腾出手脚去对这起事件的主使者实施报复。”
  王汤姆说后半截的时候,眼光一直看着陈一鑫,很显然他是考虑到陈一鑫的个人感受,才会对此作出特别的解释。事实上王汤姆在此之前也有过带舰队去登州城附近展示武力的想法,不过钱天敦对此持反对意见,他也就没有再坚持了。而且从大局来看,在这个时候为了这起事件改动原本的任务安排的确是有些不妥。
  陈一鑫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跟王汤姆唱反调,事实上他回到芝罘岛之前就已经得到了钱天敦的授意,让他在会议中与军方高层保持意见一致,以便进行后续的任务安排。至于要不要立刻对登州明军展开报复,陈一鑫倒也不着急,反正现在有刺客活口在手,什么时候想跟登州城那边翻脸都能拿得出真凭实据。
  “我没有意见,服从指挥部安排。”陈一鑫面色平静地表明了态度。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按照与郑艾的事前约定,不论此次行动得手与否,郑艾都会尽力向登州传回消息。为此郑艾还特地携带了数发军中用于传信示警的烟花,以备在确定行动结果之后向远处传出讯号,由潜伏在远处的人员将消息带出海汉占领区,再经等在古现镇的信使快马传回登州城。这样就算行动失败,登州城也还来得及采取一些备战措施。
  但整整一天,都没有烟花出现在马家庄的上空,而郑艾等人如果没有动手,最迟当天入夜之前就应该踏上返程了。这两件事都没有发生,那就只能指向一个结果——郑艾等人采取了行动,但迅速被海汉给镇压了,甚至连报信的烟花都没有找到机会施放出来。
  这个结果虽然没有太出乎廖杰的预料,但失望总是难免的,而且他也的确没想到郑艾等人竟然会连发出警讯的机会都没能争取到,这样看来必然是双方的战力相差过于悬殊了。但廖杰更加想不到的是,海汉对此事的关注已经持续月余,早已经提前摸清了郑艾的路数,并且在马家庄设下了圈套等着他自投罗网。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如果还能让郑艾等人放出烟花报信,那也显得海汉军太无能了。
  廖杰一脸阴沉地打发了信使,然后向亲随下令,将侦骑部署到古现镇一线,对福山县方向的海汉人动向进行严密监视。尽管他还是坚持认为海汉人不会对登州城实施攻击手段来作为报复,但必要的预警措施还是要做到位才行。
  至于郑艾等人的生死,如果要让廖杰来选一个结局,那他大概更希望这队人已经死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守住他们的身份秘密,避免海汉借此将战火烧向登州城。不过廖杰对此没有抱有太大的侥幸心理,既然行动已经失败,那接下来的形势走向就得往最坏的方面去考虑了。
  廖杰在登州城里紧张不已的时候,芝罘岛指挥部也在召开会议,商量接下来的应对措施。包括陈一鑫在内的一众穿越者都在事发第二天回到了芝罘岛,听取陈一鑫汇报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
  正如登州城里的官员们所想的那样,海汉高官们的确不打算借此撕破脸大闹一场,在这个节骨眼上开战,对于海汉并没有太大的实际好处。而且在今年入冬之前,军方希望能够联合皮岛明军,对辽东半岛沿海地区的后金武装再进行一次清剿行动,尽可能为来年开春之后进军辽东扫清障碍。
  “目前陆海两军都已开始在浙江舟山群岛集结,入冬之后北方舰队还是会和去年一样南下。我与石迪文将军已经商量好,今年冬天将在舟山群岛搞几次两栖作战的演习,为来年的春季攻势预热。”王汤姆向众人介绍道:“所以入冬之前对辽东半岛的这一轮清剿攻势非常重要,需要各个部门的通力配合才行。在这个时候,我们可能没有办法腾出手脚去对这起事件的主使者实施报复。”
  王汤姆说后半截的时候,眼光一直看着陈一鑫,很显然他是考虑到陈一鑫的个人感受,才会对此作出特别的解释。事实上王汤姆在此之前也有过带舰队去登州城附近展示武力的想法,不过钱天敦对此持反对意见,他也就没有再坚持了。而且从大局来看,在这个时候为了这起事件改动原本的任务安排的确是有些不妥。
  陈一鑫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跟王汤姆唱反调,事实上他回到芝罘岛之前就已经得到了钱天敦的授意,让他在会议中与军方高层保持意见一致,以便进行后续的任务安排。至于要不要立刻对登州明军展开报复,陈一鑫倒也不着急,反正现在有刺客活口在手,什么时候想跟登州城那边翻脸都能拿得出真凭实据。
  “我没有意见,服从指挥部安排。”陈一鑫面色平静地表明了态度。按照与郑艾的事前约定,不论此次行动得手与否,郑艾都会尽力向登州传回消息。为此郑艾还特地携带了数发军中用于传信示警的烟花,以备在确定行动结果之后向远处传出讯号,由潜伏在远处的人员将消息带出海汉占领区,再经等在古现镇的信使快马传回登州城。这样就算行动失败,登州城也还来得及采取一些备战措施。
  但整整一天,都没有烟花出现在马家庄的上空,而郑艾等人如果没有动手,最迟当天入夜之前就应该踏上返程了。这两件事都没有发生,那就只能指向一个结果——郑艾等人采取了行动,但迅速被海汉给镇压了,甚至连报信的烟花都没有找到机会施放出来。
  这个结果虽然没有太出乎廖杰的预料,但失望总是难免的,而且他也的确没想到郑艾等人竟然会连发出警讯的机会都没能争取到,这样看来必然是双方的战力相差过于悬殊了。但廖杰更加想不到的是,海汉对此事的关注已经持续月余,早已经提前摸清了郑艾的路数,并且在马家庄设下了圈套等着他自投罗网。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如果还能让郑艾等人放出烟花报信,那也显得海汉军太无能了。
  廖杰一脸阴沉地打发了信使,然后向亲随下令,将侦骑部署到古现镇一线,对福山县方向的海汉人动向进行严密监视。尽管他还是坚持认为海汉人不会对登州城实施攻击手段来作为报复,但必要的预警措施还是要做到位才行。
  至于郑艾等人的生死,如果要让廖杰来选一个结局,那他大概更希望这队人已经死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守住他们的身份秘密,避免海汉借此将战火烧向登州城。不过廖杰对此没有抱有太大的侥幸心理,既然行动已经失败,那接下来的形势走向就得往最坏的方面去考虑了。
  廖杰在登州城里紧张不已的时候,芝罘岛指挥部也在召开会议,商量接下来的应对措施。包括陈一鑫在内的一众穿越者都在事发第二天回到了芝罘岛,听取陈一鑫汇报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
  正如登州城里的官员们所想的那样,海汉高官们的确不打算借此撕破脸大闹一场,在这个节骨眼上开战,对于海汉并没有太大的实际好处。而且在今年入冬之前,军方希望能够联合皮岛明军,对辽东半岛沿海地区的后金武装再进行一次清剿行动,尽可能为来年开春之后进军辽东扫清障碍。
  “目前陆海两军都已开始在浙江舟山群岛集结,入冬之后北方舰队还是会和去年一样南下。我与石迪文将军已经商量好,今年冬天将在舟山群岛搞几次两栖作战的演习,为来年的春季攻势预热。”王汤姆向众人介绍道:“所以入冬之前对辽东半岛的这一轮清剿攻势非常重要,需要各个部门的通力配合才行。在这个时候,我们可能没有办法腾出手脚去对这起事件的主使者实施报复。”
  王汤姆说后半截的时候,眼光一直看着陈一鑫,很显然他是考虑到陈一鑫的个人感受,才会对此作出特别的解释。事实上王汤姆在此之前也有过带舰队去登州城附近展示武力的想法,不过钱天敦对此持反对意见,他也就没有再坚持了。而且从大局来看,在这个时候为了这起事件改动原本的任务安排的确是有些不妥。
  陈一鑫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跟王汤姆唱反调,事实上他回到芝罘岛之前就已经得到了钱天敦的授意,让他在会议中与军方高层保持意见一致,以便进行后续的任务安排。至于要不要立刻对登州明军展开报复,陈一鑫倒也不着急,反正现在有刺客活口在手,什么时候想跟登州城那边翻脸都能拿得出真凭实据。
  “我没有意见,服从指挥部安排。”陈一鑫面色平静地表明了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