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234章 潜入柔佛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尽管罗杰将这个行动计划描述得十分轻松,但真正实施的时候却不会这么大而化之。虽然只是小队人马出动几天的侦察行动,但本地的驻军却都进行了动员,并且被要求在此期间进入战争戒备状态。而罗杰所挑选的人马更是军中精锐,基本都是入伍两年以上的老兵,大部分人都是有军官职位在身。曾经当过韩正山军训教官的黑人军官马库斯也在其中,他身大力不亏,除了自己的单兵装备之外,十几斤重的野战电台和电池也将由他承担行动期间的背负任务。此外本地仅有的四名狙击手,也将被罗杰带走一半。
  考虑到要在野外连续行动几天,并且在此期间无法从星岛获得补给,侦察队需要带到海峡对面的物资装备也着实不少,除了能保证全员所需的口粮、药物、寝具等等,还有绳索、弹药、枪支等等。这一队人所需携带的物资,已经超过了人均五十斤。不过他们在行动期间也不会把所有东西都背在身上,到了对岸之后就会找一个隐蔽地点建立临时驻地,留下一部分备用物资,然后轻装前进执行侦察任务。
  按照罗杰的规划,侦察队将以登陆点为圆心,对周围地区作扇形搜索。每天划出一块区域进行侦察,完毕之后返回登陆点的临时驻地过夜。这样做虽然能够搜索的范围不会太大,但罗杰从俘虏那里得到的情报是柔佛军已经开始在海峡附近地区集结,无需深入内陆便应该可以掌握到对手的备战状况了。
  罗杰在与谭举任谈话的时候,负责承担运输任务的两条快船载着一部分物资已经在去往柔佛海峡的路上了。虽然运送侦察队只要一艘船就足够,但出于谨慎考虑,罗杰还是多调了一条船备用。不过引人注目的战船就免了,罗杰担心自家战船打破巡逻规律出现在柔佛海峡会引起对方的警觉,反而容易因此暴露了侦察行动。
  谭举任第二天也特地起了个大早,到军营这边送罗杰等人出发。虽然罗杰将所有事情都交代得很清楚了,但谭举任首次担此重任,心中难免还是会有些惴惴不安。罗杰也看出他的情绪还不是太沉稳,当下便安慰他道:“行了,你也不用担心太多,把家里看好就行。三天一过,这指挥权就得交还到我手上了,你还是好好想想这几天怎么过过将军瘾吧!”
  谭举任失笑道:“我可没有当将军的野心,多的话不说了,你自己多加小心,等你回来给你接风庆功!”
  “出发!”罗杰翻身上马,下达了命令。一众手下鱼贯上马,慢慢朝北边行去。
  谭举任看到自己的熟人马库斯在队尾,也朝他挥了挥手致意。马库斯在马背上看到谭举任,他有任务在身,不便停下来搭话,却是以中式礼仪抱了抱拳算是回应。谭举任目送这一行人身影慢慢消失在晨雾中之后,这才离开军营返回自己的官邸。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尽管罗杰将这个行动计划描述得十分轻松,但真正实施的时候却不会这么大而化之。虽然只是小队人马出动几天的侦察行动,但本地的驻军却都进行了动员,并且被要求在此期间进入战争戒备状态。而罗杰所挑选的人马更是军中精锐,基本都是入伍两年以上的老兵,大部分人都是有军官职位在身。曾经当过韩正山军训教官的黑人军官马库斯也在其中,他身大力不亏,除了自己的单兵装备之外,十几斤重的野战电台和电池也将由他承担行动期间的背负任务。此外本地仅有的四名狙击手,也将被罗杰带走一半。
  考虑到要在野外连续行动几天,并且在此期间无法从星岛获得补给,侦察队需要带到海峡对面的物资装备也着实不少,除了能保证全员所需的口粮、药物、寝具等等,还有绳索、弹药、枪支等等。这一队人所需携带的物资,已经超过了人均五十斤。不过他们在行动期间也不会把所有东西都背在身上,到了对岸之后就会找一个隐蔽地点建立临时驻地,留下一部分备用物资,然后轻装前进执行侦察任务。
  按照罗杰的规划,侦察队将以登陆点为圆心,对周围地区作扇形搜索。每天划出一块区域进行侦察,完毕之后返回登陆点的临时驻地过夜。这样做虽然能够搜索的范围不会太大,但罗杰从俘虏那里得到的情报是柔佛军已经开始在海峡附近地区集结,无需深入内陆便应该可以掌握到对手的备战状况了。
  罗杰在与谭举任谈话的时候,负责承担运输任务的两条快船载着一部分物资已经在去往柔佛海峡的路上了。虽然运送侦察队只要一艘船就足够,但出于谨慎考虑,罗杰还是多调了一条船备用。不过引人注目的战船就免了,罗杰担心自家战船打破巡逻规律出现在柔佛海峡会引起对方的警觉,反而容易因此暴露了侦察行动。
  谭举任第二天也特地起了个大早,到军营这边送罗杰等人出发。虽然罗杰将所有事情都交代得很清楚了,但谭举任首次担此重任,心中难免还是会有些惴惴不安。罗杰也看出他的情绪还不是太沉稳,当下便安慰他道:“行了,你也不用担心太多,把家里看好就行。三天一过,这指挥权就得交还到我手上了,你还是好好想想这几天怎么过过将军瘾吧!”
  谭举任失笑道:“我可没有当将军的野心,多的话不说了,你自己多加小心,等你回来给你接风庆功!”
  “出发!”罗杰翻身上马,下达了命令。一众手下鱼贯上马,慢慢朝北边行去。
  谭举任看到自己的熟人马库斯在队尾,也朝他挥了挥手致意。马库斯在马背上看到谭举任,他有任务在身,不便停下来搭话,却是以中式礼仪抱了抱拳算是回应。谭举任目送这一行人身影慢慢消失在晨雾中之后,这才离开军营返回自己的官邸。
  尽管罗杰将这个行动计划描述得十分轻松,但真正实施的时候却不会这么大而化之。虽然只是小队人马出动几天的侦察行动,但本地的驻军却都进行了动员,并且被要求在此期间进入战争戒备状态。而罗杰所挑选的人马更是军中精锐,基本都是入伍两年以上的老兵,大部分人都是有军官职位在身。曾经当过韩正山军训教官的黑人军官马库斯也在其中,他身大力不亏,除了自己的单兵装备之外,十几斤重的野战电台和电池也将由他承担行动期间的背负任务。此外本地仅有的四名狙击手,也将被罗杰带走一半。
  考虑到要在野外连续行动几天,并且在此期间无法从星岛获得补给,侦察队需要带到海峡对面的物资装备也着实不少,除了能保证全员所需的口粮、药物、寝具等等,还有绳索、弹药、枪支等等。这一队人所需携带的物资,已经超过了人均五十斤。不过他们在行动期间也不会把所有东西都背在身上,到了对岸之后就会找一个隐蔽地点建立临时驻地,留下一部分备用物资,然后轻装前进执行侦察任务。
  按照罗杰的规划,侦察队将以登陆点为圆心,对周围地区作扇形搜索。每天划出一块区域进行侦察,完毕之后返回登陆点的临时驻地过夜。这样做虽然能够搜索的范围不会太大,但罗杰从俘虏那里得到的情报是柔佛军已经开始在海峡附近地区集结,无需深入内陆便应该可以掌握到对手的备战状况了。
  罗杰在与谭举任谈话的时候,负责承担运输任务的两条快船载着一部分物资已经在去往柔佛海峡的路上了。虽然运送侦察队只要一艘船就足够,但出于谨慎考虑,罗杰还是多调了一条船备用。不过引人注目的战船就免了,罗杰担心自家战船打破巡逻规律出现在柔佛海峡会引起对方的警觉,反而容易因此暴露了侦察行动。
  谭举任第二天也特地起了个大早,到军营这边送罗杰等人出发。虽然罗杰将所有事情都交代得很清楚了,但谭举任首次担此重任,心中难免还是会有些惴惴不安。罗杰也看出他的情绪还不是太沉稳,当下便安慰他道:“行了,你也不用担心太多,把家里看好就行。三天一过,这指挥权就得交还到我手上了,你还是好好想想这几天怎么过过将军瘾吧!”
  谭举任失笑道:“我可没有当将军的野心,多的话不说了,你自己多加小心,等你回来给你接风庆功!”
  “出发!”罗杰翻身上马,下达了命令。一众手下鱼贯上马,慢慢朝北边行去。
  谭举任看到自己的熟人马库斯在队尾,也朝他挥了挥手致意。马库斯在马背上看到谭举任,他有任务在身,不便停下来搭话,却是以中式礼仪抱了抱拳算是回应。谭举任目送这一行人身影慢慢消失在晨雾中之后,这才离开军营返回自己的官邸。
  尽管罗杰将这个行动计划描述得十分轻松,但真正实施的时候却不会这么大而化之。虽然只是小队人马出动几天的侦察行动,但本地的驻军却都进行了动员,并且被要求在此期间进入战争戒备状态。而罗杰所挑选的人马更是军中精锐,基本都是入伍两年以上的老兵,大部分人都是有军官职位在身。曾经当过韩正山军训教官的黑人军官马库斯也在其中,他身大力不亏,除了自己的单兵装备之外,十几斤重的野战电台和电池也将由他承担行动期间的背负任务。此外本地仅有的四名狙击手,也将被罗杰带走一半。
  考虑到要在野外连续行动几天,并且在此期间无法从星岛获得补给,侦察队需要带到海峡对面的物资装备也着实不少,除了能保证全员所需的口粮、药物、寝具等等,还有绳索、弹药、枪支等等。这一队人所需携带的物资,已经超过了人均五十斤。不过他们在行动期间也不会把所有东西都背在身上,到了对岸之后就会找一个隐蔽地点建立临时驻地,留下一部分备用物资,然后轻装前进执行侦察任务。
  按照罗杰的规划,侦察队将以登陆点为圆心,对周围地区作扇形搜索。每天划出一块区域进行侦察,完毕之后返回登陆点的临时驻地过夜。这样做虽然能够搜索的范围不会太大,但罗杰从俘虏那里得到的情报是柔佛军已经开始在海峡附近地区集结,无需深入内陆便应该可以掌握到对手的备战状况了。
  罗杰在与谭举任谈话的时候,负责承担运输任务的两条快船载着一部分物资已经在去往柔佛海峡的路上了。虽然运送侦察队只要一艘船就足够,但出于谨慎考虑,罗杰还是多调了一条船备用。不过引人注目的战船就免了,罗杰担心自家战船打破巡逻规律出现在柔佛海峡会引起对方的警觉,反而容易因此暴露了侦察行动。
  谭举任第二天也特地起了个大早,到军营这边送罗杰等人出发。虽然罗杰将所有事情都交代得很清楚了,但谭举任首次担此重任,心中难免还是会有些惴惴不安。罗杰也看出他的情绪还不是太沉稳,当下便安慰他道:“行了,你也不用担心太多,把家里看好就行。三天一过,这指挥权就得交还到我手上了,你还是好好想想这几天怎么过过将军瘾吧!”
  谭举任失笑道:“我可没有当将军的野心,多的话不说了,你自己多加小心,等你回来给你接风庆功!”
  “出发!”罗杰翻身上马,下达了命令。一众手下鱼贯上马,慢慢朝北边行去。
  谭举任看到自己的熟人马库斯在队尾,也朝他挥了挥手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