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157章 实际的考虑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陈一鑫刚一进屋,田叶友便笑嘻嘻地站起身道:“说曹操曹操到,那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旁边坐着的一名身着宝蓝色绸袍的中年男子连忙起身相送,然后向陈一鑫拱手道:“陈大官人,有礼了!”
  陈一鑫摆摆手道:“都说过不要叫我大官人什么的了!叫首长!”
  “是是是,在下失言,还望陈首长见谅!”中年男子连忙道歉。
  “姜先生,你今天过来造访,还是为了之前的事情?”陈一鑫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不耐烦。他刚才正在矿场工地上监工建造蓄水池,是田叶友派人来通知他有人造访,他才匆匆地赶了回来。但见到这个名叫姜盛的儒生,他就猜到对方的来意了。
  姜盛赔笑道:“陈首长,在下今日是代表马大官人,为贵军送来一批慰劳品,有白面两千斤,粳米两千斤,肥猪十头,耕牛两头,白银五百两。礼单和东西,适才田首长已经收下了。”
  陈一鑫这下知道田叶友为何会急急忙忙地叫人通知自己回来了,敢情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得了这姜盛的好处才有这样的举动。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东西在福山县绝对算是重礼了,很多百姓家中连二十斤粮食都未必拿得出来,这边却是一口气送来几千斤,甚至还有牲畜和现银,这出手堪称十分阔绰了。而福山铜矿矿区距离芝罘岛较远,平时的补给也不是那么方便,对方给的这些慰劳品的确非常实际,也难怪田叶友没有加以回绝了。
  当然了,陈一鑫认为这也并不能排除田叶友这么做是有故意“卖友求荣”的念头,毕竟对于乡绅提亲这件事,田叶友一直都在劝他尝试先进行接触再作决断。收了这笔礼物,其实也是变相起到了逼陈一鑫与马家接触的效果。
  至于这个出钱送礼的“马大官人”,才是这件事的正主,福山县本地乡绅马东强。姜盛的妹妹嫁给了马东强做妾,这马东强想推出来与陈一鑫联姻的女儿,便是姜盛的外甥女。马东强也算有些头脑,并没有找三姑六婆出面说媒,而是让姜盛这个有秀才功名的儒生出面与海汉接触,若非如此,恐怕根本就没法得到与陈一鑫面谈的机会。
  在此之前陈一鑫也受邀去过马家庄作客,不过对于联姻这件事,陈一鑫当时是委婉地表示了拒绝,但马东强并未就此气馁,他认为有必要让海汉人看到自己的诚意和经济实力,不能让对方觉得自己只是想借着嫁女儿这种手段来贴大户而已,所以这次又派了姜盛出面当说客,并且下了血本备了一份大礼送过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陈一鑫就算对这种推销方式不感冒,但人家是实打实送了一份厚礼过来,而且自己的同伴已经把礼给收下了,他也不好黑着脸跟姜盛说话,当下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姜先生和马大官人的好意,我也很感谢。”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陈一鑫刚一进屋,田叶友便笑嘻嘻地站起身道:“说曹操曹操到,那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旁边坐着的一名身着宝蓝色绸袍的中年男子连忙起身相送,然后向陈一鑫拱手道:“陈大官人,有礼了!”
  陈一鑫摆摆手道:“都说过不要叫我大官人什么的了!叫首长!”
  “是是是,在下失言,还望陈首长见谅!”中年男子连忙道歉。
  “姜先生,你今天过来造访,还是为了之前的事情?”陈一鑫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不耐烦。他刚才正在矿场工地上监工建造蓄水池,是田叶友派人来通知他有人造访,他才匆匆地赶了回来。但见到这个名叫姜盛的儒生,他就猜到对方的来意了。
  姜盛赔笑道:“陈首长,在下今日是代表马大官人,为贵军送来一批慰劳品,有白面两千斤,粳米两千斤,肥猪十头,耕牛两头,白银五百两。礼单和东西,适才田首长已经收下了。”
  陈一鑫这下知道田叶友为何会急急忙忙地叫人通知自己回来了,敢情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得了这姜盛的好处才有这样的举动。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东西在福山县绝对算是重礼了,很多百姓家中连二十斤粮食都未必拿得出来,这边却是一口气送来几千斤,甚至还有牲畜和现银,这出手堪称十分阔绰了。而福山铜矿矿区距离芝罘岛较远,平时的补给也不是那么方便,对方给的这些慰劳品的确非常实际,也难怪田叶友没有加以回绝了。
  当然了,陈一鑫认为这也并不能排除田叶友这么做是有故意“卖友求荣”的念头,毕竟对于乡绅提亲这件事,田叶友一直都在劝他尝试先进行接触再作决断。收了这笔礼物,其实也是变相起到了逼陈一鑫与马家接触的效果。
  至于这个出钱送礼的“马大官人”,才是这件事的正主,福山县本地乡绅马东强。姜盛的妹妹嫁给了马东强做妾,这马东强想推出来与陈一鑫联姻的女儿,便是姜盛的外甥女。马东强也算有些头脑,并没有找三姑六婆出面说媒,而是让姜盛这个有秀才功名的儒生出面与海汉接触,若非如此,恐怕根本就没法得到与陈一鑫面谈的机会。
  在此之前陈一鑫也受邀去过马家庄作客,不过对于联姻这件事,陈一鑫当时是委婉地表示了拒绝,但马东强并未就此气馁,他认为有必要让海汉人看到自己的诚意和经济实力,不能让对方觉得自己只是想借着嫁女儿这种手段来贴大户而已,所以这次又派了姜盛出面当说客,并且下了血本备了一份大礼送过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陈一鑫就算对这种推销方式不感冒,但人家是实打实送了一份厚礼过来,而且自己的同伴已经把礼给收下了,他也不好黑着脸跟姜盛说话,当下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姜先生和马大官人的好意,我也很感谢。”陈一鑫刚一进屋,田叶友便笑嘻嘻地站起身道:“说曹操曹操到,那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旁边坐着的一名身着宝蓝色绸袍的中年男子连忙起身相送,然后向陈一鑫拱手道:“陈大官人,有礼了!”
  陈一鑫摆摆手道:“都说过不要叫我大官人什么的了!叫首长!”
  “是是是,在下失言,还望陈首长见谅!”中年男子连忙道歉。
  “姜先生,你今天过来造访,还是为了之前的事情?”陈一鑫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不耐烦。他刚才正在矿场工地上监工建造蓄水池,是田叶友派人来通知他有人造访,他才匆匆地赶了回来。但见到这个名叫姜盛的儒生,他就猜到对方的来意了。
  姜盛赔笑道:“陈首长,在下今日是代表马大官人,为贵军送来一批慰劳品,有白面两千斤,粳米两千斤,肥猪十头,耕牛两头,白银五百两。礼单和东西,适才田首长已经收下了。”
  陈一鑫这下知道田叶友为何会急急忙忙地叫人通知自己回来了,敢情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得了这姜盛的好处才有这样的举动。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东西在福山县绝对算是重礼了,很多百姓家中连二十斤粮食都未必拿得出来,这边却是一口气送来几千斤,甚至还有牲畜和现银,这出手堪称十分阔绰了。而福山铜矿矿区距离芝罘岛较远,平时的补给也不是那么方便,对方给的这些慰劳品的确非常实际,也难怪田叶友没有加以回绝了。
  当然了,陈一鑫认为这也并不能排除田叶友这么做是有故意“卖友求荣”的念头,毕竟对于乡绅提亲这件事,田叶友一直都在劝他尝试先进行接触再作决断。收了这笔礼物,其实也是变相起到了逼陈一鑫与马家接触的效果。
  至于这个出钱送礼的“马大官人”,才是这件事的正主,福山县本地乡绅马东强。姜盛的妹妹嫁给了马东强做妾,这马东强想推出来与陈一鑫联姻的女儿,便是姜盛的外甥女。马东强也算有些头脑,并没有找三姑六婆出面说媒,而是让姜盛这个有秀才功名的儒生出面与海汉接触,若非如此,恐怕根本就没法得到与陈一鑫面谈的机会。
  在此之前陈一鑫也受邀去过马家庄作客,不过对于联姻这件事,陈一鑫当时是委婉地表示了拒绝,但马东强并未就此气馁,他认为有必要让海汉人看到自己的诚意和经济实力,不能让对方觉得自己只是想借着嫁女儿这种手段来贴大户而已,所以这次又派了姜盛出面当说客,并且下了血本备了一份大礼送过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陈一鑫就算对这种推销方式不感冒,但人家是实打实送了一份厚礼过来,而且自己的同伴已经把礼给收下了,他也不好黑着脸跟姜盛说话,当下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姜先生和马大官人的好意,我也很感谢。”陈一鑫刚一进屋,田叶友便笑嘻嘻地站起身道:“说曹操曹操到,那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旁边坐着的一名身着宝蓝色绸袍的中年男子连忙起身相送,然后向陈一鑫拱手道:“陈大官人,有礼了!”
  陈一鑫摆摆手道:“都说过不要叫我大官人什么的了!叫首长!”
  “是是是,在下失言,还望陈首长见谅!”中年男子连忙道歉。
  “姜先生,你今天过来造访,还是为了之前的事情?”陈一鑫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不耐烦。他刚才正在矿场工地上监工建造蓄水池,是田叶友派人来通知他有人造访,他才匆匆地赶了回来。但见到这个名叫姜盛的儒生,他就猜到对方的来意了。
  姜盛赔笑道:“陈首长,在下今日是代表马大官人,为贵军送来一批慰劳品,有白面两千斤,粳米两千斤,肥猪十头,耕牛两头,白银五百两。礼单和东西,适才田首长已经收下了。”
  陈一鑫这下知道田叶友为何会急急忙忙地叫人通知自己回来了,敢情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得了这姜盛的好处才有这样的举动。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东西在福山县绝对算是重礼了,很多百姓家中连二十斤粮食都未必拿得出来,这边却是一口气送来几千斤,甚至还有牲畜和现银,这出手堪称十分阔绰了。而福山铜矿矿区距离芝罘岛较远,平时的补给也不是那么方便,对方给的这些慰劳品的确非常实际,也难怪田叶友没有加以回绝了。
  当然了,陈一鑫认为这也并不能排除田叶友这么做是有故意“卖友求荣”的念头,毕竟对于乡绅提亲这件事,田叶友一直都在劝他尝试先进行接触再作决断。收了这笔礼物,其实也是变相起到了逼陈一鑫与马家接触的效果。
  至于这个出钱送礼的“马大官人”,才是这件事的正主,福山县本地乡绅马东强。姜盛的妹妹嫁给了马东强做妾,这马东强想推出来与陈一鑫联姻的女儿,便是姜盛的外甥女。马东强也算有些头脑,并没有找三姑六婆出面说媒,而是让姜盛这个有秀才功名的儒生出面与海汉接触,若非如此,恐怕根本就没法得到与陈一鑫面谈的机会。
  在此之前陈一鑫也受邀去过马家庄作客,不过对于联姻这件事,陈一鑫当时是委婉地表示了拒绝,但马东强并未就此气馁,他认为有必要让海汉人看到自己的诚意和经济实力,不能让对方觉得自己只是想借着嫁女儿这种手段来贴大户而已,所以这次又派了姜盛出面当说客,并且下了血本备了一份大礼送过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陈一鑫就算对这种推销方式不感冒,但人家是实打实送了一份厚礼过来,而且自己的同伴已经把礼给收下了,他也不好黑着脸跟姜盛说话,当下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姜先生和马大官人的好意,我也很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