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120章 现实的差距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等交付给贵方的粮食转运完,我们就立刻出返回登州。 ”王汤姆邀请沈志祥入座,然后让卫兵上茶。
  沈志祥谢过王汤姆,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不知道贵国船队从这里到登州需要航行几日?”
  他问这问题一方面是想了解海汉舰船的实际航,另一方面也是看看对方是否真从登州过来,这航程是做不了假的,如果对方没有规划过这条航线,那大概就答不上来了。
  王汤姆应道:“以大明的里程计算,从皮岛到登州芝罘湾大概相距七百里,顺利的话,一天半就能到。”
  皮岛到登州直线距离大约二百海里,如果是开足马力的旗舰,其实用不了一天就能到达,不过考虑到舰队中还有不少是纯风帆动力的船只,肯定没法跟上全前进的旗舰,舰队整体航会慢一些,所以王汤姆预计的时间也相对比较宽松。不过以大明水师的水准来衡量,一天半能从皮岛赶到芝罘湾,也已经算是一等一的快船了。
  沈志祥又问起了另一个他十分在意的问题:“听贵军近日与叛逃辽东的登州水师有过交手?”
  王汤姆点头应道:“不但交了手,还抓了四十多个俘虏,沈将军要是有兴趣,待会儿我让谢立带你去见一见。”
  沈志祥道:“那就有劳了!在下在登州水师中有几个故交好友,在登莱之乱中失踪,一直想找机会打听他们的下落,就是苦于无法联系到登州水师旧部。”
  王汤姆这几年走南闯北,也积累了不少与这个时代的大明官员打交道的经验,自然能听出沈志祥的弦外之音——你们别想随便找几个人冒充登州水师的战俘,老子在水师旧部里有认识的人,到时候一问便知真假。
  王汤姆当下也不破,不急不慢地道:“我们前几天还去了金州湾,现登州水师的旧部都集中在那里,不定沈将军的朋友也在那边。等我们在山东这边安置好之后,再慢慢腾出手脚收拾金州这边,届时希望东江镇的官军也能一同出兵,收复辽东。”
  沈志祥嘴上客气几句,心里却不太相信王汤姆的辞。登州水师叛逃到辽东之后,与东江镇的水师也碰过几次,从战绩看是东江镇稍稍吃亏一些,起来还是登州水师更强一筹。沈志祥认为这海汉舰队看起来虽然有点实力,但打仗这种事不是仅仅取决于武器装备,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参与和指挥作战的人所拥有的战斗意志和军事素养。那登州水师乃是大明北方的海上精锐,实力可不是吃素的,打起来必有损失,海汉一个从南方来的外邦异国,有什么理由要为大明卖命,主动去到辽东跟后金作战?
  至于约定一起出兵,协同作战,沈志祥认为这也只是对方的客气话而已。如果真的一起出兵,军费怎么算?粮草物资从何处来?如果到时候夺回旅顺,这功劳算谁的?地盘又算谁的?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等交付给贵方的粮食转运完,我们就立刻出返回登州。”王汤姆邀请沈志祥入座,然后让卫兵上茶。
  沈志祥谢过王汤姆,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不知道贵国船队从这里到登州需要航行几日?”
  他问这问题一方面是想了解海汉舰船的实际航,另一方面也是看看对方是否真从登州过来,这航程是做不了假的,如果对方没有规划过这条航线,那大概就答不上来了。
  王汤姆应道:“以大明的里程计算,从皮岛到登州芝罘湾大概相距七百里,顺利的话,一天半就能到。”
  皮岛到登州直线距离大约二百海里,如果是开足马力的旗舰,其实用不了一天就能到达,不过考虑到舰队中还有不少是纯风帆动力的船只,肯定没法跟上全前进的旗舰,舰队整体航会慢一些,所以王汤姆预计的时间也相对比较宽松。不过以大明水师的水准来衡量,一天半能从皮岛赶到芝罘湾,也已经算是一等一的快船了。
  沈志祥又问起了另一个他十分在意的问题:“听贵军近日与叛逃辽东的登州水师有过交手?”
  王汤姆点头应道:“不但交了手,还抓了四十多个俘虏,沈将军要是有兴趣,待会儿我让谢立带你去见一见。”
  沈志祥道:“那就有劳了!在下在登州水师中有几个故交好友,在登莱之乱中失踪,一直想找机会打听他们的下落,就是苦于无法联系到登州水师旧部。”
  王汤姆这几年走南闯北,也积累了不少与这个时代的大明官员打交道的经验,自然能听出沈志祥的弦外之音——你们别想随便找几个人冒充登州水师的战俘,老子在水师旧部里有认识的人,到时候一问便知真假。
  王汤姆当下也不破,不急不慢地道:“我们前几天还去了金州湾,现登州水师的旧部都集中在那里,不定沈将军的朋友也在那边。等我们在山东这边安置好之后,再慢慢腾出手脚收拾金州这边,届时希望东江镇的官军也能一同出兵,收复辽东。”
  沈志祥嘴上客气几句,心里却不太相信王汤姆的辞。登州水师叛逃到辽东之后,与东江镇的水师也碰过几次,从战绩看是东江镇稍稍吃亏一些,起来还是登州水师更强一筹。沈志祥认为这海汉舰队看起来虽然有点实力,但打仗这种事不是仅仅取决于武器装备,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参与和指挥作战的人所拥有的战斗意志和军事素养。那登州水师乃是大明北方的海上精锐,实力可不是吃素的,打起来必有损失,海汉一个从南方来的外邦异国,有什么理由要为大明卖命,主动去到辽东跟后金作战?
  至于约定一起出兵,协同作战,沈志祥认为这也只是对方的客气话而已。如果真的一起出兵,军费怎么算?粮草物资从何处来?如果到时候夺回旅顺,这功劳算谁的?地盘又算谁的?“等交付给贵方的粮食转运完,我们就立刻出返回登州。”王汤姆邀请沈志祥入座,然后让卫兵上茶。
  沈志祥谢过王汤姆,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不知道贵国船队从这里到登州需要航行几日?”
  他问这问题一方面是想了解海汉舰船的实际航,另一方面也是看看对方是否真从登州过来,这航程是做不了假的,如果对方没有规划过这条航线,那大概就答不上来了。
  王汤姆应道:“以大明的里程计算,从皮岛到登州芝罘湾大概相距七百里,顺利的话,一天半就能到。”
  皮岛到登州直线距离大约二百海里,如果是开足马力的旗舰,其实用不了一天就能到达,不过考虑到舰队中还有不少是纯风帆动力的船只,肯定没法跟上全前进的旗舰,舰队整体航会慢一些,所以王汤姆预计的时间也相对比较宽松。不过以大明水师的水准来衡量,一天半能从皮岛赶到芝罘湾,也已经算是一等一的快船了。
  沈志祥又问起了另一个他十分在意的问题:“听贵军近日与叛逃辽东的登州水师有过交手?”
  王汤姆点头应道:“不但交了手,还抓了四十多个俘虏,沈将军要是有兴趣,待会儿我让谢立带你去见一见。”
  沈志祥道:“那就有劳了!在下在登州水师中有几个故交好友,在登莱之乱中失踪,一直想找机会打听他们的下落,就是苦于无法联系到登州水师旧部。”
  王汤姆这几年走南闯北,也积累了不少与这个时代的大明官员打交道的经验,自然能听出沈志祥的弦外之音——你们别想随便找几个人冒充登州水师的战俘,老子在水师旧部里有认识的人,到时候一问便知真假。
  王汤姆当下也不破,不急不慢地道:“我们前几天还去了金州湾,现登州水师的旧部都集中在那里,不定沈将军的朋友也在那边。等我们在山东这边安置好之后,再慢慢腾出手脚收拾金州这边,届时希望东江镇的官军也能一同出兵,收复辽东。”
  沈志祥嘴上客气几句,心里却不太相信王汤姆的辞。登州水师叛逃到辽东之后,与东江镇的水师也碰过几次,从战绩看是东江镇稍稍吃亏一些,起来还是登州水师更强一筹。沈志祥认为这海汉舰队看起来虽然有点实力,但打仗这种事不是仅仅取决于武器装备,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参与和指挥作战的人所拥有的战斗意志和军事素养。那登州水师乃是大明北方的海上精锐,实力可不是吃素的,打起来必有损失,海汉一个从南方来的外邦异国,有什么理由要为大明卖命,主动去到辽东跟后金作战?
  至于约定一起出兵,协同作战,沈志祥认为这也只是对方的客气话而已。如果真的一起出兵,军费怎么算?粮草物资从何处来?如果到时候夺回旅顺,这功劳算谁的?地盘又算谁的?“等交付给贵方的粮食转运完,我们就立刻出返回登州。”王汤姆邀请沈志祥入座,然后让卫兵上茶。
  沈志祥谢过王汤姆,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不知道贵国船队从这里到登州需要航行几日?”
  他问这问题一方面是想了解海汉舰船的实际航,另一方面也是看看对方是否真从登州过来,这航程是做不了假的,如果对方没有规划过这条航线,那大概就答不上来了。
  王汤姆应道:“以大明的里程计算,从皮岛到登州芝罘湾大概相距七百里,顺利的话,一天半就能到。”
  皮岛到登州直线距离大约二百海里,如果是开足马力的旗舰,其实用不了一天就能到达,不过考虑到舰队中还有不少是纯风帆动力的船只,肯定没法跟上全前进的旗舰,舰队整体航会慢一些,所以王汤姆预计的时间也相对比较宽松。不过以大明水师的水准来衡量,一天半能从皮岛赶到芝罘湾,也已经算是一等一的快船了。
  沈志祥又问起了另一个他十分在意的问题:“听贵军近日与叛逃辽东的登州水师有过交手?”
  王汤姆点头应道:“不但交了手,还抓了四十多个俘虏,沈将军要是有兴趣,待会儿我让谢立带你去见一见。”
  沈志祥道:“那就有劳了!在下在登州水师中有几个故交好友,在登莱之乱中失踪,一直想找机会打听他们的下落,就是苦于无法联系到登州水师旧部。”
  王汤姆这几年走南闯北,也积累了不少与这个时代的大明官员打交道的经验,自然能听出沈志祥的弦外之音——你们别想随便找几个人冒充登州水师的战俘,老子在水师旧部里有认识的人,到时候一问便知真假。
  王汤姆当下也不破,不急不慢地道:“我们前几天还去了金州湾,现登州水师的旧部都集中在那里,不定沈将军的朋友也在那边。等我们在山东这边安置好之后,再慢慢腾出手脚收拾金州这边,届时希望东江镇的官军也能一同出兵,收复辽东。”
  沈志祥嘴上客气几句,心里却不太相信王汤姆的辞。登州水师叛逃到辽东之后,与东江镇的水师也碰过几次,从战绩看是东江镇稍稍吃亏一些,起来还是登州水师更强一筹。沈志祥认为这海汉舰队看起来虽然有点实力,但打仗这种事不是仅仅取决于武器装备,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参与和指挥作战的人所拥有的战斗意志和军事素养。那登州水师乃是大明北方的海上精锐,实力可不是吃素的,打起来必有损失,海汉一个从南方来的外邦异国,有什么理由要为大明卖命,主动去到辽东跟后金作战?
  至于约定一起出兵,协同作战,沈志祥认为这也只是对方的客气话而已。如果真的一起出兵,军费怎么算?粮草物资从何处来?如果到时候夺回旅顺,这功劳算谁的?地盘又算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