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八百一十四章 妥协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德尔加多可不会这种时候就放松了警惕,故作不懂摇摇头道:“大人,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行了,德尔加多,你不用继续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了!”格斯曼不耐烦地说道:“你那套把戏糊弄一下洛佩斯这种粗人还凑合,我可不是看不清形势的蠢货!”
  德尔加多想了想应道:“如果格斯曼大人的确想跟城外的海汉人和谈,那小人愿为大人出城传递信息。”
  “听着,我要求海汉人保证我能安全体面地离开这里,并且不能扣留我的个人财物。”格斯曼恶狠狠地说道:“如果他们做不到,那我就只能让城内的守军战斗到底了!”
  格斯曼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安全脱身,并且能够完整地带走属于他的财产。至于城内其他人的生死,格斯曼倒也不是那么在意。当然了,西班牙人还是要尽可能保全下来,这样事后或许还能编出个理由向马尼拉当局请功。死伤太过严重,格斯曼回到马尼拉也很难向上面交代。
  德尔加多知道格斯曼也只是暂时嘴硬一下而已,哪有真跟海汉人战斗下去的勇气。就算是洛佩斯没出事,等他看到城外的攻城炮之后也难免会灰心丧气。德尔加多虽然只是一个半职业军人,但他也能看出双方的实力差距并不只是体现在战斗意志上,武器装备和作战方式上所存在的鸿沟更是无法填补。
  格斯曼很快重新召集了城内守军的军官,向他们通报了目前的情况——圣多明哥城已经被围困,向外求援失败,也无法与敌军进行正面决战,陷落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格斯曼的这种看法自然引起了军官们的质疑,不少人认为凭借城防,还是可以尝试再守几天。这个时候格斯曼只能再次祭出了德尔加多这个好用的工具:“德尔加多,你告诉他们,你在城外看到了什么。”
  “攻城炮,炮管又粗又长的攻城大炮!”德尔加多很清楚现在自己该说什么来瓦解这些军人的战斗意志:“而且不止一门!他们先前用野战炮攻城,大概只是试试我们的城防火炮射程,以便把后续运来的攻城大炮部署到合适的位置上。”
  “那是真炮?”其实城内早就有人观察到远处出现的大型火炮了,只是他们认为那有可能是海汉军用粗大的树干制造的一种伪装,仅仅只是用来吓唬守军的道具。但如果这东西是真家伙,那战场形势可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些军人有不少都在欧洲战场上有过参战经历,也知道圣多明哥城这所谓的城墙能有多大的防护力。想靠这土坯城墙挡住攻城炮的轰击,倒不如向上帝祈祷炮弹不会命中自己更有用一点。
  从德尔加多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浓浓的绝望。他们不远万里从欧洲跑来远东这偏僻的海岛,可不是专门到这里来为国尽忠的,城外的敌人的不是拿着竹矛的土人,可以凭借城防工事和武器优势轻松地将其击溃。在武装到牙齿的海汉军面前,此时西班牙人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拿着竹矛的土人。
  格斯曼见反对的声音已经消失殆尽,便又接着说道:“先生们,我想我们应该冷静下来对待目前的局面,洛佩斯上尉已经用的他的生命带给了我们警示,不能与城外的强敌硬拼。如果我们全部战死在这里,对于西班牙王国在远东地区的利益也是非常大的损失。在座的各位都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的人才,不应该把宝贵的性命葬送在这个偏僻的海岛上。我认为,我们应该现实一点,以体面的方式撤离这里,等日后做好了准备,再杀回来为洛佩斯上尉报仇雪恨!”
  “格斯曼大人说得对,我们全部死在这里也于事无补,倒不如先保存实力,以待来日。”
  “就是不知道城外的敌人会不会对我们赶尽杀绝,不放我们离开?”
  “听说海汉人并不嗜杀,荷兰人去年也战败了,但现在还不是好好地在南边待着?也没见海汉人上门去清算他们。”
  “不过我们的船都已经被击沉了,要撤到鸡笼港就只能走陆路了……”
  格斯曼表态之后,众人顿时议论纷纷,不过这时候已经没人对格斯曼的主张表示异议了,反倒是开始讨论起了投降之后的事情,看这架势也是都不想再跟海汉军拼命了。
  在一番讨论之后,格斯曼提出让会说汉语的德尔加多作为谈判使者,去城外与海汉军进行交涉。对于这个提议也没人表示反对,因为与会者都是西班牙人,根本没法与城外的敌人进行语言沟通,谈也是白谈。
  “德尔加多,我现在任命你为我的临时侍卫官,由你代表圣多明哥城与城外的敌军进行谈判。我的要求是,尽可能保全城内所有人的性命安全和财产。”格斯曼义正辞严地下达了命令,仿佛他才是圣多明哥城的救世主一般。
  “大人,我将尽我所能完成这个任务。”德尔加多起身鞠了一躬,不过他心里丝毫都没有因为这个提拔而产生欣喜之情,因为他知道格斯曼已经怀疑自己跟海汉人有暗中勾结,今后也不可能再给予自己什么信任,眼下这个临时任命仅仅只是格斯曼为了能够顺利脱身而给予的一点甜头罢了。等到安全脱身之后,格斯曼大概就会开始琢磨怎么除掉知道太多内幕的自己了。德尔加多在完成高桥南交给的任务同时,也不得不考虑要如何安排好自己的出路。
  当天下午,德尔加多再次顺着绳子溜下了城墙。原本作为谈判使者,应该从城堡大门出去才像话,不过海汉军兵临城下的那天,洛佩斯便让人从里面用石块封死了城门,以免木质城门被对手的火炮给轰塌了。这一时半会儿的难以将城门处堆砌的石块清理干净,德尔加多也就只能选择城墙这条非正常的通道出城了。
  德尔加多手里擎着一面白旗,慢慢朝海汉阵地的方向走过去。相比上一次摸黑出城,这次他反而坦然了许多。海汉人早早就在战局中取得了胜势,因此不愿再在攻城战中投入太大,所以才会策动了这么一个非常具有针对性的行动,德尔加多知道海汉人现在就是在等着自己这边的消息,以确定最后一步是和平解决还是武力攻城。
  “你能代表城里的人出来跟我们谈判,想必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了?”高桥南在见到德尔加多之后,便径直进入了主题。
  “洛佩斯死了,格斯曼决定向你们投降,小人是出来谈条件的。”德尔加多也不敢跟高桥南兜圈子,马上简要说明了城内的状况和自己的来意。
  洛佩斯的死倒是在高桥南的预料之中,在这个缺乏先进医疗条件的环境中,****中枪基本就意味着见上帝了。就算洛佩斯没有被当场击毙,也拖不了太长的时间。高桥南先前所不能确定的因素,主要还是格斯曼的态度,而德尔加多的作用之一便是要确保这个环节不出现意外。
  “是你说服了格斯曼?”高桥南追问道。
  德尔加多心道我不但说服了格斯曼而且还干掉了洛佩斯,不过当着高桥南的面,他却不敢乱夸海口,只是谦逊地应道:“其实格斯曼也不想跟贵军交手,对他来说保命比保这个城更重要。”
  高桥南点了点头,对于格斯曼的做法不予置评,不过心中却想果然天下的文官都是一般怂,一遇到打仗就先考虑求和。也好在这格斯曼是个贪生怕死之徒,不然海汉军虽然肯定能够拿下圣多明哥城,但所需付出的代价也会相应大得多。
  “格斯曼有什么条件?”高桥南继续问道。
  “他需要贵军能保证城内西班牙人的人身安全,还有他们的财产。”德尔加多老老实实地转述了格斯曼的要求。
  “人可以走,但钱财得商量商量,金银珠宝这些值钱的东西都得留下,这都是海汉军的战利品。至于坛坛罐罐之类的家什,他们要带走也行。”高桥南微微摇了摇头,表示对这个提议有不同的意见。想当初他跟着钱天敦在安南南部追缴南部叛军的时候,接收了不少主动投降的城池,可从来不会跟失败者讲什么条件,更何况这城里搜刮出来的财富,对于海汉军方而言也是一笔不能忽视的收入。军方这几年能够以战养战,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了历次战役中从占领区捞取的油水。执委会虽然也知道这中间的猫腻,但从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不会主动过问,由得军方自行操作。
  德尔加多心道要是坛坛罐罐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哪还用得着专门向你申报,当下只好又退让了一步:“格斯曼要求至少保障他的个人财产能够安全运离这里,否则他就不投降了。”
  “这死财迷是想和他的钱财同归于尽吗?”高桥南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好吧,但我要求他的个人行李不能超过五个木箱,如果有超过的部分我们就直接罚没了。”
  “我会将您的指令带回去,我想急于离开这里的格斯曼应该会妥协的。”德尔加多躬身应道。
  “你呢?你怎么办?是打算跟着西班牙人去鸡笼港吗?”高桥南的问题并没有终结,继续问了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
  德尔加多摇摇头道:“格斯曼认为我与贵军有勾结,即便我跟着大部队回到鸡笼港,也无法改变我的状况。对于格斯曼的事情,我知道得太多,去了鸡笼港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说得也是……”高桥南倒也能理解德尔加多的顾忌,放走格斯曼这个知情人之后,德尔加多基本就已经失去了在西班牙人手下做事的机会,甚至连生命安全都不太能确保了。
  “那格斯曼出城投降之前,你先出来,我们要以你为人质,确保西班牙人的撤离能安全有序地进行。”高桥南怕他听不明白,又迅速补充了一句:“等当完人质,你就不用再回去了。”
  “谢将军收留!”这德尔加多不但能说汉语,甚至连跪拜这种礼节也是懂的,当即便跪下去给高桥南磕了几个响头。
  “今天已经有点晚了,我给他们一夜的时间收拾家当,明天早上,让格斯曼出城投降,否则我们就直接攻城。”高桥南摆摆手道:“你回去吧,等你明天的好消息。”
  “五口箱子?那怎么够!”格斯曼在听完德尔加多带回来的消息后,顿时暴跳如雷:“我的银币就得装七口箱子,海汉人是要搞什么把戏!德尔加多,你明天再跑一趟,让他们好好想想!”
  “大人,海汉人恐怕不会再考虑别的方案了。”德尔加多有气无力地说道:“他们已经定下了最后期限,明天太阳升起之后,如果我们还没有投降,他们就会直接攻城,不再接受任何理由的停战申请。”
  “这些该死的家伙这么拽?”格斯曼气得咬牙切齿,如果真按照海汉人的提法,那么格斯曼在这里几年期间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一点私房钱,就没有办法全部带走了。
  “大人,我建议你听从他们的安排。”德尔加多垂头丧气地说道:“海汉的指挥官强调了几次,他们不会接受其他的条件要求了,如果谈不拢,明天战场上见。”
  格斯曼权衡了一下利弊,最后才无奈地说道:“好吧,就按他们说的做。你想想还有没有什么遗漏?”
  “大人,作为担保人,明天你们离开的时候,我会被海汉军扣留下来,直到你们全部撤走。”德尔加多解释道:“海汉人说如果我们的军队在撤退过程中出现任何的异常,那他们就会动手进行镇压。而第一个倒霉的,就是我这个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