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八百章 刷功勋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围困他们不难,只要我们能投送足够的兵力到当地就行。”陈一鑫的回答中规中矩:“不过这大概会把我们的兵力拖在淡水,没办法快速转战鸡笼了。”
  “先攻淡水,鸡笼可以不用急着拿下。”钱天敦却是有着更为深层的考虑:“西班牙人的物资补给主要依赖于马尼拉,让他们神经绷紧一点不是坏事,我们也借着这个机会考察一下西班牙人的补给能力到底如何。”
  这个理由显然很牵强,而且也不够充分,陈一鑫当然也能察觉到有问题。不过他已经在体制内待了几年,虽然年纪轻轻但也有了一些城府,并没有立刻去刨根问底地探寻这件事的究竟。
  钱天敦当然不会真的傻到特地给对手留出缓冲的时间,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自然也巴不得一鼓作气将西班牙在台北地区的两处主要据点一举拿下。不过圣多明哥城的状况似乎必须要用上围城战术,而这势必会占用澎湖基地有限兵力的大部分,让钱天敦没有办法同时分兵去攻打鸡笼港的萨尔瓦多城。
  当然了,如果届时向大本营请求支援,申请再调一个营的陆军过来帮忙协同作战,或许就足以在攻打台北的作战中采用双管齐下的战术了。但钱天敦却不想把攻克台北地区的战功主动分润出去,他现在很需要依靠这份显赫的战功来为特战营争取更多的照顾政策。
  特战营作为海汉民团当中的王牌部队,的确已经享受到了诸多的倾斜性政策照顾,甚至可以在驻地自主招收兵源进行训练,并自行列编。政策虽好,但部队规模不断扩大,所享受的物资装备配给却是一直卡在营级编制上,而钱天敦想要做的,便是尽快申请提升编制,将麾下部队从“特战营”提升到“特战团”的编制。
  即便是用加强营的编制来衡量,如今的特战营兵力无限接近于一个步兵团,也已经大大地超编了。但如果在编制上不能升级,那么待遇再好也只是停留在营级单位的水平上。以营级的待遇维持团级的运转,这显然并不是一个合理的状况。
  钱天敦的申请报告倒是早就打上去了,但如同军方其他跟军费相关的申请一样,被卡在了执委会审批这一关。这道理很简单,由营升团,所需的军费开支自然也会相应的水涨船高,而且特战营的单兵平均军费又是军中一等一的高,这一扩编就意味着花在这支部队上的开销会翻着倍地往上涨。这对于随时都盯着军费的某些人来说,自然是不能忽视的地方。钱天敦想要突破这层阻力,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出让人无可辩驳的战功,为特战部队请功的同时再申请升级编制。
  如果能想到别的办法,钱天敦其实也不愿用这种盘外招,但一直被反对的声音掣肘让他也很是不满,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靠着刷军功的手段来改变现状了。当然要采用这种非常规的办法,所需要冒的风险也非常大,如果他麾下的特战营在作战中失利,或者是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伤亡,都有可能会成为反对派攻击他的把柄。
  海汉目前所面临的外部环境,其实能够的着又能稳吃的对象并不算多,而钱天敦挑选对象肯定是优先从驻地周边区域考虑,荷兰人和西班牙人就不可避免地被纳入了他的考察范围当中。这两家在台湾岛上都建有据点,跟海汉是纯粹的竞争关系,又正好处于澎湖驻军的作战半径区域内,军事实力也比不过海汉民团,各种条件综合在一起,简直就是用来刷功勋值的上上之选。
  当然以澎湖驻军的兵力,如果要同时刷这两家未免有些托大,钱天敦也不想冒太大的风险。不过荷兰人还算是知情识趣,在钱天敦带着船队前往大员港进行了武装游行之后,便主动寻求妥协,以人口买卖作为交换条件,换取海汉不对大员港发动武装攻击的承诺。在这个买卖上,海汉一方的确是占了很大的便宜,钱天敦也不想一棒子把荷兰人打死,便在确定了高雄港的开发进程之后,将注意力迅速转向了盘踞在台北地区的西班牙人。
  虽然西班牙人迄今为止还没有主动招惹海汉的举动,但他们在台湾建立据点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是原罪,而且海汉的中远期目标之一是要控制整个南海,西班牙人迟早也会站到海汉的对立面上。双方的交手仅仅只是时间问题,而钱天敦就打算先拿台湾岛上的西班牙据点来练练手。当然这些深层的目的,钱天敦是不会主动披露出来的,哪怕陈一鑫同样也是军方的人,钱天敦也没打算要主动告知他。如果陈一鑫日后自行悟出其中的真相,那就另说了。
  如果说圣多明哥城仅靠战舰就能实现火力压制,那么钱天敦的确是有打算过快速拿下淡水然后突击鸡笼港的作战方案,但陈一鑫的侦察结果给这个方案泼了一盆冷水,当地的环境显然并不适合直接用舰炮轰城这样简单粗暴的作战方式。特战营想要攻下当地的西班牙据点,较为稳妥的办法还是围城打援,通过切断补给线向据点内的西班牙人施加压力。不到万不得已,钱天敦并不想让步兵去冲击这个配备有不少火炮的据点,即便要强攻也得等到己方的重型装备投放到战线上再说。
  但这点小小的困难并不会让钱天敦打消对台北动手的念头,他现在所需要的,就是得到执委会和军委的许可。在陈一鑫汇报完侦察所得,返回高雄港当天,钱天敦就拟了一篇长电文发回三亚,提出了攻打台北地区的建议,并附上了大致的作战计划。
  “去年十月才跟荷兰人交过手,这才过去多久,高雄港刚刚开始动工,他就又闲不住了。我不是反对通过战争来实现对外扩张,但这发动战争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一点?”
  这个提议在执委会上讨论的时候,毫无意外地遭受了质疑。反对派所倡导的通过经济、文化等手段来实现对外扩张,实际上跟军事扩张并不是完全矛盾的路线,相反两者一直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但如果涉及到临时增加军费开支,或者是扩编军队规模,这些部门的负责人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站出来发表反对意见。
  “我纠正一下,去年十月我们并没有跟荷兰人交手,只是让舰队在大员港门口路过了两次而已。”颜楚杰当然不会坐视会场上只有反对派的声音存在,立刻就出声回应:“我需要提醒各位的是,上次民团军执行作战任务的时间,是去年五月的澎湖战役。那次作战的经过,在座各位都听过报告了,战斗强度并不算大。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八个月的时间,部队休整这么长的时间也基本足够了,这种频率难道也算高?如果有谁失忆了可以去翻翻档案,回想一下我们来到这里头三年里打了多少仗,平均几个月打一次,再跟现在的状况做下对比。”
  从1627年至1629年期间,的确是海汉穿越后战事最为频繁的一段时期。尽管当时海汉民团的规模十分有限,但作战的频率却是高得惊人。仅以1628年为例,年初援越行动开始,民团出征安南协助北越朝廷作战;5月民团军在广东接连进行了李家庄、担杆岛两次作战,歼灭当地的流寇和海盗;8月又出击南越,攻打会安港;9月协同北越军攻打争江横山防线,北越朝廷终于开始在安南南北之争中占据上风;12月民团海军在珠江口与刘香的武装船队交战,并打败对方使其直接放弃了十八芝在广东海岸的势力范围。
  这样的作战密度,在回过头重新审视历史的时候不免让人叹为观止,而正是当时密集的作战频率,使得海汉,在广东珠江口和安南南部拥有了几处绝佳的锚地,为之后的南下北上扩张计划打下了极好的基础。而从1631年石碌苦役营暴动之后至今,军方唯一执行的大型作战任务就是澎湖战役了。但正如颜楚杰所说的那样,这场战役实际上是雷声大雨点小,海汉民团精锐尽出,结果十八芝二话不说就逃跑,民团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就攻克了被对手放弃的澎湖列岛。
  虽然军方在战后也为立功人员进行了授奖,但高层普遍认为这场仗并没有完全达到练兵的目的。海军或许好点,毕竟前往澎湖途中消灭了两支杀出来拖时间的海盗船队,但陆军基本就没有跟对手在正面战场上交锋,登陆澎湖之后所做的也就是打扫战场的工作而已。反对派要说这两年作战频率高,军方是肯定不服的。
  “我们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对西班牙开战,是不是值得,有没有经过系统的权衡和客观的评价?”反对派当然不会轻易就范,继续对军方的策略提出质疑。
  “现在这个时间点对台北的西班牙据点下手是再合适不过了。”颜楚杰回应道:“首先荷兰人在去年遭受重创,现在根本没有能力和我们作对,我们在对付西班牙人的时候,也无需担心荷兰人在背后捣乱。其二,西班牙人并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对我们也缺乏足够的警戒心,这将大大降低民团军的作战难度。最后一点,台北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占领的矿场资源,打这场仗的意义不仅仅是把西方殖民者赶出台湾岛,同时也是在扩充我们的财力。各位,打赢这场仗,我们的收益会非常可观,说句不夸张的话,台北真有金山在等着我们去挖!”
  众人听到这里便忍不住开始交头接耳起来,台北地区的贵金属矿脉至今未被西班牙人发现,但海汉如果继续将这地方留给西班牙人,那他们迟早都有发现这块宝地的可能。虽然在历史上直到两百多年后的清光绪十九年才有移民发现了金瓜石的黄金矿脉,但由于海汉的到来扰乱了这个世界原本的一部分发展进程,谁也不敢保证当地的金矿会不会提前出世。
  当地除了金矿之外,还有共生的硫砷铜和硫锑铜矿脉,不管是硫磺还是铜,对海汉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战略物资,能抢下来的矿脉就绝对不会放过。光是冲着这个矿,海汉就有足够的动力采取军事行动抢夺这一区域的控制权。
  “西班牙是老牌殖民帝国,要跟他们正面交手,钱天敦有没有足够的把握?”这是中立人士所担忧的问题之一。海汉民团强则强矣,但如果与西班牙这种本时代的欧洲强国交锋,是否还能像以往一样取得完胜呢?
  “澎湖驻军已经完成了对淡水据点的侦察工作,并且制定好了作战方案。”颜楚杰应道:“钱天敦和他的手下已经做好了开战准备,现在就是等执委会拿个主意了。西班牙人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强大,钱天敦认为取胜的把握是……十成,不确定的仅仅只是实际的作战时间、消耗和人员伤亡数目,但他在电报中表示了有信心把这些数目都控制在一个相对较少的水平上。同志们,这是一道送分题啊!只要我们点点头,钱天敦和他的战士们就能为我们把台北抢下来!在过去这几年里,钱天敦和他的部队有过哪怕一次让执委会失望的时候吗?特战营就是我们的王牌部队,他们既然都表了态,难道还不足以获得各位的信任和支持?”
  不得不说颜楚杰的嘴炮功力再一次发挥了作用,他颇具煽动性的说明让有投票权的各部门头头都从最初的质疑产生了态度转变。如果说这次作战不但不会给海汉造成损失,反倒会带来众多的实际利益,那大家又有什么必要去反对这件好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