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七百二十八章 艰苦的作战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所有炮手,立刻进入战斗位置!”看着远方的马打蓝军向南缓缓推进,巴特大声下达了备战命令。
  马打蓝军在距离巴达维亚城大约一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将巨大的投石机慢慢推到阵列第一线。巴特抓紧时间计算了一下对方出战的兵力规模,仅仅是北边这条战线,目前在城外列阵的马打蓝军大约有万人规模。而大大小小的投石机,目前所看到的就有三十多架。
  虽然现在还没得到东西两面传来的消息,但巴特认为马打蓝军大概不会把兵力全部集中到一个方向攻城,势必会在其他两个方向上也保持足够的压力,让城内的守军无法轻易集结到一处进行防御。
  接着开始有大量的平板小车将已经准备好的石弹运到一线堆放起来,巴特在望远镜中确认了对方使用的石弹大小之后,脸色更加难看了。
  从个头上看,这些石弹的单个重量大概至少在百斤左右,如果真能用投石机抛投到城墙附近的位置,那其威力比起炮击也不会相差太多了。虽然炮弹的速度更快,但份量却是远不及这石弹,因此杀伤力也只会在伯仲之间。
  马打蓝军并不是没有装备火炮,开战前英国人就卖了不少火炮给剌登·郎桑,指望着马打蓝军能够一举攻破荷兰人盘踞的巴达维亚城。但马打蓝军对于火炮的运用并不纯熟,而且他们也很清楚火炮这种武器在战争中需要消耗数量众多、价值不菲并且补给不便的弹药,加上火炮本身的发射寿命也比较有限,因此在攻打巴达维亚的战斗中,剌登·郎桑并没有一开始就亮出自己的底牌,而是先采用了更原始但使用难度和成本都更低的投石机,来作为攻城战的远程火力输出手段。
  虽说这投石机发射的速度慢,准头也很有限,但再原始的手段都架不住数目多,这么几十架投石机要是集中往几个点投射石弹,那威力还是相当恐怖的。巴特的表兄就是在1629年马打蓝军攻城时被一颗从天而降的石弹夺走了生命,当时巴特就在他旁边不远处,亲眼见证了自己表兄在一秒内从一个活人变成一堆碎肉的过程,那恐怖的景象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年,但依然会时时在巴特脑海中反复出现。而现在城外的景象,让巴特又再次回想起了被投石机所支配的恐惧。
  随着城外平原上回荡着的牛角号声,马打蓝军的攻城作战终于拉开了序幕。巴特毕竟是一个职业军人,虽然心中仍有难以磨灭的恐惧,但还是迅速收敛了心神,指挥炮兵们开始装填弹药。
  在投石机缓慢地进行装填期间,马打蓝军的步兵开始继续向前推进。不过此时的推进速度就要比之前快多了,手里抓着刀枪盾牌的士兵们一路小跑着涌向巴达维亚城,后续还有不少提着梯子、木板等工具的工兵。
  虽然对手的部队很快就进入了火炮射程之内,但巴特并没有急于开火。他知道对面的指挥官就是在等着城防火炮开火,这样对方才能准确地判断出城防火力点的位置,然后用投石机进行集中打击。巴特必须要把敌人放得更近一些,这样等会打起来,火炮至少可以在对方撤退之前多进行两轮的射击。
  直到马打蓝军的部队已经大量进入三百米的距离,巴特才下令开火。城墙上加上城外小据点的炮火陆续鸣响,大约有二十门火炮参与到了这轮炮击当中。火药燃烧后的烟雾笼罩住了城头,让巴特一时间难以看清这轮炮击所取得的战果。
  然而当烟雾散去的同时,投石机所掷出的石弹也已经从城外飞向了城头的几个主要炮台位置。巴特之前所担忧的事情变成了现实,这些高大的投石机的确拥有可怕的射程,几枚沉重的石弹狠狠地砸在了城头,虽然没有直接命中城墙上的守军,但看到足有行军鼓大小的石头从天而降,那种恐怖的感觉还是让所有人都大呼小叫地放低了身体,下意识地进行躲避。
  一枚石弹打中了巴特附近城墙,溅起的夯土盖了巴特一头一脸。巴特吐出嘴里的土渣,北欧人的血性一下就被激发出来,他站起身狠狠地骂了一句粗口,然后大声喝斥炮兵们立刻继续装弹对城外射击。
  “瞄准那些该死的投石机,轰掉它们!”巴特大声地下达命令。
  在马打蓝军的投石机展示出了威力之后,巴特不得不暂时放弃用炮火打击推进中的步兵部队,转而将目标定为远处威胁更大的投石机。
  马打蓝军的步兵则是抓住了这个空隙,迅速推进到护城壕沟之外。他们所携带的各种攻城器具中,就有专门用来突破这道障碍的工具组合。气喘吁吁的工兵们将手中的长梯在壕沟边竖起来,然后让其倒向对岸,梯子的长度足以让其在这道大约六米宽的壕沟上形成一条通道。
  不过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狭窄而简陋的通道,攻城部队想要顺利通过壕沟显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所以这种梯子都是两条一对相邻而搭,然后有人跟上在梯子上铺设预制好的木板。还有一些工兵抓着手臂粗的木棒直接跳入壕沟中,试图用手里的木棒在中段撑起这道桥梁。两天前夜袭城下的马打蓝先头部队已经测量到了壕沟中的水深与流速,以确保这种搭桥战术的可行性。
  这样的简易桥梁同时有七八处在架设,而能够阻止他们的主要就靠防御线上的荷军火枪射击了。不时有中枪的马打蓝士兵从壕沟边和梯桥上翻入水中,成为一具具浮尸。而马打蓝军在这个距离上也有自己的还击手段,除了少量的火绳枪之外,他们还有弓箭和投掷短矛。尽管这些冷兵器的准头或许连火绳枪都比不上,但成百上千支利刃同时射出,那种覆盖式的射击效果还是让守军难以避免地开始出现伤亡。
  值得庆幸的是城防炮火已经取得了战果,两架投石机被落地弹起的炮弹很轻松地撕碎,这给了荷兰炮兵们更多的信心。毕竟对手的发射速度要比火炮慢得多,又没有任何的掩护设施,这么打下去肯定是拥有火炮的一方占优。
  已经从梯桥跨过壕沟的少量马打蓝士兵开始攻打城外的几处小型堡垒,不过他们大概忘了这几处堡垒都在城头火力的覆盖范围之内,从城墙垛口伸出的数百支火枪很快教会了他们做人的道理。棱堡在设计上的火力优势在此刻才开始体现出来,由于城外堡垒的存在,在城墙附近都没有任何的射击死角,而且内高外低的内外两道防线很自然地形成了立体火力输出,这让试图攻打堡垒或是攀附城墙的敌人都陷入到两难的境地中。
  而巴达维亚的北城门之外是两个相邻的楔形堡垒,各自驻扎了两百名士兵,加上城头的火力掩护,让任何试图直接攻打城门的努力都会变成泡影。跨过护城壕沟的马打蓝军在堡垒附近丢下了近两百具尸体,却连城门的边都还没摸到。
  马打蓝军跨越护城壕沟的战术无疑是很成功的,但他们却无法克服棱堡这种浑身是刺的特殊防线。而马打蓝士兵几乎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这导致其在作战过程中的伤亡率要远高于荷兰守军。在损失了大约一千二三百人之后,马打蓝军中打出了撤退的信号,幸存者很快就从来路撤了回去。
  而荷兰守军也没有冒然出击,毕竟他们几乎唯一的作战优势就在于坚固的堡垒,离开了这个环境,即便他们会使用火枪作战,也不见得能比拿着弯刀和长矛作战的马打蓝人强到哪里去。面对面的作战,他们在火枪射程范围内顶多能有两到三轮的射击机会,而对方的兵力优势可不止两三倍而已,拿人海战术硬怼也足以怼死巴达维亚城里所有的荷兰人了。因此荷军从一开始所贯彻的作战理念就是死守不出,以坚固的城防工事来拖垮对手的攻势。
  趁着战事停止的间隙,城外堡垒的守军赶紧到壕沟边对马打蓝人搭建的梯桥进行了清理。而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马打蓝人竟然铁箍打入地面,将这梯桥两端都牢牢地固定在了岸边。这铁箍从地里拔起来之后才看到全貌呈马蹄铁状,长约一尺,两头磨尖以便入地,很显然是专门打造出来的器具。这也足见对方的战术可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有做过充分的准备和演练。
  这场战事爆发的时机虽说很突然,但交战双方对此却都作了不少的战备工作。荷兰人加固了城防工事,扩大了守备部队的规模,完善了战时的城内管理调度措施。而马打蓝人则是对攻城的手段进行了优化,不管是大型投石机还是这梯桥过壕沟的战术,都是在上次的交手中所没有出现的新东西。
  巴特顾不上休息,下令立刻开始清点这次交战中的战损和消耗。人员方面的战损主要集中在城外的堡垒,马打蓝军近距离的弓箭和掷矛战术着实还是有些威力,加上几发直接砸入堡垒中的石弹,总共给守军造成了二十多人的阵亡和三十余名需要从一线退下进行休养的伤员。值得庆幸的是城头的守军没有出现阵亡,只有十余人被石弹的碎片伤及,火炮及炮台倒是无一受损,让巴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虽然城里还有备用的火炮,但要把备用火炮搬上城墙,并重新架设校准,也是个费时费力的事情。
  至于消耗则主要集中在武器弹药方面,在一个小时十七分的交战时间内,守军总计发射了一百四十发炮弹,发射频率接近每分钟两发。而火枪就难以计算发射次数了,但光是战后因故障需要进行维修的枪支就有三十多支。而目前巴达维亚城里军工作坊造火枪的速度,大概也只有一天两三支而已。如果要进行高强度的连日作战,那么造枪的速度就未必跟得上枪支损耗的速度了。
  范迪门在这个时候也来到了第一线,向指挥官巴特征询战况。巴特刚刚开口说了两句就被范迪门打断了:“巴特中尉,请告知我战果,战损方面的情况可以稍后再说。”
  巴特有些不明其意,愣住了没有立刻回应范迪门。
  范迪门叹口气解释道:“现在议事会需要立刻知道战果,巴特中尉,我必须让那些愚蠢的股东代理人知道,城防军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可靠!我要从他们手里获得权限,以便能从城里调集更多的资源来抵抗城外的入侵者!”
  巴特这才回过神来:“将军,请给我一点时间,我这就让人清点战果!”
  相比战损的状况,这一战的杀伤成果真是值得让守军骄傲。马打蓝军在这场战斗中伤亡过千,仅在壕沟附近丢下的尸体,就有超过六百具,而一些侥幸逃回去的伤兵,也未必能够熬到伤势痊愈的时候。由于气温炎热,守城一方也不能放任这些尸体在堡垒和城墙附近腐烂发臭,因为那极有可能会带来瘟疫。范迪门组织了上千民夫到城外挖掘埋尸的大坑,将其进行掩埋处理。
  对面的马打蓝军也很默契地没有在这个时间段再度发动进攻,直到下午战场清理完毕,民夫退回城内之后,旷野中才再次响起了牛角号声,马打蓝军出营列队,向着巴达维亚城行进。
  巴特从望远镜中很郁闷地发现,对方的阵列中投石机的数目非但没有比上午减少,反而多出了大约四分之一,看得出马打蓝军对于这次的攻城战的确是有进行精心准备。或许在经过上午的试探性进攻之后,对手已经对进攻策略作出了某种调整。
  “这帮该死的异教徒!”巴特放下望远镜,气急败坏地下令道:“命令所有人进入战斗位置,准备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