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百三十一章 驻崖办的人员调整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关于胜利港的招商引资问题,执委会对此早已经有了定论外来资本的引入可以加快胜利港的建设速度,促进本地的经济发展,让胜利港早日成为南海地区的商贸中心。基于这样的认识,执委会认为有必要开始从外界吸引更多的人到胜利港定居、投资,而前期的主要来源肯定就是近在咫尺的崖州城了。
  除了财富之外,执委会还很关注崖州的知识分子群体。目前胜利港地区的学龄儿童已经超过两百,而教师资源却严重缺乏。按理说穿越众个个都能客串个老师教教识字、算数和基本常识类的课程,但实际情况却并没那么乐观,专职负责教育的穿越众也只有十人不到。等大规模的移民迁入开始实施,那学龄儿童的数目还会进一步地增加,总不能等到胜利港小学爆仓了才开始想办法解决问题。www@22ff@com
  于是拥有为数不少读书人的崖州便成为了执委会的目标,有功名的读书人那也就罢了,多半不会甘愿来做个教书先生,但那些岁数偏大、家庭贫寒又或是苦读多年未能考取功名的读书人,执委会却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个谋生的饭碗。这些读四书五经的迂腐书生虽然教不了多少真正有用的学识,但教教基础的识字课程还是没问题的。陶东来要求驻崖办要在这个方面多下些工夫,尽可能快地在崖州网络一批不得意的读书人送去胜利港北越的移民潮就快要到来了,陶东来可不想到那时候又听到宁崎的埋怨声。
  对于目前已经逐步在弱化功能的驻崖办而言,从崖州招商和招收人才,便是今后一段时期内的主要工作任务了。马力科虽然对此也没什么把握,但还是向陶东来保证会完成好执委会交付的任务。
  冯安楠看陶东来有点要到此为止的意思,当下赶紧问道:“陶总,我跟老穆没什么新任务?”
  陶东来笑着反问道:“你们需要有什么新任务?”
  冯安楠皱眉道:“崖州这地方还真没什么事情可做,我们两个人每天就是去四个城门转上一圈,看看那些卫所兵有没有按时出勤而已。这日子未免太闲了一点,要是近期没什么特别安排,我觉得还不如回胜利港去带民兵。”
  穆夏柏的脾气则要火爆得多:“陶总我就直说了吧,执委会对崖州的逐步蚕食政策我可以理解,我个人也不提倡武力解决崖州,但我现在的身份是军人,总该把我安排到有军事任务的地方去吧?现在我们做的事情,就算是让大富大贵两个小家伙去也能做得很好,执委会实在没必要把我们两个留在崖州空耗。”
  陶东来哑然失笑道:“原来是闲不住了啊!好,好得很!我本来还怕你们在这里安逸日子过惯了,看来是白担心了!”
  冯安楠从陶东来话中听出一丝味道来,赶紧追问道:“是不是执委会对我们已经有了新的安排?”
  陶东来道:“倒不是执委会的安排,是我个人有一点想法……当然,先得征求你们的意见,然后我才会提交到执委会进行讨论。”
  “陶总,你们要谈军警部内部的人事安排,那我们就不旁听了。”马力科很是知趣地起身告辞。而其他几人见状也不好再继续待着了,纷纷也起身出去了,把这间屋子留给了他们三个军警部的人。
  军警部的人事安排一向都是内部先作出决定,然后才提交给执委会,这种提交更多的是起“通知”的作用而非真的需要执委会对此进行讨论,这在程序上与其他的部门有所不同。而正是因为这种独立性,上次黑土港拓殖队确定军事主官人选的时候,才会因为钱天敦的提名问题起了波澜,不过那次纷争最后的赢家仍然是军警部。
  军警部在人事安排上的这种独立性是在穿越之前就由当时的五人筹委会所决定的,其目的便是为了确保军方在日后不会被执政的文官影响到人事安排。要不然等立国之后,万一执委会抽风派个工科生来当国防部长怎么办?
  这可不是军方杞人忧天,杜撰出这种荒谬的可能性。事实上在他们穿越之前,美国的奥巴驴总统所提名的任期内第四任国防部长,就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物理学家,此君博士、教授的头衔有一大串,却从未在军队服役过。拥有全球最强军力的美**方,居然连个有统帅全军能力的代表人物都推选不出来,沦落到需要让一位理科学霸执掌门庭的地步?原因当然不会是那么简单,造成这样的荒诞局面,其中更多的都是政治上的博弈与妥协而已。至于这位连一天军装都没穿过的国防部长是否能指挥好地球上最强大的一支军队,恐怕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结果。
  而当时的穿越筹委会为了避免日后出现这种外行指挥内行,特别是在军警这么重要的部门,便为此专门制定了相关的人事规则,军警部门乃至日后的国防部,对于人员的任用有充分的自主权。当然这个规则也规定了执委会对于军警部门的人员任用决定仍保有否决权,但执委会无权直接对军警部或者说国防部的下属人员进行任免。这样一来,就杜绝了日后文官系统直接干涉军警部内部事务的可能性而这也正是文官们对现在军警部最为诟病的一点。
  不管文官们心里怎么想,但规矩就是规矩,定下的制度就是为了让人们去遵守。马力科虽然在职务上是驻崖办的一把手,但对于军警、情报、安全方面的工作,他也从不会主动去插手干涉,更别说军警部门的内部人事安排了。
  待不相干的几人出去之后,陶东来开口问道:“我先得问问,你们是不是都愿意继续在部队里干下去?”
  两人都是猛然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
  陶东来这才说道:“现在有两个去处,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先说第一个,我们跟北越郑氏达成了军火贸易之后,后续还要在越南沿海的涂山半岛设立一个训练营,由我们派出军事顾问,对郑氏的部队进行培训,让他们学会使用火器和相应的战术。为此执委会将在黑土港增加一个连的民兵编制,以确保当地的驻军数量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钱天敦会负责新编制这个连队的训练任务,而涂山半岛的训练营,我们也需要派人过去坐镇。”
  “建这个训练营,不仅仅只是为了军训吧?”穆夏柏毕竟岁数要大一些,很敏锐地意识到了其中的猫腻。
  陶东来点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测:“我们替郑氏训练出的火器部队,日后肯定都是北越军队中的精锐,他们在我们这里所学到的东西,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影响北越军方对我们的态度。”
  冯安楠一拍手道:“我也明白了,这要是操作得好,其实就是郑氏出钱帮我们培养一支傀儡部队了!”
  陶东来道:“这中间的操作方式很灵活,我们不一定需要获得这些部队的实际掌控权,我们只要能够掌控住高级军官的思想就行了。”
  “这好办,高级军官高级培训嘛!到时候我们可以选一些有发展苗头的军官,让郑氏送他们来胜利港接受高级培训。”穆夏柏的情绪也高涨起来:“想想以前国内的那些军校,哪个学校不是每年都会接受一大帮子从非洲、南美过来留学的军官学生?”
  “这差事听起来很有意思啊!”冯安楠眼睛已经开始放光了。
  “不过我也需要提醒你们,涂山半岛那地方非常荒凉,现在除了几间棚屋和帐篷,什么生活设施都还没有。那个地方虽然在今后一段时期内会作为我们与北越移民、商贸、军事来往的基地来进行建设,但生活条件会比较艰苦,别说胜利港和崖州,连黑土港都比不了。”陶东来很及时地给他们打了一记预防针。
  穆夏柏咧嘴一笑道:“这倒没什么,我退役之前就是边防武警,在荒山野岭待惯了。退役之后进了城市当了保安,反而还觉得浑身不得劲。陶总,这差事先算我一个!”
  陶东来道:“先不用急着做决定,我再说说第二个去处。颜总前些日子提出了扩大民兵训练规模的计划,这事你们应该都听说了吧?”
  两人都点了点头,冯安楠道:“上礼拜来崖州拉移民的船已经把最新的消息都送过来了,这对我们军警部的发展可是大好事。”
  “好事是好事,但实施这个计划还需要整个军警部门一起出力才行。要扩大民兵训练规模就需要大量的教官,现在资历最老的民兵都没到半年,用他们来当教官使用还很勉强,还是得有我们自己人盯着才行。”陶东来言简意赅地说明了情况:“打仗你们暂时就不要想了,最近应该不会有对外的军事行动,不过当教官嘛,倒是有怎么两条路可以走。怎么样,都好好考虑考虑吧!”
  陶东来见两人脸上的神色都有点犹豫不决,便又说道:“不用现在马上就答复我,反正我今晚又不走,你们有**的时间可以慢慢考虑。”
  这两条路子,选择驻外当军事顾问无疑会增加资历的含金量,甚至其意义将远超现在的驻崖办,但相对而言生活环境会比较艰苦,见效也会比较慢训练出一批合格的士兵,再到上战场之后取得战绩,这中间至少也得三五个月的时间。而回胜利港当训练民兵显然更容易出成绩,也更容易让执委会和军警部的大佬们看到自己的表现,只是相应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胜利港的军营可是有好些穿越众教官,而且上面还有古卫这个总教官压着,并不是那么容易出头的。
  即便是穆夏柏这种相对觉悟较高的老兵,在面临这个叉路口的时候也有些犹豫了。他倒并不担心海外驻地的环境有多恶劣,而是要考虑走哪条路对自己未来的发展更加有利一些。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市侩,但这就是不能回避的现实,既然选择穿越来了这个世界,想的就是早日成为领军的将领,为新政权打下一片疆土建功立业。
  而军警部编制里刨去那些技术岗位的成员也还有好几十人,虽然现在大家都是中尉,但不太可能同步升为上尉乃至更高的军衔,也不可能在将来全都一起出任连长、营长甚至是还没影的更高等级职务。处在这样一个时代,谁立下的军功更多,谁就能更快地升迁,想要早日成为战场上的将军,那现在就得精打细算,为自己的履历尽可能增加一些砝码才行。
  年轻的冯安楠则要想得更为直接一些作为一个想要早日成为将军的军人,那就必须得尽可能多地获得军功,要想获得军功就得上战场,而现在穿越集团并没有现成的战场,这种情况下就要选择去最靠近战场的地方。执委会现在对待明朝地方官府的态度就是表面合作,暗里蚕食,短期内肯定是不会跟明朝撕破脸干起来的,而目前南海地区距离穿越集团最近的战场,大概也就只有越南这么一个地方了。
  第二天早饭之后,陶东来从这两人那里得到了一致的答案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涂山半岛的训练营作为自己的下一个目标。陶东来对此表示了理解和支持,并承诺会在回到胜利港之后尽快确定相关的事宜。
  至于两人的现有工作,军警部在此之后也会再派来人手进行交接。不过下次派来接手监视任务的人员,就未必是穿越众了,正如穆夏柏所说的那样,现有的监视任务并无难度,只需经过简单培训的归化民就足以完成。
  在此之后陶东来又花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单独听取了邱元的财务汇报,并检视了相关的财会记录文件。驻崖办的财会支出除了生活成本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是社交费用。这其中包括了对各个衙门的官员、办事人员行贿、收买,日常吃吃喝喝拉拢关系,零零碎碎算下来也不个小数目了,不过执委会对于这部分支出是无条件认可的,因为其收效非常明显,所起到的作用也已经远远超出了这有限的支出。
  而收入方面,则并不是驻崖办的强项。虽然执委会也希望像驻崖办这样的驻外机构能够拥有自我造血能力,但实际操作起来难度很大。现在两家商行连进货都是自己派船去胜利港了,驻崖办在商贸方面能够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小,就更谈不上什么收益了。而且这地方距离大本营实在太近,不像黑土港或者驻广办那样山高皇帝远,拥有足够大的行事自主权,就算马力科他们偶尔有什么能赚点小钱的点子,那也得先经过大本营拍板,这一来一去的工夫往往就错过了机会。
  陶东来个人倒不是很在意驻崖办的财政包袱,相比同样性质的驻外机构驻广办的支出,这边其实只是小儿科而已。驻广办光买房子就花了两千五百两银子,而驻崖办从成立到现在,如果不算那些作为礼物送出去的造价低廉的玻璃制品,实际花出去的银子都还没到三千两。而且驻广办在当地的人脉关系网现在才刚刚开始建设,等有了规模之后,这方面的日常支出肯定也不会是个小数目。
  而王汤姆则是抓紧了上午的时间,与穆夏柏、冯安楠一起去实地看了看崖州城的城防状况。在亲眼确认了之后,王汤姆也不得不承认穆冯二人说得有道理,崖州这地方没有太大的攻打价值,攻下来反倒还得派出大量民政、军事人员过来管理,白白占用有限的人力资源,还不如把这地方留给官府打理比较好。
  当天吃过午饭之后,陶东来和王汤姆便再度从崖州出发,乘坐罗升东派来的船只从宁远河顺流而下,再在宁远河入海口处换乘“飞速号”。罗升东很是狗腿地表示可以一路护航到胜利港,不过陶东来婉言谢绝了他的善意要是一路上还得等着他那慢吞吞的战船,那估计天黑都到不了胜利港。
  “飞速号”一路飞驰,只用时三小时便从宁远河河口回到了胜利港,据王汤姆说这似乎已经跑出了“飞速号”的单程用时新纪录。在离开胜利港十余日之后,陶东来一行人总算带着丰硕的收获回来了。
  当晚陶东来便召集执委们召开了讨论会,一是向执委会汇报这次出巡的收获,二来也是就下一步要采取的若干措施进行沟通,征求众人的意见。冗长的会议从晚饭结束后一直持续到半夜,但与会者们却是保持着很高的兴奋度,因为此次陶东来的出巡,为穿越集团的发展解决了众多难题,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似乎终于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