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无弹窗全文阅读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 2388 章 各怀心思 (下)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相比于希望看戏看得更久一些的张勇健和金英敏,杨贤硕则是希望这场大戏能够快点结束,至于谁输谁赢杨贤硕并不是很在意,朴振英赢了心情好点兑现承诺的时候也能痛快点,朴振英输了面对来自C-jes的压力,YG这个盟友就显得更加的重要了,朴振英也会尽心尽力的去兑现承诺。
  总之不管谁赢谁输,只要官司快点解决他杨贤硕就不亏,BP对公司的拖拖拉拉已经有了一些怨言了,这让刚被上了一堂生动教育课的杨贤硕觉得有必要做一些准备,避免BP去效仿rain。
  对于rain的经纪人选择临阵倒戈,朴振英并不是很意外,毕竟当初这位经纪人跟rain一样,都是JYP的人。
  在rain没离开JYP的时候,这位还只是rain的助理,当初朴振英看重的就是他的老实、最严而且忠诚。
  对于rain选择他当经纪人朴振英并不意外,毕竟当时rain离开JYP身边是真的连个能用的人都没有,而且rain一直对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有些不满,一直都觉得如果他能自己说的算一定能更好。
  正因为如此rain才会选择这样一个能力不行但是在其他方面都能满足他要求的经纪人,正因为如此rain才会面对金泰熙的高压管理有那么多的怨言,以至于在逆风的时候就开始了反抗。
  对于rain的经纪人要把rain卖个好价钱,朴振英也不意外,严格说来这位当初选择了跟rain一起离开,就相当于是背叛了JYP,但是朴振英并不觉得自己看错了人,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对于他这种缺乏能力的人来说,如果不跟rain走的话有可能在JYP就没了出头之日。
  在需要做出人生抉择的时候把忠诚放在一边,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同样也预示着只要再面对同类选择的时候,这位还是会同样抛弃忠诚。
  至于这到底会不会是rain的阴谋,来个假投降真卧底,朴振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首先rain的经纪人想以此为筹码重回JYP工作的愿望并不强烈,当然这是一个十分明智的选择,只是想把rain卖个好价钱,根本就不涉及到卧底这种可能。
  其次以这位的能力来说,连刺探消息这种事都做不好,根本就不是一个玩尔虞我诈的高手,要不然这位也不会在感觉到威胁的时候选择的是长期的挑拨离间,在发现形势不对找后路的时候居然会选择简单粗暴的出卖rain。
  明明有那么多更好的做法偏偏选择了最差的,可想而知这位在能力上的缺陷到底有多大。
  虽然rain经纪人的要价在朴振英看来并不高,但是朴振英还是不想给,一方面是因为JYP在接连遭受几次损失的情况下,朴振英不得不开启小气模式,能免费办的事绝对不会浪费钱。
  另一方面则是朴振英觉得以目前的形势来说,是否出卖rain在朴振英看来对大局的影响有限,如果JYP的情况好一些,朴振英绝对不会介意花点钱让rain受到更好的教育,现在出钱必须自己掏当然是能省就省。
  于是小气的朴振英表示他并不会付钱,但是同时朴振英也表示其实大家可以合作,他会想办法帮rain的经纪人甩锅,让他可以继续留在rain的身边继续发光发热。
  对于朴振英的话,rain的经纪人是一点都不信的,不是不信朴振英有能力帮他甩锅,而是不信朴振英会真心实意的跟他合作,当初之所以选择跟rain一起离开JYP,觉得他离开rain就永无出头之日了是主因,对朴振英一些做事的方式和风格十分的抵触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说实话他宁愿在rain这条船上一起沉没,也不会选择跟朴振英合作与狼共舞,对于他来说把rain卖个好价钱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不行他宁愿以另外一种方式退出娱乐圈。
  朴振英当然知道,只靠三言两语就像空手套白狼是不现实的,于是朴振英开始耐心的分析起了rain的未来。
  虽然朴振英没能成功的把rain塑造成娱乐公司的公敌,但是也必然会影响到rain的行情,以rain的性格这种锅他自己是绝对不会背的,要么背锅的是金泰熙、要么背锅的是经纪人,很显然在rain不得不接受失败后,让他这个经纪人背锅的可能性更大,或者说一定会让他这个经纪人背锅也不过分。
  先不说没赚够养老费的经纪人愿不愿意就此离开娱乐圈,就算他愿意,rain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替罪羊永远是解决危机和尴尬的最好方式,身为替罪羊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以rain的性格绝对会把替罪羊往死了整。
  就算rain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愿意放他一马,金泰熙也不可能放过他,要不是rain回归JYP需要他这个经纪人去捋顺一些关系,或许在那个时候金泰熙就会把他这个经纪人换了,在rain跟金泰熙矛盾没爆发的时候,rain还是很听话的。
  朴振英分析这些的目的,就是想让面前这个男人明白,不跟他合作的话就连就此退圈都是奢望,同时也要让这位经纪人对rain和金泰熙都生出更大的怨念,毕竟这位跟rain合作的这么多年在要求不高的情况下居然连养老的钱都没赚出来,这情况不管放到谁身上都会有想法。
  Rain的经纪人虽然工作没少做,虽然没少劳心劳力,但是与其说他的经纪人倒不如说他是一个高级的工作和生活双料助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过去了在能力上仍然没有多少进步,要不然就算天赋再不行混了这么久也该能达到及格的标准。
  Rain的经纪人现在有些后悔主动送上门了,后续自己因为贪心而找上朴振英了,他非常清楚朴振英说这么多的目的就是想白嫖,但是朴振英说的话就像恶魔的低语,让他情不自禁的就进入了朴振英的节奏。
  客观来说,朴振英说的那些话可以说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他为什么想要卖rain,还不是因为钱赚的太少,他为什么这么迫切,还不是因为担心rain回过味来暂时跟金泰熙和好如初,到了那个时候他做的那些小动作就藏不住了,以rain的不讲情面和金泰熙的狠辣,他绝对有被送进监狱的可能。
  Rain的经纪人动摇了,其实在他走出这一步的时候,或者说当形势无法改变的时候,他就已经没有退路了,所以他才会那么干脆的选择了背叛,才会明知道朴振英不好相处的情况下主动送上门,其实在潜意识里他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看看能不能给自己争取到更好的结果。
  犹豫了良久后,在时不待我的压力下rain的经纪人表示愿意听一听朴振英的合作计划,朴振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并且表示面前这个男人做出了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朴振英之所以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还愿意花费这么多口水去拉拢rain的经纪人,一方面是觉得可以通过这位达到继续教训rain的目的,就冲这位挑拨离间的能力,甚至让rain和金泰熙分道扬镳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另一方面也是朴振英想以此来验证一下他的脑补,rain到底是不是跟C-jes早就有了接触,是不是跟C-jes达成了协议,虽然朴振英靠着脑补寻找到了很多具备说服力的证据,但是其中还是有一些环节说不通想不明白。
  Rain和金泰熙能瞒住他,总不能瞒得住除了睡觉在一起的时间比金泰熙都要长的经纪人吧。
  朴振英在如何利用rain的经纪人这上面的想法虽然有些初浅,但是用来混弄人已经足够了,当然和谐问题当然是在如何帮忙甩锅上,只有真正的保住这位,才能有以后,这也是rain的经纪人愿意被白嫖的根本原因。
  朴振英给出的方案是祸水东引,而东引的对象就是金泰熙,但是这样的想法表面看起来可行,但是具体操作起来的难度却非常的高,毕竟现在上头的只有rain一个,金泰熙选择不把矛盾扩大就证明她还是十分冷静的。
  这样问题的关键就变成了如何让金泰熙不在冷静,恰好朴振英相信,身为助理型经纪人手里一定拥有能搞崩金泰熙心态的东西,只不过到底是把这些东西公布于众更好,还是只让金泰熙知道就好,朴振英把选择权脚给了他的新晋合作伙伴。
  就像朴振英说的那样,身为rain的经纪人,他可以说是这世界上最了解rain的那个人,但是有些事他知道但是不代表他手里有证据,到了这一步他并不会因为会给rain带来巨大伤害而纠结,金泰熙会不会信,信了之后会不会选择闹这才是关键。
  朴振英这真是想把白嫖贯彻到底啊,张勇健和金英敏想看狗咬狗一嘴毛,他朴振英何尝不是如此,有些事他曝光不如用传闻的方式曝光,但是都不如rain的经纪人曝光更有可信度,让经纪人跟rain来个两败俱伤才是朴振英想要的结果,毕竟在朴振英的脑补中,经纪人也绝对没少助纣为虐。
  对于rain经纪人表达出来的担心,朴振英觉得完全不是问题,金泰熙是个聪明的女人没错,因为聪明让她更懂得隐忍,因为聪明让她清楚的知道形势越不利越该保持冷静。
  但是同样因为金泰熙够聪明,挑拨离间只需要指明一个方向就足够了,金泰熙绝对能靠她的聪明把证据链给补足,而rain的经纪人需要考虑的是手里掌握的东西到底够不够猛,如果让金泰熙相信他的倒戈。
  Rain的经纪人当即表示前者不是问题,身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rain最相信的人,他知道的东西远比朴振英想象的要多,rain在膨胀又不愿意面对现实那个阶段,做了太多的荒唐事。
  唯一让经纪人担心的就是怎么取信金泰熙,毕竟他跟金泰熙不对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早知今日他当初就该投靠金泰熙,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个下场。眼睛一闭一睁就到了另一个世界,空间的转换就是那么神奇。
  但是,作为体验者的叶然心里一点也不美丽。
  任务一接直接就把人传过来了,这跨世界传送也太仓促了,一点心理准备都不给人。更为重要的是,叶然除了兜里还有揣了个手机外,其他的什么都没带。
  所以说,你们是准备让我赤手空拳的去大军之中教一位皇帝做人要谦逊?
  说赤手空拳也不对,严格来讲不还有台手机嘛,可惜这不是能砸核桃当板砖的神机,它只是一台普通的智能机,能顶什么用?
  古尔丹和克苏恩三个是把我当成他们的同类来处理了,可我又不是真的大佬,不可能像他们那样一人破万军。
  果然,大佬群一点也不好混。
  现在申请退群还来得及吗?
  “快,快,快,就是他。”
  叶然欲哭无泪之际,有声音从一旁传来。他循声看去,只见一队穿着破烂得跟叫花子没两样的人正朝自己跑来,头前带路的那人一边跑还一边指着自己说个不停。
  不会吧,我才刚过来就被那个叫王莽的莽夫给发现了,还叫了人来抓我,速度也太了。
  叶然心里很方,因为他看到那队人虽然穿得破烂,衣服裤子上都是破洞,但他们手里拿的全是真家伙。
  突然有一队拿着兵器的人向你冲来,还不停的指着你说着什么,换了谁来心不慌?
  叶然一转身,迈开双腿就要跑,不过下一秒,他就站住了。不是叶然不跑了,而是他发现自己跑不了。
  原来叶然传送过来的地方并不是没有人烟的偏僻之地,而是在一座古代的城池中,在他因为环境变化而发愣的时候,四周已经被人给围了起来。这些人与那队冲过来的人一样,都是一身破烂如乞丐的装束,而叶然之所以不跑,是因为他发现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眉毛都涂抹了类似于朱砂的东西,染得一片赤红。
  看到这一幕,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些人全是一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