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无弹窗全文阅读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 2387 章 各怀心思 (中)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公关团队带来的舆论压力只是让rain的情况看起来好一些,但是对于官司的影响很有限,反而让那些真正能对官司产生的影响的人开始真正的向JYP倾斜了。
  不少娱乐公司都觉得有必要打击下rain的嚣张气焰,不能让rain把这种坏风气给带起来,毕竟在娱乐圈公司压迫艺人才是该有的情况,被艺人压制的公司不是没有但是基本上都已经成为了历史。
  公关团队很明显没抓住rain现在需要面对的核心问题,rain现在迫切需要解决的不是那些看起来让他十分难受,对他形象有所影响的传闻和绯闻,而是目前处于僵持状态,暂时对rain伤害有限的官司。
  往大了说,一旦官司输了而且被定了性,那会直接影响到rain的行情,甚至找下家都变得没那么容易,伴随着时代的发展,艺人出来单干的难度是越来越大了,很多艺人把赚更多钱的希望放在了开工作室跟大公司合作上而不是像几年前那样选择出去单干。
  Rain虽然对很多公司来说都是有吸引力的,但是跟JYP的官司也让很多公司意思到了,别说把rain当成摇钱树了,就是想双赢都是一件难度非常大的事。
  往小了说,官司的输赢会给rain的形象带来一定的影响,如果rain当初没选择回归JYP,没选择跟朴振英玩师徒档,那就算双方闹得再狠rain的形象也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毕竟rain跟JYP之间没什么从属关系,跟朴振英之间的师徒情也是过去时了。
  当初rain的离开到底是谁对谁错已经没人在意了,朴振英为了脸面没把真实情况曝光,rain无论说当初是想赚更多的钱,还是说当初想要自己去闯一下都是能说得过去的借口,用那么多年前发生的事来搞疯搞雨节奏都不一定能带得起来,就更不用说成为民众关注的热点了。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rain不但回归了JYP,还跟朴振英玩了师徒档,希望以此来唤起回忆杀,从而给他的重新起航打下坚实的基础。
  结果效果不好就从不认朴振英这个恩师了,就算真的想rain说的那样朴振英没教他什么,恩师只是一种非常牵强的说法,但是说朴振英是你的伯乐一点问题都没有吧。
  虽然娱乐公司的名声已经臭了,就连C-jes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都没人说是良心公司,但是这样反而更让JYP做到如此程度显得难得,显得rain的做法更败人品,甚至就像JYP说的那样有些无理取闹。
  而rain在官司上那左右摇摆的态度,也让不少人觉得rain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把那些他占便宜的条款当成质疑合同合法性的证据已经够无耻了,前脚想要和解后脚就又强硬起来,这样反复无常的做法别说JYP了,就是在看戏的很多民众都有些无法接受,不少人都吐槽正常人就没这么干的。
  公关团队妄图利用舆论压力来影响官司的最终结果,被朴振英以一个当事人受害者的身份毫不掩饰的披露出来,甚至朴振英还把传的那些绯闻说成了是rain的苦肉计,还进行了一番看似有理有据的分析。
  就连金英敏都不得不承认朴振英这手贼喊捉贼玩的那叫一个漂亮,要是不知道内幕的绝对会愿意相信朴振英的分析。
  虽然rain极力的否认,但是公关团队带节奏制造舆论压力,这连圈外人都看得出来,毕竟这种好用的常规手段出现的次数不要太多了,娱乐公司在民众心中的印象很差,艺人的平均印象也没好上多少。
  卖惨玩苦肉计这种事有太多的艺人用了太多次,对民众来说不要太熟悉了,如果rain承认了公关团队带节奏制造舆论压力随后否认这些传闻和绯闻是出自于他,那还会好些,但是rain把这两点质疑一起给否认了,在有公关团队带节奏是既定事实的情况下,就会让很多人觉得这两项质疑都是真的。
  特别是当公关团队带节奏制造舆论压力后,那些传闻和绯闻的热度就下降了,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无缝对接,真的很难让人不怀疑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原本金泰熙看到rain请了危机公关团队,甚至还有了自我怀疑,她怀疑是不是她的做法是有些欠考虑,是不是她管的太多手伸的太长才让很多事没能达到期望值。
  但是还没等金泰熙完成自我检讨,她就被这个在圈内名气不小的公关团队,一系列的操作给搞懵逼了。
  金泰熙之所以认可rain找公关团队来解决的做法,就是因为她认定了公关团队的思路一定会跟她一样,就算在细节上有所不同,但是核心和大方向绝对是一样的。
  金泰熙哪里知道rain的经纪人在选择公关团队的时候,提的要求就是必须不能跟现在的做法一样,还理直气壮的表示如果没有根本上的改变,那还何必花钱请专业人士。
  在这样的前提下,以及涉及到了公关团队的陌生领域,这才他们已经足够慎重只采取常规做法的情况仍然犯下了足够致命的错误。
  在这个时候金泰熙不能再去跟rain计较了,原本她觉得在僵持阶段,就算把决定的权利给了rain,只要rain不瞎搞到一定程度,都不会给目前的情况带来多大的改变,甚至rain能改变僵持反而还是好事。
  但是金泰熙没想到rain宁愿相信公关团队也不相信她这个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老婆,更没想到公关团队居然会选择这样违背常规不符情理的做法,再加上朴振英的有备而来,整体局势一下子就开始崩坏了。
  金泰熙试图跟rain进行交流,想让rain立刻叫停公关团队这种相当于资敌的做法,为了让rain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金泰熙还明言她怀疑这个公关团队有可能受到了朴振英的指示,证据就是这个公关团队解决问题的思路是错的。
  前面那些话还好,虽然rain听着不舒服但是至少他可以理解成是金泰熙对他的关心,但是后面这句话直接把rain和rain的经纪人都给惹怒了,他们都觉得金泰熙太把她自己当回事了,人家专业人士解决问题的思路给你不一样,就说人家是朴振英的人,这在他们看来太无理取闹了。
  Rain当然不会听从金泰熙的话,反而起了更大的逆反心理,甚至在经纪人的挑拨下,rain还放出了“宁愿输掉官司也不想让金泰熙插手”这样有些伤人的狠话。
  此话一出差点没把金泰熙的心态给搞崩,如果可以的话金泰熙真想回一句再也不管你的死活,但是谁让她跟rain是捆绑在一起的,这无关他们到底是那种夫妻,只要是夫妻没提前做好铺垫,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金泰熙和rain的分歧和矛盾越来越大了,在rain死活不同意的情况下,金泰熙能做的就是尽她最大的努力去改变这么不利的局面,这反而让rain觉得是因为金泰熙的胡来才让情况变得糟糕了,甚至让rain怀疑金泰熙是不是起了二心准备谋害他。
  当金泰熙发现有些无力回天的时候,她瞬间就想到了李珉延面对婚姻危机的做法,还真不能怪金泰熙多想,毕竟李珉延的那套操作已经很多公关团队当成了经典案例。
  虽然李珉延之后选择给李秉宪和好再次成为夫妻的做法让很多人直呼看不懂,还把这手操作当成了败笔,但是谁都无法否认当初李珉延在那样的情况下能全身而退是真的精彩,不但拿到她自己应得的一切,还没受到任何来自李秉宪的负面影响。
  这些不了解内情的人当然不会知道,无论是李珉延的全身而退,还是李珉延的再续前缘,罗凤恩和C-jes都在其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这其中的关联只有几位当事人知道的清清楚楚。
  金泰熙之所以想到了李珉延,就是因为她起了及时止损的心思,但是很快金泰熙又放弃了止损的想法,毕竟她跟李珉延面对的情况是有极大不同的,rain就算这次输掉了官司,顶多也就是形象受损要赔一大笔违约金,不想李秉宪那样要面对牢狱之灾和千夫所指。
  而且一旦金泰熙选择了止损,那不但标志着她跟rain的婚姻到此为止,更是宣告她这些年的努力都付之东流。
  虽然金泰熙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身上有很多优点,但是格局小心不够狠这些绝大多数女人身上的缺点,金泰熙也是有的,要不是rain一意孤行,她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生出要放弃rain止损的想法。
  坚持己见只会让矛盾扩大,只会让rain更一意孤行,最关键的是闹大了还会让外界得知他们夫妻内部不和,绝对会被朴振英加以利用。
  如果金泰熙能看到她重新掌控一切的希望,那也许她还会继续努力下去,但是遗憾的是她一点希望都看不到,权衡了一下后金泰熙决定让rain自己折腾,等吃了大亏后或许rain就会真正的明白到底是谁对谁错。
  金泰熙的放弃,让rain觉得自己取得了胜利,甚至rain觉得身边没这个女人捣乱实在是太好了,至于形势不利rain和他的经纪人的看法是非常一致的,觉得这都是暂时的,只要他们把方针贯彻下去,那最终的胜利一定是属于rain的。
  只不过不同是rain是真的这么认为的,而他的经纪人则是在硬着头皮强撑,当初选择了走出哪一步,经纪人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一旦让金泰熙知道他做的那些小动作,那他这个当初在rain态度坚决的情况下才能留下的经纪人绝对会被踢走。
  这样的结果是他无法承受的,眼睛一闭一睁就到了另一个世界,空间的转换就是那么神奇。
  但是,作为体验者的叶然心里一点也不美丽。
  任务一接直接就把人传过来了,这跨世界传送也太仓促了,一点心理准备都不给人。更为重要的是,叶然除了兜里还有揣了个手机外,其他的什么都没带。
  所以说,你们是准备让我赤手空拳的去大军之中教一位皇帝做人要谦逊?
  说赤手空拳也不对,严格来讲不还有台手机嘛,可惜这不是能砸核桃当板砖的神机,它只是一台普通的智能机,能顶什么用?
  古尔丹和克苏恩三个是把我当成他们的同类来处理了,可我又不是真的大佬,不可能像他们那样一人破万军。
  果然,大佬群一点也不好混。
  现在申请退群还来得及吗?
  “快,快,快,就是他。”
  叶然欲哭无泪之际,有声音从一旁传来。他循声看去,只见一队穿着破烂得跟叫花子没两样的人正朝自己跑来,头前带路的那人一边跑还一边指着自己说个不停。
  不会吧,我才刚过来就被那个叫王莽的莽夫给发现了,还叫了人来抓我,速度也太了。
  叶然心里很方,因为他看到那队人虽然穿得破烂,衣服裤子上都是破洞,但他们手里拿的全是真家伙。
  突然有一队拿着兵器的人向你冲来,还不停的指着你说着什么,换了谁来心不慌?
  叶然一转身,迈开双腿就要跑,不过下一秒,他就站住了。
  不是叶然不跑了,而是他发现自己跑不了。
  原来叶然传送过来的地方并不是没有人烟的偏僻之地,而是在一座古代的城池中,在他因为环境变化而发愣的时候,四周已经被人给围了起来。这些人与那队冲过来的人一样,都是一身破烂如乞丐的装束,而叶然之所以不跑,是因为他发现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眉毛都涂抹了类似于朱砂的东西,染得一片赤红。
  看到这一幕,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些人全是一伙的。
  进入异世界的时候传送点在人群里,被人围观了怎么破?
  我是不是要完?
  叶然无语望天。
  他发现自己的运气似乎真的不太好,不然也不会刚一穿越过来就陷入绝境。
  对于自己那可怜的武力,叶然心里很有ACD数,现场看到的怎么也得有两三百人,有突围而出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