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无弹窗全文阅读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 2386 章 各怀心思 (上)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朴振英是高兴了,但是rain的经纪人却高兴不起来,虽然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做了挑拨离间的事,但是对此rain的经纪人并不后悔,而且他觉得有能力帮rain解决这个问题,金泰熙是很厉害,但是再厉害也比不上专业人士。
  之前之所以没找专业人士做危机公关,一方面是因为金泰熙觉得没到那种程度,毕竟当时的核心问题是跟JYP的官司,要解决这个问题靠的是律师,另一方面也是金泰熙对所谓的危机公关团队没什么好感,这些只追求结果而不在意过程的人,很多时候就算能达到目标但是也会带来不小的麻烦,那不是金泰熙想要的。
  Rain的经纪人之所以没能做到危机公关团队的无缝对接,完全是因为连续找了几家给出的方案都是跟金泰熙的计划差不多,顶多也就是换汤不换药。
  这可不是rain的经纪人想要的,别看rain现在因为挑拨离间不愿意相信金泰熙了,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冷静下来。
  Rain虽然不够聪明而且耳根子有些软,但是并不是傻子,用同样的方式把问题给解决了,那他的经纪人可就有口难辩了。
  Rain的经纪人有自知之明,知道以他的能力无法保证解决问题,更想的很清楚,找公关团队可以,但是拿出来的方案必须要跟金泰熙的计划有非诚明显的差别,最好能贴合rain的思路。
  不得不说这样的要求把很多公关团队都给难为住了,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够棘手了,不但要临危受命而且还不能选择做有效的方式,甚至有些团队都怀疑rain的合作诚意了。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符合要求的公关团队,结果不久前还答应的好好的,保证在公关团队接手前绝对不会做什么的rain,就因为想要凸显他的强硬这么脑残的理由让形势崩坏到这种程度,rain的经纪人都抑郁了,他终于体会到了金泰熙的痛苦。
  幸好公关团队看在丰厚酬劳的份上还是很努力的,而且rain也发自内心的愿意相信专业人士,不得不说金泰熙真的很悲哀,明明自身能力很强却无法得到rain的信任,夫妻做到这份上真心挺没意思的。
  公关团队接手后,立刻就稳住了rain,虽然他们拿出的方案跟金泰熙的做法有着极大的不同,但是那也不可能承受rain这个猪队友无限搞破坏,看在钱的份上他们能接手在一定程度上满足rain的喜好,但是却不可能冒着失败的危险去无限度容忍rain的任性。
  说实话,对这个公关团队提出的方案,rain多少还是有些不满意的,如果按照他的想法,那就该跟JYP刚正面,把里子和面子都找回来,由此可见rain对朴振英和JYP的怨念到底深到了什么程度。
  但是在经纪人的安抚下,rain决定让公关团队去试试,但是他也提出了两个绝对不能妥协的要求,那就是在官司上绝对不能做出任何的让步,毕竟要让外界认可他rain才是受害者,错的是JYP。
  第二点就是针对现在这些传闻的,rain表示不希望再看到局面再恶化下去,必须要把影响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最好是能把所有传闻都定性成虚假的,定性成是某些人对rain和金泰熙的恶意攻击。
  如果说第二点是公关团队的业务范畴之内的话,那第一点说实话就有些难为人了,好在之前rain的经纪人就已经跟公关团队通过气了,让他们有了心理准备。
  虽然公关团队没能力去打官司,去法庭上翻云覆雨把黑的说成白的,但是他们完全可以利用他们擅长的领域来给这个官司施加压力。
  千万别小看了舆论风向的影响力,虽然达不到左右结果的程度,但是也绝对能带来不小的影响。
  甚至公关团队还想把这个特例宣传成之后有可能大批量出现的特例,毕竟在娱乐圈所谓的阴阳合同还是不少的,有些是处于偷税漏税的考虑之前的李秉宪就是其中一个被曝光的例子,有些则是为了可以抬高身价和地位。
  虽然rain和JYP的合同貌似不能理解成阴阳合同,但是这并不妨碍公关团队往那个方向引导,毕竟导火索都出现了,之后的大爆炸还会远吗?只要让那些人有了危机感,那么他们就会希望能把眼前这件事大事化小,甚至直接站队支持rain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如果能形成千夫所指之势,那JYP绝对不敢冒大不韪继续在合同上计较,就算达不到那种效果,JYP在面对压力的时候多少也会做出一些妥协,只要JYP愿意主动退上那么一步,rain的要的面子不就有了,如果JYP再放弃一些条件,那里子也就齐了。
  至于外界现在的这些传闻,根本就不叫事,对于公关团队来说除非是那种实锤了没有操作空间的,除非是那种碰触了红线被定了性的,除了这两种情况外其他的都不叫事。
  只要雇主不差钱,洗白还是很容易的,毕竟无论是传的还是跟进的,无论是讨论的还是跟着凑热闹的,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而目的往往都是能靠钱解决的,毕竟没几个人会跟钱过不去。
  公关团队一接手,朴振英又开始难受了,不过朴振英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相比于金泰熙朴振英更喜欢对付公关团队,特别是这种根本就没搞清楚核心问题真实情况就以常规方式破局的公关团队。
  朴振英之所以选择挑拨离间,分化rain和金泰熙,一方面是因为金泰熙不好对付,想要把rain的愚蠢发挥最大的作用。
  而另一方面就是担心到了关键时刻金泰熙的娘家会出手,虽然金泰熙家里远远达不到财阀的程度,但是也算是有钱人,单纯的钱只要能多到一定程度,朴振英是不会担心害怕的,但是朴振英不清楚金泰熙家里的人脉达到了什么程度,所以哪怕不能让rain和金泰熙反目成仇,那也要做到让他们夫妻起了间隙,让金泰熙不再管rain的事。
  现在目的达到了,对手换成了公关团队对朴振英来说可不是什么坏事。
  公关团队兴致冲冲的一上来就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在制造压力上,这让朴振英有些哭笑不得,不得不说这些年公关团队的辉煌战绩让他们有些膨胀了,忘了这个娱乐圈到底是谁说的算了。
  朴振英不否认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左右舆论压力都是必要的,甚至很多时候都能成为胜负手。
  但是这次并不适用,因为这次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rain请的公关团队如果懂得见好就收还好,如果没掌握还这个度,那非但不能帮到rain还有可能让rain背上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就算最终无法依此真的给rain量刑,但是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出现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局面也是有很大可能的。
  至于公关团队在解决传闻时采取那中规中矩的做法,在朴振英看来更是可笑,他朴振英出手怎么可以用常理论之,在全盘否认控制事态发展那一刻,就掉入了朴振英设好的圈套。
  公关团队的工作很快就有了效果,很多人都开始同情rain,觉得JYP不该如此计较,因为双方意见上的不合,就试图毁掉一个国民级的艺人。
  在传闻方面在水军的努力下,节奏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反转,真实性纷纷被质疑,不少人都开始相信这些传闻其实就是恶意攻击,公关团队还按照rain的要求,把攻击的源头引向了JYP。
  朴振英智珠在握,但是其他人就不这么想了,而其他人当中就包括了一直在关注进展的张勇健、金英敏和杨贤硕三人。
  虽然rain和JYP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其中张勇健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对于到底谁胜谁负,张勇健真的不在意,能狗咬狗一嘴毛在张勇健看来才是最好的结果,为了能达到这个效果张勇健真心不介意在胜负天平发生明显倾斜的时候帮助一下局势不利的那一方。
  奸商金英敏则是有些迷茫,他搞不清楚为什么C-jes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手,之前被朴振英威胁了,不能趁火打劫了,让金英敏十分的郁闷,他是真心希望JYP倒大霉,就算SM不能趁火打劫也不要紧。
  但是现在的情况让金英敏越来越看不懂了,他不入场是因为被威胁了,总不能C-jes和YG也被威胁了吧,朴振英就算再有勇气,也不敢在同一时间威胁三家同档次的公司吧,而且YG不好说,但是C-jes是绝对不会被威胁到的。
  现在三家都一样在看戏,一点入场的意思都没有,这么反常的情况让金英敏有些不安,甚至他还亲自打电话试探了一下张勇健和杨贤硕的态度,遗憾的是什么都没试探出来。
  相比于恨不得局面更加复杂更加僵持的张勇健和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的金英敏,杨贤硕则是把rain和朴振英的十八辈祖宗都给骂了个遍。
  朴振英以要把全部精力放在官司上为借口,让杨贤硕无法继续要求他兑现承诺,毕竟之前说好的是当盟友,而不是单纯的进行交易,这样杨贤硕不好逼的太紧。
  而且C-jes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也让杨贤硕摸不着头脑,他十分担心是不是朴振英跟张勇健达成了什么协议,那YG和JYP是否还有联盟的必要就有待商榷了。
  当然杨贤硕更大的不满还是集中在rain身上的,换位思考下杨贤硕觉得就是他面对这样的处境也不可能比朴振英做得更好,如此孽徒真的是太可怕了,杨贤硕真的有些担心有一天他跟权志龙也会走到这一步。
  之前杨贤硕十分有信心的觉得只要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权志龙就还会为他所用,成为YG重新起航的基石。
  但是让杨贤硕没想到的是,这些年过去了权志龙已经彻底失望了,已经不想再把精力放在娱乐圈了,就算不会离开娱乐圈也不会继续为YG效命了,杨贤硕是多么希望权志龙会像太阳那样识相。
  Rain和JYP闹成这样,算是给杨贤硕敲响了警钟,到时候如果真闹起来,YG还不如JYP呢,JYP至少还有一份合同在手,而YG跟权志龙的合同就快到期了,虽然因为彼此的羁绊不是一份合同到期了就能彻底分割的,但是到时候权志龙要走,杨贤硕连个迂回的余地都没有。
  这让杨贤硕不得不考虑先下手为强,在娱乐圈讲情分的前提是有情分可讲,是讲情分就能达到目的,毕竟相比较来说情分是不怎么值钱的。
  当权志龙拒绝接受杨贤硕安排那一刻起,他们之间的情分就已经到此为止了。眼睛一闭一睁就到了另一个世界,空间的转换就是那么神奇。
  但是,作为体验者的叶然心里一点也不美丽。
  任务一接直接就把人传过来了,这跨世界传送也太仓促了,一点心理准备都不给人。更为重要的是,叶然除了兜里还有揣了个手机外,其他的什么都没带。
  所以说,你们是准备让我赤手空拳的去大军之中教一位皇帝做人要谦逊?
  说赤手空拳也不对,严格来讲不还有台手机嘛,可惜这不是能砸核桃当板砖的神机,它只是一台普通的智能机,能顶什么用?
  古尔丹和克苏恩三个是把我当成他们的同类来处理了,可我又不是真的大佬,不可能像他们那样一人破万军。
  果然,大佬群一点也不好混。
  现在申请退群还来得及吗?
  “快,快,快,就是他。”
  叶然欲哭无泪之际,有声音从一旁传来。他循声看去,只见一队穿着破烂得跟叫花子没两样的人正朝自己跑来,头前带路的那人一边跑还一边指着自己说个不停。
  不会吧,我才刚过来就被那个叫王莽的莽夫给发现了,还叫了人来抓我,速度也太了。
  叶然心里很方,因为他看到那队人虽然穿得破烂,衣服裤子上都是破洞,但他们手里拿的全是真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