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八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我盯着万爷那张沧寂的脸:“您,,,,。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最新章节访问:. 。
  万爷眉头一扬寒着脸,语气沉重的说:
  “孩子,别说了。
  在以前,人长说,六十岁就活埋。
  我给人看了一辈子的风水,却没有,为自己看过。
  你知道,什么叫风水吗?
  风着无形幻化,无影无踪,却无处不在。
  水着灵动,不息,豪脉涌动!
  曾经我在得势的时候,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井底之蛙的认为,我就是阳北的爷!所有人在我面前,都是孙子。
  人狂到一定程度,也就飘了。
  如今往事犹如过眼云烟,这就是报应!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我和房天斗了一辈子,看似我赢了,其实,,,,,
  血淋淋的报应啊!
  万爷说到这,顿了顿说:
  “不说这了!你和心伊走后,切记不要联系你身边的任何人,也不要给任何人打电话。
  你自己个应该清楚,我们在浦田闹这么大的动静,那些盖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吃个哑巴亏。
  我这次回阳北,是去自首,我会和他们坦白一切,把所有的一切推在心伊身上,才能保你平安无事。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对心伊好点!她,我‘交’给你了。
  万爷见我要说话,摆了摆手说:
  “心伊将死之人,一定不要让她走我的老路,让警察抓住她。
  拜托了!
  万爷话说完,落寞的扭过头‘摸’了一把眼泪,背对着我说:“
  心伊死后,不要在去一监见我。人老了,要给自己留个念想。
  一旦你去见我,我就会猜到。心伊已经走了。
  人这辈子最难接受的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心伊是我‘女’儿。她这辈子最渴望的,就是能穿上婚纱,让你给她一个名分。
  她和我一样是个要面子的人,有些话,她说不出口。
  今天,我替她说?
  好了,时间不多了!
  心伊还在病房等着呢?
  就在我站起身的时候reads;。
  万爷转过身,红着眼睛。那干枯的手按住我的肩膀说:
  “切记把所有的事,推在心伊身上,就说是她胁迫你的。
  这也是心伊唯一能帮你做的事!好好的把孩子带大!
  走吧!
  我脸‘色’沉重的望着万爷,我清楚,万爷嘴里的这句走吧!代表什么意思?
  此时我更清楚,和万爷一别,也许今生也许再也会见面。
  在楼下,望着万爷那干瘦的背影渐渐远去,我的眼眶早以红了。
  但是我清楚,我不能哭。
  我一哭。在医院病房的万心伊就会明白,她父亲离开的事。
  我不想让病重的万心伊再雪上加霜,我要忍住。把所以的一起杠起来。
  在出秦阳的大巴车上,万心伊靠在我的肩膀上,问我,她父亲呢?
  此时的我,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谎称三爷的货船经过秦阳,万爷去找三爷了,他让我们先走。
  他会来找我们。
  万心伊望着我那不自然的表情,什么话都没有说,一连串的泪珠顺着她的消瘦的脸颊缓缓的滑落。
  大巴车缓缓的启动。我们的目的是武曲。
  我之所以去武曲市,是因为武曲是地处偏僻。是山脉下的一个小城市,一方面风景不错。有山有水,另一方面也是一个最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消费水平不高。
  万心伊住院的那段时间,几乎‘花’光了万爷的所有钱。
  出逃的时候,事发突然,我钱包里仅有几千块钱。
  而万爷,三爷和老郭给他的那几万块钱,在医院里压根就不听水响。
  我卡里钱不少,但是我和万爷在监狱的经历都告诉我们。
  卡里钱不能动,一旦动了银行卡里,就会暴漏我们行踪。
  如果不出意外,一天之内吴广义他们必到。
  这根紧绷的弦,无论如何也不能动。
  此时我的处境就像,我们守着一个金条,却不能碰它!
  万爷走的时候,我钱包只剩下几千块钱。
  以前在阳北我从来没有体会到,一分钱能难倒英雄汉这句话的含义。
  当现实摆着我面前的时候,出‘门’在外,不能没有钱。
  万心伊不能喝凉水,下大巴出车站的‘门’口,我问一个老太太要一口热水,那老太太竟然索要一块去。
  我不在乎这点钱,而且让人感觉,人于人之间的冷漠。
  一口热水而已,都要用现金去换取。
  我和万心伊商定到武曲后。
  在武曲转车到西安,然后一路向西经过成都,到拉萨。
  万心伊之所以要把目的地,定在拉萨是因为,那地方有一个神圣的布达拉宫。
  也许就像万心伊所说的那样,天南海北我都去了,就是没有去过西藏,看那里的蓝天白云。
  万心伊满面憧憬的,说西藏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她希望自己能像那些虔诚的佛教徒那样,为自己犯下的嘴赎罪,祈求神灵的宽恕。
  现实不是跌宕起伏的电影,经历了那么多苦难,万心伊会在我陪伴和‘精’心照顾下,战胜病魔。
  反而活生生的现实,却当头给我一‘棒’。
  到达武曲的第二天,万心伊突然高烧不退,化验结果一出来,那医生仔细打量我一翻,把我喊出病房,怒气冲冲的脸问我:
  “你怎么现在才把她送到医院?你难道不知道,她的病?
  我望着躺在‘床’上,冷的直哆嗦的万心伊,面无表情的说:“我知道。
  那医生白了我一眼说:“你这是,想让她死的快吧!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哎!,。,,
  那医生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傻呆呆的站在那。
  万心伊在武曲医院那段时间。我白天在工地上,干小工,晚上在酒吧里干服务员。
  虽然辛苦,但是我一点都不觉的累,因为我清楚,我这样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最爱的人。
  以前在阳北市。我从不会为了钱对别人低三下四的。
  在工地上还好,像我这种小工,一天八十元,干一天结一天的钱,凭劳力挣钱,但是去酒吧里就不一样了。
  为了赚更多的钱,我名义上是酒吧的服务员,其实说白了,就是酒托。
  武曲的酒吧和阳北不一样,服务员没有工资。全靠酒水提成和小费。
  为了多卖几瓶酒,我把这一辈子低三下四的话说尽。。
  那经历我不想再提!每次我想起在武曲酒吧的经历,我的心总会像刀子一样在上面戳。
  清晨来到医院。坐在万心伊的‘床’边,望着睡熟的中的万心伊那张憔悴没有血‘色’的脸,我的眼泪水总是忍不住的往下流。
  人常说,男人流血不留泪,但是每次望着万心伊那痛苦,硬撑的脸,抬头,望着天‘花’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低头‘摸’鼻子,热滚滚的泪水。咸中夹杂着一丝酸苦!
  在走投无路下,我给狗头打了一个电话。如果不是‘逼’急了,我绝对不会给狗头打电话。
  因为我清楚,我的这个电话一旦打到阳北,就有可能暴‘露’我的位置。
  阳北市局挂外线的那一套,我轻车熟路。但是我没有办法,万心伊已经停‘药’几天了。
  狗头作为我信任的人,阳北市局一定会重点监控他。
  但是此时的我已经没有办法了,这边万心伊的住院费,就像流水账一样,医院卡的钱少于1000块,医院的护士就会通知我缴费。
  如果不缴费,第二天医院就会断‘药’,停止治疗。
  我打的那两份零工,对万心伊的住院费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
  在阳北市,我最相信的就是狗头,因为狗头绝对不会出卖我。
  狗头二话不说,让我把银行号报给他。
  我笑着说:“我连身份证都不敢拿出来,你认为我敢去银行吗?
  狗头想了想说:“那好吧!我去找你。你把地址说一下?
  我直接报了万心伊所在医院的名字,告诉狗头,你到武曲后,医院‘门’口等我就行了。
  当天晚上,一辆银白‘色’商务停在医院正‘门’口,我躲在医院对面的公园里,暗中观察了着这辆车,几个小时。
  狗头坐在车上,一会从车上下来,在医院‘门’口来回的张望,又回到车上,半个小时后,他下车点燃一根烟,吸了两口,又把烟扔掉。
  开车的是郭浩,下车后伸了伸懒腰,喝了几口饮料,又回到车上。
  我顺着医院对面的人行道,把医院周围几条主干道检查了几遍,没有发现有悬挂阳北车牌的汽车后,便走了过去。
  我刚过马路,狗头就小跑了过来。
  一把搂住我,随后郭浩也冲了上来。
  我们三个紧紧抱在一起。
  郭浩龇着牙哭着说:“冰冰,你掰掰眼,看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
  狗头心疼的望着我问:“为了她,放弃一切值得吗?
  我低着头,双手‘插’在‘裤’兜里,淡淡一笑说:“不说这个,你们来的时候,没有被人跟踪吧!
  我此话一出,狗头,和郭浩脸‘色’一变。
  正在这时,商务车的中‘门’呼啦一下拉开了。
  邢睿缓缓的从车上下来。
  我瞟了她一眼,把目光定格在狗头和郭浩的脸上。
  那是一种‘阴’冷的目光。
  我显然没有想到,狗头会把邢睿带来。
  邢睿穿着一件黑‘色’修身风衣,晚风徐徐的拂过她那张白皙的脸,在
  暗黄‘色’的路灯印‘射’,目光咄咄‘逼’人的望着我。
  几秒的对视后,邢睿快步冲过来,扬手一巴掌打着我的脸上。
  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后,邢睿怒目切齿的说:
  “无毒不丈夫啊!韩冰,我佩服你,佩服的五体投地。
  你真的。什么事都能干出来!为了她,你抛妻弃子,连自己的父母都要了。你还是人吗?
  我面无表情的望着邢睿说:“如果打我,能让你心里好受。你继续?
  邢睿盯着我说:“她在哪?
  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刚塞进嘴里。
  狗头急忙给我点燃,我一把推开他说:“滚一边去。
  狗头尴尬的往后推了几步。
  邢睿抓住我的衣领问:“她在哪?
  我哼笑一声说:“不知道!
  我说完点燃香烟,把目光移向狗头说:“把钱给我,你们走!
  狗头我t.m.d最信任的就是你,你却在这时候,摆了我一刀!
  狗头扑通跪在我面前说:“冰冰,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你怎么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我冷笑一把将狗头拽了起来说:“别***和我说这!把钱给我。你们走!
  我不想发火,别‘逼’我说难听话。
  狗头望着郭浩说:“把钱拿过来。
  郭浩小跑到车上,提着一个黑‘色’圆筒包走了过来。
  邢睿一把拽住圆筒包的包背带说:“为了一个杀人犯,所以人在你眼里什么都不算,是吧?
  我世态炎凉的说:“邢警官,你放心!这事我会给吴广义一个‘交’代。
  但是,现在我不能回去。
  邢睿:“万金龙自首了!你现在回去,还有一线生机!
  如果你一意孤行,谁都救不了你。
  我笑着说:“我不需要别人救我!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宁愿一路错下去。
  邢睿我一辈子没有求过人,今天我求你了。放过我们吧!
  我说完。跪在地上:“两年前,你放下所有的尊严,跪在我面前。求我,不要离开你。
  这份情,我一直记在心里!今天我还你!
  求你放万心伊一条生路!下辈子,我做牛做马还你的恩情,行吗?
  邢睿‘激’动的提着我的领子,口气颤抖的说:“韩冰,,,。你,。,。
  邢睿见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慢慢松开我,仰望夜空紧咬牙龈说:
  “让我见见她!你放心,这次我和狗头,郭浩来的时候,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我摇了摇头说:“邢睿别‘逼’我了!看在小宝的份上,不要在伤害万心伊了。
  小宝会有长大的那一天,如果你想让小宝恨你一辈子,那你现在就让埋伏的人,把我带走。
  我死都不怕,还能他们审讯我吗?
  作为条件,小宝以后长大,我绝对不会在他面前提万心伊一个字,你懂我的意思!
  放小宝生母一命,我和小宝用一生来偿还。
  反之,万心伊一旦被抓住,我韩冰,此生绝对不会原谅你。
  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
  邢睿震惊的望着我,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全身颤抖的说:
  “韩冰,你在威胁我?
  我:“威胁你是因为我有筹码?万心伊戴上手铐的那一天,也就是小宝离开你的那一天。如果你敢赌,我奉陪到底!
  邢睿缓缓松开圆筒包的背带,转身毅然向商务走去。
  狗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偷偷塞给我一个手机说:“这是我用别人的身份证办的卡,放心的用!常联系!
  狗头说完,和郭浩上了车。
  汽车渐渐消鼠,我打了拦了一辆出租车,在武曲县城绕几圈,换乘了几辆车,才安心的赶回我和万心伊租住房屋。
  当天夜里我就把万心伊送到医院。
  在武曲医院治疗了三个多月,此时的万心伊却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她的病在加重,一天不如一天,到最后已经无法进食。
  病痛的折磨伴随着并发症,把这个可怜的‘女’人,折磨的只剩下皮包骨头。
  躺在病‘床’的万心伊就像一个裹着人皮的骷髅,双眼深凹,整个人就像被‘抽’干了一样,全靠营养针维持。
  而且为了止疼,一天一针的杜冷丁,到后期发展成一天三针。
  万心伊在生命的最后,竟然有了自杀的倾向。
  病痛的折磨已经摧毁了她求生的意志,她太痛苦了。
  简直生不如死。
  武曲医院肿瘤科的那个有良知的主治医生。到最后也看不过去,他把我拉倒办公室意味深长的说:
  “别在‘浪’费钱了!出院吧!她难撑三天。
  作为一个男人,不离不弃的为妻子。能做到这一步,不容易。
  我清楚医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浑浑噩噩的出病房后。我给狗头打了一个电话。
  万心伊该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狗头,郭浩,房辰,以及我在阳北市的那些老兄弟,一大早赶到医院。
  在商务车里,我换了一身西服,抱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在一群兄弟的簇拥下走进病房。
  一时间整个医院炸开了‘花’!把整个病房的走廊围的水泄不通。
  万心伊平躺在‘床’上,温暖的眼光撒在她的脸上,她表情平静而动人。
  万心伊见我穿着西服,捧着鲜‘花’,艰难的支撑起身体。
  我快步走过来。
  单‘腿’跪在地上,捧着鲜‘花’说:“心伊,嫁给我吧!
  我此话一出,万心伊泪流满面的望着我。
  这个惊喜来的太快,没有一点征兆,万心伊此时是喜泪‘交’加。
  八年前。在和我万心伊婚礼的当天,我为了陈妮娜,把她扔在大街上。让她成了整个阳北的笑柄,成了被遗弃的新娘。
  我欠万心伊一个婚礼。
  万心伊等了八年,一直把这份渴望隐藏在心里。
  此时的万心伊早以哭成了泪人,拼命的点头。
  丁玲,见万心伊同意,提着一件洁白的婚纱,从人群挤了过来说:
  “你们这些男人,先出去!新娘要换婚纱。
  随后丁玲和几个‘女’孩,把我们清出去。关上‘门’,开始为万心伊穿婚纱。
  等万心伊换好婚纱。我便抱着她出医院。
  几十辆婚车,一字型排开。主婚车是一辆火红的商务。
  开车的是房辰,狗头坐在副驾驶上,我紧紧的搂着万心伊。
  万心伊视乎在生命的最后,回光返照似的,脸上一直挂着洋溢的笑容。
  汽车上高速后,万心伊说:
  “老公,我想给你唱一首歌!
  狗哥,你能帮我找个伴奏吗?
  狗头说:“心伊,你想唱什么歌?
  万心伊抿嘴笑着说:“苏茵的牵手reads;!
  房辰笑着说:“嫂子,这歌有年头了啊!你也喜欢?
  房辰说完,把手机递给狗头说:“搜伴奏版的牵手!
  万心伊搂着我说:“我唱的不好听,你别笑我哦!
  我亲‘吻’万心伊的额头说:“我这辈子还没有听过你唱歌呢?牵手是老歌了,我怎么会笑你呢?
  万心伊抿了抿嘴。
  狗头一直望着我,他在等我和万心伊谈过话,放音乐。
  我见万心伊准备好了。便对狗头点了点头。
  音乐响起万心伊哼唱着:
  “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
  幸福着你的幸福,因为路过你的路,因为苦过你的苦,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追逐着你的追逐。
  追逐着你的追逐,因为誓言不敢听,因为承诺不敢信,所以放心着你的沉默,去说服明天的命运,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的牵你的手。不去想该不该回头,也许牵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也许有了伴的路,今生还要更忙碌,所以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回头。
  一首歌唱完,万心伊慢慢的闭上眼,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眼眶,缓缓而落,猛然间她紧抱着我双手,渐渐的松开了。
  万心伊走了,安静的走了,在我怀里,穿着洁白无瑕的婚纱,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走了。
  我一动不动的抱着她,我害怕一旦松手,万心伊就会永远的消失。
  抱着那冰冷的尸体,我把自己的手臂咬的鲜血直流,一声不吭的把所以的悲痛隐藏在牙齿上。
  吴广义早已在下阳北市的高速路口等着我们。
  当吴广义举着枪拉开车‘门’的后,一脸愕然的望着我们。
  他瞠目结舌的,把枪收了起来。把车‘门’咚的一声关上。
  我语气颤抖的对房辰说:“去阳北市通讯大市场。
  房辰和狗头眼睛红了。
  狗头说:“冰冰,想哭大声哭出来,没有人会笑你。
  汽车慢慢启动。我哼唱着几个小时前,万心伊唱的那首牵手。唱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那是我第一次在所以人毫无尊严的哭。
  我咬着牙对万心伊说: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吗?我记得那天你穿着一件白‘色’貂皮绒‘毛’风衣,戴着一副墨镜,高傲的像‘女’神一样reads;。
  我说的第一句话问:“你是不是在等人?
  你说:“你是?
  我说:“我是韩冰。
  你把白手套脱掉,伸手说:“你好,韩冰。我是万心伊!
  如今你怎能狠心一个人走。
  往事的点点滴滴,如过眼云烟一样在眼前浮现,万心伊的笑容,依然在耳边回响。
  万心伊下葬后,我就被吴广义传唤到了阳东分局。
  在审讯室里,我见到了吴局长。
  我们彼此沉默了半个消失,吴局长问:“后悔吗?
  我摇了摇头:“不后悔!
  吴局长冷笑了一声说“把自己所犯的罪行,‘交’代吧!
  我说:“能给我一根烟吸吗?
  吴局给身边吴广义使了一个眼神,点燃烟后:
  “我没有什么要‘交’代的。什么罪我都认。
  吴局长撇了我一眼说:“你小子果然是个硬茬!是头倔驴,你知不道。你这是,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按刑法,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如果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我吐了一口烟雾说:“不就是坐牢吗?莆田县的事是我一手策划的。
  我话没说完,吴局张蹭的站起来吼:“莆田县的事,我不想在听。
  我清楚吴局长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有意想保我。
  吴广义盯着我说:“你小子怎么不知好歹,根据规定,罪犯死亡不在追究刑事责任,但是你必须要说清楚。
  当时是被胁迫还是自愿。
  我问:“这重要吗?
  吴广义目光坚毅的说:“很重要。如果胁迫,你可能判缓刑。
  如果是自愿。就是帮组提供,犯罪人逃匿。要判实刑。
  我笑着说:“我不会把所以的责任推在万心伊身上,万心伊不容易,我不能再让她那瘦小的肩膀,在替我杠事了?
  我是自愿的。我爱她,我不会让我心爱的人,在监狱里等死。
  谢谢,吴局,您和广义哥的好意,我心领了。
  吴局长,一甩袖口夺‘门’而出说:“真是个蠢蛋。
  做完笔录后,我就被羁押到阳北市人民医院做体检。
  体检后,我的身体符合看守所的羁押条件,当天我就被刑事拘留了reads;。
  二个月后,进入公诉阶段,在旁听台上,我见到了我的父母,还有邢睿和小宝。以及狗头,房辰,郭浩,李俊,所以的兄弟。
  我五姑娟子给我请了阳北市最有名的律师,洪律师。
  不管洪律师再怎么经验丰富,再怎么能说会道,毕竟我的笔录已经坦白承认了一切,鉴于万心伊已死亡,在逃亡期间没有犯过罪,我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随后羁押在阳北市城西的马庙监狱。
  我三十岁那年,刑满释放。
  一大早,邢睿带着小宝和狗头,房辰,郭浩,富贵,富强,‘玉’田,齐‘浪’他们一行人,来接我。
  踏出那厚实的大‘门’口,在马路对面,邢睿拉着小宝的手,指着我。
  随后小宝蹦蹦跳跳的扑了过来,喊:“爸爸,,爸爸!
  我紧紧抱着儿子,一股暖流在心里升起。
  昂天对着炽热的阳光默默的说:“心伊,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把我们的孩子带大。
  在回去的路上,我坐在副驾驶,小宝拿着一个画板,视乎在画着什么?
  等他画完,举个我们看说:
  “爸爸,妈妈,这是我们一家,我画的像吗?
  画板上小宝用五颜六‘色’的画笔,画着三个小人,手拉着站在太阳下。
  我点了点头说:“宝宝真‘棒’!
  小宝随后把画本给邢睿看,邢睿笑着说:“小宝,咱家的小泉呢?你怎么把小泉忘了呀!
  小宝挠了挠头皮说:“对,还有小泉呢?妈妈。你开快点,我要回去对着小泉画。
  邢睿笑容满面的说:“这孩子,和你一样,心急。
  邢睿说完把手按在我的手上说:“明天带着小宝去一趟龙山公墓吧!这一年多我也想明白了,万心伊的事,等小宝大了,我就告诉他,关于他生母的一切。
  毕竟她是小宝的母亲,他有知道真相的知情权。
  我感‘激’的望着邢睿说:“邢睿你变了。
  邢睿摇头苦笑着说:“不是我变了,是我们都老了。
  到家后,小泉一见我回来,立马扑了过来,抱着这个老朋友,我心里感慨万千。
  邢睿,拉着小宝的手站在我的身后,一脸甜蜜的望着我。
  晚上小宝嚷着要和邢睿睡,望着他们母子那幸福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
  我默默的去了书房,半个小时候后,邢睿端着一杯茶,推‘门’而进reads;。
  她把茶放在我的身边,默默的转身离开。
  我一把拉住邢睿说:
  “邢睿,我想和你谈谈。
  邢睿脸上一变说:“韩冰,你知道吗?我真的害怕你会用这种表情,要和我谈谈。
  我什么都能答应你,但是绝对不答应和你离婚。
  男人在外面玩累了,总要回家,如果你想离婚,把小宝带走,我不会答应?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记得前些年,你说过想把我的故事,写成一本。
  人这辈子记忆容易遗忘,但是记录下来的东西,就算有一天失忆了,看到曾经的点点滴滴,就会想起我们的曾经。
  邢睿从背后搂着我,一脸甜蜜的趴在我的肩膀说:“那你准备好了吗?
  我站起身把电脑让给邢睿,掏出一根香烟说:
  “准备好了,点燃这根烟开始叙述。q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