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八百二十一章 只能胜不能败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万心伊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在最后关头要救她。
  人的求生欲望,是无穷无尽的,不管在什么时候,面临危险,那是一种本能,是一种对生命的渴望。
  万心伊短暂的惊愕后,用一种信任的目光凝聚在我脸上。
  我双手捧着她的额头,坚定的说:
  “相信我?我会帮你逃出去。
  一行热泪顺着她的眼眶滑了出来。
  她慢慢抬起脚尖,吻在我的唇上。
  那灼烧的泪水,很烫像岩浆一样。
  随后我松开万心伊,毅然转身走到门口,对着守在门外的吴广义他们喊:
  “让所以人尽快撤离,她身上有高爆炸弹。
  如果引爆会把整个医院夷为平地。
  吴广义原本,见人质安全出来后的脸上,还挂着一丝洋溢甚至轻松的笑脸,随后脸上猛然间一变,心急火燎的冲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吼:
  “你说什么?我面色沉重的吼:
  “炸弹就在她身上,她料定你们会利用阻击手射杀她,她那身上绑的炸弹是双保险,两根内引线,只要有轻微的撞击,立马引爆。
  我这话一方面是说给万心伊,听让她心里有所准备。
  其二就是告诉走廊里的那些警察,生命诚可贵,别为了邀功,轻举妄动,毕竟她身上有炸弹可不是闹着玩的?
  吴广义一听我说这话,打了一冷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气急败坏的把手里的烟头摔在地上,瞪着他身边的一个中年人爆了粗口:
  “吗的,幸亏刚才没有听你的,如果强攻就出大事了。
  韩冰,你先稳住她。
  我立刻上报。
  吴广义说完,也不废话,掏出手机从人群里挤出出去。
  十几分钟后。三楼所有的警察便衣,所有人开始陆陆续续撤离。
  吴广义对我是绝对的信任的,毕竟当初我是曹局长手上的一根内线。帮助曹局长破了震惊全国的,4.1枪杀大案。
  但是时隔几年。吴广义做梦却没有想到,我虽然和邢睿结婚几年了,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利用他对我的信任,摆了他们一刀。
  而我这把刀。注定人当杀人,佛挡杀佛。
  然而就在我准备进房间的时候,邢睿一把抓住我的手臂?
  我把我拉倒一边,盯着我的眼珠问:
  “韩冰,你这是想把她放走啊!我告诉你,你可以骗他们,你骗不了我?
  万心伊只不过是一亡命之徒,她从那地方搞的高爆炸弹。
  我盯着邢睿说:
  “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难道你忘了,在甜水岛雨龙手下的那批悍匪用的武器吗?
  我不想和你浪费口舌。你不信,可以现在去审讯万爷?
  他人不是在你手上的吗?随时可以验证.我说的话?
  我之所以这样说,因为我清楚,我告知吴广义他们,万心伊身上有炸弹。
  对他们干公安的来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以无。
  就我这些话,他们一定会审讯万爷。
  万爷一辈子老奸巨猾,凡事一句话刚出口,他就能想到后半截。
  我之所以敢这么说。其实就是在变相的告知万爷,逆水行舟不进者退,反正事已经出来了,要搞就搞大。只有搞大,阳北市的那些警察才不敢轻举妄动。
  万爷只要抱着葫芦不开瓢,警察就不敢动万心伊。
  但是我这步棋,是步险棋,一旦被公安识破了,万心伊就玩完了。
  所以万爷的话。在此刻是最为关键。
  邢睿之所以把我拉倒一边问,其实也是在套我的话。
  正在我和邢睿一针顶一线的相互对吵时,吴国忠局长,亲自赶了过来。
  随后吴广义把我喊到会议室。
  吴国忠黑着脸,坐在会议室里,一言不发望着墙壁上的医生值班表。
  见我进来后问:“你确定她身上有东西?
  吴局这局话是一语双关,我明白,对于这么一个比狐狸还精明的老刑侦,如果我此时一口咬定有,他一定会怀疑。
  为了迷惑吴局长,我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说:
  “具体我也不清楚?
  我此话一出,吴广义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什么?你不清楚?那你刚才当着这么多人面,喊她身上有高爆炸弹?
  我解释说:“我又不是武器专家,又没有见过那玩意,我掏心窝子的和她说了那么多话,她才主动放了那两个人质。
  其实我感觉她一点都不在意那两个人质,她的目的很简单,放了她父亲,要不然大家同归于尽。
  用她的原话说:“反正我杀了人,要偿命,一个也是死,多死一个人就有垫背的,就赚了。
  吴广义怒吼:“扯淡,她是什么人?死到临头了,还敢提要求。
  这种人,死不足惜。我就不信了,我们干警察的还能怕她威胁?
  吴广义说完,盯着吴局长说:“老板,我建议,把万心伊放出医院,诱引到偏僻的地方,射杀她!
  吴广义说完。
  吴局,揉了揉太阳穴说:“射杀她?重要吗?
  我们现在要搞清楚,万心伊是不是在唬我们。
  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事有可能是唱的一出空城计。
  吴局张说这话的时候,余光一直瞄着我。
  他见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又说,老万那边的审讯怎么样?
  坐在吴广义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李支队正在和万金龙谈。
  那人话刚落音,吴局站起身说:“还是我去吧!老万是个老泥鳅,见缝就钻,滑的流油!老李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吧!韩冰,你先去稳住万心伊!不管真的假的,先把医院的病人和无关人员,遣散。
  射杀万心伊绝对不能!毕竟我们不清楚,这个炸弹威力有多大。
  如果真出了意外,我这个局长,和参加这次任务的所有人,都跑不掉了。
  什么是警察,保护人民群众的安全,比打击罪犯更重要,这个责任我们担不起。
  吴广义你立刻制定一个详细的,伏击圈,封闭两条主干道,务必要把嫌疑人赶出县城。
  县区之内绝对不能强攻,一旦出了事我拿你是问?
  吴局长说完,站起身出了会议室!
  随后我在吴广义的纵容下,回了万心伊所在医生值班室。
  那漫长的等待,犹如一个巨大黑洞,已经掏空的我心。
  我此时心急如焚,我害怕一旦万爷说错一句话,这事就算前功尽弃了。我和万心伊彼此都清楚,门外一定有人竖着耳朵,在偷听我们的谈话,我们彼此一句废话也不说,深情的望着对方。
  我们之间有太多的话,想告诉对方。
  但是此时此景却不能说。
  因为我有一个巨大阴谋正在实施,这牵扯到万心伊的生与死。
  人生贵在演戏,有人演戏为了赚钱,为了出名,而我此时演戏,却是为了救我心爱的女人。
  从代表正义的警察眼皮底下,把持枪挟持人质的杀人犯瞒天过海的救走,这是不是非常的讽刺而滑稽?
  我明知道我所付出的行动,阴暗,见不的光,但是我必须要这么做,因为我清楚,一旦万心伊死在我的手里,我将一辈子无法原谅自己。
  接下来,我把所有在脑子设想的步骤,一边一边的在脑海彻彻底底的过了一边。
  随后我把目光定格在办工作桌上,那本翻开了一般,厚厚的医书和门后的洗脸盆的毛巾上。
  我对万心伊做了一手势,示意她过来,我附在她耳边小声说:
  “你还记得当初,你怀小宝的时候,走路的姿势和形态吗?
  把当时的状态,仔仔细细的在脑海里,再一回忆一次,只要出了这个门,那我们就是真正的踏上刀山火海,一步走错,全屏皆输。
  万心伊迷惑的望着我说:“记得啊?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指着桌子上,那本厚厚的医药书,和毛巾说:
  “把那两件东西,垫在肚子上和背后,一会下楼出医院的时候装着你怀小宝走路的样子,记住,不要刻意表现出肚子上有东西。
  随意些,你越随意他们就越怀疑越不敢动手,但是肚子上的衣服要撑起来,显示出里面有东西,只要我们上了车,出了县城,我们就成功了一半。
  剩下的那一半,就是要考验我们的应变能力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会同意安排车,让我们离开县城,在偏僻的地方打我们伏击,至于下一步怎么办,我们能不能逃出去,那就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心伊,你记住,不管我们面临什么,我和你共生死。
  如果你真的遇见什么不测,你放心我不会苟活。
  阳北市局的那一套,我几年前就已经领教我过,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迈出前进一步就是海阔天空,一旦往后退一步则是万丈深渊。
  万爷在他们手上,主动权在我们手上,一定要把万爷弄出来,和我一起走,要不然万爷这一辈子就要永远的在监狱里共度余生。
  你们父女倆此生就会无缘再见面,所以这一步路,我们必须成功。
  玩攻心计,咱们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我们赌的就是胆量和魄力。